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當騎空士哦

目前主刀劍,光忠我老公,俱利我老婆。目前只寫乙女。天狗女兒卡了,陷入光忠x精神體女兒的坑中。
不管是哪個女兒都是我的真愛!其實可以的話女兒們全部嫁給光忠是我最大的心願!!!
頭像春AKI光忠,背景sam光忠,時不時做個靜畫的MMDer。

【Sterben番外】seekers

※其實只是我之前夢見的一個腦洞,總覺得特別適合Sterben,就寫了。

※並不是轉生那一類的。

※已經算是all嬸了。


她每天起床的時候都差不多可以聞到從餐廳飄來的香味,雖然軟軟綿綿的被子和身旁人的體溫讓人捨不得起床,但是再不起床的話在廚房忙的那幾位就要過來挖人起床了,

輕輕地拍了拍睡在自己身邊的人,對方還鑽進了被子里一副不想起床的樣子。

“俱利伽羅,該起床了。”

再不起床今天的事情就沒法做了,

在女性這麼對埋在被子裡的人這麼說道后,對方磨磨蹭蹭地還是從被子里出來了。

“早安,俱利伽羅。”

“…早。”

 

“早安啊,今天俱利伽羅沒有賴床真是太好了呢,”

洗漱完進了餐廳后餐桌上已經擺好了每人份的早餐,佩戴著黑色的單邊眼罩,就是在室內也是白襯衫加馬甲的燭臺切在看到進來的兩人后都笑著打了招呼。

“早安大將,還有俱利伽羅的老大你看起來…”

起床氣很重呢。

這話,藥研就沒有說出來了。因為這真的是不用說大家都看得出來的事了。如果不是今天有事情要做的話,大概大俱利伽羅是不會這麼早起床的。

“別站在那邊了,快點過來吃飯吧。”

 

打著哈欠進來的御手杵和陸奧守,整理了自己房間而後才過來的石切丸和蜻蜓切,早就準備好要吃飯的三日月,打理好了放在陽台的盆栽才進來的蜂須賀,剛出門買完報紙回來的長谷部,加上剛準備好早餐的燭臺切和藥研,剛起床的大俱利伽羅和Sterben,就是這兒的全員。

“今天的行程呢?”

“先去拿一下新的東西,然後再去辦理一下證件。”

“陸奧守你們是負責採購食材的別忘了。”

“了解~”

餐桌上他們雖然會有交談但是禮儀方面可以說是沒有任何問題。不會因為想吃而去搶別人碗裡的東西,也不會因為不喜歡吃而挑食,只要是端上這個桌的食物,他們都會吃掉。
“碗筷我們來洗,其他人先去換衣服吧。”
“OK,”

吃完早餐之後也差不多是出發的時間了,每個人都回到自己的房間換上了外出用的衣服,西裝。
不管是長谷部還是燭臺切,三日月還是蜂須賀,藥研還是御手杵,全員都是西裝。除了Sterben。
她還是那一套黑色的裝束。
她自身的膚色本來就偏白而這黑色更是凸顯了出來,甚至讓她看起來膚色有一點不太健康的白。雖然Sterben比較喜歡長褲是因為行動方便,但是在燭臺切等人幾個強烈的要求下,她在出行的時候基本上是穿著裙子。
“我們得分開行動所以主上還請多加注意安全,燭臺切你給我好好保護好主上了!”
“長谷部你的差別待遇真的是明顯到我都不想說什麼了...”
“喂光忠,要買的東西會不會太少了啊?”
“我已經有列零食在上面了,再多買可不行。”
“那麼我們出門了,” 

 

燭臺切盯著倒在地上的兩具尸體露出了稍微有點苦惱的神情,早就注意到這些人偷偷摸摸的行徑,為了不讓他們傷害到Sterben所以他稍微離開了一會兒,就為了解決這兩個人。

