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當騎空士哦

目前主刀劍,光忠我老公,俱利我老婆。目前只寫乙女。天狗女兒卡了,陷入光忠x精神體女兒的坑中。
不管是哪個女兒都是我的真愛!其實可以的話女兒們全部嫁給光忠是我最大的心願!!!
頭像春AKI光忠,背景sam光忠,時不時做個靜畫的MMDer。

刀亂神官處——特殊任務2

※請將本文與Sterben正片分開看待。

Sterben人設:    http://makoto-makoto.lofter.com/post/4049d1_a8b0c9e

Sterben正片第一章:    http://makoto-makoto.lofter.com/post/4049d1_8ce07fd


刀亂神官處——任務2

 

燭臺切光忠主審:Sterben

 

本文以第一視角呈現。

 

上一個月也有特殊任務,這個月也不例外。
在看到了貼出來的任務當中,第二個和上一次是差不多之後,我沒有怎麼和光忠商量這事就打算決定選擇這一個任務。
不過在向藤本小姐提出申請之前,我還是和光忠說了一聲。
“嗯?清除檢非遺使嗎?可以啊。”
停下了收拾東西動作的光忠走到了我的跟前,輕挑起我的臉讓我直視著他,
“這次我不會讓那些人再碰到你了,”
啾,
親了一下我的他笑得,總讓人覺得怪怪的。
“要是再遇到那個臭小鬼我一定會狠狠教育一下他的。”
確實我接任務2是想要再一次見到那個男孩子,但是...

光忠你原來是這麼記仇的刀劍男士嗎?

“明明可以殺死你的只有我們而已,”
金色的獨眼當中透露著什麼,想要表達什麼,
即便不開口過問,也知道光忠在想什麼。
"你們真的是獨佔慾很深的刀劍男士呢,”
他聽到這話,笑了一下。
“這不是當然的嘛,”
“這都是不想要失去你啊,”
雖然由自己來說都覺得有一點彆扭,光忠,還有其他自己本丸這邊的刀劍男士對我的執著...
......
還是算了,這種事情就是不說也罷。
得到了光忠的同意之後我就準備向藤本小姐提交任務申請單了,說是申請單也就是在她那邊報備一聲而已。
啪嗒,另一邊的房門也打開了。
確實住在那個房間的是...玖冴寺小姐。
自從上次在溫泉那裡碰過面交談了幾句之後我們兩個之間就不再有其他交流,就連偶爾在走廊上碰面也都是點頭一下便離去。
不過這一次,是不管怎麼樣都要前往同一個地方,藤本小姐的房間。

“玖冴寺小姐也是要去提交任務的嗎?”
“是啊,”
“是任務2嗎?”
答案是肯定的,玖冴寺小姐和我們一樣選擇了執行任務2,上一次也是和她一起完成這個任務,這一次大概也是,
“不介意的話,要不要這次也和我們一起?”

 

答案,也是肯定的。

 

“玖冴寺小姐也去嗎?”

光忠的反應表現得相當淡然,就好像早從一開始他就知道玖冴寺小姐也會選擇執行任務2一樣。

“這不是…我們上次險勝嗎?”

上次雖然敵人是被我們打敗了,但是我們這邊的受傷情況可以說是糟糕透頂,

玖冴寺小姐和清光都有受傷,我被殺死過一次,可以說是死傷慘重…

會想要執行這個任務大概也就是找到那個男孩然後…

狠狠地揍一頓吧。

“總而言之,在揍那個臭小鬼同時順帶將檢非遺使解決掉一些就是我們這次的任務吧。”

我覺得光忠你的主次優先順序有一點搞混了。

不過光忠看上去好像很有興致的樣子,我還是決定不說了。

 

時隔一個月的厚樫山,這兒的風景也沒有什麼多變化,也是,這兒的時間歷史上是一樣的,每一次來世來到這個時代的這兒,
有變化才應該多讓人留意才是。
這一次的我沒有在遇到敵人的時候才將鐮刀拿出來,在來到這裡之後我就立刻拿出了鐮刀。萬一又像是上次那樣的話,著實麻煩。
在內心歎了一口氣的我瞥了一眼走在前面的玖冴寺小姐,如果說那個是真的話...
應該不可能是刺青那一類的紋身才是,
但是...
“有心事的話你很容易被我以外的人殺死的。”
走在我身旁盡可能和我保持近距離的光忠略低下聲說到,或許是不想被前面的人聽見吧。
“我知道...”
我知道,但是還是忍不住會去在意。
因為那可能就是...
哈啊...
“有什麼心事還是回去再想吧,不然我會現在就送你回去的。”
這大概是光忠對我的最後通牒,即便心裡很清楚自己在意的事情,但是帶到戰場上來說果然還是會成為他的負擔。
“我知道。”
如果是要拖光忠的後腿來到這兒的話,那還不如不要來。我是為了不讓光忠被其他人傷害所以才來到這裡。
並不是不放心光忠的戰鬥力,在本丸當中大家的戰鬥力都是相當可靠的,但是我只是...
萬一他受傷了我能夠第一時間給他治療那就是最好的。能夠為其他人治療的話我當然也樂意,

