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琴makoto

目前主刀劍,光忠我老公,俱利我老婆。目前只寫乙女。天狗女兒卡了,陷入光忠x精神體女兒的坑中。
不管是哪個女兒都是我的真愛!其實可以的話女兒們全部嫁給光忠是我最大的心願!!!
頭像春AKI光忠,背景sam光忠,時不時做個靜畫的MMDer。

【燭嬸】必ず迎え来るから4

※現代轉世paro

燭臺切光忠(無前世記憶)x CHIN(有前世記憶)

年下x年上

※含有燒傷·審神者死亡等設定

前篇請走【1】【2】【3


△▲△▲△▲△▲△▲△▲△▲△▲△▲△▲△▲△▲△▲△▲△▲△▲

最開始的時候,的確只是將她當做是‘姊姊’。

住在自己隔壁的漂亮姊姊,只要去找她玩就一定會陪著自己的溫柔大姊姊。即便比自己年長卻也不擺大人架子,只要喊‘姊姊’就會得到回應。

只要自己有困難的時候,她就會趕來自己身邊。

在那場大火當中,唯一趕來自己身邊的也只有她。

‘沒事的,光忠。我會保護你的。’

 

到了後來,已經不滿足於對方只是自己的‘姊姊’。

自己是知道的,她不希望自己想起前世的記憶。

所以,自己就以‘弟弟’,‘鄰居’,‘青梅竹馬’的身份一直待在她身邊。可以輕易地對她說出‘喜歡’這兩個字,但是卻永遠得不到自己最想要的答案。

作為‘弟弟’的自己,沒有辦法將她抱進懷裡。

不斷地不斷地,給自己找各種理由待在她身邊。

要不要一起去買東西?差不多該買新的衣服了吧?

最近上映的電影似乎很受好評呢。一直宅在家裡對身體也不好啊。

就怕哪一天像之前那樣子,突然離去。

 

當注意到的時候她已不在身邊,就算再怎麼等待都等不到她的歸來。

所以選擇了轉世,

所以才在這裡。

 

鈴聲的響起告示著這一天課程的結束,將自己的課本筆記整理好放進書包裡。教室裡一下子變得熱鬧了起來,週五的夜晚不管過幾次都讓人興奮,討論著要去哪兒玩耍的學生不在少數。

這週沒有雙休得加班的情況,那麼就能夠好好享用一頓晚餐。昨天買到的牛肉今天正好拿來燉湯吧。

想著要為那晚上回家的人準備一些能夠補充營養的晚餐時,卻是被甜美的聲音叫住。

或許對別人來說,這聲音很甜美吧。

只是對光忠來說,

又來了嘛…

也就只有這樣子的想法。

“長船同學今天要不要和我們一起去呢?大家都很期待呢。”

大學生的生活可以說是非常固定的,沒幾個禮拜就會有一群人聚在一起的聚會,一般大家以‘聯誼’稱呼這種行為。為了找男女朋友而參加的,被叫去湊人數的,以及只要去就能吸引不少異性的。

光忠屬於第三種。

這也是女生和男生都喜歡叫光忠去參加的原因。

每一次都以各種理由拒絕了,這一次也是一樣的。

上次是用什麼理由來著,

光忠還在思索。

 “喂,光忠。差不多該走了,”

“嗯,啊,廣光!”

這個救星可以說是意想不到,出現的時機卻是恰到好處。馬上要跟上去的光忠不意外被女孩子們叫住,“抱歉,我今天和廣光約好了,就不去了!”

“走了,光忠。”

“來了!”

 

“幫大忙了,謝謝廣光。”

“沒什麼…反正你也是回家吧。被她們纏著也會比較麻煩。”

相州廣光,前世為‘大俱利伽羅’的刀劍男士。和前世幾乎毫無差異的外貌,就連左手的龍刺青也變成了宛如龍圖案的痣。歎了一口氣的廣光抬眼看著光忠,“你還沒和她說嗎?”