雖然這兩個人身上什麼情報都沒有是意料之中的事情,但是燭臺切還是略不悅地皺起了眉頭。

他們找了很久都沒有找到那個東西的下落,在不少於三個世界之間來回行動就是為了避免對方直接找上門,不過就算被找到了,也還有其他地方可以帶主人去就是了。

抬眼看了一下天空,現在還算是晴朗,想著這些事不關己的燭臺切倒不是太在意自己身上沾染的血跡。

其實也是挺在意的。

畢竟這個樣子走在街上一定會引人注目,雖然臉上的血跡擦擦掉就沒有什麼太大的問題了,但是問題是這套西裝外套應該是不能夠再穿了。染上別人的血的味道的西裝,不適合被帶進那個家中。

已經拜託藥研買新的西裝過來了,反正一起行動沒有什麼太大的問題。只是不太希望讓Sterben擔心就是了…

“光忠!”

啊,果然,

這個人果然還是在擔心他。

小跑過來的Sterben身後跟著的是藥研,手裡拿著的袋子十有八九就是新買的西裝。擔心地打量著光忠的Sterben在確定光忠沒有受傷之後便放下了心,而被這樣檢查的男性是很想立刻就把這人擁進自己的懷裡,不過他還是暫時忍住了這個想法。

自己身上的血,可不能沾到她。

“藥研,能先把衣服給我嗎?然後我們趕快離開這裡。”

可不想讓Sterben多待在這種地方,也不能讓她待在這裡。

“給你咯,燭臺切的老大。大將我們先到別的地方去,不然他不好換衣服。”

乖乖地跟著藥研走掉的Sterben還時不時回過頭看一眼光忠,就好像怕一個回頭光忠就會不見一樣。

啊啊,真可愛呢,

 

不過,還好這裡是小巷子,不會有什麼人經過。不然這兩具尸體大概很快就會被人發現的吧。

 

和以前不大一樣的大概是他們現在的採購大部分是買一些材料,也不能說是材料,大部分的食材在他們的那一塊地方還是拿得到,只是因為有了超市這一類的所以方便許多,燭臺切所需要的各種香辛料,洗衣服所需要的洗衣粉和洗衣液,蜂須賀的那些植物所需要的驅蟲,

一想到驅蟲,陸奧守就想起蜂須賀一再強調不可以買殺蟲劑,那對植物並不好,以前在本丸的時候怎麼不覺得這個人也這麼啰嗦。想到這兒就嘟起嘴巴心不甘情不願地找起了不是殺蟲劑的驅蟲,不過轉念一想,Sterben很喜歡蜂須賀的那些植物,要是傷到那些植物的話,

“喂,御手杵你看看有沒有虎徹中意的驅蟲啊?俺找不著俺怕主人不開心。”

“嗯?我找找啊?”

兩個大男生在驅蚊蟲的前面認真地找著,就是怕買回去蜂須賀不滿意。驅蚊的雖然能夠用在蜂須賀的植物上,但是要是用在他們自己種的食物上,那不止是蜂須賀會發火了,燭臺切也會。

光是想想那個畫面…

還是別想了比較好。

盯著手裡的盒子上的使用說明,大概這就是蜂須賀要求的那一類型驅蟲吧,心裡雖沒有底但是陸奧守和御手杵還是決定就買這個了。接下來他們要買的可是這一次採購的重頭大戲,那就是之後要和Sterben一起享用的零食。

“3包果然還是買大包的吧?這樣子吃的比較多!”

“但是要是不好吃的話…”

一次只能買3包,勇於嘗新的他們每一次都會買和上一次不一樣的3包,在得出究極的結論之前是不會停止嘗試,這就是兩個人現在的宗旨。即便不止一次被長谷部斥責說這種宗旨毫無意義,但是為了能夠發現更美味的零食,他們是不會止於長谷部的斥責的。不過,這也不過是兩個人自己這麼想的。

思想鬥爭做了不少,甚至超過了糾結買哪一種驅蟲的時間,最終做出了決定的2人選擇了購買2把大包裝的零食,和一包裡面有數小包的小零嘴。這就是他們這次要給Sterben帶去的禮物。

籃子里已經是大包小包的東西了,不過在去結賬的路上御手杵發現了什麼而拍了拍走在前面的陸奧守,“喂,你看啊,”

