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當騎空士哦

目前主刀劍,光忠我老公,俱利我老婆。目前只寫乙女。天狗女兒卡了,陷入光忠x精神體女兒的坑中。
不管是哪個女兒都是我的真愛!其實可以的話女兒們全部嫁給光忠是我最大的心願!!!
頭像春AKI光忠,背景sam光忠,時不時做個靜畫的MMDer。

【燭嬸】必ず迎え来るから5【完】

※現代轉世paro

燭臺切光忠(無前世記憶)x CHIN(有前世記憶)

年下x年上

※含有燒傷·審神者死亡等設定

前篇請走【1】【2】【3】【4


△▲△▲△▲△▲△▲△▲△▲△▲△▲△▲△▲△▲△▲△▲△▲△▲


自己最喜歡,最喜歡的女性此時此刻正在哭泣。

或許該慶幸這兒的光線並不明亮,周遭的人們也都沉浸在自己的世界當中,沒有將目光停留在他們身上。

“對不起,光忠,對不起…”

 

“電影…之後是水族館,規劃得還真詳細啊,”

聽著光忠一一匯報計劃的廣光,對這樣子的安排也沒有多少意外。面前的男人畢竟是‘燭臺切光忠’,約會這一類必定會做好安排。

“因為再沒有動作的話,就真的來不及了。”

和自己同為‘燭臺切光忠’的那名男性到底想對CHIN做什麼,還不清楚對方的目的但光忠確實感受到了壓力。

那個男人可能會奪走CHIN。

“你確定不是你看錯了嗎?”

在這個世界上不應該會存在同一位付喪神的轉世,

他們是這麼認為的。因為至今都是如此。

可如果不是呢?

“我會在這次向CHIN坦白,要是我被甩了廣光來幫我開安慰大會吧。”

“我會叫上Olivine和長谷部他們的。”

 

那個人是不可能拒絕光忠的,

或許當事人並未發覺,但從最開始的時候那個人就決意要待在光忠的身邊了。

 

“電影之後是水族館,這個週末還真是充實呢。”

聽完了光忠的安排,CHIN也沒有多吃驚。“難得也拿到了水族館的票,不用就太可惜了。”

“說的也是,要看的電影則是…這部嗎?”

盯著宣傳海報的CHIN並沒有多說什麼,只是他們兩個光是站在門口就足以吸引他人的目光。不如說從一起從家出發之後,就一直是這個狀態。

CHIN是不太在意這種目光,可是光忠就…

“總感覺比平時的目光還要…”

“畢竟你今天的打扮就算被當作是模特也不奇怪。”

為了今天最後的決勝,光忠也把自己打扮了一番。雖然按照本人的意思這隻是較為輕鬆卻能是CHIN最喜歡的類型,服飾上。

只要在加一副墨鏡可能就真的要被人以為是模特出來玩了。

“是這樣子嗎…但是CHIN姊最喜歡這樣的風格不是嗎?”

“是啊,不如說什麼樣的衣服穿在光忠身上我都喜歡。啊,我先去買爆米花。”

出其不意,

她真的很容易說出這樣子的話,就算清楚她說出口的‘喜歡’並非是自己所想要的‘喜歡’,心臟卻還是會加速。

 

真的對心臟不太好啊。

 

“電影的內容我覺得CHIN姊會喜歡,”

“是嘛,”

這部電影是近日才上映就備受好評的電影,CHIN對這一方面並不是那麼關注,光忠倒是不一樣。

他不清楚CHIN看完這部電影會做出什麼反應,

如果可以的話…

 

‘不管變成什麼,發生什麼,我也一定會再一次找到妳,愛上妳。’

‘就算變成貓也?’

‘那樣也不錯呢,只要能夠和妳在一起的話,變成什麼都無所謂。’

 

‘終於找到妳了,’

‘…你是誰?’

