在當騎空士哦

目前主刀劍,光忠我老公,俱利我老婆。目前只寫乙女。天狗女兒卡了,陷入光忠x精神體女兒的坑中。
不管是哪個女兒都是我的真愛!其實可以的話女兒們全部嫁給光忠是我最大的心願!!!
頭像春AKI光忠,背景sam光忠,時不時做個靜畫的MMDer。

【燭嬸】必ず迎え来るから2

※現代轉世paro

燭臺切光忠(無前世記憶)x CHIN(有前世記憶)

年下x年上

※含有燒傷·審神者死亡等設定


△▲△▲△▲△▲△▲△▲△▲△▲△▲△▲△▲△▲△▲△▲△▲△▲

有些時候,CHIN會刻意去忽略一些問題。

不管多晚回到家都已經在隔壁的光忠;

和其他異性保持過分距離的光忠;

甚至週末都和自己待在一起的光忠。

 

應該不是和我待在一起的時間太久了所以和別的異性相處不來…吧?

 

“你擔心因為和你距離太近,所以你擔心你那邊的我不太會和別的異性相處?嗯——我總覺得不會有這樣子的問題吧。”

“我也覺得不會有這種問題,只是…”

“喂,”

“雖然是同一把刀但是每一把都會有一定的特色也不會完全一樣,我也不能保證…”

“喂,”

“果然就算是同一把刀也不能肯定…嗎?”

“喂!”

談話的兩人略無奈地看向了聲源,雙手抱胸的男性額上暴起青筋,在他人眼中這樣子的帥哥出現這樣子的表情實在是有些可惜,可在兩人眼中這並沒有什麼所謂。

“你有點吵,Olivine。”

“是的呢,雖然才剛認識但是的確有點吵。”

“那就不要把我叫出來啊!”

把Olivine叫出來的,正是CHIN。只是人到了之後可以說是徹底無視,這不生氣才難。

“為什麼這個世界會有兩個燭臺切。”

“你沒說嗎?”

“忘了。”

 

“為什麼到了這個世界事情還能夠變得這麼麻煩…”

抱頭歎氣,看著Olivine做出這般舉動,CHIN臉上的表情也沒有多少的變化。“為什麼你會覺得有你在的世界會是正常的?”

“都是因為你的原因吧?”

“轉世什麼的本來就已經很神奇了吧?更很何況還記得前世。”

笑著說道這話的燭臺切自然是接到了Olivine的眼刀,只是毫不在意的帥哥甚是悠哉地品著咖啡。

這一舉一動,在兩人眼中看起來只是長大了的光忠。

可是,並不一樣。

燭臺切是燭臺切,不為他們兩人認識熟悉的燭臺切。

光忠是光忠,曾屬於CHIN的本丸,她的戀人的光忠。

“不過我們也不會在這邊待太久,所以不會太過干涉的。”

“誰管你。”

“那麼切回正題,想讓自己的光忠和其他的異性能夠友好相處嗎?”

略皺眉頭,端起咖啡的CHIN並沒有馬上飲用,她又再度放下了杯子。

“…或許吧,”

“或許?”

“我只是想…在這有限的時間里盡可能地待在他身邊而已。”

“那樣的話,和其他異性相處這事並不重要啊。”

“那不行。”

 

那不行,那樣是不行的。

自己所希望光忠走上的道路…

並不是只和自己在一起。

 

無奈的歎氣,那特有的單眼赤瞳直直地盯著CHIN,沒有在笑。

“即便那是你所期望,也不是他所期望的吧。”

此人所言,CHIN無法反駁。

只是她,心裡還是…

“我,前世的時候留下他一個人。這輩子…”

“無聊。”

毫不客氣打斷CHIN的話,就是CHIN的眉頭皺在一起了燭臺切也沒有改變自己的說話態度,也不知道是因為這位燭臺切算是特例,一點客氣也不帶。

“你也真是直接…”

“既然你不是我家的,那麼我也無需,不是嗎?而且你對你家那位也很不客氣。”

“哈啊…雖然笨蛋有笨蛋的做法,但是這麼直接吐槽的你也是第一個。”

終於說話的Olivine一口氣將僅剩的一點飲料喝完,把杯子放回桌上的力道稍微重了點,咯噠一聲。

“……你也不要讚同他啊。”

“不過現在這樣子僵著也不是辦法,不如我來幫你想點方法吧,”

“哈啊?”

