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當騎空士哦

目前主刀劍,光忠我老公,俱利我老婆。目前只寫乙女。天狗女兒卡了,陷入光忠x精神體女兒的坑中。
不管是哪個女兒都是我的真愛!其實可以的話女兒們全部嫁給光忠是我最大的心願!!!
頭像春AKI光忠,背景sam光忠,時不時做個靜畫的MMDer。

夢03

※前一陣子寫完的《命》的後續

※轉生的現代paro,轉生成為了大學生的御手杵,和轉生成為了高中生的九尾狐審神者

※部分成員的名字有變動

燭臺切光忠→長船光忠    大俱利伽羅→相州廣光  鶴丸國永→五條國永  

三日月宗近→三條宗近

審神者有自己的名字:御狐神 命(長船 命)


本篇沒有御手杵的出場。


光忠回到家的時候,家裡的另一個成員已經吃完了晚餐待在客廳看電視了,“我回來了,”

“歡迎回來,”

來到門口迎接光忠的是已經換下了制服穿上了私服的命,不都不說這個女孩子雖然還只是高中生但是身材魅力上是完全不輸給成年人的。

現在天氣漸漸變熱,已經換上短褲的命兩條大長腿就在那邊露著,光忠有好幾次心想說萬一不是自己看到是那個男孩子看到恐怕就真的要完蛋了。

“工作辛苦了,”

接過了光忠手裡的工作包,熟練地又脫下了對方的外套掛了起來,“今天的應酬也辛苦了呢,”命只是一個高中生而已,說話的語氣卻是相當得成熟。

不過也就只有外表上是一個高中生而已。

“啊,應酬真的好麻煩哦,不想應酬了。”

抱怨歸抱怨,脫掉了鞋子的光忠也走進了客廳,電視上正放著這一段時間收視率相當高的娛樂節目,不過想想命應該也不是在看這個,只是隨便跳了一台。

“不想應酬的話,要我幫你嗎?”

“嗯…還是算了,主,不是,命還是待在家裡好好休息就行了。”

老是改不過來自己對這人的稱呼,現在他自己的年齡都要比她大不少,還老要叫她‘主人’,要是在外面這麼叫她可就一點都不帥氣了。

“是嘛?要幫忙隨時都可以說,”

“真的需要你幫忙的時候我一定會說的,我先去洗澡咯,”

“去洗吧,我繼續看電視。”

將注意力完全轉移到電視上的命就沒有再管光忠後來投注在她自身身上的視線了,

這個人以前很少看電視呢,是不是該租點電影回來讓她打發時間呢。

看著命的背影,光忠老是覺得命的身後有尾巴,而那些尾巴正因為無聊而躺在地上。

 

御狐神命,和長船光忠同住在一個屋簷下。這個女孩子還有另外一個名字,那邊是長船命。

 

長船光忠,前世是被人們稱為燭臺切光忠的付喪神。是被那九尾狐,他們的主人賦予了人類之軀而得以在她身旁的眾多付喪神之一。

如果那一天的事沒有發生的話,或許他們現在也還在那個平和的本丸。還可以看到那個高大的付喪神抱著他們的主人撒嬌,而他們的主人表面上不會有太大的反應可是她的那八條尾巴會暴露她開心的心情。

如果,那一天的事沒有發生的話…

九尾狐也不會遭遇那種事…

 

洗完澡之後光忠可以說是感覺舒服多了,應酬沾在自己身上的那些味道終於被清掉了,香水味,味道不算是太好的食物的味道,這些他都不是很喜歡。想必在客廳的那個人也不喜歡,

“我洗好了…”

在頭髮上蓋著一條毛巾,隨便穿了一條褲子赤裸著上半身的光忠從浴室里出來的時候,客廳還響著電視的聲音,不過觀看電視的那人卻是很安靜。

悄聲地走到了沙發旁就看到了命毫無防備地睡到在沙發上,仙子啊的時間已經是晚上11點將近12點,對於學生來說的確是一個比較晚的時間了。

“真是…想睡的話回房間睡就好啦。”