在看到那樣東西的時候就連陸奧守都不禁發出一聲驚歎,“哇唔…“

 

大俱利伽羅被安排到的工作是和石切丸以及蜂須賀一起來拿某樣東西,那樣東西對他來說,對石切丸來說,包括對其他的成員來說,甚至是對Sterben而言都是非常重要的東西。

所以大俱利伽羅每次到需要出門的時候都不會賴床,也不會抱著Sterben不撒手,因為他自己也很清楚要拿的東西的重要性。

“這一次也很準時呢,“

咬著煙斗的女性,大俱利伽羅和石切丸,蜂須賀也不是第一次見了。說不上是頻繁但是他們確實數次造訪這裡,只要待在這個世界的話。一手插在口袋裡一手托著煙斗,對三個人沒有遲到的行為高間表示相當滿意,臉上稍微緊繃的臉色也有所緩和。

“我的Sterben的情況怎麼樣?“

“主人的話最近身體狀況良好,除了稍微有一點嗜睡之外,食慾也都很正常。”

這和上次的報告沒有差太多,每次向高間報告的內容都是這樣子。沒有任何的表情變化只是讓他們跟上自己的高間長吐出了一口煙霧,有意識一般地圍繞在他們幾個人的身邊,卻又不會散去。

“看來你們的身體狀況也不錯,”

“是的,”

石切丸和蜂須賀還會和高間有所交談,但是大俱利伽羅則是徹頭徹尾地保持著沉默。姑且是知道高間在關心他們,但是那也是有原因的。

一直走到一個房間才停下的高間回頭瞄了三人一眼后就自己走了進去,她還沒有允許三個人進這個房間,不管是誰過來拿東西也從來沒有被允許能夠進到那裡面。他們所能做的就是在高間回來之前的這一段時間靜靜地等著。

打量著這裡的石切丸算是最少前來這兒的一員,他有時候都是和陸奧守他們一起去採購的。聽說這裡是高間個人的實驗室,有很多他們需要的東西,所以他們經常會來這裡,當然是限於待在這個世界的時候。

不算舊不算新,空氣中除了高間的煙味之外似乎還有什麼味道,石切丸並不是很懂這些但是他倒是不討厭這種味道。拎著一個箱子出來的高間將箱子塞到了石切丸手裡,這個重量大概也有一個月的份了。能夠拿到這麼多實在是不知道該怎麼表達自己的感謝,石切丸只能低頭道謝,“真的非常謝謝你。”
“我只是為了Sterben才這麼做的,東西拿到就趕快走吧。不然被發現是你們比較糟糕,”
他們每一次來都是掐準時間的,要是待在這裡太久說不定就會被人發現,那樣子很容易引起不必要的麻煩。
“那麼我們就告辭了,”
揮了揮手仿佛在趕他們走一樣,高間準備轉身再一次返回這一間房間之前,停下了動作,“什麼時候帶Sterben過來?”
“這個...我們做不到。”
“但是我們會定時給你作報告的。”
“那麼再會了,高間小姐。”

拿好了他們要的東西的蜻蜓切和長谷部在和藥研·燭臺切·Sterben組匯合的時候,他們的主人已經在燭臺切的懷裡睡著了。
“主人的身體不舒服嗎?”
“不是哦,只是稍微累了就讓她先睡了。”
換做是以往的話,Sterben是不可能在外面就睡著的。只是現在和以前不太一樣,很多事情都不一樣了。

