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當騎空士哦

目前主刀劍,光忠我老公,俱利我老婆。目前只寫乙女。天狗女兒卡了,陷入光忠x精神體女兒的坑中。
不管是哪個女兒都是我的真愛!其實可以的話女兒們全部嫁給光忠是我最大的心願!!!
頭像春AKI光忠,背景sam光忠,時不時做個靜畫的MMDer。

お兄ちゃん!!

※天狗本丸的長船派作為糰子們的哥哥的故事

※燭嬸要素,不過比較少

※總之都是哥哥!!其實到底是哥哥還是弟弟還是侄子還是什麼我真的搞不懂所以哥哥吧


△▲△▲△▲△▲△▲△▲△▲△▲△▲△▲△▲△▲△▲△▲△▲△▲△

“說起來在人類的關係當中,小豆和大般若是光忠的兒子呢。”

這話說得過於有些突然,坐在一旁的審神者天狗一時之間沒有想到這話是在對自己說的。

在旁邊翻滾的光倒是先有了回應,看向了說話的付喪神,也是今天的近侍——藥研。

“我也是耙耙的兒子哦!”

“是呢,你也是。”

“……”

注意到了皺著眉頭的天狗盯著自己看,藥研還有些不以為然。“怎麼了大將?”

“你突然那麼說…我有點,”

粟田口這一刀派可以說是一個大家族,兄弟之間互相稱呼兄長哥哥,篠崎並不感到奇怪。只是突然談及到了光忠他們…

“哈哈哈,就算如此他們也不是大將的兒子啦!”

“麻麻的兒子只有我!”

“還有明!”

“我是麻麻的女兒!”

三個小麻球一個接著一個在那邊應和著藥研的話,也不知道是不是對於藥研的話有了什麼不好的感覺,三個小天狗一下子撲到了篠崎的懷裡。

“大將真的是被愛著呢,我仿佛都要看到櫻花了。”

“…不要調侃我了,不過說來,”

 

“小豆哥哥,”

嗯?

審神者的孩子,小天狗,如果沒記錯的話這應該是大兒子的光。

還在對這是哪一個小糰子的小豆,一時還沒有對稱呼感到奇怪。“怎麼了?”

“我想吃點心,”

說起來…

自己剛好打算試做一種糖果,前一段時間在電視上看到,瞧見謙信那睜大都快要冒星星的眼睛,

光是想到那孩子吃到那種糖果露出的開心神情,小豆都要忍不住笑了。

“那麼要和我一起去做糖果嗎?”

“要!我要!”

嘿咻一聲地把小天狗抱了起來,比謙信還要小的小妖怪,說不定過一段時間就會長得比自己還要高大,每每想起自己的長輩談及到孩子們的生長速度,小豆又要笑了。

真不知道什麼時候自己抱著的小孩會變得比自己高大,

“小豆哥哥的糖果好好吃的,”

“那可真是光榮,不過哥哥是?”

總算是注意到了對自己的稱呼的改變,記得前幾天還都是直呼自己的名字的。

眨巴眨巴的大眼睛好奇地看著自己,似乎對於這個問題小天狗反而感到好奇,“因為,藥研哥哥說你也是粑粑的兒子呀。所以是哥哥!”

“哈啊…”

 

“啊,”

“嗯?”

看到那小糰子的時候小龍景光並沒有多想,正在和謙信一起玩著遊戲的小天狗,是本丸審神者的二兒子·明。

“你們在玩什麼呢?”

也不知道是來了興致還是什麼,走進了屋裡看著那幾塊積木小龍也知道了。

“小侄子!”

……

“小侄子!!”

“…等等?小侄子是在叫我嗎?”

“是啊,你和我在輩分上來說好像是他們的侄子…的樣子。”

“…就沒有人糾正一下這個叫法嗎?”

“畢竟輩分上來說,”

打斷了明和謙信的玩耍,甚是嚴肅的小龍認真地一個字一個字慢慢講,就怕對方聽不懂自己接下來要說的,“聽好了明,小侄子什麼的現在叫還太早了,所以就叫我哥哥吧,”

小糰子自然不懂為何小龍執著于稱呼,單單只是看到對方的認真神情他並不明白。“為什麼?”

“因為叫哥哥的話,哥哥就會陪你玩哦。”

這都是什麼理由,

根本就是騙小孩子的吧。

謙信在旁邊都聽得出來這話的含義,可明可不管這麼多。“小龍哥哥!”一下子就改口可樂的小龍開心了,

“好孩子,來繼續叫謙信小侄子沒關係哦,”

“我也是哥哥!!”

 

“麻麻說,大般若哥哥因為也是粑粑的兒子,所以是哥哥,”

很少有的,家中的老幺會主動來找大俱利伽羅以外的刀劍男士,一開始還在困惑的大般若一聽到這話,多少也有點明白了。

恐怕這孩子已經把自己當做是兄長,和光以及明一樣的了。

“原來是這樣子,”

也終於弄明白為何自己的同胞有那麼幾位也被喚作‘哥哥’,他們的主人的丈夫是燭臺切光忠,作為長船派他們的長輩…

嗯——…

一扯到人類關係就稍稍有點複雜了。

“大般若哥哥是哥哥的話,那伽羅…”

哦呀?果然還是會提到不在這兒的那位呢。恐怕這孩子還沒有注意到她正要談到的這位刀劍男士,以及自己的父親正在往這兒走來。

“那伽羅就是曉月的丈夫嗎?”