沒有必要在客廳等自己回來,

也沒有必要強撐著自己的身體等著自己洗好澡。

命現在的身體並不像以前那樣子可以任由她亂來。

關掉了電視將睡過去的女孩抱了起來走向她的臥室,光忠每次都會慶幸還好自己買的房子夠大,命可以有自己的房間。

還蠻像女孩子的臥室的臥室,從床上到桌上再到地上,都放滿了毛絨娃娃。為了不讓這些毛絨娃娃放在地上弄髒還特意弄了一條地毯鋪在地上,以至於光忠有時候都可以在地毯的毛絨娃娃堆里找到睡著的命。

這是為了她準備的房間,她說過現在自己的身上沒有尾巴了總有點不太習慣。所以光忠才買了摸起來感覺和命的尾巴差不多的毛絨娃娃。

“晚安,祝你有個好夢。”

溫柔地,以不會吵醒睡著的女孩的音量對她道了晚安后,光忠便合上了門讓這個房間徹底回歸安靜。

為了確認明天的早餐而來到廚房卻是先看到了丟在垃圾桶里的漢堡包裝,命是在哪裡買這個的,光忠心裡很清楚。

“…希望您這次不會再傷到自己了。”

他只能這麼祈禱道,

發自內心的希望不會再有什麼傷害到他的主人。

 

長船光忠算是少數擁有前世記憶的人,一開始他也以為是自己的精神出了問題,所以他打從一開始就不打算告訴自己的前世是什麼付喪神,萬一被別人當做瘋子那可不得了。直到他遇到了另一位轉世成為了人類的刀劍男士,這一次是開著咖啡館但是四處亂跑的男性,名字為五條國永的男性。

“真還真是嚇一跳呢,沒想到光忠你也有記憶。”

“這是這邊的台詞呢,沒想到鶴丸,額…五條先生也記得。”

對方在聽到光忠還不適應這個稱呼就擺擺手,就叫鶴丸就行了。

“到現在為止遇到的好幾個都沒有記憶,光忠你真的是給我帶來不小的驚喜呢。”

那一天他們兩個說了很多,很多,似乎為了彌補之前沒有遇到同樣擁有前世記憶的人的不足,他們兩個在之後還在鶴丸的咖啡廳里開了酒喝,暢談了很久。關於那個本丸的事,關於他們的那位友人,以及關於他們的主人。

“有…找到主人嗎?”

“不知道,完全沒有消息。她是不是和我們一樣轉世了也不知道,”

喀啦,是玻璃杯中的冰塊碰撞在聲響。輕放下酒杯的鶴丸也不知道是不是喝醉了,臉上有著淡淡的紅暈,先前歡快的氣氛早就蕩然無存,再說到他們的那位主人他們真的是感到悲傷。

要是沒有那件事的話,或許一切都會不一樣…

鶴丸只記得他們的主人在那之後都沒有笑容,

光忠只記得他們的主人一日比一日虛弱。

到最後…

本丸後來是解散,名譽上是完成了任務解決了足夠多的敵人達成了使命,實際上他們都心裡明白…

那個本丸之所以解散的原因。

“如果,我是說如果找到主人的話…”

如果找得到那個人的話,這一次…

“我會給她一個大大的驚喜,一個會讓她哭出來的驚喜。然後把她抱起來轉啊轉的,讓她頭昏眼花也沒有辦法揍我。”

現在可是人之軀啊,不管是我們還是她。這麼笑著的鶴丸臉上的表情充滿了期待,以前他每次惡作劇都會被九尾狐用尾巴打一頓,那尾巴軟軟的只要九尾狐不帶殺意其實是不會傷到他們的,不過每次都被修理這次總感覺不太好。

“所以啊,這一次才要好好回擊不是嗎!光忠要是找到了主人你可要一起過來慶祝啊!”

