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當騎空士哦

目前主刀劍,光忠我老公,俱利我老婆。目前只寫乙女。天狗女兒卡了,陷入光忠x精神體女兒的坑中。
不管是哪個女兒都是我的真愛!其實可以的話女兒們全部嫁給光忠是我最大的心願!!!
頭像春AKI光忠,背景sam光忠,時不時做個靜畫的MMDer。

sterben02

※本作純一時興起之作,可能就這麼沒有後續…

※含有刀劍破壞,刀劍重傷,審神者死亡等劇情,個人判定算是暗黑本丸向,不喜者請三思后選擇是否閱讀。

※微乎其微的乙女內容

※角色OOC可能性極大。以及含有BUG的可能性也大。

※作者懶,省略了刀劍男士加入劇情【誒嘿☆

 

☆請務必三思,請務必三思,請務必三思。

 

OK的各位請繼續往下看。

這個本丸的刀漸漸增加了,雖然數量還不是太多,不過組成一隊出陣的六人還是有的。
“因為人數剛好,所以政府上面的人也允許我們這裡出陣討伐敵人了。”
“要,出陣是嗎?”
歪頭看了看發出疑惑的長谷部,就連藥研和蜂須賀都對突然的安排感到不解。
“不想的話也沒有關係,如果是擔心碎刀也不用心煩。你們是特殊的,”
“特殊的?”
“因為是我的刀,那麼出陣這事就先放放,今天的內番也要辛苦大家了。”
這座本丸到底還是自給自足的,雖然種出來的食物數量並不多不過刀劍男士會因為親手種植的食物經由自己料理變得美味而情緒變得輕鬆穩定。 

每隔一段時間就不得不殺死自己的主人,說實話有些刀劍男士的心裡終究會承受不住。
盡可能讓他們放鬆,可這兒的東西實在有限,麻煩政府送來的電視到現在也沒有來…
思緒已經跑到其他地方的sterben,倒是沒想到前幾分鐘還不想出陣的長谷部此時已改變了主意,
“今天還是出陣一次好了,如果提升了練度,也就能減少主人被殺的痛苦吧。”
越強大越能夠一擊必殺,這麼想的話暫時離開sterben前往其他地方也不是什麼痛苦的事,
這裡的太刀只有三日月一人,其他的不論是打刀的長谷部和陸奧,蜂須賀還是短刀的藥研,甚至是槍的蜻蜓切就目前的練度而言都很難一擊就殺死sterben。
原本以為是刀法不行,不過經sterben一提才想起他們自身還有練度一說。
“說的也是呢,這樣還是出陣比較好。”
“俺也得為了實現sterben的願望變得更強才行呢~”
“如果練度上升的話各方面能力也會上升吧,啊大將不好意思還是多幫我進一些醫學書吧。”
只是想到能夠更快地殺死自己,這些刀劍男士頓時就有了鬥志。總感覺努力的目標錯了,sterben卻也沒有多說什麼。“知道了,那麼大家路上小心,”
“請放心,我長谷部一定會將讓你滿意的結果帶回來的。”

六人離去之後這兒突然變得相當安靜,原來他們有這麼熱鬧嗎?
sterben不想否定這個可能,她在這個本丸很多時候都在睡覺,這並不是她的本意可她也覺得在夢裡會舒服一點…

下一次醒來,會是什麼樣的她自己也不知道…

清楚不該想這些有的沒的她,走向了職務室準備從今天起新增的工作,出陣的報告書該怎麼寫呢這點又該考慮一下了,和之前的那種報告書格式一樣應該沒有什麼太大的問題吧…

在那個,不算太遠的過去,或許也很久遠了,搖了搖頭再度把這種想法拋開的sterben聽到了不和諧音,

沉重的,和自己身上一樣的氣息從大門口傳來,

還有,討厭的金屬音。

不是蜂須賀他們回來了,他們回來不可能帶著和自已一樣的死亡氣息,他們是活著的,

…那麼就是麻煩的傢伙們來了,

才剛走進職務室就又走了出去,在盡可能不讓對方發現的情況下往自己的房間跑,那裡放著可以保命的傢伙。

我實在是不想要再戰鬥了,

戰鬥總是這麼麻煩,打打殺殺的也是膩煩了,也不適合自己…

啊,請允許我再一次向神禱告吧,

 

肉體被短刃刺穿的聲音,真是刺耳得不行。

 

第一次的戰果可以說是相當豐盛,不僅等級提高了一點,也收集了不少資源,如果sterben需要鍛造新的刀也有足夠的資源,太好了呢,松一口氣的同時長谷部也加快了自己走回本丸的速度,

他們每個人都想要快點回到那座本丸,想和那個人分享他們的喜悅。

“說起來這些刀要顯形嗎?還是怎麼樣?”

