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當騎空士哦

目前主刀劍,光忠我老公,俱利我老婆。目前只寫乙女。天狗女兒卡了,陷入光忠x精神體女兒的坑中。
不管是哪個女兒都是我的真愛!其實可以的話女兒們全部嫁給光忠是我最大的心願!!!
頭像春AKI光忠,背景sam光忠,時不時做個靜畫的MMDer。

sterben

※本作純一時興起之作,可能就這麼沒有後續…

※含有刀劍破壞,刀劍重傷,審神者死亡等劇情,個人判定算是暗黑本丸向,不喜者請三思后選擇是否閱讀。

※微乎其微的乙女內容

※角色OOC可能性極大。以及含有BUG的可能性也大。

 

☆請務必三思,請務必三思,請務必三思。

 

OK的各位請繼續往下看。

 

這是一個,特殊的地方,
隸屬於這座本丸的刀劍男士只有三把,蜂須賀虎徹,藥研藤四郎和三日月宗近。
但是,這座本丸卻不斷有新的刀劍男士拜訪,也一直有刀劍男士離去,
這裡是,暗黑本丸刀劍男士處理中心。
審神者,sterben今天也在死去。

“今天送過來的有壓切長谷部,內臟被取出一部分,是無法被手入的範圍。
第二把是同一本丸的亂藤四郎,雙眼被當初的主人挖出來後一樣無法手入復原……
第三把……是另一個本丸的小狐丸,傷勢………是斷肢。”
終於還是說不下去的藥研早該習慣才是,在這裡每天都要面對那些幾乎要被刀解的夥伴,
如果刀解的話,說不定還比較輕鬆……
可是政府沒有這麼做,
而是,把這些刀劍男士送到這裡,送到這個審神者這裡,讓她來治療他們。
“……宗近,準備迎接那些孩子。”
黑色的,除了慘白的肌膚之外其餘全部都是黑色的,黑色的長髮,黑色的雙瞳,和全身漆黑的服飾……
側身坐在sterben身旁的是天下五劍之三日月宗近,或許有了這個審神者的襯托,這天下五劍的美更是被體現出來,只是,當事人可是一點也不開心。
將自己的情緒完美地藏起來後,點頭示意的三日月便起身離去。
“虎徹也來幫我一下,不知道新來的孩子會不會有敵意呢,”
“……明白了,”
咬緊下唇,今天,馬上又要看到那一幕了,
那,看了無數遍也無法習慣的,一幕,馬上就要上演了。
“不需要那麼嚴肅,很快就會結束的。”

是的,今日很快就會結束。
但是這使命永遠也不會結束。

 

牽著亂來到被要求待機的房間,下意識地將手捂在自己的腹上,本應在那下面的內臟…到現在長谷部都依稀覺得那被拿出內臟的異樣感還存在著。緊緊地拽著自己的手的亂雙眼都被頭髮給遮蓋住了,如果…

如果這裡的主人見到亂這樣子下令刀解的話,自己是否會反抗現在的主人…

如果不能的話…

自己,又能不能順利地完成接下來的主人下達的命令。

拉門進來的女性就是這座本丸的審神者,全黑的服飾讓長谷部不禁倒吸一口氣,雖然和之前的審神者給人的感覺完全不一樣可是,他還是察覺到了死亡的氣息。

“我是這座本丸的審神者,暫時將作為你們的主人一段時間。”

“是的…那個稱呼是?”

“sterben,雖然是英文名字不過是日本人沒有錯。”

到底為什麼要強調這一點,長谷部不是很清楚。他知道站在sterben的刀是三日月宗近和蜂須賀虎撤,在自己之前所呆著的本丸前者是審神者所追求的,後者則是初始刀。

“那麼…壓切長谷部,把你的手給我。”

“手…是嗎?我明白了。”

剛見面就提出的這個要求,只讓三把刀都不解,他們被依次要求伸出手,而後最讓他們感到神奇的事情便發生在眼前。

“…我看得到了?”

“…小狐的手,又回來了?”

身旁的兩個人的傷勢,在一瞬之間就消失了,就好像剛才看不到的亂和斷肢的小狐丸從一開始就不存在,看到同胞們都痊愈的樣貌,長谷部將手又一次按在了自己的腹部上,應該也和他們一樣,自己的內臟又回來了。

他們的傷勢只存於他們的記憶當中,光是從外貌上是看不出來的。

“那麼在政府下達你們的去處之前就先呆在這裡吧,房間就由虎徹帶你們去。然後…宗近,”

“我知道了,那麼你們三位跟我來。”

“那個請問…”

還想要知道一些事情,可是擋在自己和sterben之間的蜂須賀虎撤顯然不想讓長谷部這麼做,“我先帶你們去房間,有事之後再來找她就可以了。”

“…我明白了。”

自己並非是這座本丸的刀劍男士,只是暫時拜訪這裡的,不屬於這座本丸的人。況且單手遮住雙目的sterben看上去也不是那麼舒服,還是先退下再說吧。

 

他們三個人這個時候還不知道,

在他們離去后揮下刀的三日月。

他們三個人這個時候也還不知道,

他們臨時的主人每天幾乎都要死去。

他們只知道,在不久的將來他們將被派遣到政府認可的本丸那兒,作為新的刀劍男士參戰。

 

長谷部只是從房間裡出來尋找sterben,卻目睹了讓他震驚的一幕。

這是怎麼一回事,

他不知道。

倒在地上的人毫無疑問是今天剛成為自己的主人的sterben,揮刀的也的確是這座本丸的刀劍男士·三日月宗近。

毫不猶豫地斬殺了自己的主人,長谷部愣神地望著揮刀的三日月,茫然,漸漸轉為不解,最後轉為憤怒。
“你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嗎?!”
“你在激動什麼?如果懷疑我神智不清的話,我可以給你否定的答案。”
三日月對於自己被質問感到好奇,眼前的刀劍男士應該還沒有那麼快就認同這個人為主人才是,
只不過是被治療了傷口罷了。
啊,原來是因為被治療了傷勢所以就認為這個女人以後也都是自己的主人嗎?
“哼嗯…看來你還沒有搞清楚這裡是什麼地方呢,”
“這裡……難道不是……”
“這裡是特殊刀劍處理本丸,專門幫你們這些手入治療無能的刀劍治療傷勢的地方。”
很神奇對吧,只是握著你的手你消失的內臟就又回來了,
很神奇沒錯吧,只是輕握亂藤四郎的手,被挖掉了雙目的那個孩子馬上又能看見了,
很奇異對吧,明明都已經被斷肢了的狐狸,只是被她觸碰一段時間,手就又回來了。
你以為真的有這麼神奇的事情嗎?
倘若真有這神奇事,這女孩也是個厲害的神明了,可惜她只是一介人類。
她,轉移了你們的傷勢到自己身上,再借由被殺得以復生。
這個女孩sterben不過就是一個不管怎麼殺都會復活的人類而已。

抱走了sterben的三日月獨留長谷部站在原地,剛才那番話信息量太大他或許還無法接受。
這裡和他之前呆過的本丸本質完全不一樣,受傷手入治療無能的刀劍男士會被送來,治療好的會由政府安排下一個本丸歸處,這裡的刀劍不需要戰鬥,他們被召喚到世上只不過是為了一次又一次殺死自己的新主人。
“這都什麼跟什麼啊……”
sterben不是身上纏繞著死亡的味道,她是經歷了一次又一次的死亡才在這裡的。
“可惡。”
可惡……

热度(49)

© 在當騎空士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