……

……………

…………………

看著臉色一變拔腿就跑的大俱利伽羅,掛著笑容追上去的光忠,大般若慶幸著自己還好只是個哥哥。

否則真不知道會怎麼樣呢。

 

“一下子多了好多哥哥呢,”

“不過就算這樣子,也不可以仗著自己有哥哥就欺負別人哦,”

“你們都是乖孩子。”

 

小糰子們叫長船派的刀劍男士為‘哥哥’在這本丸已經並非罕見的情景,不如說被那三個孩子換做‘哥哥’是令人羨慕的。其他刀派的刀劍男士偶爾也想被喚作‘哥哥’,只是在小糰子們應聲之前,

就有那麼幾個人擋下了。

“這可不行!”

“能被叫哥哥的只能是我們。”

“要說為什麼的話,”

“那就是我們是主人的兒子!”

當然這之後就是名為燭臺切光忠的那一把太刀追著他們跑;“我不記得有你們這樣子的兒子!!”

“我們是主上的兒子就夠了——”

“你們覺得這可能嗎——!!”

這樣子的鬧劇雖不是天天上演,卻也足夠給本丸添加不少熱鬧。看著自家愛人有失帥氣地追著人跑,天狗就不禁想笑。

晚上不知道這人又會怎麼抱怨自己的帥氣無法保持了。

“不去阻止真的好嗎?”

在旁邊逗著明玩的鶴丸這麼說著,卻沒把視線從明身上移開。這畫面他早就見怪不怪,只是被追的人換了。

“沒關係呢,一會兒他們就會回來的。”

“不不不,我是說之後…”

“爺爺,我想聽故事,”

“好哦!就讓鶴丸爺爺我給你講會帶來超多驚喜的故事吧!!”

真是的,

看著這樣的鶴丸,天狗又要笑了。

這座本丸的付喪神們怎麼對孩子就這麼心軟呢。

 

習慣被喚作哥哥之後,每次看到三個小糰子跑來的樣子就覺得心暖暖的。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就好比看到謙信吃到好吃的東西時說出的話語,又好比審神者作為前輩那般摸了摸自己的腦袋那般,

雖說自己比自己小。

這股暖心的卻在此時此刻快要離自己而去。

顯然和他們的等級不成對比的強大敵人,在出陣之前明明再三確定過這個合戰場是最適合他們現在這個練度的。

這並非檢非遺使。

而是比其還要強大的存在…

“謙信撐著點!馬上帶你回去!”

“這次被引得太深了嗎…”

“本丸的支援聯絡不上。”

無法聯絡上本丸通訊,似乎受到了什麼干擾,除了雜音之外只能勉強聽到一些急促的聲響。

那聽上去像是武器碰撞,或者是什麼別的。除了給他們帶來不安之外這些聲響別無它用。

如果…

如果本丸也受到攻擊的話,那麼他們的審神者沒有趕來確實說得過去,那一位可是一旦出陣的刀劍男士遭遇危險便會立馬現身戰場的…

可萬一真是如此,

那三個孩子也一樣置身於危險之中…

不快點回去的話,

‘哥哥!!’

“小龍!”

只是一個分神卻足以致命,揮下來的大刀就算自己擋住了但肯定會被打趴在地,身負中傷要擋下這招并反擊並非現實之事,其他人也都還在混戰當中根本無法支援自己。

“糟了…”

“小龍哥哥,這種時候可不能發呆啊。”

有什麼從自己眼前一閃而過,連帶著是那揮舞大刀的敵人被踢倒在地上。啪擦啪擦的,翅膀撲打聲並不讓人陌生,

只是那拿著刀,佩戴著面具遮住自己樣貌的妖怪讓小龍感到不解。

不止一隻的妖怪出現在他們幾人面前,

“謙信哥哥再撐一下,我們馬上就把這個解決掉。”

和自己印象當中的小糰子們並不一樣,可會稱呼他們為‘哥哥’的也只有,

“欺負哥哥他們可別以為就可以這麼算了!!”

戰鬥可以說是在一瞬之間便結束,三隻妖怪自始自終都沒有落地,手中的武器只是三把刀卻輕鬆地把難纏的對手解決。直到這個時候他們才有機會稍微打量三個妖怪的外貌,似乎在哪兒見過的服飾,蓋住了整張臉的面具,最多看得到地下的金瞳,漆黑的羽翼,

就好像是他們的主人一般。

三對金色雙瞳似乎都在笑,就連那說話的語氣都似乎在哪兒聽到過,

“快點回去吧,哥哥!”

“我們在那裡等你們哦,”

“這次一定、一定會和你們一起走下去的。”

 

本丸同樣受到了敵人的襲擊,萬幸的是沒有人員折損,除了部分受傷比較嚴重之外也都已經按順序進入手入室療傷。

三個小糰子多少有受到驚嚇,被父母保護得很好的他們已經手忙腳亂地在幫忙打掃這被毀了大半的家。

在門口的大糰子一看到他們的歸來掃把一丟就往這兒跑來,

“小龍哥哥!”

撲進自己懷裡的光又緊張兮兮地要拉扯自己去手入室,“哥哥,快點。”

“好啦好啦,這就來。”

“麻麻!哥哥他們回來了!!”

“我來了…辛苦你們了,”

那手輕揉了一下小豆的腦袋,便讓他們一個一個按照順序去手入室,被小豆抱著的謙信是最優先手入對象,“手入札還有很多所以不用擔心,我馬上把謙信治好。”

他們還在,這個本丸也還在,

那三個小糰子也平安無事。

心中的那股不安總算是消散而去,

即便對那三個突然出現伸出援手的妖怪真身感到好奇,但此時並不想深究這事。

“我回來了,”

“歡迎回來!!”

热度(14)

© 在當騎空士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