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當騎空士哦

目前主刀劍,光忠我老公,俱利我老婆。目前只寫乙女。天狗女兒卡了,陷入光忠x精神體女兒的坑中。
不管是哪個女兒都是我的真愛!其實可以的話女兒們全部嫁給光忠是我最大的心願!!!
頭像春AKI光忠,背景sam光忠,時不時做個靜畫的MMDer。

刀亂神官處——日常·燒烤大會

※請將本篇與《Sterben》分開看待。


刀亂神官處——日常

 

燭臺切光忠主審:Sterben

 

本文以第一視角呈現。

 

神官處似乎又有新的神官進來了,也有不少神官離去。

這兒的流動率還是蠻大的,看起來適合這份工作的人不一定是真的適合,不過我也沒有想到我能夠待在這裡這麼久。

“今天似乎也會有幾個新人過來報道呢,”

從外面進來的光忠少有地拉開了窗簾,“太陽那麼好還是曬一曬吧,”

“是嘛…”

對於新人,對於曬太陽,我都不會有太大的反應。

光忠好像在說下午的點心要吃什麼,我又回答了什麼,啊,有一點睏了,這樣子被太陽曬著還蠻舒服的。

“要睡的話就躺下睡吧,”

嗯…

稍微睡一會兒,就好了。

 

悉悉索索的,悉悉索索的,

好像有人說話的聲音,

不是光忠的聲音。

有誰在我的房間裡?

睜開眼我所看到的是,一個女孩子,黑髮卻有著藍色挑染的女孩子以及,恐怕是她的近侍刀的刀劍男士鶴丸國永。

好近…

“你好啊~我是新來的住戶清水若笑請多指教嗷嗚~要吃餅乾嘛!草莓味的喔!對了這個水泡泡給你當見面禮,捏一捏可以抒壓,啊!對了!這是我的食物倉儲柜鶴丸國永,很帥很可愛吧誒嘿~唔,不過,你是誰啊?”

…你說了這麼多,又在我的房間裡,居然不知道這個房間的主人是誰嗎…

而且水泡泡是什麼東西這個孩子到底在說什麼。

拉起了我的手這孩子也是相當主動的一個孩子啊。

“所以你是誰啊???真的不要吃餅乾越要水泡泡???”

再度逼近我的這個女孩,若笑,似乎真的完全不在意自己和我之間的距離有點太近了。

而我如果不說出自己的名字,大概這個局勢是不會改變的。

“Sterben…不要餅乾也不要水泡泡。你靠太近了。”

“啊~~~~收下嘛收下嗎~~~~~水泡泡最好玩了!”

…根本就沒有在聽人家說話。

只好無奈地收下了水泡泡的我,還有幾個要問這個人。

“你為什麼會在我的房間裡…”

“喔~因為國永說這間房間看起來很好玩嘛,你要是不喜歡水泡泡,我可以換成水大象給你喔,要換嗎?”

笑著看著我的若笑,在說什麼我有一點搞不太懂。

水大象又是什麼…

說起來不要因為覺得這個房間很有趣就擅自進來啊。

啪嗒,

是門被打開的聲音。

進來的光忠顯然也因為這兩個人出現在這裡而有一點茫然,可是就算光忠你向我投來詢問的眼神我也沒有辦法回答你,因為我醒來的時候這兩個人就在這裡了。

“…兩位這是?”

“嗷嗚!這位是漂亮姐姐的男友嘛!很帥呢!要吃餅乾嗎!”

一瞬間,清水小姐的注意力就從我身上轉移到了光忠的身上,真是由衷地…慶幸光忠在這個時候進來。

鶴丸國永臉上是早就習慣了清水小姐這種表現的神情,

“嗯…總之我們先,坐下來再說吧。”

 

“原來是三期的神官,這位是我的主人Sterben,而我是她的近侍刀,燭臺切光忠。”

有光忠在就比較好,至少在交流上沒有那麼不方便。吃著光忠做的點心,看她的表情應該是很中意光忠的點心吧。本來是要給人吃餅乾的清水小姐現在吃光忠做的點心完全就忘了她自己帶來的餅乾,

“啊抱歉啊,我家這個一直都是這樣子,”

抓了抓頭髮的鶴丸倒也沒有停下手裡的動作,這一對主從可以說是相當相像啊,都特別愛吃。

說起來剛才…清水小姐似乎說鶴丸是她的…食物儲藏櫃…

算了,還是不要管那麼多會比較好。

 

