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琴makoto

目前主刀劍,光忠我老公,俱利我老婆。目前只寫乙女。天狗女兒卡了,陷入光忠x精神體女兒的坑中。
不管是哪個女兒都是我的真愛!其實可以的話女兒們全部嫁給光忠是我最大的心願!!!
頭像春AKI光忠,背景sam光忠,時不時做個靜畫的MMDer。

刀亂神官處 -日常幼體化-

刀亂神官處——日常

本文以第一視角呈現

 

燭臺切光忠主審:Sterben

 

自從上一次任務結束也過了幾天,這幾天我基本上都是在房間度過,除了吃飯和工作的時候才回到房間。

死過一次之後,總要花一段時間恢復體力。

“Sterben,我進來了哦。”

端著親手做的點心進來的光忠,現在是下午3點,姑且算是工作之餘的休息時間。

我接過了光忠遞過來的點心,雖然任務之後體力剩餘不多的原因還有一部分原因是在於眼前這個男人,不過跟他抱怨過了也是…沒用。

“好吃,”

“好吃就好了,來到這裡之後也試過了不少甜點和菜譜,等之後回去也可以給長谷部他們做做看。”

只要沒有工作的話,確實可以在周休的時候回到自己的本丸。但是上個禮拜因為身體問題沒有回去…

不知道長谷部他們會不會擔心。

“長谷部他們的話,你就不用擔心了。我跟他們說上個週末因為有任務所以沒有辦法回去,”

所以說照成我沒有辦法回去的人明明是你…

哈啊…再怎麼抱怨也沒用。

“是嘛…不過這個禮拜真的該回去了,”

再不回去總覺得長谷部會帶著大家一起過來…

那個場面還是算了吧…

“嗯…也是呢,要是長谷部他們過來的話就麻煩了。”

……你也知道嗎。

吃完了點心之後光忠準備收一收盤子,“我和你一起收拾吧。”

“嗯?啊啊,不用了,你就好好休息吧。晚餐的時候再到餐廳一起吃就好了,”

“…知道了,”

基本上,除了有必要之外,我是不會離開自己和光忠的房間的。

而且光忠自從二期生的陸續道路來之後,也並不是很希望我在他人面前露面。

或許是…顧慮到我身為暗黑本丸審神者的緣故也說不定。

身為暗黑本丸的審神者…

大概也就只有這一點比較麻煩。

“哈啊…”

 

吃完晚餐之後就立刻回到自己的房間待著,神官處並不無趣只是為了不必要的麻煩還是回房間待著比較自在。光忠也在整理完了廚房后回到了房間,坐在床上的我看到了他進來后也不知道該做什麼好。沒有什麼特別的任務要做,也沒有嚴肅的任務書要填寫,

在這裡享受的是一般人的生活。

“又在發呆了?”

“沒有…今晚的晚餐也很好吃。”

光忠在聽到這話后又是歎了一口氣,“每一餐都要向我道謝嗎?”

“…習慣性…”

“那還不如養成想跟我道謝就親我一下的習慣會比較好哦。”

枕頭,成功砸在了光忠的臉上。

先給自己畫個十字。

 

早上…嗎……

勉強睜開眼睛的我在視野所及的地方並沒有看到光忠的蹤影…難怪床又變寬廣許多…

迷迷糊糊地眨了幾次眼,隨意地掃了一下房間的各處,果然沒有看到他。

光忠大概又早起去做早餐了吧…

抱著的這個軟軟暖暖的…

…軟軟的?

暖暖的?

我抱著的不是枕頭嗎…軟軟的也就算了暖暖的是怎麼回事…

並不是我抱著枕頭,而是有什麼正埋在我的胸口。

和光忠一樣的髮色,身上套著比他自身要大上許多的衣服,臉只是比光忠稚嫩了一些,可這孩子…

就和光忠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一樣。

孩子?

…孩子?

我應該還沒懷孕才對…

那這個孩子是哪裡來的…

輕撫上這個孩子的臉頰,軟軟的好像很好捏的樣子,不知道捏下去會不會把這孩子吵醒…

“唔…”

光是這樣子就讓他皺了皺眉茫然地睜開眼,在看到我之後臉上馬上就浮現了讓人憐愛的笑容,“Sterben,早安。”

有些幼齒的聲音聽起來也很可愛,原來有孩子是這樣子的一種心情嘛。

可是,這孩子明顯在聽到了自己的聲音之後愣住了,他自己捏了捏自己的臉,看著小手后他猛地從床上起來了,“咦…咦?!這是怎麼回事?!”

這孩子的這個反應…不會是…

“光忠?”

“Sterben這是怎麼回事啊?為什麼我會變得這麼小一隻!?”

我自己的靈力並沒有什麼問題,身體也沒有出現什麼異常。

會這麼叫我的只有光忠…

“真的是光忠嗎…”

“除了我也不會有人跟你在一張床上啊!”