 

‘下一次我一定會去找你,所以等我。’

‘不管多少次,我都會等妳。’

 

帶CHIN來看這部電影光忠承認自己有私心在裡面,不管轉世多少次都在尋找著心愛之人的兩人…

緊盯著熒幕的女性臉上沒有一絲表情變化,她是否不在意光忠不清楚。只是現在他已經不想再只作為一個‘弟弟’了。

放在扶手上的手伸了出去,覆在CHIN的上面,自己的舉動有些過於突然就算是CHIN也嚇了一跳。

“光…”

“噓——”

現在可不能太大聲說話,與其讓CHIN問出口不然由自己打斷。覆著的手變成了牽著,而又變成十指相扣。

那人的手這一次是有溫度的,和之前不一樣。

憑依在容器上的她就算再怎麼像人類,卻依舊只是沒有實體的精神體。

CHIN沒有甩開自己的手,

這就夠了。

至少這份溫度現在還沒有拒絕自己。

 

“你其實也發現了吧,你家的那位想起了前世記憶,”

當那名和自己的‘弟弟’一樣面孔的男性說出這話的時候,CHIN沒有反駁。

她心裡很清楚,光忠已經想起了前世。只是自己不說,所以對方也不說。

可就連旁人都看出來的話,自己也差不多該…

“差不多該從他身邊離開了…你是這麼想的吧?”

“是,想起前世只會讓光忠過分執著於在我身上。那樣子對他來說并不…”

“為什麼你能夠如此斷言?因為想起了你所以才執著於你,而不是他從以前就喜歡你呢?”

“那是不可能的…”

能夠待在光忠的身邊就足夠幸福了,這輩子只要能這樣子就可以了。

前世的自己丟下了他獨自離去…

“…你比想象當中得還要固執呢,為了這麼固執的你我給你一個提案吧。”

 

他應該很快就會約你出去吧,就把這當做最後的約會。萬一你還是覺得他只是因為想起前世所以才執著於你的哈,就來找我吧。

 

那人是這麼說的,

他們很快就會從這兒暫時離開。從這兒多帶走一個人並不是難事,不過,

“要想好了哦,是再也見不到哦。”

 

不想從光忠身邊離開,不想放開這雙手。

想被他抱在懷裡,想再多聽他說話。

要是能夠像街上所見的情侶們一般親密…

要是能夠像電影最後兩位主角一樣迎來美滿結局的話…

但是…

 

“不要哭了,好嗎?”

“光忠,對不起…”

他只是笑著,沒有做出其他表情。從口袋裡拿出的手帕細心地抹去淚水,“你沒有做任何對不起我的事,所以請你不要從我身邊離去。”

他並不是毫無察覺,或許正是因為發現了CHIN打算從自己身邊離去才這麼做的。

“還記得以前做的約定嗎?”

“約定…你是說那個,”

就是到了現在也偶爾會夢到以前的事,那稚氣的孩子說出的約定CHIN並沒有當真,

畢竟只是孩子做的約定。

可也讓自己感到幸福。

“等我長大之後我一定會來娶CHIN的。到現在我的心意也都沒有改變,我喜歡你,愛著你。”

 

“我想連著前世沒有給你的那一份愛,在這一次,下一次都給你。”

 

“哇,所以你們迎來了美滿結局呢。”

要是面前的男性不是用棒讀的語氣,CHIN或許會能感受到對方祝福的意思。回到了自家公司首先被對方追問的就是這事,

“你那是什麼語氣,啊是嗎,你其實是在羨慕呢畢竟你家的Jule現在可還是小女孩子呢。”

語氣要多欠揍有多欠揍,看到眼前的男性咬牙切齒狀CHIN心裡就痛快了不少。

“壓切把我的槍拿來!”

“這個地方還真拿不出來這個,然後這是接下來幾個月的行程安排你們兩個看一下。”

“你到底是不是我的刀!”

“以前是,還是趕緊開工吧不然CHIN的那個會很麻煩的。”

 

“收拾一下你那張臉怎麼樣?”

“廣光在說什麼呢?我的臉很正常吧。”

“那就把你那滿溢出來的幸福花朵收一下。”

一早見到自己的友人廣光就有了調頭回家的衝動,果不其然這半天過去了這視線上的炫目效果是逐倍增加。

而當事人卻,毫不在意。

“可是一想到回家就可以和CHIN在一起就很幸福啊,”

啊,沒救了…

這個狀況怕不是要維持一個禮拜以上。

與其面對不如看看這一個禮拜的課程能不能請假,不然定會被這幸福感給淹死不可。

“啊~好幸福啊~”

“…恭喜。”

热度(7)

© 在當騎空士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