轉進來的三期神官人數算是頗多,有幾個已經見過面,也還有幾個沒碰到過。

有像清水那樣子很熱情活潑的,也有害羞不敢多交流的。

雖然…

雖然這次的燒烤算是在我的意料之外…

更沒有想到是光忠拉著我來參加這個燒烤大會的…

“因為大家想一次吃個夠,外加上現在又到了夏天正好適合燒烤,所以就這樣子啦。”

烤肉架,碳,食材,都已經準備好了…所以最近光忠被藤本小姐叫出去的幾次都是為了準備這個嘛。

也罷…

不過為什麼連我都要參加,

帶有著這個意思的眼神向光忠看過去,他只是笑笑沒有回答我的問題。“我先去準備生火了哦,一會兒把吃的端過來給你。”

看了一下這個地方,是在神官處附近的河邊吧,偶爾會和光忠散步的時候經過這裡,不過這幾天都沒有經過這裡所以我也不知道這兒已經被他們幾個設置成了燒烤派對的地點。

他們,是指這一次一起燒烤的幾個人。

一期的玖冴寺小姐和藤本小姐,二期的遙君小姐,三期的肖小姐喝飛鳥小姐。這一次還真可以說是一期到三期都參加的活動。

不過我自己一個人站在旁邊似乎不是件好事,畢竟光忠帶我過來應該不是讓我來當擺設的…藤本小姐一個人在忙著串食材的樣子,我看我還是…

“需要我幫忙做點什麼嗎?”

“誒Sterben幫我把這些鵪鶉用竹籤串一下嘛?”

遞過來的是一把竹籤和一袋子的鵪鶉…

嗯…姑且照著旁邊的食材串起來應該就沒有什麼問題了吧。一個竹籤上串5個鵪鶉會不會太多了…應該不會吧?

另一邊吵吵鬧鬧的也不知道是在做什麼,往那邊瞥去一眼就只瞧見沾了一身魚血的遙君和飛鳥小姐…

這到底是怎麼搞的。

“沒事啦…這麼看起來一身魚血…我會比較像女鬼嗎?”

“…與其說是女鬼不如說那一身魚腥味不處理一下嗎?”

那麼重的魚腥味在身上,難道不會覺得介意嗎?光忠的臉色都變得有一些糟糕了,我都有一點不敢看次郎太刀會是什麼樣的表情了。

只希望一會兒不要太…

嘩啦!一聲響就只知道遙君拽著飛鳥小姐往旁邊的河裡一跳…一跳…一跳…

哈啊…

這都什麼展開啊…

“藤本小姐,我把鵪鶉串完了還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嗎?”

這個時候無視才是最正確的選擇。

“火生好了嗎…生好了就可以開始烤了哦。邊吃邊處理也可以的。”

看起來藤本小姐也不是很想管河裡的那兩個…

光忠剛才確實是說去生火了,現在應該是已經好了。“火的話…應該是光忠負責來著的。”又往光忠那邊看了一眼,向著我招手的他應該也是在說這事,“啊啊,差不多是好了。”

熟練地把食材放在了烤架上開始烤的光忠應該是第一次燒烤才對,在本丸的時候我記得我們還沒有弄過燒烤一類的,不過要是有機會的話還是弄一次會比較好吧。

也想讓長谷部和俱利伽羅他們嘗嘗。

“好了,這兩串烤好了來嘗嘗吧。”

“光忠…你自己也得吃。”

點頭說好的光忠到頭來還是先把烤好的食物先放在我的碗裡,這個人也真是的…大概是顧及到大家吃的速度比較快所以手裡的動作可以說是一直沒有停吧。

我只能將烤肉串上的烤肉用筷子一塊一塊地抓下來后放在盤裡再餵給光忠吃,雖然麻煩了一點但是總比讓這個人忙到最後餓著肚子要好。

“哈啊…別只顧著烤肉也記得吃啊。”

“有你喂就可以啦。”

…這個人其實,是故意的吧。

“光忠桑我還要一串肉——”

旁邊的遙君說著這話,真的不擔心被次郎抓包嘛。還有光忠你就這樣子放任她真的好嗎…

“OK——”

又去拿了一串烤肉的光忠真的是打算從頭到尾都負責烤肉吧。

真的是辛苦了。

“光忠,請給我一些肉串,有什麼下酒的東西嗎?”

這一次過來的是玖冴寺小姐,應該是要連著在那邊喝酒的一些人的份吧,她點了不少東西。開始烤起了香菇的光忠也是在完成這份點單吧。突然覺得光忠就像是燒烤店的店員一樣,誰來點什麼他就烤什麼…嗯…

感覺還蠻適合的?