“嗯——因為CHIN並不希望我想起來啊。”

只有在本人面前時會稱呼為‘姊’,當‘弟弟’僅限於本人面前就好了。
CHIN並不希望光忠回想起任何一絲有關於前世的事,光忠身為刀劍男士的事也好,她曾是審神者的事也罷,包括他們曾為戀人的事…

光忠只是,按照CHIN所希望的而來。

他不是沒有不滿,最開始的時候確確實實感到不愉快。

為什麼不能夠和前世一樣當戀人,為什麼不能夠當‘弟弟’以外的。

好多次想要大聲說出自己的想法,說出前世的記憶,想要盡情地訴說自己對她的戀情可一切都隨著時間流逝而變得沉默。

與其讓她因為這些事遠離自己,不如將這些隱於自己內心待在她身旁。

 

“…麻煩。”

廣光有著前世的記憶,而且也是CHIN本丸的大俱利伽羅。對於兩人的事情可以說是相當清楚了。

所以他才會露出麻煩的表情。

“…廣光不用太擔心哦,我不會因此就放棄的。就算沒有前世的記憶我也一樣喜歡上了CHIN啊。”

在光忠還沒有想起來前世的事情之前,他就喜歡上了CHIN。當自己意識到喜歡上的時候,對方早已只把自己當做‘弟弟’看待。可是就算如此也還是喜歡上了,

又是一聲歎氣,不再多說什麼的廣光直到和光忠走上不同的回家路之前都保持著沉默。

那算是廣光的溫柔,再多的好言相勸對光忠來說都將化為負擔。有時候的沉默反而才是最好的助言。

“拜拜,下週見。”

“嗯,下週見。”

 

就算無法說出自己的真實想法也無所謂,只要能待在身旁就好。

這是早已下定的決心。

料理著晚餐的光忠想著的是,那一天回來的CHIN脖子上的傷痕。那並不是剪刀造成的,僅憑一眼光忠便能看出來。

CHIN顯然不想告訴自己事實。不知道是誰用了刀在她的脖子上劃下了傷痕…

咔噠,咔噠,咔噠,咔噠…

菜刀在使用者流利的刀法下切開了蘿蔔,為了補充那連續加班的人的體力光忠也是費了很多心思。現今光對方不願意告知自己事實,就讓他的心又沉重了些。

或許真的如廣光所言,早一點向CHIN坦誠才是比較好的。

但是…

‘光忠…我一直都在這裡啊,’

 

CHIN的意思很明顯,她不會從光忠的身邊離去。

卻也不會向光忠坦白所有。

因此她也希望光忠不說出事實。

或許她隱隱約約也察覺到了。

 

不過…

到底是誰在CHIN的脖子上留下傷痕的,果然還是很在意。

將切好的蘿蔔和肉塊按照順序放入鍋內,光忠的心思並不在這上面。盯著鍋裡的食材逐漸被煮熟,咕嚕咕嚕地翻滾著的熱水,香氣逐漸溢出。CHIN喜歡的料理馬上就將做好,只等房間主人的歸來…

這個世界的刀劍男士基本上都轉世為了一般人,持有本體的…應該是不存在,才是。

但是萬一有別的刀劍男士呢…

就像是CHIN本丸的自己和廣光,只見過那麼一兩次面的Olivine本丸的長谷部,或許還有別的本丸的刀劍男士轉世了呢…

可那樣子也說不通…

對著前審神者拔刀…也不知道是哪兒來的刀劍男士…

“還真是難得呢,光忠你在想事情。”

噗通,

這聲音真的是嚇到了光忠,思考過深結果連正想著的人回來了都沒注意到。“歡迎回來,CHIN姊。”

“我回來了…真香啊,總感覺好久沒有聞到光忠做的料理的味道了~”

從公司回來的人蹭到了光忠旁邊,動著鼻子的樣子就好像嗅到了食物的小狗一樣可愛,“到底有多久沒有好好吃飯了呢?”

