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琴makoto

目前主刀劍,光忠我老公,俱利我老婆。目前只寫乙女。天狗女兒卡了,陷入光忠x精神體女兒的坑中。
不管是哪個女兒都是我的真愛!其實可以的話女兒們全部嫁給光忠是我最大的心願!!!
頭像春AKI光忠,背景sam光忠,時不時做個靜畫的MMDer。

【Sterben番外】seekers02

※其實只是我之前夢見的一個腦洞,總覺得特別適合Sterben,就寫了。

※並不是轉生那一類的。

※已經算是all嬸了。

※有自家另外的嬸嬸紅夜串場,大概在不久的之後會放出她的正片

紅夜的人設:http://makoto-makoto.lofter.com/post/4049d1_a6292db

Sterben正片第一章:http://makoto-makoto.lofter.com/post/4049d1_8ce07fd


接下來就是正文了☆


Sterben可以說是很久沒有這麼悠閒了,即便在本丸的時候也可以想睡的時候就睡,但是那個時候還是有壓力的。

雖然現在也是有那麼一點壓力。

收起了鐮刀的Sterben冷漠地盯著倒在地上的尸體,這都是第幾次了,將他們捲入進來。

“天氣變冷了,趕快回去吧。”

將西裝外套蓋在了Sterben的身上,燭臺切可不想讓自己的主人多待在這兒,哪怕是一秒也好,他都想要盡快帶Sterben離開。

“去哪裡?”

“今天這裡都這樣子了,實在是不能待在這兒了。可能會勉強到你但是我們得轉移才行。”

“嗯…光忠沒有受傷吧?”

早就收起了本體的男性再被問到這個問題之後先是一愣,而後溫柔地對Sterben笑著說道,“沒受傷哦,作為你的守護刀我要是受傷的話可就一點都不帥氣了。”

冰冷的手貼上了燭臺切的臉頰,想要為他抹去那沾染在他臉上不屬於他的血跡,卻被制止了。

“不行哦,要是碰到別人的血主人會被弄髒的。”

“但是…”

“早點回去然後我們就能洗乾淨咯。”

就好像是在哄小孩子一樣,但是正如燭臺切所言,只要他們早一點回去那麼因為戰鬥沾上了他人血液的燭臺切就能早一點弄乾淨自己,

“…知道了。”

Sterben妥協了。

當然,她也沒有必要堅持要待在這裡。“早點回去…長谷部他們也不會太擔心。”

“嗯,對啊。所以快點回去吧。”

 

如果沒有這些尸體的話,

如果他們不用在大晚上出來買東西的時候遇到這些人的話,

也就不會有這些事情了。

 

Sterben很清楚自己現在的處境和自身的狀態,

如果沒有自己的那些刀劍男士們她就不會站在這裡,而是在那冰冷的地底下才對。自己還能夠站在這兒,還能夠和他們交談,觸碰他們,感受他們,都得要感謝這些刀劍男士們。

她,死了。

卻又沒有死。

因為刀劍男士們的存在而得以繼續存於這個世界。

可是缺少了最關鍵的一部分導致她自身可以說是一個死人。所以他們對那一部分相當執著,即便缺少那一部分Sterben也仍舊是Sterben,但是沒有那一部分就不是完整的Sterben。

刀劍男士們,所執著的原因Sterben猜想自己應該是知道的。

在按下門把之前大門就從裡面先打開了,站在門口的長谷部趕緊讓兩個人進屋后確認後方沒有任何一人便立刻將門關上並且上鎖。

“燭臺切!怎麼你跟著老是出事!”

“長谷部這個真的不能怪我啊,我也沒想到出門買個東西就會遇到那些人嘛~”

毫不在意長谷部的訓斥,脫下了被弄髒的外套之後輕推著Sterben的後背將她帶去了浴室,“主人先去洗澡吧,”

“但是…”

“不要但是啦,我一會兒馬上就進去。”

“你要是敢和主上一起洗澡我就先押切了你!”

 

他們沒有固定的住所,每過一段時間就不得不轉移到別的地方,這並不算是什麼麻煩事情,他們那麼多人只是搬個住所其實算是很方便的事情了。基本上都是藥研和長谷部,偶爾會帶上蜂須賀去找新的住所,他們三個人辦事還是挺讓人放心的。

“下一個地方已經決定了嗎?”

“當然,家具都弄進去了。”

“哇不愧是長谷部~速度就是這麼快~”

“你這傢伙!”

他們的日常總是這樣子吵吵鬧鬧,搬家並不是難事,反而已經是一種習慣了。不定期搬往下一個住所的話似乎就會有麻煩找上身,他們最怕的大概就是這種麻煩了。

對他們來說,唯一的麻煩就是遇到他們不想遇到的人。

還在浴室里的Sterben基本不會知道他們在說什麼,他們也盡可能地不讓這個人知道。要是讓她太過擔心他們而要求一起前去,反而會變得比較棘手。不知道對方會使用什麼卑鄙的手段將Sterben帶離他們的身邊…

光是想到這個可能性長谷部就憤憤地咬住了自己的下嘴唇,站在他旁邊的石切丸知道他是又想起了那時候的事情了。

“這一次一定不會有事的,”

“…我不會再讓主上出事的。”

不會再讓她出事的,不會再讓她受傷的。

絕對不會。

 

“光忠,我洗好了…”

“好的~這就來~”

只要是在Sterben面前,他們都會表現得很自然,哼著小調往浴室前去的燭臺切,雖然在抱怨但是並沒有實際做出什麼阻止行為的長谷部,看著這兩個人無奈苦笑的石切丸,還有聽到了Sterben洗好了之後從自己的房間出來的大俱利伽羅。

這一切,都很平常。

至少對Sterben來說是的。

 

所以,如果遇到了意料之外的,讓自己的那些刀劍男士們緊張的事情,那麼就並非是日常了。

 

“為什麼你會在這裡?”

