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當騎空士哦

目前主刀劍,光忠我老公,俱利我老婆。目前只寫乙女。天狗女兒卡了,陷入光忠x精神體女兒的坑中。
不管是哪個女兒都是我的真愛!其實可以的話女兒們全部嫁給光忠是我最大的心願!!!
頭像春AKI光忠,背景sam光忠,時不時做個靜畫的MMDer。

手上拿著的傳單對別人來說不過就只是一張簡單的樂隊招人宣傳單,但是對這個光是走路就能引起別人矚目的青年而言,卻意義重大。

如果面試成功…

如果後來這個樂團的知名度響亮起來的話…

那麼說不定就能夠…

不能否認心中的這點期待很大,走路的步伐都似乎變得有些輕快,按照宣傳單上的資訊來到了報名教室,也不過就只是這一段時間暫時的報名地點罷了,倒是不在意這種事情的青年剛拉開門要走進去,

嗙!

一聲不響卻也不輕,足以讓呆在教室里的兩個人抬起頭注視來人,

“…痛,為什麼門框總是這麼矮啊…”

“………”

“………”

“我是來應征樂團的,是你們在招募…”

話,還沒有說完,準確來說是當青年將視線從門框轉移到了教室裡的兩個人身上后便戛然而止,向後退一步,而後,

嗙!!

“對不起我搞錯教室了。”

重重地把門關上。

不行,這樣子的行為太高調了,不就是在告訴別人快點看過來嗎?

我要冷靜,我要冷靜。

那不過就是長得一樣的兩個人罷了,沒錯,只不過就是和那兩個雙胞胎長得一樣的人罷了。

“Olivine,別站在門外了你真的沒有搞錯。”

再度拉開門后,被喚作Olivine的青年整整注視了兩個人5秒鐘,不滿地嘖了一聲。“我現在離開來得及嗎?”

“來不及了。”

 

拉開椅子大喇喇地坐在兩人對面,姑且問候的話里還是有點禮貌的,“好久不見了我想要加入你們的樂團讓我當鼓手就這樣子。”

“一點請求的意思都沒有真的好嗎?”

“姑且我們兩個也算是樂團的創始人,真的不來一點什麼請求嗎?”

“…愛加不加。”

歎了口氣的Olivine肩膀略鬆垮了些,怎麼會看不出來他在想什麼的雙胞胎哥哥·YUKI自然拿過了對方手裡的申請表,

“要是這個方法行不通你還要換種方法找你要找的那個人也是費勁…”

“想要當鼓手…確實你那個時候也是玩這個現在還會玩嗎?”

探頭湊過去的YUMI認真地將申請表上的填寫內容過目了一遍,不過也就是專業學年和想要擔當的位置等內容,卻也認真記住了。

“稍微會一點吧,你們兩個呢?”

“主唱和鍵盤,”

先不論Olivine能不能進,雙胞胎兩個人分別有不同的擔當的確也是件好事,“還有其他人嗎?”

“還有一個貝斯,他今天有事所以沒有過來。”

沒有想到樂團的人數已經差不多齊了,速度比Olivine所想象得還要快也稍微對雙胞胎的辦事效率感到佩服。

這樣的速度下去應該很快就能夠進行排練甚至是表演了。

“說起來你們兩個怎麼想組樂團?”

“想要組樂團然後用音樂感動世界阻止戰爭成為世界級歌姬,這種理由你信嗎?”

“…信。”

 

☆★☆★☆★☆★☆★☆★☆★☆★☆★☆

 

‘今天貝斯會過來,你過來見個面。’

上課上到一半收到了這封短信的Olivine也沒有多大的意外,樂團的主唱YUKI發來的是下午的集合短信,總算是能夠見到其他成員了啊…

希望是個正常人,至少比那一對雙子正常就好了,

Olivine在內心這麼祈禱著,關上了手機。

然而上帝,並沒有聽到這聲祈禱。

 

才剛走進房間就發現了疑似擔任貝斯位置的女性站在YUKI面前兩個人吵吵鬧鬧的也不知道是在做什麼,唯一注意到Olivine進來的只有站在門口附近的YUMI而已,

“辛苦啦,上完課才趕過來的吧?”

“還行吧…那個就是貝斯手嗎?”

點頭算是肯定,YUMI像是在看戲一樣地看著兩個人也讓Olivine多少有了些好奇心,“這是怎麼了?”這樣的問題自然是問出了口,

“算是…你和那個人一樣的關係?”

眉頭微皺,Olivine是沒有想到YUKI也會有這樣子的對象,亦或者是想到了那所謂的那個人…

YUMI也沒有想要深入的打算,能夠像這樣子看著自家哥哥和別人吵架也是難得一見的風景,

“死矮子你到底要我說幾次才懂啊?”

“不是死矮子,你信不信我把你的內增高拆掉明明自己也矮?”

內增高?

死矮子?

這個對話內容還真的是吵架呢,

不過說起來這個女孩子這麼看起來還真的是有點高了,要稍微比那傢伙高出個…7,8公分吧。

也是注意到了Olivine的加入,女性要稍微仰著頭才能夠直視Olivine,早就習慣別人這樣看自己的Olivine萬萬沒想到自己會因為對方說的一句話僵在原地,

“看什麼看啊?還俯視以為自己身高高就真當自己是電線桿了嗎?”

…….

這個傢伙剛才說了啥?

