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琴makoto

目前主刀劍,光忠我老公,俱利我老婆。目前只寫乙女。天狗女兒卡了,陷入光忠x精神體女兒的坑中。
不管是哪個女兒都是我的真愛!其實可以的話女兒們全部嫁給光忠是我最大的心願!!!
頭像春AKI光忠,背景sam光忠,時不時做個靜畫的MMDer。

Sterben14

※含有刀劍破壞,刀劍重傷,審神者死亡等劇情,個人判定算是暗黑本丸向,不喜者請三思后選擇是否閱讀。

※微乎其微的乙女內容,感覺已經變成all嬸嬸了。嗯。

※角色OOC可能性極大。以及含有BUG的可能性也大。

 

☆請務必三思,請務必三思,請務必三思。

 

OK的各位請繼續往下看。                             


我至今仍舊思念著曾經的你,
我確信伊斯非爾他們接下來會很好,我只是擔心你…
不,或許並不是擔心。
只是,還是對曾經的你有所執念。

我想,如果還有下一次見到你的機會,
或許那個時候我將看到你的身邊會站著別的女性,
那個時候你所要買的禮物,應該是要送給那孩子的吧。
如果,還有下次見面機會的話,我想,
我對你的執念也會就此打住吧。 

 

今天的工作也就這麼結束了,收拾好新寫好的報告書後sterben確定接下來沒有出陣任務,通常早上出陣過一次之後下午很少會再度出陣,除非有人提出,不然早上出陣結束回來大家都會待在本丸,要麼手合切磋,要麼就是做畑當番,要不然就是閒談喝茶。
“主人!俺給你送茶叻!”
啪嗒!一聲拉開門的陸奧守也是有在出聲之後過了幾秒才開門,為的是避免突然這麼開門嚇到sterben。

“吉行?謝謝呢。”
還是內番打扮的陸奧守臉上還沾著一些泥土,也不知道是不是突然渴了所以順帶一起給sterben泡茶了,用手抹掉粘在陸奧守臉上的泥土后,Sterben也接過了茶。

 “工作已經做完了嗎?主人辛苦啦。”

“嗯,差不多了。吉行也是,工作辛苦了。”

嘿嘿嘿笑起來的陸奧守也不知道是在笑什麼,只是Sterben並不討厭這個刀劍男士的笑容,總是很暖自己。

“那一會兒要來跟俺們玩嗎?“

“玩…說起來,似乎有新的申請到了。“

從剛收拾好的文件當中又找出了一張紙,是今天剛寄過來的,關於刀劍男士的所需物品申請的單子。

“剛好申請單子到了,最近似乎在別的本丸有不少流行的遊戲,你要不要看看和大家一起申請什麼遊戲來玩?”

”好呀!俺來看看有什麼遊戲可以玩!“
陸奧守拿過了Sterben手裡的申請單之後認真地看了起來,而後又很快將視線轉回到了Sterben身上,”主上會玩什麼?“
被問到這個問題的Sterben反倒是不知道說什麼好,會玩什麼,還真的不是很清楚。
”有撲克這類型的...主人會玩嗎?“
撲克啊,說起來伊斯菲爾之前打發時間的時候確實不知道從哪裡把這個東西拿出來過,那個時候玩的是什麼來著?
抽鬼牌?還是什麼?
“姑且,玩過。”
“好!那這個要了!”
“吉行,申請你自己想玩的東西就好了,我會不會玩這事就不用考慮了。”
“不行!俺想要和主人一起玩!就算主人不會玩也沒有關係,俺會教你的。”
那也要你會玩才能教吧,

這話Sterben沒有說出口,這個刀劍男士在想什麼她還是蠻清楚的。
雖然也說過他們的行事真的不需要顧慮到自己,也不用將自己作為最優先處理,不過,不管說幾次他們都不聽,Sterben之後也就不說了。
只要他們不會因此傷害到他們自己,那麼Sterben也就沒有必要要求他們了。
“那就到時候麻煩吉行了。”
“交給俺吧!俺現在就去問問其他人的想法..."
很抱歉在這個時候打擾兩位,
這麼說著的狐之助從外面走了進來,似乎又有什麼通知了。狐之助只有在政府有通知的時候才會出現,平時都不會出現在任何人面前的。
”怎麼了,狐之助。“
應該是政府的通知,也只可能是政府的通知。

“是的,本來距離你可以前往現世還有一段時間。但是你的男友說什麼都要立刻見你。”

男友,這一個詞,讓Sterben的動作都頓了一下,稍微睜大的眼睛后很快就又恢復原狀,“那個人已經不是我的...”

