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當騎空士哦

目前主刀劍,光忠我老公,俱利我老婆。目前只寫乙女。天狗女兒卡了,陷入光忠x精神體女兒的坑中。
不管是哪個女兒都是我的真愛!其實可以的話女兒們全部嫁給光忠是我最大的心願!!!
頭像春AKI光忠,背景sam光忠,時不時做個靜畫的MMDer。

刀亂神官處——日常·毫不心跳加速的泳池大清理~

※請將本篇與《Sterben》分開看待。


刀亂神官處——日常

 

燭臺切光忠主審:Sterben

 

本文以第一視角呈現。

 

天氣逐漸變得炎熱起來,光忠開始會把襯衫的袖子捲起來,甜品做成冰的次數也開始增多了,就連晚餐偶爾都會做涼麵之類的。

“現在就這麼熱了真擔心之後呢…”

“希望不要中暑就好了。”

和光忠不一樣,我到現在都穿著黑色的長袖,並不是我自身的體感有問題,而是被黑色氣息圍繞著的我並不感覺到天氣太熱。

湊過來的光忠臉靠在了我的肩膀那裡,長舒一口氣的他似乎也有點涼快了,“Sterben就好了…抱起來冰冰的。”

“冬天的話就不好受了。”

夏天冰冰的倒是無所謂,黑色的氣息至少讓我避免了因為酷暑過熱而缺水的可能性。但是冬天的話…

“沒關係哦,冬天的話我會抱著Sterben不會讓你感到寒冷的。”

“如果可以的話就好了。”

也不知道光忠是想到了什麼,哼哼地笑著的聽起來心情是挺好的。“啊說起來藤本小姐拜託了我們一件事,”

“什麼?”

“Sterben應該知道神官處有一個泳池吧?”

我有,相當不太好的預感。

 

神官處會有不少被選為神官的審神者入住,被選進來的都可以算是精英,除了我。為了讓神官們的體能狀態不會因為入住神官處而變弱,所以政府在這邊設置了不少運動設施,除去健身房之外就有這個室外的游泳池。

不過有一段時間沒有使用這一個游泳池了,考慮到之後會有人使用的可能性,這一次打算做一個大清理。

而來清理這個泳池的有我和光忠,以及同期的厚和…錳先生。

泳池的規格不算是太大也不是太小,但是只靠我們4個人是否可以清理完畢也還是一個問題。

除了這個以外還有一個問題,

那就是這次是和解剖狂人一起…

因為好一段時間沒有人管理這個泳池了,不少樹葉都漂浮在水上,泳池里的水看起來也不是太清澈,恐怕微生上面…

我大概是清楚為什麼解剖狂人會自告奮勇地要完成這項工作了。

這要是不處理一下反而會變成讓大家生病的原因。

“首先我們該做什麼?”

“嗯…我想想,”

拖著下巴思索的錳先生現在看起來可以說是完全無害的樣子,真的是太好了,如果這個人不對我抱持著想要解剖來看看的想法的話那麼今天一定是不會有什麼可怕的事情發生的。

噗嗤…

我確實聽到光忠發出的笑聲了,這個男人…明明知道我對解剖狂人苦手居然還接下這個工作…

“首先這個泳池已經很久沒人用了,裡面有很多積水積垢,所以先把原來的水放掉吧,厚醬,麻煩你先去泵房把進水口關掉。”

嗯,完全不懂在說什麼。

“這樣,Sterben小姐青幫忙把專門洗滌液配一下吧,等會兒我們要刷洗泳池了,順便把刷子圍裙還有靴子也拿過來吧,會有點臟哦不要緊嗎?”

一開始就是單獨任務嗎…也罷,

“沒事的,不要緊。”

準備去拿解剖狂人要求的東西完成他要的洗滌液不過想想我也忘了一件事而又再度折返回去,“光忠隨便你使喚。”

 

“…真的這個時候不要看我!!!!”

