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琴makoto

目前主刀劍,光忠我老公,俱利我老婆。目前只寫乙女。天狗女兒卡了,陷入光忠x精神體女兒的坑中。
不管是哪個女兒都是我的真愛!其實可以的話女兒們全部嫁給光忠是我最大的心願!!!
頭像春AKI光忠,背景sam光忠,時不時做個靜畫的MMDer。

【燭嬸】必ず迎え来るから3

※現代轉世paro

燭臺切光忠(無前世記憶)x CHIN(有前世記憶)

年下x年上

※含有燒傷·審神者死亡等設定


△▲△▲△▲△▲△▲△▲△▲△▲△▲△▲△▲△▲△▲△▲△▲△▲

要說不喜歡光忠,那是不可能的。
從前世開始,一直到轉世了的現在都喜歡著對方。

喜歡著,喜歡著,這樣的情感幾乎快要爆炸。可是現在要說的話,愧疚或許要多餘喜歡。
自己沒有辦法在前世的時候陪他,陪他們走到最後。

突然被那個世界帶走,就連告別都做不到。等回過神的時候身邊已經沒有光忠他們的身影,自己也回不去…

無法說出口的寂寞並沒有瞬間充滿自己的內心,只是,說不出口,

當想要叫出那人的名字的時候,卻說不出口。

就算呼喚了也不再會有人回應自己。

就算想使用力量回去本丸卻被世界壓制無法回去。

 

光忠,光忠,

好難過,好想見你,

好喜歡你,好想見你,

好想見你,

 

當騎士們找到自己的時候,

回不去了,見不到了,

再也沒有辦法見到自己心愛的人了。

好難過卻哭不出來,不得不接受這個事實。

不管再怎麼相愛,最終還是分開了,

甚至連一句道別都沒有…

 

在那個世界死亡並不算是意外,要說意外的話便是能夠轉世的自己,以及同樣轉世了的光忠。

光忠沒有前世的記憶,所以他並不是‘燭臺切光忠’,在這裡,他是住在隔壁人家的兒子,是從小和自己一起長大的‘弟弟’。

就算這一輩子都無法兩情相悅,就算這一輩子都只能看著他也好,這都無所謂。
唯一能為長船光忠做的,
就是用自己這一輩子去守著他。

以‘姊姊’的方式。

柔軟的被子包裹著自己,雖然舒適卻又有哪裡讓自己感到不習慣。 

睜開朦朧睡眼,面帶著笑容的人伸向自己的手停留在半空中,在瞧見自己醒來後這人笑得更甜了。

啊啊,真的好喜歡他笑起來的樣子…

“早安啊,我正想叫你起床呢。”

幾乎是每一天都想要見到,卻又因最近繁忙的工作而無法見到的。

抬起的手溫柔地拂過他的臉頰,半瞇著眼的CHIN習慣性地用了撒嬌的語氣,“再五分鐘…”

“雖然很想讓你再睡會兒,但是再不起床的話你可能會遲到哦。”

和平時不一樣的回答,讓CHIN一瞬間就清醒了。用力一把推開了叫醒自己的人,“唔哇!”

“為什麼你會在這裡!”

“問我為什麼…這是我的房間啊。看起來很有精神我就先出去了。”

被推倒在地的燭臺切也沒有多說什麼,站起身便徑直走了出去,漸漸回想起昨晚的事的CHIN瞥了一眼手機時間後也趕緊換了衣服出去。

 

因為加班錯過了末班車,本想在附近酒店住一晚最後卻是被邀請到了燭臺切的家裡。

也就是,他們這些隸屬於某一位離開政府的審神者麾下的刀劍男士們‘家’。

‘你就在我房間睡吧,我去我那位的就行了。’

現在回想起來,感覺這個男人純粹是拿了自己當藉口,以便於他能夠到他家那位的房間。

總有一種被擺了一道的感覺。

看著坐在面前笑得燦爛的同事,CHIN只有這個想法。

不過這家的味增湯是真的好喝,雖然和光忠的相比下來還是略有些遜色。

“我一會兒會先回家一趟,”

“OK,”

“反正昨天已經加班了,”

