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琴makoto

目前主刀劍,光忠我老公,俱利我老婆。目前只寫乙女。天狗女兒卡了,陷入光忠x精神體女兒的坑中。
不管是哪個女兒都是我的真愛!其實可以的話女兒們全部嫁給光忠是我最大的心願!!!
頭像春AKI光忠,背景sam光忠,時不時做個靜畫的MMDer。

刀劍亂舞乙女向深夜六十分【花嫁】

沒有想到自己真的寫出來了wwwww

這一次的審神者是以前曾經放過一次片段內容的天狗·筱崎月,字數比我想象中的要稍微多一點,總之算是補全正片的一部分吧。

筱崎確實是會和光忠在正片當中結婚就是了wwwww

    

文中仍舊有友人 @笑霜自若 的嬸嬸·清水若笑友情客串wwwwww


那麼以下是正文。


刀劍亂舞乙女向深夜六十分

題目:花嫁

 

天狗可以說是從來沒有想到這一天會到來,她從很早以前就打算獨自一人度過這一生,即便她被政府的人選上成為了審神者也罷,周圍的刀劍男士越來越多也罷,她一開始是真的沒想過會發生這種事。

 

天狗筱崎月將在這一天和她的愛人·燭臺切光忠結婚。

她將成為所謂的花嫁,也為此筱崎的友人夜雀清水若笑一大早就在和亂還有宗三在自己的房間裡面忙東忙西的。

“哈啊…”

“歎氣的話幸福可是會溜走的哦,主人。”

看著梳妝鏡前的自己,和平時可以說是大不相同,反差簡直太大導致筱崎都有點覺得鏡子映照出來的並非是自己本人,“這個真的不是妖術什麼的嗎…”

所謂的化妝,對筱崎來說就好比妖術一般。只是若笑拿著什麼刷子還是什麼的東西在自己的臉上折騰了好一段時間后,就變成這樣子了。

“才不是妖術呢,看來為了讓主人習慣日後得多化妝才行呢。”

“好了,不要動,現在要給你弄頭髮了。”宗三在另一旁為筱崎打理頭髮,紅花的髮飾將她的頭髮綁了起來,讓平時看起來亂糟糟的頭髮一下子好看了不少。不論是化妝也好,把頭髮弄得整齊好看也好,都是為了今天接下來的事。

“雖然我是很想看筱崎醬穿婚紗啦,但是果然還是白無垢最適合筱崎醬了呢~”

在這一天之前就開始糾結到底是婚紗好還是白無垢好的若笑最終還是選擇了讓筱崎穿上白無垢,當然筱崎之前試穿婚紗的照片她還是保存著的之後要麼拿來收藏當掛畫還是拿來收買光忠呢…一不小心似乎又想遠了的若笑很快就又回過神來,

“不知道男方那邊怎麼樣了呢~?”

她略帶歡快的聲音聽起來是一點都不擔心南方那一邊的情況,反倒是有一點期待著的意思在裡面。

 

“鶴丸先生,我現在應該看起來很帥氣吧?”

“對對,很帥氣。”

“小俱利,我現在看起來真的很帥氣對不對?”

“…嗯。”

“…長谷部我現在…”

“帥氣帥氣帥氣!你到底要問幾次啊?!”

早就換好了衣服的光忠今天也稍微上了一點妝,主要是在若笑家的鶴丸的幫助下完成的,次郎本來也在這邊幫忙不過沒過多久就去準備一會兒的慶祝會餐點了。

而今天的主角之一燭臺切光忠已經問了不下十次的他現在看起來帥不帥氣這個問題,就算是個大喜日子,坐在旁邊和他一起等待的長谷部都已經額上爆了青筋,就差把光忠趕出房間了。

“可是今天真的是不帥氣不行啊!真的不帥氣不行啊!”

“好了光忠你這麼慌張反倒變得比較不帥氣。”

若笑家的鶴丸無奈苦笑,這個平時在意的帥氣和穿著的男性居然也會有如此慌張的時候,不過如果換做是自己大概也是這個反應吧。

不管怎麼說,今天可是要,

“今天我就要娶月,不是,主人了啊。”

“知道你要和主人結婚了你也不要緊張成這樣子,你再這樣下去我先押切你,”

“好過分!”

哈啊…長歎一口氣的大俱利伽羅心裡倒是希望趕快開始儀式,免得自己之後受到牽連。

“光忠你準備好了的話就可以開始了~”

門外傳來的是過來通知儀式即將開始的浦島的聲音,還有其他短刀興奮的交談聲,不管是誰在這個日子都無法隱藏自己期待和快樂的情緒。

“這就來,”

 

心跳快到總覺得下一秒心臟就會爆炸一樣,噗咚噗咚地,就連光忠自己都覺得太過大聲以至於身旁的人都會聽到。

他今天就要結婚了,和他心愛的天狗結婚了。

那位一開始只期望獨自一人迎來終結的天狗會成為自己的花嫁,這真的是光忠做夢都想不到的事情。本來以為他們就算不結婚也沒有關係,只要待在彼此的身邊就足夠了,可是一旦這一天真的到來了,光忠是無法否認自己沒有在期待。