 

“最近總覺得CHIN姊忙到都沒有時間吃飯…”

“應該是沒有那麼嚴重才對。”

坐在自己對面的高大青年略有些不滿,對此只能無奈苦笑的CHIN也不好說什麼。最近和光忠的見面次數的確持續減少,原先一個禮拜至少五天都會見面,現在卻是見一次都難。

總覺得光忠的不滿都要溢出來了,CHIN卻沒有辦法。

“這個週末不需要加班,所以,”

“是嗎!那我會準備好多好吃的給CHIN姊補補的。”

只是CHIN簡單的一句話那不滿情緒瞬間就傾瀉全無,已經開始計劃這個禮拜週末安排的光忠,CHIN只是看在眼裡便露出了微笑。

“說起來是不是…”

手機鈴聲的響起打斷了光忠的話,這鈴聲他和CHIN都很清楚是什麼。CHIN只有工作用的手機鈴聲是這樣子的。

單調,卻又不讓人感到枯燥。

“抱歉我接個電話。”

“嗯。”

只是看到手機上顯示的名字,CHIN就只能歎氣。走到旁邊接起電話,內容無非就是關於工作的事。

“哈啊…我知道了,我這就過去。”

電話掛斷,那從餐桌那兒散發過來的怨氣CHIN不用回頭都能夠感受得到。

“CHIN姊要去公司嗎?”

“嗯…有點問題所以就,”

“總覺得這間合作的在用人上很亂來呢。”

 

“弄了那麼久,他終於開始不滿了嗎?”

說話的人一臉風涼,要是這輩子能夠使用力量的話可能CHIN上去就是一個黑龍,而不是坐在測試機前進行測試。

“這等級的BUG需要我來嗎?最多也就B。”

“B在遊戲當中也是很致命的BUG了,CHIN小姊是最清楚不過的吧。”

就是對方不說,CHIN自己也很清楚,所以抱怨歸抱怨,手上的動作也沒有停下。“這個BUG要修正會很麻煩嗎?”

“也不至於,給我15分鐘就好。”

在這話之後就是安靜,沒有再說什麼的燭臺切什麼時候從桌子旁邊離開的,CHIN都沒有注意到。

敲打鍵盤的聲響終於停下,在確認這個BUG確實被修復後CHIN總算是鬆了一口氣。這個BUG的確是盡快處理會比較好,雖然客戶那邊已經下班了但是這一邊處理好的話,也省下了很多麻煩。

哈啊——

盡情地伸了個大大的懶腰,要不是看到那手持著兩個杯子的人往自己這邊走來,她都要忘了還有這麼一個人在。“辛苦了,看起來順利解決了呢。”

“你原來還在?”

“把人叫過來工作我自己卻先走,就算再怎麼想念我家那位,我也不會做出這麼不帥氣的事。”

手中的一個杯子遞給了CHIN,香醇的氣味光是讓人嗅到就有種放鬆的感覺。先前壓在肩上的重壓一下子減輕了不少,

雖然和自家的那位是不同性格的個體,但是在體貼人這方面,兩者沒有多大的差異。

“不過這麼晚了…末班車也沒了吧?”

離開家的時候是晚上8點,可是現在這個時間就是再趕回去也只是徒增疲勞。

瞥了一眼時間的CHIN,也只是選擇了對自己目前而言最好的做法,“公司附近有酒店我到那兒住一晚,早上的時候我在回家一趟換個衣服。”

“那不然,來我家吧?”

“啊?”

 

前言撤回,有時候CHIN並不明白為什麼這名燭臺切能夠說出這些令人匪夷所思的話。

热度(6)

© 在當騎空士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