“沒事的話,就好。”
安詳地睡在燭臺切的懷裡被抱著的Sterben是看不到長谷部現在的表情的,那是多麼得溫柔卻又是多麼得悲傷。
“事情都差不多辦好了,御手杵他們也已經來了聯絡準備回去,”
“知道了,那麼就準備回去吧。”
Sterben睡著了的話,他們也沒有必要再繼續待在外面,本來是出來辦事但是事情都辦完了那麼也就趕緊回去,不管是誰都不希望有人注意到Sterben的存在。
他們只是想安安穩穩地過著日子,以找到那個東西為主要目標的,安穩日子。
“說起來燭臺切,你的西裝為什麼換了?”
“哇。長谷部好厲害居然看得出來。只是被人跟著了稍微處理了一下而已啦,”
燭臺切笑著說著不是什麼很重要的事,卻在長谷部要發出極響的哈啊?!之前制止了他,“要是吵到主人就不太好了哦,長谷部。”
“那就換我抱主人。”
“長谷部還是好好拿好自己手裡的東西比較好吧,”
走在兩個人後面的藥研還有蜻蜓切只能相視看了一眼而後無奈苦笑,他們這樣子的爭吵要是能不吵醒Sterben就好了。

再說了兩個大男人,又是付喪神,居然可以在街上吵這種可以說是相當無聊的事情吵這麼久,讓藥研和蜻蜓切並不是很想插手管這事。

“我們回來啦——” 

“其他人還沒回來啊?”

最先回來的是拎著大包小包東西的,採購組的兩人·陸奧守和御手杵。將買回來的東西一一放好省去了之後燭臺切他們回來之後還要再整理一次的麻煩。食物就放在冰箱,零食則是櫃子裡面,蜂須賀要的驅蟲放在顯眼的地方,還有其他的日用品也是,他們每一次出門都會買大量的東西回來,偶爾甚至需要三個人去搬。

“我們回來咯,吉行,御手杵。”

玄關傳來了燭臺切的聲音,放下了東西的陸奧守啪嗒啪嗒地跑過去卻又立刻壓低了聲音,“主上睡著了啊?”

“是呢,所以我先送她回房間休息。之後就來幫你們兩個人整理。”

一同回來的長谷部和蜻蜓切也是先到最裡面的房間,弄了一陣子之後才再度返回客廳,“其他人還沒有回來嗎?”
“看起來是的,不過蜂須賀那邊已經來了聯絡馬上就到了。”
“三日月呢?”
“毫無音訊。”
“不會又迷路了吧...”
歎了氣的長谷部開始加入到了整理的工作,除去整理他們還得打掃一下房子,雖然一會兒還得要打掃另一邊。

這邊只要簡單打掃一下就了事,而長谷部也這麼做了。“我先去那一邊幫三日月了,燭臺切要是出來了就叫他快點過來。”

“好的~”

走出了客廳后有那麼一瞬間的微妙感覺在這個房間裡產生了,仿佛是空間被打開的感覺,卻又在下一刻這兒恢復了原狀。沒有一個人對這種微妙感有任何的發言或者疑惑,他們早就很習慣了。

坐在沙發上打開電視的御手杵和陸奧守就這麼在音量不會吵醒在裡面睡覺的Sterben的前提下看著,要說看著也不過是隨便找了一台似乎很有趣的,兩個人也沒有太認真看。

蜻蜓切先回到自己的房間換掉西裝了,出門穿西裝算是他們的規定不過在家就可以以輕便為主了,陸奧守和御手杵當然也是早早地就換回了自己的便服,非常懶散地坐著。

“我們回來了,”

“歡迎回來~那些東西是要拿過去的吧?”

起身到玄關迎接一行人的御手杵接過了石切丸手裡的箱子,換掉了鞋子的幾個人也在進房關門后的一秒放下了警戒。“所有人都回來了吧?“

“嗯?差不多吧?剩下三日月還沒回來不過長谷部已經過去了。“

“是嘛?“

咔嗒一聲鎖上了門,從現在開始他們不會再離開這個地方了。長舒一口氣的大俱利伽羅正準備回到裡面的房間換掉自己的西裝,一整天穿著這個他也是有一點累了,臉上的疲憊之色可以說是相當的明顯。

