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當騎空士哦

目前主刀劍,光忠我老公,俱利我老婆。目前只寫乙女。天狗女兒卡了,陷入光忠x精神體女兒的坑中。
不管是哪個女兒都是我的真愛!其實可以的話女兒們全部嫁給光忠是我最大的心願!!!
頭像春AKI光忠,背景sam光忠,時不時做個靜畫的MMDer。

夢01

※前一陣子寫完的《命》的後續

※算是轉生的現代paro,轉生成為了大學生的御手杵,和轉生成為了高中生的九尾狐審神者

※部分成員的名字有變動

燭臺切光忠→長船光忠    大俱利伽羅→相州廣光 

審神者有自己的名字:御狐神 命

 

 

她曾經說過她沒有辦法忍受第二次失去摯愛之人的痛,

她曾經愛上過一名人類,卻因為兩者之間的壽命長短不一而不得不送別對方。

所以,她很害怕。

九尾狐很害怕。

他說他不會讓她再度體會那種絕望,

至少在還能夠待在她身邊的這一段時間他說不會。

將九尾狐抱在懷裡的他是這麼堅定地說道。

他們做了約定,一隻妖怪和一名付喪神之間的約定,後來想想也真是一個奇怪的約定,

只可惜,沒有實現。

 

御手杵,大學二年生。

成績算是不上不下,卻偶爾需要在考試前拼命複習才能夠過關,當然只有偶爾而已。

有幾個損友,雖然學科不同但是一有時間就湊在一起聚聚,當然打工找的也是一個地方。

要御手杵自己說是無所謂,畢竟這感覺也不是什麼太丟臉的事情。

他到現在都沒有女朋友,從小到大,從小學到大學,都沒有。

不過也真的不是什麼丟臉的事情吧,有時候被人拿這件事情調侃的時候御手杵也只是略帶苦笑抓了抓臉頰,“就感覺,還沒有遇到對的人。”

什麼對的人,什麼命運之人,老實說御手杵也並不是很相信這一類的。只是,就是覺得自己還沒有見到那個人而已。

 

鈴鐺聲,最近總是在夢裡聽到鈴鐺聲,忽遠忽近的,讓人抓不到自己到底和這個聲源的距離。

“御手杵,”

啊啊,這個聲音總覺得相當熟悉啊。

讓人懷念,好像很久沒有聽到這個聲音了,伴隨著鈴鐺聲,讓人相當得懷念。

“御手杵,我會一直記著你的,在這裡”

她的手放在了她自己的腹部上,雖然看不清楚她的外貌但是御手杵猜想那表情一定是非常得溫柔。

如果,不是這讓人心煩的鬧鐘響起來的話,自己是不是就能看到這人的樣貌了。

睜開眼是看慣了的天花板,太陽早就照進來映在地上,配著鬧鐘的響聲告訴御手杵他剛才所見,不過只是夢。

令他感到懷念無比的一場夢。

 

“看你這樣子,又夢見了?”

嚼著飯糰的同田貫直直地盯著御手杵,嘴裡的動作是沒有停下來的意思。放下了筷子的御手杵只能長歎一口氣,算是一種肯定。

“真的總感覺在哪裡見過啊…”

“那是在哪裡?”

“這個就不知道了…”

是啊,如果真的見過人的話應該是一眼就認出來了。就算在夢裡總是看不見那個人的樣貌,但是就是有那種一眼就認出她的自信。

“你也真是執著…你就是因為夢裡的這個人所以才一直沒交女朋友的吧。”

確實正如同田貫所言,御手杵一直沒有交女朋友的原因很大一部分是因為這十幾年來時不時夢見的這個人,如果見了一面說不定御手杵也會明白原因吧,也會知道為什麼會這麼執著吧。

沉思這事的御手杵聽到的是同田貫吃完飯糰后的一聲我吃飽了,而後則是,“所以,那個人的特征呢?”

“咦?”

“就算夢裡一直都看不到那個人的樣貌好了,總會記得特征吧。要是真的有這個人的話找起來也方便,你也不用老是心事重重的樣子。”

“咦?咦??要幫我嗎?”

“總比你老是心事重重的好,快把特征告訴我我也發個消息給廣光他們。”

今天由於上課的時間不同,他們的幾個友人都沒法和他們一起吃飯,不過有了手機真的是方便不少啊,看著同田貫拿出手機點開通訊軟件后,御手杵不禁這麼想道。

不過這種想法也真奇怪,

仿佛自己之前都不用手機的。

“特征呢?”

“嗯…帶著鈴鐺,”

“掛件嗎?現在帶著鈴鐺的人不知道多不多啊…”

“應該…胸蠻大的…”

“……”

“啊,還有,有尾巴的樣子,”

“…你在開玩笑嘛?”

 

“御手杵,”

“御手杵,”

“我是沒有辦法忍受失去你的痛的,”

女性是這麼說著,枕著自己雙腿的她是這麼說著,有些下垂的耳朵似乎帶著一點沮喪的心情,她很快地起了身將自己擁進懷裡,

“即便能夠證明你曾經存在於此也好,萬一失去了你…”

我該怎麼辦才好。

啊啊,不止是你該怎麼辦才好,

我到底該用什麼樣的心情來面對我們的分別,我也不知道。

我不知道啊。

 

為什麼,每次做夢的時候都是那麼得傷感,

歎了一口氣的御手杵在那之後還是偶爾會夢見那個人,夢見那個他並不知道樣貌為何的女性。

每一次,幾乎都是這樣子。

看不到對方是什麼樣子,卻很悲傷。

對方的聲音和綁在頭髮上的鈴鐺聲,是自己相當懷念的聲音。

是不是曾經做了什麼,而傷害到了對方,可是就連面都沒見過,又能做什麼…

如果不是聽到了有客人進來而響起的歡迎光臨,大概御手杵還會沉浸在自己莫名的憂鬱當中。

叮鈴,叮鈴,

無疑是鈴鐺的清脆聲響。

正忙著將番茄醬補充進收銀台下面的小盒子里的御手杵並沒有第一時間就抬頭招呼客人,只是先說了一聲歡迎光臨而已。

“沒有想到你會想吃這個啊,”

“偶爾也會想吃一次,”

進來的客人是一男一女啊,而且兩者的聲音都特別好聽。男方的聲音可以說是相當得有磁性,而女方那邊…

總有很耳熟的錯覺啊。

“明明我做的更好吃吧,”

“光忠做的也很好吃,但現在就是想吃這個。那個不好意思,我要點單,”

“好的!”

終於,將視線對上了這一對客人的御手杵愣住了,他真的是愣住了。

那在夢中一直都是看不清楚的面龐現在是如此清晰地映在自己的眼裡,雖然沒有那毛茸茸的尾巴在她的身後搖晃,但是,

御手杵可以很確定這個人就是自己夢裡的那位。

但是,很快地,御手杵就注意到了,和自己這位夢中之人手牽在一起的黑髮戴著醫用眼罩的獨眼男性,同樣也笑著看著自己。

“麻煩給我一份這個套餐,飲料幫我去冰。然後…”

 

糟糕,這難道是修羅場嗎…

热度(8)

© 在當騎空士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