急急忙忙地從床上爬下床要跑到鏡子前的小光忠,差一點因為踩到對現在而言的他太長的衣服而摔倒,

啊,有點可愛。

映照在我眼裡的,映照在鏡子上的,都是縮小成了小孩子尺寸的光忠。過場的袖子因為他過大的袖子甩來甩去的,褲子也因為太大所以在床上……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啦!!Sterben!”

“…我也很想知道是怎麼回事,但是你的這個在這裡,你現在下面…”

白色的內褲被我拿在手上,如果這個真的是光忠昨天晚上睡覺的時候穿的內褲的話,那麼他現在…

“嗚哇!!!!!!別說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超不帥氣的!!!!”

 

不知道是不是只有你一個人是這個樣子,所以我得帶你去見藤本小姐才行。

對光忠這麼說的我,只能先找一些勉強合適他的衣服給他穿了,可是在這裡的衣服實在是有限,隨便拿床單給他裹著綁個結這也不太行。

畢竟他一定接受不了這種不帥氣的樣子,而且還是要站在別人面前。

目前我唯一能夠想得到的,也就只有用別針把光忠的內褲別起來,讓他稍微合適一點。

“一點都…不帥氣…”

“就先…這樣吧。”

能穿的衣服只有他自己原先的襯衫,我的衣服實在是太女性化了,就算變小了的光忠再怎麼可愛也不可能讓他穿這種。

“好了去找藤本小姐吧。”

走出房門之後我才想起來光忠變小之後我得要低頭才能夠看得到他,為了不再度踩到襯衫摔倒他一步一步都走得特別小心,也變得特別慢。

轉身把光忠抱起來后,他就抓著我的衣服不放了。

“…乖。”

啊,我大概是明白電視上那些抱孩子的母親為何會露出那麼幸福的表情了。

原來就是這樣子啊。

這種幸福感。

只是,來到研娘房門口的時候,才想起來雙手抱著光忠的我已經沒有手敲門了。這下子只能…

“失禮了。”

“咦,Ster…”

砰!

稍微用力踹開門的我,所看到的是,

已經起床了的藤本小姐,手裡拿著相當可愛的小裙子。

正準備給和原先尺寸比起來要變小不少的藥研身上套。

啊…嗯…

“不好意思,打擾了。我踹錯門了。”

 

“現在看起來是所有刀劍男士都因為不明原因幼體化,一會兒我們會開個會議。”

藤本小姐是這麼說的,不是光忠一個人變成這個樣子確實讓人安心了不少。只是整個神官處都變成這樣子倒是讓人有一些費解。

“我開會的時候光忠是要待在房間嗎?”

“當然啊!這麼不帥氣的樣子還要被那麼多人看到的話!我就不用待在這裡了!”

光是抬手就甩動著袖子,

啊不行可能真的會在開會之前就被光忠萌殺也說不定。

雖然我被萌殺之後也會馬上復活就是了。

“那我先去參加會議了,開完會議我會馬上回來的。”

“好,開會加油!”

啊,不行真的要被萌殺了。

 

因為誤食了錳的返老還童藥所以刀劍男士全員幼體化,剛好男性審神者都沒有吃到所以他們才沒事。而這個返老還童藥對女性則無效,至於藥效要過1個禮拜才會結束,與其吃可能會有副作用的解藥,不如這一個禮拜就靜觀其變…

會議的內容也就如此,

確定光忠不會再有其他事情之後也是真正意義上的鬆了一口氣。

只是這一個禮拜我們的特殊任務是都無法執行,不過也不是每個禮拜都會有這麼麻煩的工作在就是了。

算是不幸中的大幸。

“服飾的話就找狐之助訂購吧,應該很快就會有合適的衣服送過來。”

政府對這次的意外似乎也沒有對策,

哈啊…雖然並不想多評價什麼,

但是政府確實…

“沒有其他需要討論的內容的話,我就先回房間了。”

而且我也很擔心光忠的情況,

要是做出什麼太萌的舉動我沒看到該怎麼辦。

啊…不是。

只是如果光忠有什麼事情需要我幫忙的話…才剛這麼想就看到小小的他剛打開門要出來,“怎麼了光忠?”

“我在想差不多到了要吃點心的時候,得給你做一點才行。”

啊,這個人真是,

將小小的光忠抱了起來走進房間裡,將他放在了床上。“只是7天吃不到你做的甜心是沒有關心的,好了我們先來看看要麻煩狐之助那個小東西訂購哪些衣服給你吧。”

 

因為光忠變小的緣故,平時都是他在處理的家事實在是不捨得讓他繼續做下去,一個小小的孩子居然要拿那麼多衣服去洗也真是…

“不是說了這一段時間家事由我來做嗎?”

剛回到房間就看到光忠正在收拾昨天換下來的衣服,他現在身上的是特別麻煩狐之助緊急訂購的小孩子尺寸的白襯衫和吊帶褲,大腿以下全部都露出來讓我感覺和平時所看到的光忠實在是差距太大,

不過現在的光忠只要可愛就夠了。

“但是一直待在房間里也很無聊,不做點什麼的話似乎就靜不下來了。”

的確光忠平時都有在做家事,但是也沒有嚴重到不做家事就不舒服的程度吧…

歎了一口氣的我只好又一次把他抱起來,在這一周時總是很習慣地把光忠抱起來,

而他則是拿著剛收拾好的衣服。

“哈啊,總之先去把衣服洗掉。然後帶你到四處走走吧。”

“嗯!”

