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當騎空士哦

目前主刀劍,光忠我老公,俱利我老婆。目前只寫乙女。天狗女兒卡了,陷入光忠x精神體女兒的坑中。
不管是哪個女兒都是我的真愛!其實可以的話女兒們全部嫁給光忠是我最大的心願!!!
頭像春AKI光忠,背景sam光忠,時不時做個靜畫的MMDer。

Sterben16【完】

※含有審神者死亡劇情,個人判定算是暗黑本丸向,不喜者請三思后選擇是否閱讀。

※微乎其微的乙女內容,感覺已經變成all嬸嬸了。嗯。

※角色OOC可能性極大。以及含有BUG的可能性也大。


☆請務必三思,請務必三思,請務必三思。


OK的各位請繼續往下看。           


在看到這麼多數量的敵人出現在本丸,長谷部立刻向Sterben看了過去,眼中透露著絕望,就算他不想,但是這個局面實在是...
他們盡可能地想要避免主人的死亡,但是現實卻在這個時候背叛了他們,
但是,現在絕望還太早了。
只要不讓這些敵人殺死他們的主人,
只要打開通往政府的大門,那麼就能夠讓他們的主人離開這裡。
“主人!”
在敵人往這兒進攻之前的短短幾秒,長谷部就拽起Sterben的手開始往職務室的方向跑去,其他幾個人也在他喊出了這一聲之後紛紛反應過來各自回房拿出自己的本體準備戰鬥。
“狐之助!你在的吧!”
“快點打開大門!”
沒有回應,一點回應也沒有。
在提交了報告的那一天開始,狐之助就不再出現在這個本丸。
就連現在,事關審神者和刀劍男士們的性命的這個時候,狐之助也沒有出現。
大概從那個時候開始...

聯絡不上政府,跟著長谷部一起過來的藥研已經快要弄得焦頭爛額了,政府的通路可以說是他們確保Sterben安全的最後一個方法。要是連這個辦法都沒有辦法的話…
“要是有伊斯菲爾的能力就方便多了,”
哈啊,歎了一口氣的Sterben語氣里挺多就讓他們感到了無奈,絕望,似乎一點也沒有。兩個人都有一點不解地看向了他們的主人。
哈啊,
又是一聲歎氣。
將手擺在自己的面前,很快地,兩個人能夠感受到什麼聚集在Sterben的手中,如果御手杵和石切丸在場的話就能夠看見發生了什麼事情:黑色的氣息聚集在Sterben的手中而後就有一把大鐮刀出現在她的手裡。
這一把鐮刀,曾經在那一次敵人來襲的時候也見到過。不過那個時候急於救Sterben所以沒有過多的觀察,而在那之後Sterben就不知道把這個鐮刀收到了哪裡去,就算陸奧守想要瞧瞧也都被Sterben婉拒了。
那把鐮刀一直都被Sterben放在自己的身邊,隱藏於她的那片黑暗氣息之中。
“能夠把敵人全部都打敗當然是最好的,但是萬一打不贏的時候就逃吧。”
“但是!!”
居然,要逃?
Sterben從頭到尾都表現得相當淡然,她應該是最清楚自己現在的身體情況的。她能夠承受的死亡次數可能不多,但是這麼多的敵人…
“我們恐怕得不到政府的救援,但是就算如此我也不會讓你們任何一個人被破壞。”
還想要說什麼,但是敵人已經逼近到了Sterben的身後,出鞘的刀擋下了敵人的一擊,一瞬間就進入到了戰鬥狀態的長谷部不允許任何敵人靠近Sterben。
在聽到她說的這一段話后,長谷部就不再猶豫了。
“你不願我們被破壞,我們也不希望你被這些人殺死。”
“我們是不會讓敵人靠近主人的。”
“那就...麻煩你們了。”

他們或許沒有辦法逃開這個地方,但是他們決定,在他們觸手可及的地方絕對不會讓敵人傷到他們的主人。


自從來到這個本丸之後,出陣的次數和以前相比簡直是天囊之別。但是從未忘記自身為刃的他們每一天只要沒有出陣都會找一個人配著自己手合,

即便身處這和平之處也絕不忘記自身為利刃。

他們沒有辦法阻止陸續被送過來的刀劍男士因為憎恨而殺死他們的Sterben,但是他們卻為了避免哪一天又發生上次那種事情而不斷努力。

“不好意思啊,要碰我們的大將還得先過我們這一關呢。”

“說是這麼說,但是不覺得這些敵人的目標...”

