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琴makoto

目前主刀劍,光忠我老公,俱利我老婆。目前只寫乙女。天狗女兒卡了,陷入光忠x精神體女兒的坑中。
不管是哪個女兒都是我的真愛!其實可以的話女兒們全部嫁給光忠是我最大的心願!!!
頭像春AKI光忠,背景sam光忠,時不時做個靜畫的MMDer。

今天的審神者也在抱大腿02

※遊戲本丸設定,全員沉迷遊戲無法自拔

※審神者無名,all嬸向

※總之就是玩遊戲,各種打碼

※其實我沒想過會寫後續耶


這是一座,上至審神者,下至各刀劍男士們都沉迷遊戲的遊戲本丸。如果要說這個本丸有不沉迷的,那可能只有狐之助了。


“主人——今天有新的DLC耶!”

本來還坐在辦公桌前的審神者在聽到了陸奧守的這話之後立馬跳起,拿起自己的掌機就要往屋外跑,要不是坐在她旁邊的人一把把她抓住,可能這審神者就立刻投身于戰局了。

“報告還沒有寫完哦。”

“咦~~~?就,就去下個DLC打個一盤就回來嘛~”

“不行,主上只要一開始玩遊戲就不是一盤能回來的。”

戳著手中的手機,光忠就算不用抬頭看也知道審神者不滿地嘟起了嘴巴,“但是但是,今天我也乖乖工作了!”

“是呢,所以今天的點心是主人最喜歡的巧克力蛋糕哦。”

“耶!萬歲!!!...不對!!光忠我就去打一盤!”

小聲的歎氣,將自己的手機放在了桌上,“那這樣子吧,我認真督促主人完成報告,然後主人就能去玩了,好好做完報告點心份量追加,好嗎?”

溫柔的笑容是多麼讓人看得入迷,換作是別人肯定會因此而心動,更何況點心的份量追加又是如此誘惑,

只可惜,

“光忠,你是BP刷完了吧?”

“哎呀,被發現了呢。”


咚咚咚咚,

急促的腳步聲正在逐漸逼近,但是房間裡的三人對此都並不感到意外,將準備好的零食拿出來放在桌上的獅子王,碰碰拍兩下懶人沙發讓它坐起來更舒服的御手杵,和從剛才開始就一言不發認真注視著自己手中遊戲機的陸奧守,

“我來啦!”

“等你很久啦!”

一致地看向了門口的三人滿臉期待的樣子,讓審神者更不好意思。“抱歉,報告寫到剛才。”

“又沒事,等你寫報告那段時間陸奧守在研究新的子彈呢。”

“俺發現這個配置會比較好,一會兒進去試試!”

“好好好!你們打了嗎?新的”

“怎麼可能,當然是等你啊,”

“好耶!開始吧!”

開遊戲,開房,選擇關卡進入戰鬥,這個流程已經不知道重複幾百次了四個人的速度還是依舊得快,

“DLC是紅○爸爸對吧?”

“是啊,好像是之前的加強版。”

“放心吧,俺的槍也是加強版!看俺開場就給牠來一炮!”

“好勒!開始!”

近似咔嚓的遊戲BGM提醒著他們戰鬥開始,紛紛從非戰鬥區域跳下來的四人,陸奧守最先將武器轉為了大炮。

這一關卡就只有一個怪,而這個怪從開場就在他們眼前,只要距離不拉近,亦或者他們不發動攻擊,這一隻就不會發現他們。

“還是老樣子,上了。”

在陸奧守發射子彈的那一瞬間,三個人紛紛朝怪的方向衝去,他們的作戰一向如此,三個前鋒一個後衛。

射出去的子彈黏在怪的身上炸開,卻又依舊保持著彈丸的形狀,見狀的審神者哇了一聲,“黏著加上炸開時間延後嗎?!”

“是啊!俺這個子彈啊,”

剛想得意的摸摸鼻子就看到遊戲里的角色發出了慘叫各個趴在地上,這並不是怪的攻擊,而是,

啊...

獅子王抬頭看了眼心虛將視線移開的陸奧守,緩緩一句“你忘了裝隊友識別了吧?”

“...抱歉,”

“別管那麼多啦!!爸爸開始啦!!”