她說我是電線桿?

她剛剛是不是說我是電線桿?

以為自己聽錯而看向YUKI的Olivine想要得到一個否定答案,不過現實告訴他這是真的,“你沒有聽錯,紅音叫你電線桿。”

“……這個女人就是貝斯手…”

“Olivine沒有想到你也是這麼一個看不出真實的男人,紅音是男的然後還穿了內增高。”

後面幾個字好像是加重讀音地說出來的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錯覺,可能是被拆穿而感到不滿,Olivine並不是很想知道為何紅音會瞪了YUKI一眼,不過他也沒有那個興趣知道太多。

還有原來是個男孩子嘛…

穿的是很可愛,嗯的確很可愛可是在知道是個男孩子之後Olivine反倒是淡然了很多,看了看雙胞胎又看了看穿著打扮都很漂亮的紅音,

啊,總感覺這樣子的發展才是正常的…

“…哈啊,那麼我們還剩下的一個成員呢?”

“那個人的話我過幾天會帶過來,這幾天他剛好有工作在身抽不出身。”

“所以Olivine你已經見到紅音了可以回去了哦?”

“敢情在玩我嗎?”

 

☆★☆★☆★☆★☆★☆★☆★☆★☆★☆

 

“我把人帶來咯~”

今天是最後一個成員過來報道的日子,因此所有人到到齊了,將人帶來的紅音帶來的人給三人最明顯的第一印象就是,

好高。

紅髮的確也很顯眼不過大概是看久了身高不算太高的三人,Olivine還是要感歎一下總算是來了一個身高正常的人,而且目前看下來性格也算是正常的。

“我叫KYO,接下來請多指教了,”

氣氛突然變得僵硬並不是KYO的錯覺,面前的這位主唱明顯在自己報上名字后便愣在了原地,

這是怎麼一回事?

剛才自己說了什麼不該說的是嗎?還是剛才的表情太兇了…?

這應該不太可能才對。

略微不安地看向了站在身旁的紅音,對方對於Yuki的反應也感到了疑惑,“喂矮子你怎了…”

“哥哥~?”

一下子湊到了YUKI身邊的YUMI拍了拍前者的肩膀,刻意地笑了,“別在意~”

眼睛直視著KYO,話中是多少有些抱歉不過臉上是看不太出來。“哥哥昨天睡得不多有點放空了,我是妹妹YUMI,鍵盤手請多指教了。”

“請多指教,”

坐在角落打量著KYO的OLivine這個時候也站了起來,

和自己差不多高,不,是自己稍微要矮一點,

在心裡打量著這人的KYO自然握住了對方伸出來的手,表示友好。

“鼓手擔當的Olivine,總算是看到一個正常身高了啊,”

聞言笑了一下的KYO瞥了一眼旁邊的雙胞胎,又不太好意思地瞄了瞄紅音,被怒瞪收回了視線的KYO笑了,確實就這四個人來說Olivine的身高實在是太突兀了,

“那麼接下來就為了保護這兩個國寶級小動物而戰吧,”

“…不了,敬謝不敏。”

 

這個人叫KYO,和那個人一樣的名字,

但是並不是那個人,

是的,新的樂團成員並不是自己認識的那個KYO,

不是他,真的不是他。

不停地在心裡這麼強調,不斷地告訴自己這件事實,這擺在眼前的事實。

他們同為KYO,卻不是同一個人。

盯著正在和Olivine攀談的KYO,長吐一口氣的YUKI盡可能讓自己冷靜下來,這裡可不是失態的時候,

只不過是同名罷了,不需要這麼激動。

對,不需要。

可是,如果真的那個人出現在自己面前的時候自己又會怎麼做…又會做出什麼樣的舉動…


全員到齊之後到底還是先討論起了接下來的樂團計劃和討論曲譜該怎麼處理,

“今天就先到這裡,之後的排練時間會用手機短信通知大家,這個是剛才記錄的曲譜,”

發完了該發的資料和樂譜后幾個人也打算回去自家和宿舍,拉著KYO的衣襬的紅音喊著要去哪裡和哪裡買點可愛的裝飾,望著這一幕又有些出神的YUKI被另一個聲音喚回了思緒。

“了解…喂YUKI我送你回去吧,”

怎麼這麼突然,眼神帶這種意思投向Olivine,對方只是無所謂地聳了聳肩,“如果你不介意自己放空被車撞死的話我是無所謂。”

“…我要是被車撞死了晚上一定會到你床頭盯著你的。”

“好好好,來來來,”

這麼說著的Olivine絲毫不在意YUKI威脅一般的話,伸手拉起了對方,

“喂…你這是什麼意思?”

“什麼意思…當然是要帶你回去啊。”

“那為什麼要用這種拎貓的動作抓我,我是貓嗎…”

根本不費力就把YUKI當做小動物一樣抓著脖子拎起來的Olivine點了點頭,算是肯定這話,“也蠻像的,”

“很適合你啊,矮子。”

“是呢真可愛,來拍一張照紀念一下。”

新成員·KYO很是配合地幫兩人拍了一張照片作為留念,伸手拍拍YUKI的腦袋好像是在安慰,又好像是在摸小動物一般,

“回去好好休息吧,”

那個人,會想這樣子摸自己的頭嗎…

我想,應該是…


热度(10)

  1. zi-roland在當騎空士哦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東京急行
© 在當騎空士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