“這邊這點通融還是有的,下午再來也沒有問題。”

哼嗯,

用鼻子長哼了一聲之後,CHIN總算是把自己的視線從對面的男性身上轉移到了從剛才開始就一直用帶刺的眼神登著自己的壓切長谷部。

並非是Olivine本丸而來的那一位,自然也不會是自己本丸的。

“長谷部,你這樣子盯著她看她會很不舒服的。”

那坐在最裡面的女性如此說道,她沒有看向CHIN,只是專心地享用著自己的早餐。

略顯蒼白的皮膚,一黑一灰的雙瞳CHIN無法從中讀透什麼,身上的服裝偏向西方風格…

這一位女性應該就是燭臺切一直提到的‘那位’了。

“對啊,長谷部你不要這樣兇巴巴地瞪著我的客人。”

附和著的燭臺切,語氣充滿了輕快。只不過也因為這話,刺在CHIN身上的眼刀全數轉移到了燭臺切身上。

要是眼刀能殺死人的話,恐怕燭臺切早就被殺死好幾次了吧…

完全以旁觀者態度圍觀的CHIN繼續品嘗著今天的早餐,這還是少有地享用不是光忠做的料理。

“早知道你不靠譜但是居然帶外人回來,你是想讓我們的行蹤暴露嗎!”

“又沒什麼關係,反正到時候帶著主人離開這裡就好啦!”

大口吃著飯的男性CHIN也不陌生,或許是和自己記憶當中最接近的一位刀劍男士。

只能說目前為止。

“不過這個人已經和政府沒有關係了,長谷部你也不用那麼緊張吧?”

高大的男性這麼說道,要是能夠注意一下他臉上沾著的米粒就稍微好一點了。抬頭見狀的那位,稍微站起身將那米粒從御手杵臉上拿下,只是這一個舉動,就讓整個餐桌的氣氛一下子安靜了下來。

“…御手杵!!”

“我不是故意的啊!”

 

上一秒覺得這個家太嚴肅的自己,可能是還沒睡醒吧。

 

“真的不用跟你去車站嗎?”

“不用,不如想辦法搞定你們家的事。”

屋內還是和剛才一樣吵吵鬧鬧,在吃完飯之後那個家一下子就熱鬧起來了。要不是燭臺切的身份之特殊,CHIN覺得這個家里的刀劍男士們實在是相當常見。

CHIN發自內心覺得他們並沒有自己預想的可怕,還是自己認知當中的他們,就算不是自己本丸的也好。

這過分的熟悉和懷念,讓她都放鬆了不少。

苦笑的同事一邊說著見笑了,一邊撓了撓自己的臉頰。“挺熱鬧的,沒什麼不好。”

那位的刀劍應該就自己見到的那幾位,壓切長谷部,御手杵,陸奧守吉行,大俱利伽羅等九位,能有他們陪伴在身邊,燭臺切的那位的確是位幸福的審神者,

不論這些刀劍男士是因什麼待在她的身邊的。

 “是嘛,還是第一次聽人這麼說…嘿嘿,”

這或許,是CHIN第一次看到燭臺切笑得那麼開心吧。

不過她也沒有那麼多時間停留在這兒,下午還得回公司上班,得先趕回家洗個澡休息一下再趕回去。

“我先走了,”

“OK,下午見。”

擺擺手就開始往車站前進,這天還早出門的人還不算是太多,這也是難得少有的不用趕著去上班的日子。

只是一回想起昨天算是被自己丟下的光忠,CHIN內心就苦笑。

今天真的得好好補償他才行了。

要是被對方知道昨天晚上和今天早上的事,那略帶著不滿的神情,光是想到就令人從內心感到可愛。

那一抹藍色從CHIN身邊的瞬間,她沒有反應過來,就被定在了墻上。冰涼的墻壁并不沒有讓人感到難受,只是…

對方不帶笑的雙眼才是讓人感到不安的源頭。

“…我才剛覺得你們家還算不錯,”

“是嘛?那樣我這麼做確實有點失禮了呢。”

面對笑著燦爛的男性,CHIN只是將自己的視線下移,冰冷的刀刃抵在自己脖子旁邊,只要自己亂動的話,說不定就人頭落地了。

“三日月宗近,我不會加害你們的審神者。”

“是嘛是嘛,能聽到這話我自然放心了,但是…”

那月亮,依舊沒有在笑。

哈啊…

“不信任我嗎?”