“你要去睡覺了嗎?“

“啊啊,“

待在外面快要一天已經夠他受的了,反正看先回來的幾個人這麼安靜,那個人也沒有出來迎接自己的話,想必那人是在自己的房間里的。

“那,晚安?晚餐吃的吧?“

“吃。“

“是嘛?那主人就先麻煩你咯。“

迎面走出來的燭臺切帶著笑容打量著回來的幾個人,而後便往廚房的方向走。“大家都先去休息吧,“

也差不多快要到晚餐時間了,他們雖然不算人多但是加上Sterben也有11人,料理的時間還是蠻花時間的,主動過去幫忙的是和燭臺切一起回來的藥研和剛回來的蜂須賀。

“不會累到吧?“

“不會,也就只是去拿東西而已。“

 

睡醒過來的時候已經是在自己的床上了,旁邊睡著的大俱利伽羅不知道是什麼時候回來的,一手摟在自己的腰上大概是要在自己醒來的時候也一起醒來吧。“醒了…?”

眨了眨還沒睡醒的眼,聲音有點沙啞的大俱利伽羅向剛起身的Sterben詢問道,“嗯…聞到晚餐的香味了。“

確實,就算為了好好休息而關上的門也沒有辦法阻止從廚房飄過來的香味,每一天都能夠吃到光是聞味道就覺得肚子餓的美食,Sterben真的覺得自己很幸福。揉了揉眼的大俱利伽羅也起身要下床了,“吃飯去吧…“

“好。“

來到餐廳的時候也和早上一樣所有的餐點都已經被端上了桌,正在擺碗筷的藥研在看到兩人後笑得可開心了。“早啊,大將,大俱利伽羅的老大。午睡舒服嗎?”

“嗯…不好意思呢,在外面就睡著了。”

明明出門是為了和他們四處走走的,卻自己一個人擅自因為太睏了睡著。真是…以前就是再困也都忍得住但是現在…

看得出來Sterben在對這事愧疚的藥研只是笑了笑沒有多說什麼,先讓Sterben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后才正視著她的雙眼,一黑一灰,自那之後,Sterben的雙眼就一直保持著兩種顏色。

很好看,

不管什麼時候,除了那一刻之外,藥研一直都覺得Sterben的雙瞳很好看。

“我們不會覺得大將在外面睡著是對我們很失禮的一件事,偶爾出去走走,累了就好好休息,這兒已經不是那裡,大將想做什麼就能做什麼。”

對,這兒不是那裡。

這個屋子可以說是遠離了那裡的地方,即便他們偶爾會回到那兒,那兒也不再是以往的那個地方,已經不再是束縛她的鳥籠了。

“嗯…”

“真香的飯菜味了,光忠我肚子餓了,”

大概,能夠在這種時候說出這麼不合時宜的話,也就只有三日月了。笑著走進來的他還是一身西裝的打扮,說起來剛才一剎那空間被撕開的緣故就是因為三日月和長谷部回來了吧。

哈啊,歎氣的藥研走到了自己的位置上,“歡迎回來,三日月的老大。“

“我回來了,藥研,Sterben。“

好看的月亮正笑對著自己,“歡迎回來,“輕聲的迎接,自然三日月也是聽到了。繞過大俱利伽羅直接坐在了Sterben的身邊,完全無視了身後人的那不滿的一聲,喂。”今天真是累到了呢,“

“辛苦了…“

“三日月的老大已經把那邊都弄好了嗎?“

“哈哈哈,當然。明天早上就可以過去了。光忠還不能吃飯嗎?“

“好好好,吃飯吃飯。大家吃飯了哦~“

 

只不過是因為那個團體實在是太過顯眼,自己才會去多看幾眼。

而這幾眼,卻讓男子有一點後悔。

走在最前面的是被後面那些男性保護得好好的女性,就宛如死人一樣,不,不如說…

那就是一個…

啊啊,真是糟糕,和後面的人對上眼了。

沒有溫度的月亮在笑著,只是張了張口沒有出聲,可是自己確實知道他在說什麼,

可不要說出去了哦。


————————————————————

本來早應該發的,但是昨天參加了刀O之後就忘記了,

累得不要不要的,到現在身體的各處包括內臟都痛得要死。

Sterben的番外seekers,也不知道會不會有後續【你

還是請做好沒有後續的準備吧【你

热度(23)

© 在當騎空士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