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琴makoto

目前主刀劍,光忠我老公,俱利我老婆。目前只寫乙女。天狗女兒卡了,陷入光忠x精神體女兒的坑中。
不管是哪個女兒都是我的真愛!其實可以的話女兒們全部嫁給光忠是我最大的心願!!!
頭像春AKI光忠,背景sam光忠,時不時做個靜畫的MMDer。

【俱利嬸】主殿養成企劃

企劃地址走:主殿養成

※Sterben本丸設定前提,時間線大概在《Seekers》之間

※和原先設定有些偏差就不管了

※擦邊球可能有

※老子也想這麼養女兒

 

▲△▲△▲△▲△▲△▲△▲△▲△▲△▲△▲△▲△▲△▲△▲△▲△▲△▲△▲

 

最先開始這個遊戲的,好像是陸奧守和御手杵。
不知道他們兩個是從哪裡獲得了情報和來源,在這個僅有十名刀劍男士的本丸里很快就傳開了。
唯獨他們的審神者還不知道。

盯著手機里正等著下一個指令而坐在床上的Sterben,大俱利伽羅再一次思考了自己為什麼玩這個遊戲的原因。
那笑著開心將遊戲安裝進自己手機里的獨眼男性,怎麼想他就是了。
這個地方只有兩個人能夠動大俱利伽羅的手機,
一個是審神者,一個是不管怎麼說都不聽的燭臺切光忠。
“反正我們不出去的時候玩玩手機也沒有什麼不好,正好還可以了解更多幫助主人嘛。”
話說得好聽,但是實際上這個遊戲...
就是在以另一種形式餵養Sterben。
手指放在了屏幕上戳開了‘服裝’的選項,雖然只有那麼幾種,但大俱利伽羅所追求的並非是收集全套的服裝和道具,
他也就只有無聊的時候打發時間才會打開這款遊戲。
給手機里的Sterben換上了另一套衣服後,簡單的‘...謝謝’也足以讓他滿足。
現在就很想去那人的房間裡,只是現在的她並不是屬於自己,所以大俱利伽羅只能安分在自己的房間裡等著。
手機里的Sterben一樣安靜地等著大俱利伽羅的指令,只要手指輕輕觸碰屏幕,就會得到她的回應。
‘俱利伽羅?’
她這麼叫到自己的名字。
再一次戳開了菜單,選擇帶Sterben出去走走。
看著遊戲的背景變化,大俱利伽羅開始回想自己上一次和審神者出門是什麼時候的事了。
有時間的話想帶她去附近安靜的地方走走,就像手機里的那樣子。
不被任何人打擾的,只屬於自己和她的。
‘好漂亮的地方。謝謝你帶我來這裡。’
畫面里的Sterben如此說道,臉上那淡淡的紅暈是大俱利伽羅在本人身上很少看到的。
除了注入神氣給她的時候。
該慶幸自己身為打刀所具備的夜視,雙方都喜歡將窗簾拉上燈關掉,有時候就連床頭小燈都不打開。
金色的雙瞳靠著自身的夜視能力,才將平日所看不到的Sterben收入眼裡。
白皙的肌膚上浮現的紅暈,噙滿了淚水的雙眼...

不再去回想這些的大俱利伽羅將注意力回到了手機上。

將某一個系統設定關掉的他,知道接下來游戲裡會發生什麼。只是他將這個設定關掉了,所以只是和Sterben在外面走走吃個飯便回去了。

或許他是唯一一個把這設定關掉的。

稍微有些睏了,
距離晚餐還有一段時間,不如就這麼睡覺睡到那時候算了。
手機就這麼放在旁邊,躺在床上沒過一會兒就陷入了夢鄉。也不知過了多久,只是覺得她來了,
“...主人?”
“早安,俱利伽羅。原來你也在玩這個遊戲啊。”
遊戲,
猛地睜開眼就看到坐在床邊的Sterben手裡正拿著自己的手機,她臉上的表情並沒有什麼變化,只是視線還定在上面。
“那個...”
“最近吉行他們也在玩這個,”
“......”
“並沒有不允許的意思,只是沒想到俱利伽羅也在玩。”
“我...”
突然想起了什麼似的,又亦或者不打算再繼續這個話題。Sterben將手機還給了大俱利伽羅,畫面依舊是從外面回來待在家裡的鏡頭。
“晚餐做好了,再不去的話光忠會生氣的...俱利伽羅?”
當回過神的時候,大俱利伽羅已經伸手拉住了Sterben。那一黑一灰的雙瞳擔心地看著自己,似乎想說什麼。
“...並不是不讓你玩這個,所以,”
“今晚,我可以去你房間嗎?”

热度(14)

© 真琴makot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