“要是因為就這麼相信你而讓Sterben陷入不必要的危險那就麻煩了。”

……

這個刀劍男士是這麼不會理性思考的嗎…

不…那個家所在的刀劍男士可能很難和理性牽扯上關係吧,一旦事情和他們的審神者有關。

“所以呢?你希望我怎麼做?”

 

“CHIN姊?今天不用上班嗎?”

“沒有,我只是回來換個衣服的。昨天待在公司太晚。”

這麼一說光忠就露出了懂了的表情,不過很快就有變回了那擔心的樣子,“昨天又加班到很晚啊…這樣子對皮膚太傷了,今天晚餐得做點補身體的了。”

“重點是那個嗎?我洗個澡換個衣服會休息一下的。”

“那就好,啊對了昨天晚上…”

這個男生應該去上課才是,只是對方似乎沒有急著去學校的意思,CHIN也沒打算催他。可是話說了一半就沒有了後續,多少讓CHIN感到奇怪。

下一秒,她所對上的金瞳是那麼得冰冷。

“那個傷口是怎麼回事?”

在理解光忠所說的傷口是什麼之前,耳邊傳來的砰!巨響更是讓CHIN嚇了一跳,自己喜歡的那雙手用力地打在墻上,

明明對方身上的味道一直都讓自己喜歡,可現在卻讓自己感到陌生。

“光,忠?”

“脖子上的傷口是誰弄的?”

“傷…?”

“誰弄的?”

直到被光忠的手觸碰到那傷口,CHIN才注意到自己脖子上被利刃劃開的傷痕。會有這個原因顯然只有剛才那事,但卻又是無法向光忠解釋的。

只是,要是不說點什麼的話,眼前的光忠可能會變成自己所不認識的。

就連前世都沒有見過的‘燭臺切光忠’。

 

“可,可能是我,在公司用剪刀的時候太睏了…就,”

這可以說是顯而易見的謊言,就連CHIN自己都覺得這是自己這輩子說的最爛的謊言。

一旦自己的謊言暴露,自己的‘弟弟’會不會變得更加氣憤。

 “…CHIN姊也太不小心了吧,哈啊…”

居然就相信了,

腦袋埋在自己的肩膀處大口歎氣的人就仿佛鬆了一口氣一樣,他並沒有現在這個舉動是否過分親密,即便他們只是‘鄰居’,

只是‘青梅竹馬’。

只是‘姊弟’。

“我好怕CHIN姊你又一個人不見了…”

噗咚,

噗咚,

 

前世的時候,自己丟下了光忠一個人。

沒有和他走到最後,就連身為審神者的使命都沒有達成。

他是否記恨著自己,CHIN不知道。

只是,

令自己背後發涼的這番話狠狠地刺中CHIN的心。

噗嗤地一下,

 

“光忠…我一直都在這裡啊,”

 

“…說的是呢,CHIN姊一直都在這兒。我先幫你處理一下傷口吧。”

 

你是否已經想起了前世的事,

我並不知道。

我害怕面對這件事實,

害怕著哪一天你不再對我露出笑容,

我害怕著,

 

這一次和之前一樣無法在你旁邊走到最後。


△▲△▲△▲△▲△▲△▲△▲△▲△▲△▲△▲△▲△

略微簡單的人物介紹02

CHIN

某一本丸的第二任審神者。前世身份較為特殊沒有和本丸的刀劍男士走下去。

和自己本丸的燭臺切光忠為戀人。

※NEW 害怕著光忠想起前世相關


長船光忠

CHIN接任本丸的燭臺切光忠。轉世后為‘長船光忠’。

大學生。

※NEW 在某種程度上對CHIN相當執著。


Sterben【本篇正式登場】

燭臺切光忠所在本丸的審神者

和自己本丸的十位刀劍男士一同離開本丸

在各個現世之中徘徊停留

热度(5)

© 真琴makot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