“是是是,鶴丸先生你已經喝醉了。”

他們在找主人這方面抱持著很大的希望,在那之後沒多久也遇到了同樣擁有前世記憶的三條宗近。

他們都以為他們不會太早找到主人。

但是事實卻是相反,而且他們的主人情況比他們想象當中的還要糟糕。

 

“…精神狀態還可以,但是身體方面就不行了。有一點營養不良,具體的還要等檢查出來才能知道。”

要是宗近沒有接到家暴的報案的話,恐怕他們還不會知道他們的主人現在已經是一名即將升高中的中學生。

親生父親在很早就去世了,母親身邊的男人則是一直在換,不止是有受到來自母親的暴力,似乎也有被那些男人…

不想要再聽下去的光忠最後還是聽完了鶴丸知道的所有消息,他們正在病房外面,等著先進去的醫生出來跟他們匯報裡面的人的情況。

現在還不適合見面。

他們不清楚他們的主人現在是什麼個精神狀況,她被人救出來的時候已經意識模糊了,而後就是持續的昏迷狀態…

火大得要死,

光忠聽完之後都恨不得要親自去把那兩個家長揍一頓,或許一頓還不夠。

咔啦咔啦,門從裡面打開后立刻就能讓兩個男人的注意力全在走出來的醫生身上,快步到醫生的面前差點給對方太大的壓力,“醫生!”

“詳細的我會跟你們說,等那之後你們進去吧。”

病患說想見你們。

 

她比他們想象中的還要脆弱,的確轉世之後如鶴丸所言他們都擁有人之軀,可是他們所期望見到的是擁有健康身軀的主人,而不是現在的這個,在繃帶和衣服下面全是傷痕,吊著水一臉虛弱的樣子。

“真是好久不見了呢,國永,光忠。”

可是,她還是她。

命還是命。

她將轉世之後所有的事情都告訴了兩人,語氣淡然仿佛和她自身無關一樣。就像說書人一般講完了她的事情后她反倒是問起了兩個人現在的狀況。

命從頭到尾都沒有提到她之後打算怎麼樣,她是不可能回到她的父母身邊了,萬一下一次事態更嚴重的話,光忠是想都不敢想。

“我稍微睏了,”

“是嘛,那我們明天會再來的,你好好休息吧。”

那一段時間光忠和鶴丸是每天都跑醫院,雙方都沒有人提到之後命該怎麼辦,當事人也是一臉並不在意這事地和他們說笑著。

 

如果那時候光忠沒有說出“來我家吧,”這話的話,他都不敢想現在的命會在哪裡。

 

被接到了光忠家的命就算是光忠的養女,已經走上社會的光忠好歹還是有那麼點錢,也負擔得起命的學費,而且放著這個九尾狐的轉世不管的話…

“啊啊,錢的話其實不用擔心。稍微去一點特殊的地方就可以拿得到…”

“不可以犯罪!不可以用妖術!也不可以賣!!!!”

抓起命的肩膀猛搖的光忠就是擔心這一點,這個人雖然轉世為人了但是好像在很多方面還是保持著之前身為九尾狐的狀態,尤其是思考方式。

“…噗,我是說老虎機那一類的。光忠是想到了什麼呢,”

“咦…?咦,老虎機?”

“嗯,老虎機那一類的。我的運氣還算是不錯偏上吧,稍微玩幾下就可以…”

“不行!不行!果然還是不行!”

一個女孩子怎麼可以去那種地方,在說你還未成年吧?!難道之前也有去那裡嗎?難以置信啊,聽好了從今天起你就是長船了所以絕對絕對絕對不可以在我沒有準許的情況下去危險的地方,知道了嗎?

在說了很多大概是家規的條約后,光忠所看到的是一副生無可戀躺在沙發上的命,在光忠終於說完后她只有一句感想,“光忠你變得好啰嗦。”

“我這可是擔心你耶?!”

热度(10)

© 在當騎空士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