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琴makoto

目前主刀劍,光忠我老公,俱利我老婆。目前只寫乙女。天狗女兒卡了,陷入光忠x精神體女兒的坑中。
不管是哪個女兒都是我的真愛!其實可以的話女兒們全部嫁給光忠是我最大的心願!!!
頭像春AKI光忠,背景sam光忠,時不時做個靜畫的MMDer。

夢04

※前一陣子寫完的《命》的後續

※轉生的現代paro,轉生成為了大學生的御手杵,和轉生成為了高中生的九尾狐審神者

※部分成員的名字有變動

燭臺切光忠→長船光忠    大俱利伽羅→相州廣光  

審神者有自己的名字:御狐神 命(長船 命)


☆港真我自己寫著...這個初戀啊...味道真酸...


御手杵可以說是每次打工的時候都特別期待命的到來,什麼時候會來呢,這次是和上次點一樣的東西嗎,還會和那個叫光忠的男人一起過來嗎。

御手杵可以說是將光忠當做是情敵來看待的,每次命和光忠一起來的時候總是對這個男人多加小心。即便御手杵心裡很清楚,如果真的比各方面的條件的話,自己是沒有任何勝算的。

“那個叫光忠的真的是那麼好的男人嗎?”

已經聽了御手杵提到不知道多少次名為光忠的情敵,咬著吸管的同田貫都有些聽煩了。

就連獅子王有時候都懶得和御手杵搭話,和廣光坐在旁邊玩著遊戲機。

“嗯…帥又高,感覺也挺溫柔的,還有錢的樣子,聲音也挺好聽的…就感覺是一個牛郎啊,”

“牛郎和好男人搭不上關係吧…”

“嗯…總之你們要是見到了的話就會知道的啦。”

“既然這樣子今天下午反正你也要打工,我們也沒課,那就去看看吧,”

“咦?”

本來只是說著玩的卻沒有想到同田貫是一口答應了,“喂廣光你下午有打工嗎?”

“沒有。”

“好叻,那就大家一起去看看吧。我也很好奇你喜歡的那個女生是什麼樣子啊,”

 

同田貫他們確實就這麼決定了,而且也做到了,從御手杵打工時間開始就一直待在店裡,點了幾份餐點之後就在以不會打擾到別的顧客的程度下閒聊著。

然而他們誰也不知道御手杵心儀的對象會不會今天過來,要是那人不來的話…

御手杵還在擔心會浪費他們的時間,可是不管是哪一個都不在意這事。

“你在意什麼呢?就當作是來玩的就好啦。”

“就是啊,話說這邊可樂續杯可以嗎?”

嘻嘻笑著的獅子王將可樂杯子遞給了御手杵,看他們都這個樣子,御手杵也不打算在說什麼,“這杯可樂我請啦。”

“哦哦!謝啦!”

 

命這一次來的時間要比以往晚一些,臉上的疲憊之色也比之前還要重。進來點餐之後這一次就沒有再多和御手杵有多交流,

“…你沒事吧?”

“嗯…?嗯嗯,沒事哦。”

她似乎有一點晃神,是過了一段時間才對御手杵的話有回應。總感覺哪裡不太對勁,但是在御手杵說話之前命就先開口了,“我先去那邊坐著休息一下,麻煩你等一下幫我把東西端過來吧。”

命就這麼走去了比較角落的位置,就連走路都有點搖搖晃晃的,讓御手杵不禁擔心她是不是生病了。

不過她看起來又不像是就連生病都會來這裡的人。

總之在送餐點過去的時候在看看情況吧。

 

趴在桌上休息的命總是讓御手杵有種她的耳朵也垂下來的錯覺,可是事實上命的頭上並沒有什麼耳朵存在。

“命?”

“…嗯?”

稍微抬起頭的命看到了端著餐點的御手杵后原本有些茫然的神情才漸漸地緩過來,“麻煩你了呢,”

“你沒事吧?”

“嗯…姑且算是沒事吧?一會兒光忠會過來接我所以不用擔心我。”

拿起了漢堡開始拆包裝的命注意到了還沒有走開的御手杵,她停下了要進食的動作笑了一下,“只是最近要準備文化祭所以有點累而已,”

說起來,確實是差不多要到了文化祭的時間了,在聽到這個回應之後御手杵反倒是笑了,“怎麼了?”

“沒什麼,只是在想原來你也會和大家一起參加文化祭啊~之類的,”

有些不滿地看了一眼御手杵的命歎了一口氣,“再和我聊下去可會被上司罵的哦。”

“啊!?糟糕!”

要是被罵了會變得很麻煩的,萬一被扣薪水或者是被炒魷魚那就得不償失了,有些歉意地苦笑后御手杵又回到了櫃檯那裡,命來的時間差不多算是人潮比較多的時候了,一回去就開始忙著點單和端盤,分散一點注意力去注意命的時間都沒有。

只能等工作告一段落才去嗎…

心中雖有些無奈但是還是蠻認命的,只是御手杵沒想到他的那些友人會比自己出手的速度還要快。

 

“所以兩周后就是你們學校的文化祭了啊?真期待呢——”

“到時候要來玩也可以,”

“真的嗎?!那我們就不客氣啦!”