“…這點還是問主人比較好,我們沒有權利擅自決定這些…”

走在前面的蜂須賀沒有預兆地停下了腳步,從他們現在的所在地可以眺望地到本丸,有什麼不對勁,

那是,他們剛剛離去的地方,

那裡傳來了戰鬥的氣息,

“主人!”

不好的預感,不好的畫面猛地浮現在面前,如果,那個人被殺了的話…

如果,殺了那個人的不是自己的話…

那麼一切都沒有意義了。

“主人!沒事嗎!?在的話請回答我一聲!!”

手裡的資源就這麼丟在旁邊不顧,手按在刀柄上,陸奧甚至已經拔刀在本丸四處奔跑尋找sterben,算是意料之內的,也算是預想之外的撞見了刀刃上染著鮮血的敵方短刀。

順著刀淌下的鮮血是誰的,

是那個人的,是那個人的,是那個人的,

俺今天還沒有幫那個人實現願望,俺把路上看到的漂亮的花帶回來了,她看到的話一定會很開心的吧…

但是,被殺了的話不就沒有意義了嗎…?

不就沒有意義了嗎?

俺還沒有實現她的願望呢…今天的願望還沒有實現…

你們這些傢伙居然就這麼把俺的主人殺了…

負面的情緒不斷湧現,憤怒,不滿,悲傷,自責,黑色的情緒宛如難看的黑色黏液以無形的方式包裹住陸奧。只是一瞬間的事,就連肉眼都看得見的黑色的氣息自地面竄出圍繞在陸奧身旁,那是,和sterben身上的死亡氣息一樣的東西。

只是,在陸奧動刀之前就有什麼揮舞著巨大的武器將敵方短刀劈成了兩半。

沒有腦袋的身軀揮舞著從未見過的刀型武器就這麼站在陸奧眼前,黑色的氣息褪去后有些不可思議地,陸奧盯著這副身軀,

無疑是sterben的。

“主人?”

沒有了頭顱該怎麼說話,對方似乎沒有心情想這個問題,簡單地做出了能夠讓陸奧明白的手勢后就跑向別處,在這個本丸裡面還有其他的敵人在。

“主人,我的主人,您居然被我以外的人砍下了腦袋…”

滾在在地上的頭顱被長谷部抱在懷裡,抽刀一刀斬斷了揮刀逼向他的敵人,“主人,我馬上把你的腦袋帶過去給您,啊啊,這些垃圾一樣的蛆蟲我也會全部掃除的。”

仿佛,完全就是捧著寶物一般抱著sterben的腦袋慢慢前進的長谷部,道路則有其他人清了一條出來,

而在他們的眼前,是另一個在戰鬥的身影。

那位大人揮舞著隸屬於刀劍類型的武器吧,啊啊還是第一次看到那位大人戰鬥的英姿,雖然那位大人使用的武器不是自身,但是還是…

“主人!”

“啊,我在這裡哦長谷部,被你抱著的這裡哦,”

懷裡的腦袋突然開口說話就算是長谷部也著實嚇了一跳,“主人!您還活著嗎?”

“姑且…半死不活吧,本來想在你們回來之前解決的,但是身體和腦袋距離太遠所以我變成完全不能說話的狀態…”

對於自己的失誤只有自責,居然讓本丸陷入危險,更讓她心煩的是居然沒有在他們回來之前解決掉這些敵人。

“居然讓您遭遇這樣子的危險…”

“這也是我的失誤,那麼敵人也解決了可以麻煩你們一件事情嗎?”

放下了鐮刀走到了長谷部面前接過了自己的腦袋,單膝跪下的眾人等待著他們回歸本丸的第一個命令,

“能請你們殺了我嗎?如果不是被你們殺死的話,我是不會死的…因為你們是我的刀啊。”

回到這個本丸的第一個命令就是殺了您啊,真是太棒了,

真的是太棒了,

真的是太棒了啊,

“樂意之至。”

 

啊,這才是應該貫穿我的刀刃,

這才是應該殺死我的人。



热度(30)

© 在當騎空士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