光忠變小了之後不算是太重,換成人類孩子的年齡大概是5,6歲那樣子的大小。雖然平時我都沒有再怎麼做運動鍛煉身體,可是抱一個小光忠還是沒有問題的。

“雖然現在這個時候說不太好,但是總感覺Sterben會是一個好媽媽呢。”

“怎麼突然說這個。”

“嗯~?因為這幾天你在照顧我的時候就很有一個好媽媽的感覺啊。”

這都什麼跟什麼啊,

把衣服分類好之後丟進洗衣機之後,站在這裡乖乖別動對光忠這麼說之後我就先暫時專心在洗衣機的使用上面,卻也沒有辦法忽略這個變小了的男人注視過來的熱情視線,

“哈啊…為什麼要那麼看我,”

“除了新鮮感還有就是…對剛才我自己說的話的肯定?”

按下了放水鍵之後,拉上了蓋子。再度把光忠抱起的我只能無奈地嘆一口氣,“我還不會幫你生孩子的。”

“嗯?啊啊,這個啊,我也不急著現在就生啦。畢竟約定好了。”

至少還記得約定…

那就還好了。

抱著光忠走向了2樓的廚房,有點好奇地看著我的光忠似乎也知道我進廚房是要做什麼,

“咦?你要做飯嗎?”

“怎麼可能,我不會做飯。但是小孩子需要喝牛奶才會長大。”

“…你不會是真的把我當成孩子帶吧?”

誰知道呢?

剛才不是還在說我很有媽媽的感覺嗎?現在把你當成孩子對待並沒有什麼不好吧。

“那我要配巧克力喝!”

“…你也當小孩子當得很過癮不是嗎。”

 

7天,很速度地就過去了。

也不知道是今天就會變回去,還是今天過了會變回去,這一點倒是忘記問了。

為了避免發生意外,這一天都讓光忠待在房間里了。我也在整理完廚房洗完碗筷之後回到了房間,

都這個時間了,

應該是明天才會變回原來的樣子了吧。

“嗯…”

“怎麼了?”

才剛進房間裡面就被光忠盯著看,今天確實沒有需要寫任務報告書,所以應該是不是這一件工作忘記做才是。

“總感覺馬上就要變回去了,還有一些很重要的事情沒有做。”

……雖然解剖怪人一直強調說幼體化並不會讓刀劍男士的心智下降,但是光忠這一段時間說的話還真的是…

“所以說小孩子有什麼不得不做的事情嗎?”

我是不知道,

一直都待在實驗室長大的我,

並不知道什麼是小孩子不得不做的事情。

雖然我沒有經歷過,但是如果真的必要的話,還是想讓光忠做做看。

金色,宛如蜂蜜一般甜蜜的眼睛仿佛閃著光盯著我看,啊啊,這個人在期待著接下來的事情呢。

“那!就和我一起洗澡吧!”

…前言撤回。

我還什麼都沒有說,就連歎氣都還沒有,光忠就馬上繼續說下去了。“才不是想做呢!只是以前都是你坐在我身上,所以變小了的話就能夠換我坐在你身上啦!”

啊…說起來…確實是這麼一回事。

現在小小的光忠的確是能夠坐在我身上泡澡了,

也並不是什麼太難完成的事情。

再說了他現在也變小了,

應該沒有什麼太大的問題吧。

經過了再三的思考,我還是同意了光忠的這個提議。

“知道了,那就準備去洗澡吧。”

 

軟乎乎的小孩子坐在自己身上泡澡原來是這樣子的感覺啊,

並不會太重,只是光忠總是有一點不安分地回頭打量讓我總放心不下。

“怎麼了?水太深了嗎?”

“嗯…雖然是一起泡澡了,但是看不到Sterben的樣子總感覺有點…”

“電視劇里親子泡澡不都是這樣子嗎?”

“嗯…也是啦…?!”

砰!

真的是砰地一聲,身上的重量突然加重了不少,一瞬間以為自己的大腿就要這麼斷掉。

浴缸因為突然增加的重量而有不少熱水滿溢出去,身體的溫度一下子下降了不少的似乎也是自己的錯覺。

“啊…變回來了?!”

啊,是變回來了呢。

現在,在我身上的,是大人形態,也就是原來的光忠…

啊,不行腳真的要斷掉了。

根本沒有辦法顧及這個男人因為變回來而顯得有些興奮的情緒,在這樣下去我會…

“光忠…我要被你壓死了……”

“嗚哇啊啊啊啊啊啊!!!Sterben!?!?”

 

以後,吃飯之前…還是先好好檢查用的調味料那些吧。

已經…不想要再有快要被坐斷大腿的經驗了。

热度(26)

  1. 刀剑乱舞神官处真琴makoto 转载了此文字
© 真琴makot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