畢竟我被叫來當審神者最主要的就是治療他人。

 

敵人出現的頻率並不算是太頻繁,是可以在結束一場戰鬥之後還有休息時間的再繼續一場的。

但是雖然和檢非遺使交手,卻不見那個男孩子的蹤影。

也有可能對方的活動範圍不止局限在厚樫山。

那麼要找他還需要多出幾次任務才行,不知道藤本小姐會不會允許在執行非特殊任務的時候出陣…

總感覺會變得很麻煩啊。

扛著鐮刀的我掃視了一下周圍,幾個人也算是有意無意地走到了上一次我們遇到那個男孩的森林處,或許大家都覺得走到這裡會遇到吧。

這幾個人的目的應該都是一樣的,痛揍那個男孩子。

“那個是?”

聽到了玖冴寺小姐突然的出聲我也將視線轉移向了她所看著的方向,我所看到的,是疑似那個男孩子的背影。

“等等。”

要追上去才行,不管怎麼樣都得追上去才行。跟著玖冴寺小姐一起往那個方向跑去,身後光忠的聲音和清光急切的阻止都沒有讓我們停下腳步。

“好久不見了…該這麼說嘛…?”

原本一鐮刀過去根本不打算讓這個男孩子多說什麼,根本沒有多說的必要,雖然並不想承認的,但是果然被不是光忠他們以外的人殺死著實令我感到不快。

只是,

再怎麼樣我都應該是輔助光忠的,只是光忠…

“光忠?”

“清光…?”

應該和我們一起行動的光忠還有清光,並沒有在我們的身後。眼前的男孩輕笑著,“我把他們暫時關在了別的地方。”

關在了別的地方?

這個男孩子?

他除了只會檢非遺使之外還能夠把光忠他們關在別的地方?是和伊斯菲爾一樣的能力嗎?

棘手了。

如果是和伊斯菲爾一樣的能力的話,只要是這個男孩子知道的所有地方都有可能會是光忠和清光被傳送到的位置,而且不管多遠…

只有他知道光忠他們被傳送到了哪裡去,

麻煩,棘手至極。

“我啊也一直很想在和你們見面,但是要是有他們在的話很有可能會妨礙到我,所以,”

所以就這麼做了?

“我也想了很多,如果攻到你們現在待著的神官處?這名字的地方應該是最快見到你們的方法吧,”

一股惡寒上身,可以說是小看這個男孩子在想什麼了,居然想著攻進神官處…

萬一…

萬一這個男孩子真的有這個打算的話…神官處的存亡就…可能在一瞬間被這個男孩子所率領的檢非遺使給…

“但是我如果這麼做的話,你們兩個一定會生氣的吧。”

“被唯一的羁绊所牵连在一起的我们,在这里相遇是必定的,Sterben玖冴寺伊月,我的名字是vengeur。”

Vengeur?

這個名字…

從未聽說過,再說了唯一的羈絆…這種東西到底是什麼。

光忠現在不在身邊的話,我也得盡快地趕到他的身邊,而最快的方法就是把眼前的這個人揍趴讓他把兩人的位置說出來。

鐮刀揮過去被什麼給擋住了,讓人感到不愉快的寒氣又一次襲來,本能告訴我最好不要離vengeur手裡的那玩意太近。

“那個是…”

“我一直在努力著想該怎麼做才好,你們看,這把刀。”

刀?

啊啊,確實是刀沒有錯。

“你們看,這把村正是最棒最好的,用來殺死你們的刀。”

用來殺死我們的刀?

從頭到尾都聽不vengeur在說什麼,除了讓人感到火大之後…也就只有火大了。要不是有那把礙事的刀在,真的很想一鐮刀過去把vengeur攔腰斬斷。

選擇從正面進攻的我,玖冴寺小姐則是從後方進行偷襲。我所要做的,分散這個人的注意力。

“請你去死吧。”

“好過分的話呢,我可是找了你們很久的。”

很好,村正被我的鐮刀限制住了行動,只要繼續保持牽制住vengeur的行動,玖冴寺小姐就能夠…

咚!地一聲響,vengeur還在和我對峙,村正正被我的鐮刀限制著,他頭也沒有回過去卻擋下了玖冴寺小姐的攻擊,

那是什麼…?

