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琴makoto

目前主刀劍,光忠我老公,俱利我老婆。目前只寫乙女。天狗女兒卡了,陷入光忠x精神體女兒的坑中。
不管是哪個女兒都是我的真愛!其實可以的話女兒們全部嫁給光忠是我最大的心願!!!
頭像春AKI光忠,背景sam光忠,時不時做個靜畫的MMDer。

【燭嬸】總之先交往看看吧

※稍微比較放飛自我的燭嬸(光忠CHIN)現代983pa

※和任何一片燭嬸正片毫無關聯

※含有其他原創角色

※我就是想寫893咩


△▲△▲△▲△▲△▲△▲△▲△▲△▲△▲△▲△▲△


夜幕降臨,城市卻依舊熱鬧。展現出和白天不一樣的熱鬧,街道上的人潮並沒有因此而減少。

趕著回家的上班族,

想要在某些地方找點樂子的大學生,

準備開始工作的夜店牛郎小姐們。

深藍髮幾近黑色的短髮,身穿著西裝服的高挑男子即便走在路上也不會有人對他的裝扮感到好奇,人們所在意所打量的,是和周遭相比他過分帥氣的面容。

“光忠先生,今天也來巡邏嗎?”

在人群中瞧見了他的中年女性開心地招了招手,禮貌性地點了點頭之後男子便朝女性走去。

“晚上好夫人,今天雖然很想去夫人的店裡坐一坐,不過...”

話沒有說下去,只是露出了一個無奈的苦笑。被尊稱為‘夫人’的女性也是馬上就明白了。“是組長又惹了麻煩嗎?還是說,和最近進來的那一批有關呢?”

“不愧是夫人。所以為了去收拾一下鶴先生的攤子我要去最近的那一批那裡了。”

“去吧去吧,記得下次讓組長一起過來哦,他上次約好了的。”

夫人並沒有再耽誤男性,在得到了離開的許可之後後者便加快了腳步。

“這還真是,組長又惹了什麼大麻煩呢。”

 

每次一想到自家組長給自己添的麻煩,燭臺切光忠就忍不住按一下自己的太陽穴。

上一次是什麼來著光忠已經不願再去多想,這一次真是,直接闖入最近新來的組織里也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什麼。

本應該和自己前來找人的同事...又因為別的工作纏身無法趕來。

組長的貼身保鏢也一直都聯繫不上…

“我是不是該換一個組了呢?”

這話,多半只是一句抱怨。

站在門口的守門在瞧見了光忠之後並沒有攔住,而是將所在樓層告訴了他。“謝謝,”

接下來到底會面對怎麼樣的混亂場面,光忠都做好了準備。

電話里那頭的女性可是這麼說道,‘你們的組長在我們這邊,如果不想讓事情變得更慘的話,就盡快過來。’

 

深吸一口氣之後推開了門,裡面的場面可是和自己所想象當中的不一樣。只是用不一樣來形容似乎並不確切,只能說,

狂歡派對。

“咦...?”

一身都是白色的男性在瞧見推門進來的光忠之後笑得更加開心了,揮著手向對方招呼著,“光忠小子你終於來啦,”

聞聲抬起頭的男性光忠並不是不認識,這位是近日才來到這片土地的新勢力的首領。

“啊!你就是鶴丸先生一直在說的光忠嗎!幸會幸會,”

開心地和人打著招呼完全不像是拐走了別組組織首領的樣子。而站在角落的女性雖沒有撮合在其中,只是光忠覺得自己有一定的自信能斷言,剛才打電話給自己的是她。

“鶴先生,能解釋一下這是怎麼回事嗎?”

“額,嗯。光忠小子你先別激動,這個說來話長,”

“剛才那通電話的內容是鶴丸讓我講的,他就是想給你一個驚喜。順帶讓你來這邊坐坐。”

“CHIN!”

 

這裡是繁華街道的某一處,身穿著黑色、白色西裝的男性女性們正坐在一起。而其中最顯眼的白色西裝之人就算被人訓話了一頓,也沒有絲毫悔改之意。

“我就想Jade他們回來了正好也可以給光忠小子一個驚喜,只是沒想到CHIN真的會照做啦。”

“我只是遵照指示而已。”

面對鶴丸的甩手,CHIN也沒有拒絕。坐在Jade

身旁的她從開始到現在都只有被叫到的時候才會開口。

而在冷靜下來了之後光忠才發現好幾個他沒有注意到的地方。

一個是本應該跟在鶴丸旁邊的太鼓鐘貞宗,以及大俱利伽羅都正好不在。

另一個就是接到電話的是自己的私人手機。

“居然都沒發現...太不帥氣了。”

“這表示你真的很重視鶴丸先生啊。雖然現在自我介紹有點遲,不過還是請讓我報上我的名。”

 

“我是最近才回來這裡的,Jade·Alfred。然後這邊是我的妹妹也是我的保鏢。”

“CHIN。”

終於能夠好好端詳這剛來的組,組長的名字自不用說是早就知道的。但是能夠有這般機會近距離接觸,可就少見了。

再說了還是兄妹,在他們這裡以家族的方式來經營這個的並不能說少,只不過由妹妹當哥哥的保鏢...