忙完后終於有松一口氣的時間,光忠還沒有來就表示命還在店裡,原本以為命吃完東西會趴在桌上像剛才一樣小歇,結果並不是這樣子。

看慣了的金髮,黑色皮膚還有刺猬頭,正坐在命的那一桌,還以為自己是不是找錯桌的御手杵在聽到獅子王的笑聲后確定自己沒有找錯。

糟糕…

快步走到這桌的御手杵最先看的是稍有些精神的命,而後才是坐在命對面,有一點擠在一起的三人。

“你們…在幹嗎啊?”

“看就知道啦,聊天。休息時間到啦?”

“嗯…我坐這邊咯?”

點了點頭的命自然是不排斥御手杵坐在自己旁邊的位置,總不見得讓御手杵再和那三個人擠了吧。

“你們什麼時候變得這麼熟的啊…?”

“就剛才啊,沒想到還真的是高中生呢。”

一臉嘖嘖嘖的獅子王,和依舊安定地在和命閒聊的同田貫,基本上是保持著沉默的大俱利伽羅,

“你知道嗎?御手杵老是在提起你我們都快要聽到煩了,你今天吃什麼啊,和誰一起來啊,感覺怎麼樣啊我們都快要知道了,明明才…”

“獅子王夠了啦!”

要是不阻止獅子王的話,御手杵都不知道接下來他會說什麼。面紅耳赤的御手杵已經不敢再看命一眼了,這簡直都是羞恥play了。

“原來御手杵看我看得那麼仔細啊。”

話中並不帶有任何輕視意思的命,聲音聽起來反而是特別的溫柔,和自己想象中完全相反的反應。

將視線稍轉向命的御手杵,所看到的是,

先前耳朵還稍微有些下垂的,現在卻已經立起來,笑得非常溫柔的命。那八條尾巴似乎有纏上自己的意思,左搖右晃的。

只有那麼一瞬間而已,在那之後所看到的又是穿著制服的命坐在旁邊。

“怎麼了?”

“啊…什麼也沒有。”

“是嘛,說起來兩個禮拜之後御手杵你有時間嗎?”

兩個禮拜之後?

“有啊,”

“那麼有空的話來我這邊參加文化祭吧?展期是三天,挑一天過來就可以了。”

聽命這麼一說,御手杵才想起來命氣色不是太好的原因是因為文化祭,他是挺想去看的,但是並不想因此看到疲憊的命。

“你要是不累到的話,我就去吧。”

“哼哼,也會開始跟我討價還價了呢,”

他們的對話在對面的三個人聽起來可不是只有幾面之緣的人會有的,但是誰也沒有吐槽這一點的打算,這一幕對他們來說也是有著久違的熟悉,就好像,一直都應該如此才對。

 

“看你們聊得這麼開心,真不好意思打擾你們呢。”

獅子王抬頭就看到了那位經常被御手杵所提到的,佩戴著單眼眼罩的金瞳男子。確實和御手杵所說的一樣,高挑帥氣,雖說這個人是俯視著看著他們但是卻一點壓力感也沒有,大概是有在控制自己的氣場吧。

“光忠,”

“光忠…”

叫出這人名字的,不止是坐在裡面的命,還有不怎麼開口說話的廣光也叫出了這個人的名字。“我來接你了,命。還有好久不見啦,廣光。”

………

……….

同田貫,獅子王,以及御手杵的視線都停留在了廣光的身上,這個人還是一如既往地冷淡,就算大家的眼神都充滿了好奇。

“廣光算是命的…遠房表哥之類的?親戚關係吧,”

“不過今天算是第一次見面,以前也只是聽過的程度,不過真是相當好認呢。”

“哼。你才是,原來御手杵一直在說的就是你啊。”

雙方的外貌是在一般人當中也是相當顯眼的,雖然是日本人但是皮膚是黑色的相州廣光,以及在女孩子當中身材和樣貌都是數一數二的。

如果先前對彼此都略有耳聞的話,那麼一眼就認出對方也不是不可能。只是御手杵現在心裡是滿滿的…與其說是悔恨呢還是形容成不滿好呢,又或者是無奈,他自己也不是很清楚。

他花了可以說是很長一段時間才算是變得比較熟悉,花了不知道多大的勇氣才敢和命說話,但是他的幾個友人只是在短短的一個小時之內就和命混熟了,就連廣光也…

“對了,御手杵。”

“嗯?”

答應命的聲音似乎都變得有一點失落,

“總是在店裡見面也不知道下次是什麼時候過來,太麻煩了。告訴我你的手機號碼吧?”

……

咦??

咦???

咦????

我可以有她的手機號碼了?

這樣算是進一步了吧?算是關係變得更親密了吧??

對吧?對吧??

對吧!!!!

 

“不要嗎?”

“要要要!!!要要要!!!”

 

命之後就被光忠接回家了,趴在桌上忍著不讓自己笑得太大聲的御手杵肩膀一顫一顫的,都讓坐在對面的3個人哭笑不得。

真是,光是拿到對方的手機號就這樣子了,之後還得了。

而且御手杵完全忽略了他們三個人也拿到了命的手機號碼這事。看著御手杵的這個反應都有點回憶起自己當初初戀時候的感覺了呢…

自然,獅子王是不會把這話說出來的。


热度(6)

© 真琴makot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