“我昨天才剛品嚐過光忠大人的晚餐,非常好吃。”

“噗,CHIN姊先去休息吧,馬上就好了。”

 

“我開動了,”
雙手合十擺在胸前,而後才拿起碗筷進食。光忠就是喜歡CHIN這一點,不管自身再忙再累,都不會忘掉禮儀。
說起來當初她還真是精神體的時候,也是這樣子。
CHIN似乎沒有變過,
她和前世一樣讓人感到可靠;
她仍舊會對光忠露出笑容;
她也還是一樣把自己的想法憋在心裡不說。
她確實沒變。
光忠再一次肯定這個想法。
“啊對了CHIN姊這個週末我記得不加班對吧?”
“要去食材採購嗎?”
“才不是,”
他們偶爾會到附近的超市一起採買些食材,通常所買的都是CHIN想吃的,不過過分的偏食光忠可不允許。
光忠也有這個打算,但這並非是主要的行程。
“最近新上映的電影總覺得CHIN姊會很感興趣所以要不要一起去看看?”
“好,” 

沒有猶豫就答應了的CHIN,光忠再一次在內心慶幸。

太好了呢,這個週末又能夠和CHIN在一起。

身為‘弟弟’的自己也只有這樣子才能夠待在她身邊。

CHIN今天也坐在自己的對面,這樣子就好了。

響起的手機鈴聲讓光忠的心情有些受到了影響,但是直白地表現在臉上的話,會讓對面的人擔心,所以他還是保持著笑容。

“...我接個電話。”

“嗯。”

CHIN的語氣在聽到了電話的內容之後稍微變了,甚至發出了只有面對Olivine才有可能發出的“哈啊?”

“你在開玩笑嗎?”

漂亮的眉頭皺在了一起,到底是誰打電話給CHIN,光忠心裡也有個底。會讓CHIN做出這樣子表現的,除了Olivine也就沒有別人了。

“...我現在就下去。”

“別想。”

通話只有短短幾分鐘,可能連三分鐘都沒有但是CHIN起身就準備出去,“Olivine的話不讓他上來坐坐嗎?”

“...他馬上就走,我下去拿個東西就上來。”

CHIN說謊了。

但光忠沒有拆穿。只是應了聲“是嗎?”就目送CHIN暫時離開這房間。在確認對方走遠後,光忠來到了陽台。

他們所居住的樓層並不高,從這間房間的陽台探出腦袋看一下的話,也是能夠看得到來訪者是誰的。

墨藍色的髮色,戴在同一邊的眼罩,身穿著西裝仿佛接下來要去哪兒和女友約會的樣子,要是拿著一捧花的話或許接下來和CHIN去約會也不是不可能。

男人手裡拿著的是不遜於花束的武器,

看那個盒子應該裝著美味的蛋糕。

和自己長得完全一模一樣的男性就這麼手裡拿著蛋糕,應該是看到了下樓的CHIN而抬起了空著的手晃了晃。

很自然地交談,甚至偶爾CHIN還會露出不太高興卻又無奈的神情。

那是‘自己’知道的CHIN,卻又是自己不知道的。

站在CHIN身邊的是‘自己’,卻又不是自己。

他們交談了一會兒,CHIN便轉頭準備進大樓了。又是笑著揮手告別的‘自己’,頓了一下之後便抬起了腦袋。

光忠沒有立刻縮進去,只是直直地看著對方。

微笑著向自己打招呼,宛如戰帖。

同樣都是自己,此刻卻讓光忠恨不得下樓。甩頭走回房間將‘自己’拋在腦後,就像是CHIN離開時那樣坐在位置上等著對方。

從CHIN本丸轉世過來的‘燭臺切光忠’絕對是自己沒有錯,但是那個又是怎麼一回事,光忠著實摸不著頭緒。

如果,CHIN把那個光忠當做是自己本丸的話...

不...那應該不可能。

“我回來了,”

提著蛋糕的CHIN臉上的表情還是如此,目光落在她手裡的蛋糕上,也得到了回應。

“...Olivine送的。”

“是嗎,那之後得跟他道謝才行呢。”

 

已經不行了,

不說出口的話。


略微簡單的人物介紹03

CHIN

某一本丸的第二任審神者。前世身份較為特殊沒有和本丸的刀劍男士走下去。

和自己本丸的燭臺切光忠為戀人。

害怕著光忠想起前世相關


長船光忠

CHIN接任本丸的燭臺切光忠。轉世后為‘長船光忠’。

大學生。

在某種程度上對CHIN相當執著。

※NEW 很早就想起了前世記憶,只是一直沒有向CHIN坦誠。


相州廣光 ※NEW

CHIN接任本丸的大俱利伽羅。轉世後為’相州廣光‘。

和光忠一所大學的大學生。

對於兩人的關係從前世到現在都是守望著的態度。

热度(9)

© 真琴makot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