“好的—烤完之後我讓Sterben拿過去吧?”

嗯?什麼?

我拿過去?

拿去哪裡?

我就想了一點東西而已光忠你至於嗎…當我看著光忠笑著要我把烤香菇拿去玖冴寺小姐多處的那兒后,我只有這麼一個想法。

哈啊…

 

“哦下酒的來了。”

我什麼都還沒說,注意到這邊動靜的日本號倒是先開口了,還有一點興奮的樣子讓我頓了一下腳步,“我把烤香菇拿過來了。”

“哈哈哈哈不要害怕。”

肖小姐伸手摸了摸日本號的頭,這個動作由她做起來格外像是在摸大狗狗的樣子。而任由肖小姐的日本號也像是一隻溫馴的大型犬…

我到底在想什麼。

“你們慢慢吃。”

將烤香菇放在了空著的地方后我就準備回到光忠的身邊去了,那個人應該還在忙著烤肉吧,回去這麼一看也果然如此。藤本小姐已經躺在不遠處的地方睡著了的樣子,本來以為她是吃壞肚子了不過還好沒有。

拿著果汁過來的飛鳥小姐可以說是相當體貼,光忠弄了這麼多也吃了不少東西應該也口渴了,

“給我一杯楊桃汁吧,”

將楊桃汁給光忠后他笑著暫時放下了烤肉,接過了我手裡的楊桃汁之後沒有立刻喝下去,“嗯…總感覺這次烤肉反而是我吃的比較多呢。“

“是嘛,那不是挺好的。”

“我本來是想要藉此讓你多吃一點的,”

讓我多吃一點是為了什麼呢?並不是很想知道光忠為什麼希望我吃多一點,將視線轉移到了河那一邊的玖冴寺小姐和肖小姐,只是看著她們在水裡玩耍就覺得很清涼。

“嗯…反正現在也沒有人要吃燒烤的樣子,稍微過去一點吧。”

放下了杯子的光忠牽起了我的手往河那邊走去,河並不算是太深但是就算是撩起褲管也仍舊不適合下水,光忠就乾脆讓我把鞋子脫了坐在河邊讓腳浸泡在河裡。

“雖然不會讓你下水玩但是坐在旁邊還是可以的。”

就算你讓我下水我也不會下水的。

玩水什麼的實在是不適合我。

看著和玖冴寺小姐互相潑水的肖小姐,這個畫面在神官處還真是少見。沒有想到玖冴寺小姐也有這一面,

“就好像小孩子一樣。”

啊啊確實很像小孩子呢。

還真是意外地可愛。

 

說實話這一次的燒烤要說拉近和其他人之間的關係似乎也沒有,我只是按照光忠所說的參加了燒烤罷了。到頭來和我交談最多的還是光忠,

收拾完了燒烤后的殘局,剩下來沒用的食材都已經放回了冰箱,烤肉架和木炭那些也都有其他人收拾,和光忠回到房間的我還是先被光忠推去了浴室,

“吃了那麼多晚餐應該會稍微延後,先去洗澡吧。”

“…該去洗澡的應該是你才對。”

光忠身上的燒烤味,明顯比我的要重。稍微愣了一下的他很快就笑得相當燦爛,“那就一起洗吧?”

“為什麼會變成這個樣子。”

沒有拒絕光忠的我也是足夠放任他的,先前是將腳浸泡在河水裡的冰涼感早就沒有了,夏天雖然是很想洗冷水澡但是光忠並不允許我這麼做。

“還有時間所以乾脆一起泡澡吧,”

“…你高興就好。”

坐在光忠的大腿上將身子浸泡在熱水當中,哈啊…其實這樣子還是蠻舒服的。

“最近能和其他人相處得不錯呢,”

“是嘛…我倒是覺得。”

我還是一樣,和其他人保持著一定的距離。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和交集,也為了防止別人對於我的出身之處有所疑惑。

說到底暗黑本丸出身的我要和別人友好相處…還是算了。

“我想就算不是我在這裡,其他人看到現在的Sterben也會這麼說的。”

“是嘛…”

“嗯嗯,可以說比起一開始是相當有進步呢~”

這個男人是在高興什麼我並不是太想知道,因為後面那一句一定是…

“不過你還是只屬於我哦。”

啊啊,果然呢。

這個男人果然還是會說這一句話。


热度(12)

  1. 刀剑乱舞神官处在當騎空士哦 转载了此文字
© 在當騎空士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