不管他們再怎麼阻擾敵人的前進,但是敵人的目標始終都是Sterben一個人。

就仿佛是為了殺死Sterben才出現在這裡的敵人。

“光忠,藥研,虎徹,稍微彎一下身子。”

這話,音剛落,彎下身子的三個人就感受到有什麼從他們的上面唰地揮過,咚咚地,是身軀被斬落后掉在地上發出的沉悶聲。 

吹起口哨的光忠還是第一次看到Sterben揮舞鐮刀的樣子,本來就知道她有一定的戰鬥能力,不過親眼見到還真是...

那把刀長得還真是奇怪。

這種想法不免還是有的,可是光忠也知道現在不是說出這話的時候。

“喂喂喂,大將不要衝得那麼前面啊。”

敵人的數量之多根本沒有讓他們有多餘的時間閒談,解決完一批還有一批,要阻止他們將帶有邪氣的爪子伸向他們的主人。

兩把長槍猛地刺穿了妄圖靠近他們主人的敵人,從Sterben身邊劃過的似乎不止是帶過了一陣風,就算將空間就這麼劃開都不覺得奇怪。

“雖說我只會刺穿啦,但是可不允許你們碰她哦?”

話說得很輕鬆的樣子,可是御手杵可沒有打算放過任何一個想要靠近Sterben的敵人。而蜻蜓切則是Sterben參與了戰鬥的那一刻起就一直保持著較高的警戒,以及沉默。

“在下身為主人殿下的槍,自然保護主人殿下是在下的義務。”

“御手杵…蜻蜓切…”

 “瞄準…bang!”

咻——!!

投石毫無偏差地砸中了敵人的面部,一邊說著分心可不好哦一邊將己之刃斬向敵人的三日月,即便是看到了敵人登場,就算現在他們的情況沒有好轉,三日月始終都是笑著。

不過,和之前他笑著問Sterben的時候不一樣,眼裡可是被殺意充滿著的。向後退了一步以恰好的差距閃過了薙刀的橫掃,又在對方發動下一回攻擊之前腳下一用力瞬間來到對方的面前揮下了刀,
“Sterben都這麼努力想要活下去了作為初太刀怎麼說也得努力一下呢。”
“真是,俺的風頭都要被三日月給搶走了啦,”
抱怨歸抱怨,但是指揮投石刀裝兵的指令可是一點都不含糊,當然他也有參與戰鬥。
“如果主人今天的願望是將這些敵人打倒的話,那麼俺就會實現這個願望!”
“不要衝到那麼前面,”
敵人數量過多,衝到太前面而被敵人切入與同伴分開那反而會變得更加棘手。
被大俱利伽羅拉住了衣服後面而阻止要衝過頭的陸奧守,他們距離Sterben和其他人不算是太遠,盡可能保證不會有人被敵人分離是他們較為優先的目標。
所以大俱利伽羅才會阻止陸奧守的往前衝,阻止別人才是他們本來的任務。
“抱歉抱歉,俺只是想說這打完之後可以好好休息一場就不小心想快點解決了~”
是啊,只要打完這一場就可以好好休息一陣子了,
可以再一次過上那悠閒的生活,每天挑個時間種種田,為了讓Sterben能夠健康地活著種田也得下多點功夫才行。
等忙完之後是例行的玩撲克,上一次輸掉的長谷部到現在都沒有完成懲罰遊戲的內容…
真是的,這樣子要拖到下一次的懲罰遊戲就一點都不有趣了。
啊,真想快點結束,
只要結束這一場戰鬥,Sterben說不定就自由了。

俺啊,最想要實現的Sterben的願望啊,就是讓她自由。

到底打了多久不知道,地上倒了的敵方尸體也懶得去數,除了覺得一會兒清掃麻煩一點之外,也不再做其他的想法。不過唯一讓人感到開心且期待的,也就是敵人的數量變少了。
喘著粗氣的蜂須賀簡單地掃了一下本丸,敵人已經所剩不多,再過幾分鐘應該就能夠徹底分出勝負了。
Sterben,他們的主人被他們保護得很好。
呈現在一口氣將敵人擊垮,找個地方把這些敵人的尸體收拾完,洗個澡后好好地跟她說,
“你自由了,”
在政府沒有派出援手的那一刻開始,他們都很清楚,政府不打算給Sterben自由。
但是他們說不定就可以。
只要打敗了這些敵人之後,Sterben就自由了。
“敵人剩下不多了!一口氣打敗他們!”
不管是自己這邊也好,敵人這邊也好。其實都已經到了極限,
但是為了…
只是在短短幾秒之後,他們就後悔大家全部都為了打倒敵人而離開Sterben的身邊。
一樣專注在眼前戰鬥的Sterben,忽略了自己的身後,那撕裂開來的時空夾縫中伸出來的,
是奪走他們希望的手。
察覺到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回過頭的Sterben受到了衝擊,雙腳離地的感覺讓她感到有點不可思議,明明前一秒都還站著的,現在卻…
“Sterben!!”
可以清楚地聽到御手杵的咆哮,充滿了焦急和害怕,他的聲音可以說是顫抖的。
稍稍低下頭就看到對自己很重要的東西被拿走了。
啊啊,
這下…
咔嚓咔嚓地,
身體裂開的聲音似乎並不是自己的幻聽。
唯獨這個不能被奪走,
唯獨這個不可以….
鐮刀早就掉落在了地上,自己的身體是被從後面被貫穿的,對方手裡拿個正在跳動著的,
不用多說也知道是什麼。
雙手緊抓著貫穿自己身體的手,下定了決定就算雙手被折斷都不會鬆開的,但是漸漸無力的雙手根本沒有辦法阻止對方。
“給我放開她!”