還沒有走到泳池邊就聽到了光忠的大喊,這又是在做什麼啊,稍微加快腳步過去探頭的我所看到的是在這個不是很乾淨的泳池里摔倒的光忠。

………

真是有夠不帥氣的。

但是這話不能說出來。

“那個…我什麼都沒有看到,我把東西拿過來也弄好了。”

“總之幫忙把靴子先遞過來比較好,還有請Sterben小姐自己也先換上靴子比較好哦!不然的話,”

解剖狂人回頭看了一眼已經站起來的光忠…

噗…

“好的…”

不過我想我自身是沒有什麼太大的問題的,

黑色的氣息會自動補正我的平衡,就算腳滑要摔倒了也不會摔得比光忠慘。

噗…

真的不能看光忠呢,不然會笑出聲的。

聽完解剖狂人的話后光忠看了一眼這個足夠大的泳池,“總覺得摔倒不摔倒,清理完這些也會變得不帥氣了…厚要是累了的話可以到旁邊休息哦,然後Sterben要是不想弄髒的話也沒有關係的你的份我來做,所以…別笑了。”

唔…

厚和我們的工作不太一樣,他要負責的是消毒淨水設備,在我的本丸裡面短刀只有藥研一個人,但是感覺上厚和藥研是一樣可靠的。

說話也說了一陣子了,要是再不開始的話今天是真的清理不完這個泳池了。

“就像這樣,要盡可能平行著瓷磚縫隙的方向刷,注意不要把水滴到眼睛裡,本來應該準備護目鏡的不過狐之助遲遲沒有送來所以還請克服一下。”

嗯…

姑且是照著解剖狂人的動作照著做了一遍,這個清理工作要比我想象當中地麻煩,本來以為只要用水沖一沖就了事了,但是實際上並不是那麼簡單的工作。

“意外地要仔細才行…”

“說起來狐之助最近是不是有一點偷懶了呢?之前拜託它進一點食材和東西都好久才送過來,真的黏黏滑滑的呢,比之前用的那個還要粘滑呢。”

光忠,我覺得你在開黃。

但是算了不吐槽,

這裡的狐之助和我們本丸的又是不同的一隻,我們本丸的是只有有通知的時候才會出現,辦事效率也要比這邊的這一隻要快很多,就算是狐之助好像也是存在個體差異的…

“與其說是他的問題,倒不如說最近整個時空政府的效率都在下降⋯⋯話說回來,這裡的柴魚片都已經斷貨這麼多天了……啊,”

解剖狂人突然啊了一聲,而後我所聽到的是,“那個很可能是夭壽螺的卵呢。”

……什麼?

夭壽螺?

那是什麼…

光忠和我的視線都轉移到了那塊發紅的污泥上,到底該怎麼處理,我是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做。

光忠也搖了搖頭,看起來只能依靠…

“………………錳先生,這個東西,要怎麼處理……”

“那個東西,是有害的,不過因為泡在水裡就死掉爛掉了。不過小心一點,這裡八成還會有福壽螺,那個東西能夠殺掉多少就殺掉多少,那個就是活的哦,對於生活在溪流裡的植物而言這些都是禍患,不過對於我們而言只會覺得很噁心而已吧?這攤污泥就這樣刷掉就行了,那些個還要用專門的毒藥來處理掉。”

解剖狂人比我想象當中的要知道很多事情,不禁會令人忘記他身為解剖狂人的這件事。“解剖,不是,錳先生懂得真多…”

“神官處有處理掉那些的藥嗎?”

比起在意解剖狂人的知識儲備量,光忠更在意的還是那些‘毒藥’吧,不過想想也是,要是萬一放在了別人碰得到的地方拿去做些奇怪的事情也不太好。

“嗯,那些藥物不需要特別準備,用一點點黃花杜鵑或者夾竹桃的汁水就可以殺光這全部,因為這附近沒有黃花杜鵑所以只能用夾竹桃了,不過那個東西對人本來就有毒性所以很難處理。”

“對人有毒性的話就讓狐之助去弄不就好了,”

……嗯?

“狐之助的話就不算是人的範圍里了,”

光忠你說的很有道理但是你不會覺得那是在虐待動物嗎?

 

“OK,基本上刷好了,接下來就該用水沖了,啊,那麼Sterben小姐,你那邊上去最快了,請幫忙去取一下水槍吧,還有,燭台切先生請快點和我把這些該死的東西刮下來放到垃圾袋裡。”

總算是將那些黏黏滑滑的污垢清理掉后,喘口氣的時間並不是很多,爬上去后拿起了水槍的我雖然只是出於好奇,但是還是很想對著光忠射上一發。

就一發就好了,

“我姑且問一下,這個噴人會怎麼樣?”