“咦!?主人的男友?!!?”

陸奧守的聲音之響亮,很快地就引來了一陣急忙並且毫不在意自己的到來是多麼嚇人的腳步聲,咚咚咚咚,好幾個力道不同的腳步聲就這麼逼近這個房間。

“什麼?!主人的男友?!”

“Sterben有男友?!”

“這可不能當做沒聽見啊!”

一下子,這座本丸為數不多的刀劍男士幾乎都到這間房間集合了。

你們不是都在各自忙各自的嗎,怎麼突然統統跑到這裡來了。

到底要不要說出這話,Sterben還是選擇了放棄。

而且,在說這種話之前應該先把這個誤會解開。“那個人已經不是我的男友了,應該沒有必要見我。”

“這可不行,他說如果不能見你的話,就會帶著其他人到政府這兒大鬧。”

這還真是,出乎意料的話,

沒有想到那個人居然會說出這種話。

“你們異能者要是真的大鬧的話,就算是政府也會感到棘手。所以就答應讓你們見面了。只不過地點是政府指定的,”

要是讓你被帶走那可就麻煩了。

Sterben并沒有跟自己在現世的友人多解釋自己現在的工作,一是她覺得已經沒有必要再讓他們知道那麼多,二是萬一將他們牽扯進來那對雙方都沒有好處。

而,或許在另一邊看來自己算是被政府強迫的也說不定。

“我知道了...那麼,”

還沒有等Sterben把話說完就打斷了的是從來不這麼做的長谷部,他到底為什麼如此心急得要打斷Sterben呢。

“我們可以和主人一起同行嗎?”

“這也不是不可以,不過這一次只允許一位刀劍男士同行就是了。談話結束之後你們就得立刻回到本丸。”

這一次和上一次並不同,只是臨時的見面Sterben並不算是正式得到了去現世的許可。

這種被限制的出入,總是讓刀劍男士感到不舒服。

就算他們的主人曾經改變了她自己世界的歷史,但是既然她都無意反抗政府的話,也沒有這個必要吧...

想是這麼想,但是沒有人敢在狐之助的面前抱怨這些。

要是他們的這種想法導致Sterben被認定有唆使刀劍男士反抗政府的話,那是更加的麻煩了。

“我知道了,那麼這次...”

“請讓我一起前往!!”

 

長谷部,這次千萬不要再因為肚子痛而沒有辦法去現世了。

 

政府所指定的地點是,一家非常普通的咖啡廳。這裡的確是很適合談話聊天,也不會被人懷疑,優雅的音樂迴蕩在這個不大不小的地方,如果排除掉那些緊盯著自己的視線的話,Sterben確實覺得這個地方挺不錯的。

坐在自己對面的是Auferstehen,這次找自己談話的人,也是自己的前男友。

是的,前任男友。

Auferstehen是我的男友,直至三年前。

“好久不見…也不能說好久吧,前不久才剛見過。”

啊啊,這個人笑起來還是這麼得好看。

可是Sterben卻無法為此感到開心。

只是,覺得心有一點痛。

“這位又和上次看到的不一樣呢,”

坐在自己身旁位置的是這一次陪同自己一起前來的長谷部,嚴肅坐著的長谷部的紫色雙瞳當中對Auferstehen充滿了警戒,“這位是長谷部,現在和我一起工作的人。“

“是嘛,我還以為也是監視的人呢。”

如果Sterben能夠讀得到長谷部的心聲的話,大概會少有地聽到長谷部的反駁吧,

雖然也很想談談別的,不過自己的時間並不是那麼多,“那麼,你找我是有什麼事嗎?”Sterben只想知道,Auferstehen這次找自己要談的事情究竟是什麼,雖然隱隱約約她也猜到了,只是還是得有對方親口告訴自己才行。

