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琴makoto

目前主刀劍,光忠我老公,俱利我老婆。目前只寫乙女。天狗女兒卡了,陷入光忠x精神體女兒的坑中。
不管是哪個女兒都是我的真愛!其實可以的話女兒們全部嫁給光忠是我最大的心願!!!
頭像春AKI光忠,背景sam光忠,時不時做個靜畫的MMDer。

刀劍亂舞乙女向深夜六十分 第五回【外套】

本週的刀劍亂舞乙女向深夜六十分 ,CP依舊是燭臺切光忠x天狗筱崎月。

本篇為主世界的劇情,


第五回刀劍亂舞乙女向深夜六十分

 

題目:外套

 

審神者:天狗·筱崎月

 

這座本丸的審神者可以算是相當特殊的一位,她並不算高,只能說在女性當中算是比較中等的身高,在高大的刀劍男士面前她看起來只像是一個柔弱的女孩子。然而她力氣不算小,就算只是單手也能夠直接按倒一棵大樹,有時候上戰場都能夠看到審神者抗下對面的大太刀不費吹飛之力。擁有翅膀的審神者還能夠四處飛,有時候拉著一個刀劍男士在空中轉個幾圈對她來說都不是個問題,而對刀劍男士來說這個問題就很大了,那個飛可以堪比雲霄飛車,上上下下速度之快,未習慣者在剛落地的時候不是直接昏倒就是吐得一塌糊塗。

雖不能遁地但是能夠飛天,下不了廚房卻能上得了戰場,總體來說對刀劍男士而言

他們的審神者是至今最特殊的一位主人。

 

剛從廚房忙完出來的光忠和歌仙就看到四處張望的長谷部,似乎是在找什麼東西的樣子讓兩個人立刻明白了過來。

“長谷部在找主人嘛?”

“吃完飯之後就沒有看到主上不知道是不是又在哪裡睡午覺了。”

筱崎總是喜歡在吃完午飯之後四處睡覺,不論是樹上也好,還是櫥櫃也好,整個本丸的各處都是她睡午覺的地點。先不說為什麼這個天狗這麼能睡,但是每一天中午過後基本上都是這個情況,本丸里的短刀將筱崎作為捉迷藏的最終目標,長谷部要是先找到筱崎的話就會抱她回房間睡午覺,其他人的話,

“今天天氣這麼冷,還下雪了應該不會在外面睡吧…”

光忠才剛排除掉這個可能性,就見歌仙和長谷部紛紛搖頭歎氣。

“去年這個時候,就是在積雪裡面發現主上的。”

“嗯…所以得盡快找到她才行。”

光是回想起上一次秋田光是找到睡在積雪里一點反應也沒有的筱崎,目睹了這件事的兩個人的臉色就變得相當不好看,看來上次是真的鬧大了。

“我們也來幫忙找。”

“幫大忙了,要是找到主上就通知大家。”

 

其實要找到他們的主人並不是一件太困難的事,至少對光忠來說並不是。在排除了道場,她自己的房間之後,光忠就將目的地轉向了另一個方向。

光忠的目的地是庭院,這個天氣還只是在地上積了一點薄雪,只要保暖措施做好的話應該是沒有什麼問題的。

但是想想天狗一年四季都是那種手臂大片大片露出來的服裝,光忠還是放棄了天狗會穿得保暖的可能性。

踩在雪上發出的咔嚓咔嚓聲,輕呼一口氣都會化作白煙飄散在空中,可以的話光忠是不太想要長時間待在室外,找人的腳步也不禁加快了。

“啊…找到了呢。”

捲縮成一團的天狗躺在樹蔭底下,看上去絲毫不受寒冷天氣的影響睡得很沉。正想佩服說真不愧是天狗啊都不畏寒冷,就注意到了她那凍得發紅的鼻子和臉頰,捲縮起來並不是看得太清楚的膝蓋似乎也是一樣的。

噗…

真是的,

一邊苦笑著一邊脫下自己的外套,在不會吵醒天狗的情況下把外套蓋在了她的身上。是很想現在就把筱崎就叫起來訓斥她一頓,只是看她現在也睡得這麼香,光忠連自己都不知道他現在的表情是多麼得寵溺。

可是放著筱崎繼續在這邊睡是不可能的了,雖說是天狗但是看這個情況還是有很大的可能性會凍傷。

嘿咻一聲把筱崎抱了起來,就是這樣子抱著她走動筱崎也沒有醒過來的跡象。這到底是睡得多熟呢。

 

真可愛呢,這熟睡的樣子。

要是關係再近一點的話,就算輕咬上去也沒關係吧。

盯著熟睡的筱崎的睡顏,只是這麼看著就覺得心裡快要被幸福滿溢出來似的。每個晚上基本上都是看著筱崎的睡顏入睡,但是看她午睡的總感覺和晚上看的時候有點不一樣。

…啊,

是因為蓋著自己的外套。

總覺得有點…糟糕啊。

蓋著自己的外套熟睡的筱崎,和平時蓋著被子熟睡的筱崎,哪一個都很可愛但是對光忠的殺傷力完全不一樣。

蓋著自己的外套總有種屬於自己的錯覺和滿足感,多少是明白為什麼每一次找到筱崎的大俱利伽羅都喜歡用自己的腰布蓋著筱崎睡覺了。並不是不希望別人打擾她睡覺,而是這種對方只屬於自己一個人的錯覺讓他們感到滿足。

真可愛,真可愛呢。

不斷地在內心重複一樣的內容,可是就是不會對此感到膩煩。要是不是突然想起自己接下來還有工作得做,光忠相信自己是能夠看著筱崎的睡顏一下午的。

“好好睡吧,主人。”

 

醒來的時候,身上傳來的是自己很是熟悉的刀劍男士的味道。可是自己剛才是在午睡才是,為什麼會有那個人的味道…

因為起身的動作而滑落下來的外套說明了一切,輕嗅外套上面的味道也證實了這一點。

砰地一聲又躺回去的筱崎也知道自己現在在哪裡,而為何在這兒的原因也只會和外套的主人有關了。

他們的確平時都一起睡覺,那也是因為筱崎晚上睡不著的緣故,這恐怕是光忠來到本丸之後,感受得到他氣息的天狗第一次醒來不見光忠身影。

下意識地抱緊懷裡的外套,上面還殘留著一點溫度…

“哈啊…”

每天早上醒來的時候都還看得到光忠在自己旁邊,畢竟那位刀劍男士為了不讓自己不安是盡可能地在自己醒來之前都和自己待在一起,

而現在只能抱著這件外套看不到對方反而讓筱崎內心有一點空虛。可她也依靠其他方法來填補這份空虛。

而天狗到現在還不知道,她的這份空虛叫做寂寞。


热度(7)

© 真琴makot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