Vengeur還有其他的能力嗎…

暫時先收回了鐮刀,下一步該怎麼做也不是很清楚。總而言之,先猛攻吧。

猛攻的話總能夠製造機會的,大概。

雙手握緊鐮刀為了避免不會被他的村正打開總得用上點力氣,好久沒有做這麼需要力氣的活了…

哐哐哐!地雖然在這個場地來說不算是太響亮的聲音,但是招招都被vengeur擋下來的響聲還是讓人有一點不太高興。

要是這種胡亂揮鐮刀的方式真的能夠製造空隙就好了…

“Sterben是意料之外的戰鬥分子嗎?”

“意料之內意料之外,都和你沒有關係吧。”

這人的話,意外得多。

我和玖冴寺小姐都沒有辦法給vengeur致命一擊,玖冴寺小姐似乎將傷害vengeur的方法轉為給對方造成擦傷,只是這個人在閃開攻擊亦或者是用那紫色…粘稠的,和我的黑色爛泥巴很像的東西擋住攻擊的時候,都會說一些什麼,

“Sterben和玖冴寺伊月你們的配合還不算太到位呢?是第一次合作嗎?”

“啊,不過那樣子的話我就是你們第一個合力要打敗的敵人呢。真是太好了呢,”

“哦對了對了,這個很有趣吧,村正啊可以放出這些東西真的是太幫忙了呢,不然我大概會被你們殺掉好幾次呢,”

“啊,他們回來了。”

 

我只不過是想要,快點去見光忠而已。

想要快點去迎接他,在他被別的人傷害之前。

所以,當我看到光忠和清光相互攙扶著往這邊走的時候,大腦可以說是停止運轉了。

我的光忠被別人傷到了,雖然在戰場上受傷是不可避免的,但是我從來沒有見過光忠被傷得這麼嚴重。

我的光忠,被別人打傷了。

全部都是這個vengeur的錯,如果不是他的話我的光忠也不會被打傷成這樣子。如果不是他將光忠關到別的地方的話,我的光忠也不會這個樣子。

我的光忠會受傷,全部都是這個人的責任。

“殺了你,”

 

殺了你殺了你殺了你殺了你殺了你殺了你,

“你真的,很吵耶。”

“煩死了——”

不用再摸這個人到底還有什麼力量了,不想再猜說還有多少力量沒使出來了,殺人是一件多麼沉重的事情我也不想管了。

只要這個人死了就好了。

玖冴寺小姐從背後用她的那把短刀捅進了vengeur的後背,鐮刀砍中了他的腹部,啊啊,這樣子,一定能夠確實地殺死他了。

“真是太讓我興奮了,”

村正掉在地上的聲音也在告示著這場打鬥的結束。

“哈哈哈,久違的感覺……”

Vengeur笑著說道這話,倒下的他已經不值得我繼續關注了。

“光忠!”

啊啊,傷得這麼嚴重…

我的光忠傷得這麼嚴重…

“冷靜點Sterben…”

將我抱在懷裡的光忠似乎在說什麼,啊啊,全部都是血的味道,我的光忠的味道被血全部都蓋住了。

“回去吧,今天就先回去吧。”

啊啊,先回去神官處吧。

然後幫光忠治療。

 

我最親愛,最喜愛的光忠,

我從來沒有這麼慶幸自己能夠為你治療傷口。

可以感受到你曾經受過的疼痛,這樣子就好了。

 

醒過來的時候差不多也是晚上的時候了,被我治療好的光忠正坐在桌子前面寫著文件,應該是我們這次的任務報告書,在聽到我起床推開被子的聲音后回過了頭,

“早安,睡得還可以嗎?”

“還行…你的傷已經沒事了嗎?”

他聽到這話后,笑了。“你治療的當然已經沒事了。”

沒事了就好,

真的沒事了就好,

只是看到光忠受了那麼嚴重的傷就腦子一片空白,到底該怎麼做才好,那個時候完全不知道。

萬一,萬一光忠的傷勢重到我無法治療該怎麼辦…

我不知道。

“好了好了,不要露出那種表情了。”

“嗯…”

“等我寫完報告書之後,我就去做晚餐。有什麼想吃的嗎?”

“…光忠做的我都吃。”

“是,是,那可要吃多一點。”

 

審神者:Sterben

近侍刀:燭臺切光忠

 

報告人:燭臺切光忠

 

關於消滅歷史溯行軍任務報告

這一次也一樣和上次報告中的人交手了,但是被傳送到了別的地方的我和清光沒有實際和這人交手。

只是看到Sterben和玖冴寺小姐順利地解決了這個敵人還是意外地…很不爽。

雖然他已經被解決了但是我還是很想親自揍這個臭小鬼一頓。


以上


热度(10)

  1. 刀剑乱舞神官处在當騎空士哦 转载了此文字
© 在當騎空士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