“大概會受傷吧,”

解剖狂人這麼說道后我就放棄了噴光忠的主意了,萬一讓他受傷反而不太好。“我知道了,那麼就麻煩幾位閃遠點吧,”

解剖狂人帶著光忠還有厚陸陸續續上來之後我才真的按下了水槍讓高壓的水衝擊在瓷磚上,看著水沖洗著瓷磚不知道為什麼就連自己都有被洗淨的感覺。

“用水衝過之後我們要做什麼?”

“等會兒要再用加了消毒劑的洗滌液再簡單刷一遍,最後再沖洗一遍就好了,畢竟只要處理掉了黏黏糊糊的東西剩下的用一點消毒劑就可以解決掉了!”

要做的事情似乎還是不少,看了一眼天空天色已經要比剛才要暗一點了。

“應該可以在晚上之前完成吧…”

“⋯⋯啊,話說回來狐之助那傢伙該不會是忘了吧?”

“忘了什麼?”

“啊,說好的要狐之助拿來的新藥,就算沒買到護目鏡也該來送藥了,另外,晚上之前肯定沒問題,第二遍很輕鬆,只要均勻地把消毒洗滌液刷在牆上就行了,而且我們現在有四個人手哦。”

“我也會加油的大將!”

“嗯,辛苦啦,厚醬。”

解剖狂人很寵厚的感覺,雖然我的視線還是落在泳池這邊但是光是從他們兩個之間的對話就能夠聽得出來,

“大概是在犯五月病吧,狐之助。”苦笑的光忠也大概只能歎氣了,

“決定了,要是狐之助真的遲到的話就罰狐之助表演水上芭蕾吧。”

狐之助表演水上芭蕾…

想想這個畫面就…

“噗…”

咳咳,這下可不太好。

“總感覺會很傷眼睛呢。”

“不過總覺得這個清理和我想象的有一點不一樣呢,”

不一樣?什麼不一樣?

“嗯?哪裡不一樣嗎?”

“嗯,前一陣子我在網上搜的時候網上那些視頻都是穿得很可愛的女孩子一邊清理一邊玩呢,啊當然Sterben是最可愛的不用擔心哦。”

真是謝謝你強調我的可愛呢,光忠。但是萬一被長谷部他們知道你又在網上看一些有的沒的不知道他們會怎麼想。

“就覺得比起清理更有…夏天的感覺吧?”

等到夏天你就真的會有夏天的感覺的,我敢保證。而且你還不可能拒絕這種感覺。

“趕緊了事吧,光忠。”

關掉了水槍的我准備到下面去了,只要再刷一遍在沖洗一遍就可以完事的話,還是越快越好。

 

第二遍要比第一遍輕鬆許多,只是將消毒液仔細地塗抹在瓷磚上並沒有耗太多的時間,第二次的沖洗則是解剖狂人負責了。將泡沫沖掉之後我們也就走出了泳池,

“接下來就要準備放水啦,燭台切,也許厚醬一個人力氣不夠,能請你幫他去把進水閥打開嗎?”

交給光忠是肯定打得開的,但是問題是光忠會不會稍微用力就把開關給弄斷了。

當我帶著擔心的意思的眼神看向光忠的時候,對方也正好看向了我,“我不會用力到把開關弄斷的,不要那樣子看著我。”

…好的,你不會弄斷的,

我知道了,

嗯,不會弄斷的。

 

總體來說,今天的清理泳池要比我想象中的還要消耗體力,確實是沒想到泳池會這麼臟,也沒想過到了後來我居然都不怎麼害怕解剖狂人了。

在聽到我這麼說的光忠溫柔地笑到,“這可以說是一個很大的進步呢,”

“…如果不是你接了這個工作大概不會這樣子吧,”

說到底,原因還是在於光忠。接了這個工作的是他,不告訴我搭檔是解剖狂人的也是他,

真是…

“沒什麼關係的吧,啊對了這是剛做的冰品來試試看吧,啊————”

張嘴讓光忠將冰品用勺子送入我的嘴中,冰冰涼涼帶著點酸酸的味道在嘴裡擴散開來,在這個燥熱的晚上確實讓人舒服了不少,而且剛才的疲勞也稍微有好轉。

“好吃嗎,這是檸檬冰哦。”

“嗯…好吃,”

“是嘛,那麼之後泳池那邊的菜單這個也可以有呢,”

以後只要坐在泳池旁邊,腳浸泡在冷水裡還能一邊享受光忠做的冰品,這樣子想想今天的努力也算是值得了。        

热度(11)

  1. 刀剑乱舞神官处在當騎空士哦 转载了此文字
© 在當騎空士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