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琴makoto

目前主刀劍,光忠我老公,俱利我老婆。目前只寫乙女。天狗女兒卡了,陷入光忠x精神體女兒的坑中。
不管是哪個女兒都是我的真愛!其實可以的話女兒們全部嫁給光忠是我最大的心願!!!
頭像春AKI光忠,背景sam光忠,時不時做個靜畫的MMDer。

Sterben06

※本作純一時興起之作,可能就這麼沒有後續…

※含有刀劍破壞,刀劍重傷,審神者死亡等劇情,個人判定算是暗黑本丸向,不喜者請三思后選擇是否閱讀。

※微乎其微的乙女內容

※角色OOC可能性極大。以及含有BUG的可能性也大。

 

☆請務必三思,請務必三思,請務必三思。

 

OK的各位請繼續往下看。


“今天我要去政府那邊一趟,出陣和遠征暫時今天都沒有。也不會有新的刀劍男士被送來。”

審神者在早上公佈了今天的行程,長谷部立刻做出了想要跟著審神者一起前往政府的建議,“這次我一個人去就可以了,長谷部今天就好好休息吧。手合的話也不要太超過了。”

開啟了通往政府的大門后,再度向自家刀劍男士們道別后Sterben就消失在了門的另一端。

今天的本丸是難得一天審神者不在,不過現在他們也才想起來,這是他們到來之後審神者第一次獨自一個人去政府。

審神者和政府的溝通永遠是靠網絡,至今為止都沒有Sterben親自前往政府過。

“嗯…還真有些不習慣呢,”

“就算主人不在了我們還是得把份內的工作做好。”

是,是。不是太情願卻也準備去自己今天的內番位置的御手杵,和他同行的是藥研。

“蜻蜓切能來幫我一下嗎?主人應該是晚上回來,晚餐我想先準備得豐盛點。”

“如果我可以幫上忙的話。”

“三日月你就…坐在這邊喝茶好了,我在職務室那裡整理資料,有什麼事過來找我。”

“OK——”

只是沒有審神者在的一天而已,和以往不會有什麼不同的。

 

“哈啊…總感覺有點無聊啊,”

那些黑色的氣息隨著Sterben的離去而暫時從本丸中消失了,已經習慣了看得見其他人看不到的黑色氣息的御手杵反倒有些不習慣。

“是嘛?我倒是覺得比起一開始要熱鬧一些了呢。”

從最開始就呆在這座本丸的藥研,和算是後期才來到這兒的御手杵,兩個人的感受有所不同也是正常的。“說起來…這裡最開始是怎麼樣的?”

“嗯…最開始只有我,蜂須賀的老大還有三日月爺爺而已。沒有這麼多人,也不用辦事的時候常常三個人就只是坐著閒聊而已。”

“咦?那主人呢?”

“大將的話,很多時候都在睡覺。雖然是不死之身但是每次被殺死之後都需要大量的休息才能恢復體力。”

和現在一樣,Sterben很多時候都是呆在自己的房間里睡覺。並沒有對此感到不滿,審神者會和他們一起吃飯,他們出陣的時候她反倒是不會去休息直至他們全員回來為止。“哼嗯…感覺很安靜呢以前,”

“所以現在這樣其實蠻熱鬧的。”

“哦——御手杵!你在偷懶嗎?”

應該是已經完成了馬當番的陸奧和蜂須賀朝兩人走了過來。

“才沒有偷懶,早就做完了——”

早就做完了,只是不知道接下來該做什麼所以才坐在走廊邊緣發呆。

“那跟俺交手一下吧?今天又不出陣。”

平常很少手合的陸奧居然這個時候會,不過想想也是,平時最粘審神者的他恐怕是最無聊的了。

“嗯…反正也沒啥事做,就來吧。”

“哦!”

“那我回房間了,有什麼事再來叫我吧,”

“我也回房間了,內番確實完成了。”

“了解~!”

 

“差不多都準備好了…吧,”

不是很清楚Sterben去政府那邊到底是為了什麼事情,姑且今天的晚餐做的比以往要豐盛一點,“蜻蜓切要不要先去休息了,接下來我整理一下就好。”

“…那就麻煩你了,我去看一下其他人的狀況。”

“恩恩,麻煩你了。長谷部那邊我會端茶過去的,”

說起來,那位刀劍男士自從進了職務室之後就沒有再出來過,按理來說也接觸過近侍任務的燭臺切是知道應該不會有那麼多工作要做的才對。

不過那個人說不定會把以前的文檔都翻出來對一遍呢。

“…還真的把文檔都翻出來了啊,長谷部。”

“我只是在確認所有數據都沒出錯。”

皺眉,只是端茶過來的燭臺切似乎反倒成了打擾長谷部工作的,“茶放在桌上就好了,”

“真是…長谷部還是一樣冷淡呢。那些資料是我和主人一起核對過的,應該不會有什麼問題才是。”

茶杯被放在桌上時發出了不算小的咚響聲,好在裡面的茶水沒有灑出來。也察覺到自己剛才的話有些失禮,乾咳了幾聲后長谷部將文件重新整理好放回了原位。

“……茶,麻煩你了。”

“不客氣哦,稍微休息一下也是必要的。主人也說了今天長谷部要好好休息…”

“我去清點一下資源好了。”

唰地站起身,這下就連燭臺切的額上都蹦出了青筋,“啊!不要因為主人不在就坐不住啊!”

