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琴makoto

目前主刀劍,光忠我老公,俱利我老婆。目前只寫乙女。天狗女兒卡了,陷入光忠x精神體女兒的坑中。
不管是哪個女兒都是我的真愛!其實可以的話女兒們全部嫁給光忠是我最大的心願!!!
頭像春AKI光忠,背景sam光忠,時不時做個靜畫的MMDer。



注意到的時候,早就被雨淋濕了。

全身十年濕粘的感覺現在也無心管這些,世界崩壞后什麼也不想管,倘若心中的傷痛能夠隨著雨水一起被沖走那也不錯,只是那一幕不管怎麼做都揮不掉,

不是第一次被拒絕,也不算是第一次失戀,可是心還是好痛,痛得不行。

想要回到‘城堡’里,想要把剛才的忘掉,可是自己卻連這種事情都做不到。

要是那個人回頭看自己一眼的話,是不是就不一樣了,

只要回頭看自己一眼也好…

“CHIN…?”

是誰呢?

如果是那個人就好了,如果那個人真的過來了就好了,

“你在哭嗎…?”

哭?

自己在哭?

為了那個人哭?

心的確是疼得不行但是也沒有疼到要為那個人哭泣的程度才對。又不是第一次失戀…又不是第一次失戀…

“你家在哪裡?我先送你回去。”

“…那個人,又不屬於我了。從一開始就,不屬於我…”

站在自己面前的人沒有再說話,其實就連自己在說什麼都不知道,繼續低著頭盯著地面的自己只想要靜一靜…

也不管面前的人是不是走了,就只是這樣子,或許下一次等到CHIN抬起頭的時候都已經是深夜時間了。

當被人擁抱住,被雨水打得冰冷的身體重新獲得溫暖的那一刻,CHIN就什麼也不想管了,對方應該是在安慰自己,希望撫平自己的情緒,可是,

可是…


當CHIN吻上自己的時候,西野整個人的大腦都死機了。

他只是出來買東西的時候正巧看到了在雨中的CHIN,對方從頭到尾都沒有注意到自己就站在她面前,情況不太對,CHIN和平時不太一樣,

“…那個人,又不屬於我了。從一開始就,不屬於我…”

這句話,宛如針刺。

那個人也一樣,不屬於自己,

從一開始就。

“再這樣下去你會感冒的,你家在哪裡我送你回去。”

不能陷下去,不能因為這句話而動搖,

絕對不能。

絕對,不可以…

抱著她想讓她冷靜下來,卻不知道這個舉動讓自己也陷了進去,CHIN吻上了自己,生澀的吻技其實自己也是一樣的,本來就應該推開她的,不能連自己也陷進去,

但是,卻放任了自己,

合著CHIN一起陷了進去,那名為悲傷的漩渦當中。


“拜託了,抱我。”


聽著流水聲,躺在床上的CHIN回想著剛才的種種,也意識到了自己的衝動。但是做都做了,又是無法抹消的事實。

自己在做什麼,其實很清楚。

和自己上床的那個人應該也是一樣的,在對方從浴室走出來兩個人四目交匯后,兩個人都很明白了。

“下一次,還可以找你嗎?”

“嗯,”

就好像是達成了什麼共識的兩個人都配合地轉移到別的話題上,從這個房間到什麼時候得退房,到下一次的排練是什麼時候,

盡可能讓事後的那種尷尬氣氛盡快散去,即便他們兩個都知道事情發生了,而兩個人的關係也不可能三言兩語就說清,也已經不是簡單就能撇清的。

“時間也不早了,差不多該睡了。”

他們定的房間只有一張床,所以在西野說出這句話之後兩個人都陷入了沉默,床是雙人床不用說,兩個人之間的關係…

“都上床過了,也不是要在意這點。”

“說的是呢,”

噗嗤地笑了的兩個人都真的是累了,打了哈欠準備躺下的西野才剛要按下電燈開關,就被自己手機的鈴聲給嚇醒。

是誰啊,這個時候打電話?

顯示屏幕上顯示的名字為一一。

“喂,團長…”

“西野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你看了郵件了嗎!?”

急忙將手機拉遠,一一的音量之大就連旁邊的CHIN都受不了。

這到底是怎麼了。

大晚上的讓不讓人睡覺啊,

翻了個白眼的CHIN率先鑽進被子里當做不知道這件事,全權把這麻煩事丟給了西野,認命的人也只好回答說,不我還沒看…

又是被對方打斷。

“13號我們能夠上台的live臨時取消了。”

“…你說什麼?”


热度(8)

  1. zi-roland真琴makoto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東京急行
© 真琴makot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