過多的打量只會造成不敬,收回了自己的視線,光忠也報上了自己的名。“我是燭臺切光忠,在鶴先生手下做事。”

“我從鶴丸先生那邊聽到很多關於你的事,聽說料理是這片街道做的最棒的!”

“這還真是,有時間得表現一下才行呢。”

交談起來上並沒有什麼多大的問題,Jade要比自己想象當中得要親和,至於CHIN,就相對寡言了。

咚咚,兩聲。

門被敲響,話題也就此打住。Jade還是那輕鬆的語氣讓人進來,“我回來了。”

這聲音,光忠不算是熟悉。

可站在這聲音主人身後的人,可以說是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了。“小伽羅?!”

“光忠已經過來了嗎?”

“等?!為什麼你會?!”

“啊,對哦忘了跟光忠小子說了,伽羅小子的未婚妻在這裡。”

“...篠崎月,大俱利伽羅的未婚妻。”

和大俱利伽羅一同走進屋內的女性,黑色的散發披在身後,金色的雙瞳在看到光忠之後並沒有露出驚訝。和大家一樣身穿著黑色西裝的她,只是如此報上自己的名。

“咦?!”

 

房間裡的人數量又一次增多,才剛消化完鶴丸給的驚喜,再來一個爆彈般的消息多少讓光忠有些吃不消。

“...我沒想到小伽羅已經...我還一直擔心他和女性沒有交往...原來是已經...”

“喂,”

要不是大俱利伽羅出聲制止,可能光忠就要陷入什麼可怕的循環之中了。坐在他一旁的篠崎倒是對這番話很淡定,啃著拿出來的仙貝除了咔嚓咔嚓的響聲外沒有別的聲音。

“光忠小子接下來還有一件事,伽羅小子再過半年會跟篠崎結婚。”

“嗯,OK。是婚事的籌辦對吧我會弄得帥氣一點的。然後還有會場的預定…”

總算是漸漸明白為什麼要把自己叫到這裡的原因了,如果是兩個組織成員的婚事,幹部們聚集在這裡自然就是為了商討這事。

“啊,這件事也包括啦,還有另外一件事。”

“是什麼呢?”

“這是Jade提出來的,你要不要和CHIN結婚?”

 

“...咦?”

 

“這只是我的提議而已,當然拒絕也沒有關係的。不如說你答應了我反而要傷心呢。”

 

不能說這場會面的結果是糟糕的,只是連續好幾個消息真的讓光忠有一些吃不消。可說是吃不消,似乎又有哪裡不對。

畢竟只是大俱利伽羅的婚事,和自己的婚事。

只是涉及到了自己,所以才有點吃不消。

只是如此。

他只能先借著想抽個煙出來緩解一下,

“別太把哥哥他們的話當真了,那隻是玩笑話而已。”

“啊...嗯。玩笑話嗎?”

仿佛剛才的話真的只是一段玩笑話,CHIN的表情一直都沒有改變。她似乎和大俱利伽羅一樣不把情感表現在臉上,可似乎又有哪裡不太一樣。

“玩笑話吧,那個人很喜歡和鶴丸先生一起做些讓人感到活著到底是為了什麼的事。”

這形容,

噗,地一聲,讓光忠笑出了聲。

“Jade先生也是嗎?”

“他突然說要回來日本已經讓人很折騰了。”

“...啊,原來如此。”

CHIN的歎氣,光忠多多少少明白了。

畢竟有那麼一位活躍的組長,的確是件吃力的事。

“不過,那為什麼是我呢?鶴先生自己的話...似乎更能讓人嗯...”

“哥哥給了我兩張照片,一張鶴丸先生的,一張你的。我選了你,”

我選了你,

這句話,CHIN就這麼說了出來。她臉上的表情還是沒有改變,如果她現在將視線轉到光忠身上的話,就能夠看到他白皙的肌膚上那顯眼的紅潤。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對方長期待在國外的關係所以才能夠輕易說出這種話,但卻也足以給光忠會心一擊了。

 

“那,可以和我交往看看嗎?(じゃあ、付き合ってくれないかな?)”

热度(15)

© 真琴makot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