本體已經出現在了腰間處,手按在了刀柄上準備隨時拔刀的長谷部,和將Sterben護在了身後的大俱利伽羅,這兩位刀劍男士都已經進入了戰鬥準備,隨時都可以和眼前和他們一樣身為刀劍男士的男性開戰。

“嘿…”

站在他們面前的男性意義深長地掃了三人一眼,停留在長谷部和大俱利伽羅身上的時間算是比較久的。“沒猜錯的話,你們就是政府說的神隱了審神者的吧。”

“…嘖。”

不耐煩地咂舌的長谷部抽出了刀,對著了眼前的日本號,他雖然還沒有拿出自己的武器但是在一瞬之間發起攻擊,長谷部相信他是做得到的。向後瞥了一眼大俱利伽羅和自己的主人,萬一真的打了起來,大俱利伽羅就必須立刻帶著Sterben離開這裡前往安全的地方,不管是住所也好,還是其他地方也好,只要是能夠讓Sterben遠離危險的地方就行了。

長谷部現在不止要祈禱最好只有日本號一個敵人,也得祈禱大俱利伽羅知道現在這個情況的優先順序。

“慢著慢著,我是知道你們的事但是不代表我就要和你們打啊——”

一瞧見長谷部要出手的架勢后連忙擺手的日本號根本就沒有戰鬥的意思,慌張看向四周的他也擔心長谷部的這種舉動會引起騷動,果不其然有好幾個人已經在狐疑他們的行為,有些人都有打電話叫人的動作了。

“總之我們先換一個地方,過來!”

拽起長谷部的手就往其他地方走,根本不在意後面的人在那邊大喊喂!放手!主上!什麼的,反倒是大俱利伽羅和Sterben被扔在了原地有一點茫然,相視看了一眼的兩個人也追了上去。

實在是,不能丟下長谷部一個人不管。

 

早就考慮過自己被他們帶走之後政府會有什麼反應,畢竟多少可以猜得到那一批部隊是政府派來的,否則也不會聯繫不上政府,否則也不會總是在不同的地方遇上前來抓自己的政府人員。

日本號在跑了一段之後拽著長谷部到了一個不太會有人經過的巷子里,在進去之前Sterben也有下意識地注意周圍,如果有敵人的話在他們進巷子里之後說不定就會發動攻擊…

“不用那麼緊張,沒有政府的人在。”

“…只要你還會威脅到長谷部和俱利伽羅的安全,我就不會相信你說的話。”

只要伸進日本號所看不到的黑色氣息里,Sterben就可以從裡面拿出自己的鐮刀,她沒有立刻這麼做,是擔心在這狹小的空間里傷到另外兩個人。長歎一口氣的日本號是滿臉的無奈,面對Sterben的話他是真的不知道用什麼來證明自己的清白。

“…真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姑且我發誓我不會對你們動手,這裡也沒有政府的人。”

“你有什麼話就快說,少在那邊廢話。”

這下又換成長谷部不滿了,先是Sterben而後是長谷部,要是大俱利伽羅接下來也有什麼話說出來讓日本號愣住,恐怕他只能感歎這幾個主從真是…讓人不知怎麼辦。

“啊…其實我也沒有什麼想說的,就那什麼…”

我就只是覺得在那個地方要是打起來會很麻煩,嘀咕這話的日本號看到的是臉越來越黑的長谷部,不知道是氣得還是激動得,長谷部的肩膀有點在抖。“就因為這種理由…讓主上跑了這麼久?!”

“因為這個世界可不是隨便能拔刀的啊!”

“沒遇到你我也會拔刀啊!”

“確實這個世界是不能隨便拔刀,但是日本號你就這樣子一聲不吭地走掉也不太好吧,”

猛回頭的幾個人所看到的是在巷子口處站著的一位紅髮女性,她是帶著微笑的只不過每向前走一步,日本號就微微地退一步,“那個,大小姐這個我可以解釋。”

“嗯?因為正好見到了被政府特別強調的對象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所以就拽著人家的刀劍男士跑了,我可是目睹了全程的呢。”

“所,所以啊…”

Sterben聽到了特別強調對象后便知道這個人是在自己之後加入的審神者,在前面幾次自己參加的會議上並沒有見到如此有個性的審神者。

慫了一下肩膀的女性不再追究日本號,而是將視線移到了Sterben身上,她笑得非常溫柔以至於三個人都覺得這人身上沒有敵意,“初次見面,Sterben前輩。我是在你之後加入的審神者,也是,被強調一旦遇見了你就必須向政府通知的一員。”



热度(14)

© 真琴makot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