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琴makoto

目前主刀劍,光忠我老公,俱利我老婆。目前只寫乙女。天狗女兒卡了,陷入光忠x精神體女兒的坑中。
不管是哪個女兒都是我的真愛!其實可以的話女兒們全部嫁給光忠是我最大的心願!!!
頭像春AKI光忠,背景sam光忠,時不時做個靜畫的MMDer。

【俱利嬸】結婚吧

※慶祝大俱利伽羅極化賀文(雖然超遲)

※設定衍生於【俱利嬸】100%純炮友30題以及【俱利嬸】沒有什麼事是一頭槌搞不定的

※有友人家 @笑霜自若 孩子的客串

※俱利超級可愛的好嗎!!!!【嬸嬸私設多有名字】


“要怎麼求婚才好?”

 

這一記直球鶴丸並沒有接住,愣愣地看著向自己提問的男性,也是這家咖啡店的老闆,亦是自己好友的男性——相州廣光。

“你...還沒和篠崎求婚?”

“嗯。”

“都已經同居了還沒有?”

“嗯。”

如若可以,鶴丸肯定是不想要聽到這兩個肯定答案的,放下咖啡杯的他長長的歎了一口氣,掏出手機就準備打電話給自家愛妻確認這個情報,

“我以為你們早就...啊不對為什麼能夠對你們這麼有信心...”

想了想也是,這兩人可是到了前一段時間才剛開始正式交往,直到之前都還只是那層關係的青梅竹馬。本來以為兩個人都會因此而開竅,結果到現在居然只是同居卻還沒求婚?

“所以要怎麼求婚才好?”

有時候真的不知道該說友人什麼好,是直接呢?還是遲鈍呢?

其實就像這樣直接對著篠崎求婚,鶴丸覺得肯定是可以的。

 

“既然這樣那不如乾脆?”

 

自從同居之後兩個人時常會一起出門,偶爾會採買食材亦或者廣光店裡需要的東西;偶爾出去吃個午飯逛街也有;就是到廣光的店裡稍坐,或者是單純待在家裡休息,篠崎都感到滿足。

“走吧,”

她把這當做了慣例的出門,

注視著正在準備著的廣光的身影,坐在沙發上的篠崎偷偷地笑了。

很幸福呢,這樣子。

不用藏著掖著自己的感情,能夠盡情地注視著喜歡的人。

“今天要去哪裡?”

這樣的問題篠崎不會問出口,只要可以和廣光一起的話哪裡她都不介意。“在笑什麼?”

“沒什麼。”

換好了衣服的廣光還是和往常一樣的簡便服裝,不過考慮到天冷他還是多加了一件外套。早已準備好的篠崎見狀也趕緊從沙發上下來,

“只是覺得很幸福啊,”

可以不用像以前一樣隱瞞想牽手的想法;

可以不用像以前那般刻意拉開距離;

只要牽上對方的手就會被握住,現在還不算太冷,如若天冷的話廣光會把手塞進口袋裡。外套的口袋鼓鼓的,就算這樣看起來有些奇怪,但是兩人都不會把手伸出來。

“馬上就要到暖爐的季節了呢,”

“還有火鍋,”

“聖誕樹也該準備了,”

“想要什麼禮物?”

被這麼問的時候篠崎有一點愣住了,他們之前有送禮嗎?好像沒有,

如果有的話自己應該會好好好收藏才是。

那這就是他們在大學畢業之後第一次一起過的聖誕節了。

“嗯——...和廣光一起過就行了。”

“是嘛。”

 

只要能夠在一起的話,禮物並非是必要的。

 

買了些食材而後來到了廣光經營的咖啡店,店門上的CLOSE廣光沒有翻面。他只是帶著篠崎來這兒吃飯的。

篠崎的專座是吧檯的位置,以前都會帶著她坐在那裡。而今天廣光選擇讓她坐在裡面的沙發座位,“我去做飯,”

“幫忙呢?”

“不了。”

下樓的廣光沒有花多少時間準備,很多東西都在前一天就弄了。篠崎沒有詢問為什麼改變了座位,她只是安分地待在二樓等著。

以前好像也有這樣的事。

料理著餐點的廣光回憶道。

那時候是什麼原因讓她坐在樓上的,他沒有花太多時間就想起來了。是她的生日,

那一天自己也像這樣子在樓下準備著單獨為她料理的套餐,那次送的生日禮物記得確實是...

並沒有忘記她那時候的反應。

‘我還以為今年不會一起過了,’

那時候為了拉開距離而想遠離,

雖變成了那層關係卻多少有些尷尬。

既是青梅竹馬,又是炮友,在旁人眼裡不知道會是怎樣的關係。

“做好了,”

“好多呢。”

擺滿一桌的料理,可能比上次慶生還要誇張的數量。見狀的篠崎有些吃驚但是很快就來幫忙,“叫人了?”

“沒有。”

篠崎沒有再問下去,把餐點全部上齊之後兩人就默默地進餐了。

 

“好撐。”

能夠把所有料理都吃完,就連廣光到最後覺得數量有些超過。說著好撐的女性卻還在品嚐咖啡,用她的話來說便是,

飯後來一杯廣光的咖啡就能變得更能吃了。

看著滿溢笑容的篠崎,廣光感到了滿足。

自己的料理和咖啡能夠得到她的誇獎便是最大的讚賞。鶴丸曾經說過自己的咖啡可以不止這個價格,可廣光並不是很在意這個。

如果不能夠讓坐在自己對面的女性說出滿意的話,那再好都無用。

“月,”

“嗯?”

“我想和你一起經營這裡。”

 

這是自己唯一能夠想到的,向她求婚的台詞。

 

想要跟她在一起更多的時間,

想要連上班的時候她都在自己身邊。

這或許很自私吧,但是廣光只想得到這種。

 

愣著的女友再過了幾秒之後放下了咖啡杯,視線定在廣光的臉上沒有移開。

她笑得很開心,

耳朵還有點紅。

“嗯,好哦。”

 

自己的友人曾說過,如果是你的話,只要一句話那女孩就會答應。

因為,已經讓她等很久了。

 

“...謝謝,”

“是這句話嗎?”

“......我愛妳。”

热度(7)

© 真琴makot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