“我下個月,打算結婚了。”

啊啊,果然呢。

自己並沒有猜錯。

這個人的確是會走上這條路的人,自己早就知道了,不是嗎。

在3年前離開的時候就已經知道這一天一定會到來,所以自己應該是沒有多大的感情起伏才對。

只是到底是為什麼,

心還是很痛。

但是,心就是再痛,都不能表現一點點出來,一點都不行。 

“你……”
手按在了長谷部的手上阻止了對方繼續說下去,“我知道了,雖然我不一定能夠參加你的婚禮。” 

“我也…只是想要跟你說一聲,明明和你見面次數並不多,但是總覺得不跟你說不行。”

 

啊啊,要是能夠就這麼切斷對你的思念該有多好,

明明已經讓你把所有的都忘記了,為什麼你還會覺得有必要呢。

哈啊…

你這個人還真是,

 

“Sterben,”

回想起自己和這個人的過去種種,有一些發呆的Sterben被Auferstehen的聲音喚了回來,“怎麼了?”

“要是有什麼需要我們幫忙的,一定要說。只要是為了你的話…”

“沒有那個必要,Auferstehen。”

沒有那個必要,Sterben在心裡又這麼說道一次,

“我沒有被政府威脅,我是自願待在政府這邊工作的。而且現在我的身邊也有長谷部他們,沒有必要擔心我。”

 

即便我對你仍有思念之情,

我也不會說出口。

這對我們雙方都沒有好處。

而且,當初擅自要求消除你記憶的,也是我。

我會很快地,

就會習慣你不在我身邊的日子。

 

我和你是,曾經在實驗室里相依為命的存在。

你曾經是我,最喜歡的人。

但是我,不放手不行。

因為我已經,

選擇了另一邊了。

 

“我知道了…只要你沒事就可以了。這件事情我也會轉達給伊斯菲爾他們的。”

看起來是放棄了什麼想法的Auferstehen長歎一口氣,可是很快他又皺了眉頭,或許他也意識到了自己行為的不妥。“抱歉,明明我們才…”

“沒事,差不多這次也到時間了。”

時不時投來的視線已經在無形催促Sterben趕快結束這場談話了,從椅子上站起來的Sterben和緊跟著站起來的長谷部也知道真的不能再繼續交談了。Auferstehen想必也是察覺到了吧,同樣跟著站起來的他又是簡單地道別后便先走了,

或許他相信還有下一次的見面機會吧。

可是,Sterben是知道的。

 

不會有什麼下次了。

 

“這次沒有辦法帶長谷部你四處走走真是可惜呢。“

她走在要傳回本丸的走廊上,再過一下他們就要回到自己的本丸了。果真政府這一次不打算讓Sterben滯留在現世太長一段時間,在談話結束之後便急忙要他們回去了。

“…我並不是想來玩的,只是想來看看主人以前生活的地方。”

“那麼感覺怎麼樣?”

“如果主人不說的話,很難想象這個世界曾經毀滅過。”

太過和平了,完全沒有戰爭過的痕跡,雖說人類的適應性本身就很強,但是,如果Sterben從未提到這個世界一度毀滅的話,長谷部也是想不到。

“是呢,所以這個世界才偏離了它本來的

軌道。“

所有長谷部見到的現世的人,都是被改變了命運的人,整個世界都已經被改變,而改變整個世界的是他的主人。

只有他,還有燭臺切等三個人看過這樣子的世界雖說算是幸運的,但是長谷部還是覺得有必要讓其他沒來的刀劍男士也來看看才行。

“看來得努力讓其他人也來看一看才行呢。”

“是的呢,下一次最好是大家都能來,就往這個方向努力吧。”

“只要是主命的話!”

 

我曾經非常深愛著你,

就算到了現在只要回想起你的事情心還是會很痛。

只是我知道自己不可能一直繼續這麼下去,

我已經習慣了3年沒有你們的陪伴,

你們也會習慣沒有我存在的未來。

我會和這些人一起繼續走下去的,

 

輕輕地,因為太過輕聲,就連Sterben自己也沒有聽到,

某樣東西碎裂的聲音。


热度(22)

© 真琴makot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