他終於,可以和天狗,可以和心愛的女性成為夫妻了。

一步,又一步,看著自己的花嫁朝著自己走來,她或許是不太習慣穿著這種較為繁重的衣物所以每一步都相當小心,在筱崎的身旁站著的是這一次過來幫忙的夜雀·若笑。在不會影響到天狗的距離護送著筱崎走向光忠,就像她平時那般。

夜雀是他們的守護者,即便他們的這場婚禮是無法向政府上報的,即便他們的這一場婚禮是不可能獲得政府的同意的,但是在夜雀的幫助下他們還是得以舉辦這場婚禮。

而若笑就是他們的見證人。

“好啦,我要把我可愛的筱崎醬交給你了,不過萬一你要是讓筱崎醬再像上次那樣哭得那麼兇的話,”頓了一下的若笑,她身後的翅膀稍微張開了一些,“就算會讓筱崎醬生氣我也會暫時奪走你的視力。”

若笑說這話是認真的,光忠自然是聽得出她的那份認真。不過這一次他可以保證不會再讓筱崎哭泣了,“我是不會再讓月哭的,不如說光是看到她哭泣的樣子我的世界就已經是一片黑暗了。”

“那就好!”

拍了拍光忠的若笑而後便將視線轉移到了身旁的筱崎身上,早從剛才開始光忠就時不時瞄一眼天狗,又害羞地把視線收回去。

哎呀哎呀,這可真是…

在心裡不禁竊笑的若笑當然是注意到了光忠的反應,真的是被自己的花嫁的美麗給震驚到了呢。

“好啦筱崎醬也不要不吭聲,儀式要開始了哦~”

“…嗯。”

終於肯正視光忠的筱崎也終於讓光忠看清了此刻的她,今天真的是被打扮了一番,她本來皮膚就很好只是上個淡妝就很好看了,宗三所選擇的紅花髮飾也相當適合天狗,頭上戴著白無垢的那頂帽子身穿著花嫁的衣服,讓光忠更有自己接下來就要和天狗結婚的實感。

這真的不是夢呢。

我真的要和月結婚了,

“光忠…”

“嗯?”

“你真的願意和我結婚嗎?”

沒有想到筱崎居然會問這樣子的問題,為什麼不願意,對啊,為什麼會不願意。心裡這麼反問自己的光忠對上的是筱崎略帶不安的眼神,他知道,要是沒有好好回答這個問題的話,筱崎就可能會一直抱著這份不安活下去。

“嗯,我想我的答案不管放在什麼時候都是一樣的。我先讓月成為最漂亮的花嫁,最幸福的妻子,這個世界上我只想要月一個人。”

光忠那金色的左眼當中透露出的是對筱崎的溫柔和喜愛,他沒有辦法抑制住這些情感也不會去隱藏。他恨不得每一天都對筱崎說那些甜言蜜語,即便筱崎總會臉紅地避開他。聽到光忠的這番話的筱崎先是略睜大了雙眼,沒有過多久她的嘴角微微上揚,面帶紅暈笑著注視著他。他恨不得告訴在座的所有人他的花嫁是多麼得可愛,想要將筱崎的所有可愛都展露在所有人面前,又捨不得讓他人看見這份可愛。

“我發誓不會再墮入那片黑暗傷害你,也不會再以自作多情卻傷害你的方式保護你。月,你願意成為我的花嫁,和我結婚嗎?”

噗咚,噗咚,噗咚。

確實這話是自己說出口的,但是果然還是很緊張。盡量讓自己看上去笑得比較溫柔,可是還是擔心害怕筱崎的回應會是拒絕。

“光忠真的是個笨蛋呢,如果我不願意成為花嫁的話會穿成這樣子嗎?”

這衣服對愛宕的天狗來說實在太過繁瑣,若不是為了今天筱崎恐怕是不會主動穿上去的。

再也忍不住自己激動的情緒,光忠一把把筱崎抱在了懷裡,還未等筱崎說等等就吻了上去。原本放在光忠胸前想要拒絕在人前這麼親近的筱崎一笑之後便雙手環上了對方的脖子。

“哦哦!親上去了呢!!”

要是沒有這幾乎是破壞氣氛的聲音響起來的話,或許光忠和筱崎還能夠繼續沉浸在這個甜蜜的氣氛當中。無奈放開筱崎的光忠有些不滿地看著出聲的鶴丸,怎麼想都知道這是若笑家的,“鶴丸先生你…”

“這可不能怪我啊光忠,要是放著你這麼下去一會兒我們這些嘉賓的存在可就要被你忘光光啦。”

“而且最重要的喝酒還沒有要開始嗎!”

早就準備好了酒碟子和酒的次郎和日本號早就按耐不住了,算是硬把酒碟子塞進了光忠的手裡,又是給他倒了快要滿出碟子的酒。

“嗚哇次郎先生這太多了!”

“沒事的沒事的!來來來!一口喝下去!”

次郎的氣勢一看就知道了,他只是想要早點完成儀式然後開始慶祝會而已。噗嗤笑出聲的若笑來到了筱崎的旁邊,“喝酒的事就交給光忠啦,筱崎醬今天剩下的時間可都是我的~”

“若笑…”

“放心放心,我是不會把所有吃的都吃完的啦~”


热度(12)

© 真琴makot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