“唔…但是…”

哈啊——長長地歎了一口氣,真是,大部分的刀劍男士好像都因為審神者不在而感到心神不寧。“主人很快就會回來的,不需要這麼擔心。”

“…你說得對,主人只是去政府一趟而已。”

“嗯嗯,所以一起和大家吃點心如何?我做了些點心哦~”

“…適當的休息也是必要的…稍微吃點也不為過,”

“燭臺切你在這裡啊,”

拉開門站在門口的是被長谷部安排坐著喝茶休息的三日月,是肚子餓了才來找燭臺切的吧?苦笑地向長谷部笑了笑的燭臺切也準備起身離去了,“三日月大人怎麼了呢?”

“我看晚餐準備得挺豐盛的,主人是快要回來了嗎?”

這問題,還真是奇怪?

主人要回來不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嘛。

“她有說今天回來嗎?雖然不回來爺爺我也會努力把晚餐都吃完的,哈哈哈。”

啊…

說起來,審神者在出門之前並沒有說她什麼時候會回來。只是說要去政府那裡一個人去。

“啊…”

“說起來…確實…沒有說過會今天回來。”

臉色瞬間變得蒼白,經三日月這麼一說兩位刀劍男士才注意到這事。有點感到無力的燭臺切就這麼愣在原地,等反應過來才扯出苦笑,“啊那還真是…這下子晚餐似乎就有點多了呢,”

“哈哈哈,大家一起努力吃還是可以吃完的。”

“對了得跟大家說一聲主人今天可能不會回來才行…”

一想到那個人今天不會回來后整個人都沒有了幹勁,其他人要是知道了這事不知道會不會沮喪,就連燭臺切都有些不怎麼想認真工作了,長谷部更是縮在了角落…

“麻煩你了呢,燭臺切。桌上的點心可以吃嗎?”

不過眼前就有一位不受審神者不回來這事影響的刀劍男士,從最開始就在這座本丸的三日月宗近。“當然可以啊,”

“正好肚子餓了呢,”

目送走了三日月之後,燭臺切望著縮在角落一動不動似乎還在碎念什麼的長谷部又感到一番苦惱…

這下該怎麼辦才好呢。

 

嘟嘟嘟嘟嘟嘟…

響起的電話鈴聲,打破了本丸一時的沉寂。

 

放下了電話,Sterben任由自己的身體被黑色的氣息包圍著,侵蝕著自己。

好痛苦,好痛苦,好痛苦。

全身上下似乎都還殘留著疼痛,似乎食道里還殘存著惡心的液體味道,內臟到底還在不在體內都已經不清楚了。

好痛苦,好痛苦,好痛苦。

等門打開之前這一段時間是多麼地痛苦,卻不得不忍受。

哐咚…

黑色的氣息快要把Sterben給整個吞噬了…

“歡迎回來!!”

在打開門的那一刻就有人站在外面迎接自己,

啊,黑色的,

褪去了一點。

 

“我回來了…這還真是,盛大的歡迎呢。”

才剛走進本丸就看見自家所有的刀劍男士士都等在門口,平時少有表情變化的

Sterben都露出了吃驚的表情。

“歡迎回來,主人!”

差一點就要抱上去的陸奧被蜻蜓切壓住了衝動,畢竟他們的主人臉色看起來似乎並不是很好。

“您辛苦了…是政府那邊出了些什麼問題嗎?”

稍微有點呢,配著比起早上要更顯蒼白的臉色,他們都擔心著審神者的身體狀況。雙手放在審神者肩上的三日月帶著微笑把人半推著進了屋子,“燭臺切可是料理了好多美食呢,趕快吃起來吧。”

“啊,嗯,好。這還真的是相當豐盛呢。”

桌上擺盤滿滿的,如果不是審神者在回來之前事先聯絡了長谷部,否則這些可能全部都要沒了。

“對吧對吧,趕快坐下來吃吧,免得都涼了。”

“嗯…那麼大家,我開動了。”

 

所有人都注意到了回來的審神者的臉色之差,在政府停留的這一段時間是發生了什麼事情,他們不知道。

只有一位刀劍男士看得見,圍繞在Sterben身邊的黑色氣息比早上更多了,她在政府停留的那段時間死過了,死了好幾次。

不禁捂住嘴巴的御手杵忍著不讓自己發出驚歎,Sterben沒有打算告訴他們發生了什麼事情,他就不該把事情鬧大。

但是,這也未免太多了吧。

“嗚哇…”


热度(29)

© 真琴makot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