好不容易打完了這一場,最後是在御手杵一邊喊著“我只會穿刺啊!”一邊從高空落下貫穿了紅○。

姑且算是在無人死亡的情況下獲勝,看著戰利品的四人歡呼著,“萬歲!”

“打完啦!紅○爸爸!”

“主人接下來呢?繼續嗎?”

“嗯...我約好了要和長谷部他們玩索○克,所以今天就這樣子啦。”

“正是如此,主人接下來的時間是和我一起玩。”

也不知道從什麼時候就開始在房間外面待命的長谷部拉開了門,明白了的三人也沒多說啥,也就發出了啊——這種沒啥意義的語氣詞,

“知道啦,你別忘了讓主人多運動一下,不然燭臺切一定會找你的。”

“我是不會怠慢的。好了主上遊戲已經準備好了我們可以馬上開始!”

“和長谷部玩索○克真讓人期待啊!”

看著漸遠的背影,獅子王歎了一口氣。

“長谷部那傢伙,是故意的吧。”

“畢竟主人每天都在和大家玩遊戲啊,”

“那傢伙之前好像還熬夜練習吧,索○克。”

“練習什麼?”

“如何在比分不相上下的情況下讓主人勝利。”

哈啊...


“哼嗯...”

“嗯...”

“嗯嗯嗯...”

緊盯著電腦屏幕的三人面色之嚴峻,審神者在踏入房門之後是真的被三人給嚇到了。“唔哇?!”

“哦哦,主人玩好了嗎?”

“正好正好,幫爺爺買個東西吧。”

拍拍自己的大腿,三日月空出來的位置正是那裡。沒有多想的審神者自然就坐在了那裡,

“爺爺你們想買什麼啊?”

“這個呢,最近剛上市的遊戲今劍一直在說,”

“正好之前的遊戲也已經通關了我們就想買新的。”

旁邊的石切丸這麼說道,只是他的表情卻是帶著苦笑。“每次都麻煩主上真不好意思,”

“這個不管怎麼弄都不會呢。”

三日月,石切丸以及小烏丸這三位是不管怎麼嘗試,都對電腦這一類產品一竅不通。可是卻能夠流暢地玩遊戲,令人費解的存在。

“沒事~我看看哦,這個嘛...不過特典...”

“當然是都買。”

“也對哦,下單...成功,過幾天就會送過來了到時候又可以和今劍一起玩了呢。”

“讓人期待呢,說起來主人哦,”

“嗯?”

“今天的點心...”

“原來在這裡啊主人。我本來想送點心到長谷部那裡的但是你不在,”

手裡端著巧克力蛋糕的光忠,在瞧見了坐在三日月懷裡的審神者,以及笑看自己的前者,有那麼一瞬間動作遲疑了點。

“又坐在三日月大人身上嗎?”

“嗯——爺爺的這裡很舒服嘛,光忠蛋糕!”

“是是是,來。”

開心地吃起了蛋糕的審神者並沒有注意到比自己高大的兩位男性的眼神較量,不如說就是當著她的面,她可能也遲鈍到沒有反應。

“主人,啊——”

“爺爺也要吃嗎?啊——”

她的一切行為都是無心的,沒有多餘的想法在裡面。所以往往...

“主人!出特務了!!”

“我來了!!!”

咻啦一聲就已經不見蹤影,就連那蛋糕也一同被帶走。捂著嘴在後面笑著的石切丸和小烏丸,實在是不忍心道出一個事實。

他們的主人一切的行為都是無心的,除了,和遊戲有關之外。


“今天也敗給遊戲了呢,”

“哈哈哈,是呢。說起來這個黑黑的真的不錯吃呢。還有嗎?”


新人物介紹:

壓切長谷部

為了能和審神者玩遊戲並且以讓審神者開心為目的,研究了很多旁人不易察覺到的得分和失誤技巧。

遊玩的遊戲一般以競速類型居多。


三日月宗近&石切丸&小烏丸

雖然會玩遊戲,但是對電腦一竅不通。似乎本身和電腦這類八字不合。

玩的遊戲大部分都是多人娛樂,這方面不求勝的心態。

如果一部遊戲有多種特典,那就都買回來的那一類。

热度(19)

© 真琴makot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