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當騎空士哦

目前主刀劍,光忠我老公,俱利我老婆。目前只寫乙女。天狗女兒卡了,陷入光忠x精神體女兒的坑中。
不管是哪個女兒都是我的真愛!其實可以的話女兒們全部嫁給光忠是我最大的心願!!!
頭像春AKI光忠,背景sam光忠,時不時做個靜畫的MMDer。

第五回刀劍亂舞乙女向深夜六十分【傘】

※雖然是寫傘但是總覺得寫偏題了。

※《Seekers》設定前提下的長谷部xSterben。

※含有私設。而且很短。


第五回刀劍亂舞乙女向深夜六十分

 

題目:傘

 

審神者:Sterben

 

下雨產生的濕氣和悶熱天氣混雜在一起的濕悶讓長谷部有點不太舒服地皺起了眉頭,他不喜歡雨天,這種濕悶而又沉重的日子總是會讓他回想起那一天。

即便那一天並沒有下雨,但是沉重的氣氛卻是…

仿佛在不斷地提醒長谷部那一天所發生的事。

要是他們早點察覺到的話,要是他們猶豫一秒的話,要是他們…

雨聲,似乎變大了。

 

長谷部不喜歡在雨天的時候出門,除非是逼不得已的時候他才會在出門,否則一旦下雨長谷部就會在家裡待機。

待在房間裡查一整天的資料也好,和Sterben看一整天的電視無所事事也好,就是和燭臺切拌嘴吵架也行。只要待在家裡,看得到Sterben平安的樣子長谷部就不會感到不安。

這幾天連續不斷的下雨已經讓長谷部有一點煩躁了,好不容易雨停出來買點東西卻沒想到剛要走出超市雨就下下來了。

而且還沒帶傘。

跑回去的話剛買的東西恐怕會爛掉,就算用外套裹著也好只要一有大動作肯定會壞掉。這怎麼看選項就只有一個,只能等雨停了。

要在這個讓自己感到焦躁不安的沉悶空氣當中,等待雨停的那一刻或許對長谷部來說是一種酷刑吧。

索性乾脆叫人送傘過來接自己算了,早一點從這個鬼地方離開回到那個溫暖的家,有Sterben在的那個地方。但是到底要叫誰過來好,首先被排除的就是Sterben。

讓她在下雨的時候還出門實在是太過勉強她了。

其他人也是一個一個的被排除掉,不管是叫哪一個都會給那人添麻煩,而且說不定事後會變得更麻煩。

所有選項都被排除,只剩下等雨停的這一選項,無奈歎氣的長谷部都覺得自己的歎息聲讓這個沉悶的天氣更加沉重了。

為了分散注意力長谷部開始想其他的事情,什麼都好只要盡可能地讓自己的注意力從這個氣氛當中轉移出去就好了。

 

說起來前一陣子燭臺切新做的那個什麼…南瓜布丁?還蠻好吃的,而且主人也很喜歡的樣子,乾脆一會兒繞去書店再買點甜品的食譜給燭臺切算了。不過…他已經買了很多也不知道買哪一本好…萬一買重複了可以說是浪費資源反而對不起主人…

還是算了吧。

…記得之前蜂須賀種的花也差不多要到了開花的季節了,要是能夠在這邊這個世界待到花開之時就好了,應該會很好看吧,之後再拜託蜂須賀和藥研弄個花盆插花什麼的擺在主人的房裡好了。

蜻蜓切似乎想要買新的家具,等會兒回去得問問他到底要買什麼樣式的,萬一超過了規定尺寸又得想辦法處理才行。雖然蜻蜓切主動提出要買的東西不算是太多但是他和御手杵的身材問題總是讓有些東西買起來比較麻煩啊…

說道御手杵…那傢伙最近跑去主人房間都被俱利伽羅趕出來了…

……

 

已經不知道想到哪裡去了的長谷部再一次將視線看向了外面,還是在下大雨而且沒有減小的跡象。再這樣下去與其讓買的東西就這麼壞掉還不如直接跑回去讓它爛掉。爛掉好歹還能吃,說不定還能叫燭臺切修復得好看點,那就…

乾脆跑回去吧。

下定決心之後終於要邁出店裡一步的長谷部最先注意到的就是從不遠處撐著一把較大的黑傘四處張望的Sterben。

為什麼她會在這裡,而且還沒有一個人跟在她身邊。

這是在搞什麼!?

在長谷部出聲之前撐著傘的Sterben就先注意到了他的存在,立刻加快了步伐來到長谷部的跟前為了避免摔跤還是極力控制她自己的平衡。“長谷部,找到你了。”

“為什麼只有主人你一個人!?”

“太多人一起出來反而行動會變得不便,雨這麼大要是都淋濕了還會感冒。”

這都是什麼邏輯…

同樣都是人類之軀,但是不管怎麼想長谷部都覺得Sterben是比較脆弱的一方,這種情況既然都要淋濕那當然應該是身體比較強壯的刀劍男士來才對。

“…長谷部要是在想這麼多我就讓光忠來接你。”

“請讓我來撐傘。”

接過了傘后下意識地將自己手裡的盒子交給了Sterben。“這就是長谷部今天出門的原因嗎?”

“是的…”

長谷部出來買的東西正是一塊蛋糕,要是被燭臺切知道的話想必對方會很不開心吧,一邊嘟著嘴巴說我做的明明比較好吃之後接連幾天的蛋糕地獄,可是主動提出要吃蛋糕又不是長谷部的個性…

臉微紅的長谷部本來也只是想以想給主人買點甜點回來為由吃的,不過倒是先讓對方知道了,輕笑道的Sterben雙手拿著蛋糕盒子就怕一個手滑掉了。“真期待呢,是什麼味道的呢?”

將傘傾斜向Sterben的長谷部看了一眼Sterben,“那個…草莓味的…”

“是嘛,那回家就趕快吃吧。還有傘,”

“傘怎麼了?”

“傘是光忠的,所以不用特意往我這邊靠。”

空出一隻手將傘柄輕推向長谷部的那個方向,就是因為知道長谷部一定會將傘往自己這邊靠所以才選擇了燭臺切的大傘的。可是這又讓長谷部不是太開心了,“主人雖然很抱歉但是請允許我之後也買一柄大傘。”

“可以是可以,只是為什麼?”

“我覺得還是撐著自己的傘和主上走在雨天當中會比較有氛圍。”

“噗。那是什麼。”

和Sterben撐著一把傘走在雨天當中,即便沉悶的氣氛還存在在周圍,長谷部也覺得沒有之前那麼難受了。

热度(5)

© 在當騎空士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