她就這麼被敵人丟了出去,宛如不再被需要的垃圾一樣,被甩了出去。
“主人!”
跑過去接住Sterben的陸奧守避免了她摔在地上傷得更重的情況,只是那個被奪走了的她…
正在流失生命。
就算他們幾乎每天,幾乎每天都在殺死她,但是她都不會死。可是現在,卻能夠清楚得感受到生命在從這具身軀當中流失。
“主上!”
“可惡!別想逃!”
如果拿回那個的話,說不定還有辦法。在裂痕侵蝕完她的全身之前,在一切都還來得及的現在,
舉起刀揮過去的長谷部被突然衝過來的敵人擋下,那些剛才為了分散他們的敵人現在又再阻止他們前進的道路。
或許打從一開始,敵人就打算這麼做。
目標的確從一開始就是Sterben,只是沒有想到會這樣子。
再怎麼想要前進,都無法繼續前進。
只能眼睜睜地看著那個時空夾縫關上,對他們的主人來說,對他們來說,那個最重要的東西就這麼被帶走了。
被留下來的敵人,也不過是為了拖延他們的,在時空夾縫關上的片刻之後就被打敗了。
可是,
可是…
同樣傷痕累累的他們在戰鬥結束之後都來到了陸奧守的身邊,在他的懷裡抱著的是僅存一口氣的Sterben,
喘著粗氣的她目光從陸奧守的身上慢慢地掃過了燭臺切,三日月,蜂須賀,蜻蜓切,御手杵,大俱利伽羅,藥研還有長谷部以及石切丸。
她好像就連看著他們的力氣都已經沒有了,裂痕擴散到了她的臉上,原本臉色就偏白的她現在看起來就像是破舊的人偶。
黑色的氣息已經變得很微弱了,就是仔細看都只能看到一點點圍繞在她身邊。恐怕是因為作為所謂的宿主的她的生命力減弱的關係,
石切丸意外地有點懷念當初自己來到本丸的時候那散不去的黑色氣息。
“主人…”
放下了本體的長谷部輕輕地托起Sterben的手,深怕自己的動作太大導致她身上的裂痕裂開。
啊啊,沒有辦法忍住自己心裡泛出來的苦澀,
“長谷部…”
她的聲音變得好沙啞,更是讓自己變得更加難受了。
到底該怎麼辦,才能夠讓你不會離開我們。


從以前到現在,被殺死了那麼多次從來都沒有覺得這麼難受。即便每一次都會在不久之後再度醒來但是這一次,Sterben是清楚的。
她已經要結束了。
…什麼啊,原來我也會…迎來真正的死亡嗎…
哈啊…真的要,全部都結束了…
只是,
只是,
只是,
自己如果死去了的話,這些刀劍男士該怎麼辦。
從來沒有想過自己居然得丟下他們,
自己也沒有想過會是這樣子的道別方式,本來還在想自己和他們分別的時候大概是這個本丸解散的時候。
說起來這和解散也差不多吧。
好想再多吃幾次光忠做的料理,
還想要繼續悠閒地和宗近以及虎徹他們坐在走廊邊喝茶,
還想再多看幾次蜻蜓切和御手杵之間的手合,總覺得特別有感覺啊…
偶爾和俱利伽羅一起睡個午覺也是不錯的啊,
石切丸的祈禱總是讓人感覺很舒服,要是能夠再麻煩他幾次就好了…
還想再多和陸奧守他們玩幾次撲克,不過藥研一直在贏什麼的…

啊啊,還想要…

“我還…不想死啊…”


我想要讓大將自由,想讓她幸福,可以的話最好是天天都能夠看到她精神的樣子。

我作為這女孩的初始刀,最想要的是看到她不被束縛的樣子。偶爾兩個人坐在一起喝個茶什麼的,也是挺不錯的。

雖然最開始接受殺死這孩子的人是我,不過…還真不想看到她這個樣子。

從一開始的時候就不想要傷害她,要是可以的話我希望主人能夠一直不被任何人傷害,如果真的是不得已,我也只希望殺死她的只有我們。

俺啊,最想要實現的她的願望啊,就是讓她自由。當然啦,俺最希望看到的也是她的笑容。

主人殿下治療好了我們所有人的傷,從來不向我們索要什麼的她,是在下最想保護的。

我希望她的氣色能夠好一點,再稍微打扮一下就好了,每天都穿著類似的衣服總感覺不太合適呢。

她接納了我,所以我也想要接納她的所有。能夠看到她所看得到的世界,對現在的我來說可能是最棒的一件事。

…待在她的身邊會讓人感到安心,和她待在一起並不讓人反感。

我可能是她的最後一把刀吧,為她祈禱或許也是我唯一能為她做的事情吧。偶爾她所露出的那個笑容…



“不會讓你死的。”

“確實...應該是這裡沒有錯呀?”

撲騰著小翅膀的女孩打量著這座本丸,她被政府派遣到這兒是為了回收已經無法維持人形,又一次變回刀劍的刀劍男士。只是,她所看到的,只有敵人的尸體,殘留在這座本丸的,除了尸體之外便無其他。

沒有任何一個刀劍男士在這兒,

也沒有看到那所謂被討伐的審神者。

如果,政府早就來過這兒了那應該是不需要派遣自己了才是。

“嗯...該怎麼辦呢,”

她所看到的,只有這樣。她所能報告的,也只有這樣。


……

………


“喂!光忠你看啊!俺搞到了這麼大的——!地瓜啊!”

咚咚咚的巨響,不用去猜都知道是誰這麼大力地在走廊上往這兒跑來,無奈地停下手中的削皮作業的燭臺切將視線轉移到了門口,

拿著跟一般比起來要略大的地瓜一臉笑嘻嘻地跑進來的陸奧守像是找到了什麼不得了的東西一樣,在燭臺切的眼前晃來晃去的,炫耀一般的行為只是更讓燭臺切止不住地歎氣。

只是,在他開口說教之前,就有人先過來了。

“陸奧守!說了多少次了這個時間不准那麼大聲!”

“…長谷部,俺覺得你的聲音比俺大聲多了。”

啪!啪!

兩聲清脆響亮的聲音響起,手持著扇子的蜻蜓切一臉無奈地看著被自己教訓的兩個男性,“你們兩個都很吵。”

“好痛…”

“蜻蜓切你…”

“不好意思,燭臺切殿下吵到你煮飯了。在下也來幫你吧,”

完全就不在意兩個人的抱怨視線的蜻蜓切放下了扇子后就來到廚房的鍋子那邊準備開始幫燭臺切。

“我說啊,你們要是太吵的話在吵醒大將之前俱利伽羅的老大就要先發起床氣咯?”

走進廚房的藥研穿著一身白大褂,摘下眼鏡的他有一點無奈地看著眼前的這個畫面,跟著進來的蜂須賀則是一點評價都不想說。

“光忠啊,午飯做好了嗎?”

而三日月,比較在意午餐。石切丸对此也只能對著燭臺切露出無奈的苦笑,

“很快就會好的,誰幫我去叫一下主人還有俱利他們呢?”

“嗯?御手杵不是在剛才就去叫他們了嗎,”

“啊…”

過去叫人的那個,大概也跟著一起睡了過去吧。

等一下還得再去叫人才行呢。

“人多的話做起來也比較快,一會兒爺爺就麻煩你去叫大將吧。”

“好的,知道了。”


這裡是,不會有任何人來打擾的地方。

不會再有人會吵醒那個女孩,

也不再會有人從他們身邊奪走那個女孩。


這裡是,誰也不會找到的地方。


——————————————————


寫到這裡,Sterben這一篇章算是正式完結了。

非常感謝每一位看到這裡的各位,

我的文筆並不是太好但是還是很感謝各位一直看到最後。

本來只是隨便開的一個腦洞,也做好了中途就棄跑去寫別的被揍的打算【咦

但是還真是沒想到居然會寫完,連我自己都很吃驚。


我是想要寫出Sterben作為暗黑本丸刀劍男士處理分部中的一員,在治療和照料刀劍男士的同時解開他們的心結,但果然還是沒有寫出來呢。

講真,我是真的很喜歡Sterben的,嗯。


如果還有緣分就在下一個篇章再見吧。

热度(32)

© 在當騎空士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