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當騎空士哦

目前主刀劍,光忠我老公,俱利我老婆。目前只寫乙女。天狗女兒卡了,陷入光忠x精神體女兒的坑中。
不管是哪個女兒都是我的真愛!其實可以的話女兒們全部嫁給光忠是我最大的心願!!!
頭像春AKI光忠,背景sam光忠,時不時做個靜畫的MMDer。

刀亂神官處——我揍的就是你這個胖子

刀亂神官處——我揍的就是你這個胖子


※請將本篇與《Sterben》分開看待。

※本章含有暗黑本丸相關內容。


本文以第一視角呈現

 

燭臺切光忠主審:Sterben

 

每一個月都會有特殊任務,或許光忠是不想要接連三次都跑到戰場上,所以這一次的任務他選擇了第三項。不過也算是比較尷尬的一項…
“你要我去暗黑本丸?”
“嗯,只有這個任務是不用跑到外面去的。”
“大阪城也不用到外面去。”
“這可不行,萬一敵人又弄傷了你,我可不能保證我不會瘋掉。” 

不,上次被弄傷弄得比較慘的是光忠你吧,你這算是自行篡改記憶了嗎。

自行篡改記憶也就算了,接的任務還真是…讓我不知道說什麼好。

“所以就選擇了去暗黑本丸嗎?”

“是啊,”

得到了肯定答案的我只能歎氣,真的有時候不知道光忠到底在想什麼。

“光忠你知道我是暗黑本丸的,”

“是沒錯,但是準確來說是暗黑本丸刀劍男士處理分部。”

…正如光忠所說,我的本丸是負責處理暗黑本丸轉移過來的刀劍男士的分部之一,但是從本質上來說在政府的名單當中也算是暗黑本丸。

“就算我去了也不會有任何改變的。”

“不?姑且是有剝奪審神者管理本丸權利之類的權限的。”

…所以我才不想去的。

因為我真的沒有那種權利去奪走他人的本丸,畢竟…

 

沉重的,濃稠到就連我都要皺眉的黑色氣息在這座本丸之中蔓延,這個地方還沒有被政府直接討伐也算是不可思議了…

咔嚓咔嚓的聲響,拿著相機在拍照的光忠算是在給這座本丸留下證據,光是從外觀看就可以知道這座本丸的審神者並沒有怎麼管理這座本丸,與其說是本丸,不如說是荒廢的廢墟。

“門口的照片就這麼多吧,”

“你是打算拍成一個相冊集嗎?”

從剛才拍照的關門聲來判斷光忠差不多也拍了5,6張了,再這樣子拍下去…大概真的是一個相冊集了。

“上面說盡可能報告得詳細一點所以照片當然要多。我對自己的照相技術也很有信心的!”

不了,我覺得拍這種東西就不需要太高的技術了,真的。

叩,叩,兩聲之後便走進這座本丸的我和光忠並沒有看到任何一位刀劍男士,庭院也好,門口也好,還是廚房也好都沒有。宛如死一般的地方只留下光忠按下快門的聲音。

“哈啊…”

和我的本丸一樣的廚房配置但是看起來就知道是不怎麼使用的狀態,面露心疼表情的光忠只能無奈歎氣之後繼續跟著我一起在這兒尋找刀劍男士的下落。

不過也沒有花多少時間就找到了這座本丸的刀劍男士,聚集在一個房間里的他們靠著墻壁的,橫躺著捲縮著自己身體的,盡可能縮小自己所佔的空間恐怕是為了讓同胞也有位置可以休息…

終於察覺到了我和光忠存在的他們有些人抬起了頭,有茫然的,有不解的,也有抱有敵意的。不報上自己的身份大概是拿不到他們的信任的,不過報上想必也不會有太多人就這麼卸下戒心。

“我是神官處派遣過來的審神者·Sterben,如果可以的話我不想傷害你們並且想治療你們的傷勢。”

每個人身上多多少少都有傷,輕則擦傷重的已經是奄奄一息的狀態了,這座本丸的審神者感覺並不是很在意刀劍男士們的受傷情況,我看了一眼光忠對方只是安靜地看著自己的同胞。

“你…可以治療我們嗎?”

“嗯。”

“不是只有我們自己的主人才能夠治療我們的嗎?”

“…確實按照道理上來說是這個樣子,但是我可以治療你們。但是請麻煩你們配合我,”

我所需要的是這個本丸的管理者的行為不符合政府要求的證據,而最能夠直接提供這些證據的就是這些刀劍男士。要是能夠配合的話這邊的工作就會很輕鬆,我也不需要費多大的力。

“那…可以麻煩你先從重傷的夥伴開始嗎?”

“啊啊,”

再度掃了一次這個房間,那麼,我要死幾次呢。

 

結果是死了三次,為了不拖延行事索性就直接將重傷的刀劍男士的傷勢分兩次轉移到了我身上而後再讓光忠殺死我…

死了三次啊…也算是在可控範圍之內吧…

全身的傷勢都已經消失的刀劍男士們還在為此感到驚奇和不解,收起了本體的光忠也是鬆了一口氣,至少不用目睹重傷卻得不到治療的同胞讓他心裡好受了一點吧。

但是這裡的黑色氣息並沒有因此減少,看起來…

“這裡發生了什麼?”

“…………”

難以啟齒嗎?

“審神者獲得的資源為什麼沒有拿給你們手入?”

“…所有的資源都是鍛刀用的。”

“…那麼無法手入的刀劍男士們呢?”

“很多都在戰場上碎了…也有人因為撐不下去在這裡碎了…”

“………”

“…不是沒有反抗過…只是…”

“只是反抗的都被刀解了。”

這個已經是不需要再向政府上報等待政府處理的情況了,站起身的我歎了一口氣后便準備去尋找這座本丸的審神者,卻也因為想起了一些事情而停下了腳步。再度來到了剛才跟我訴說這個本丸狀況的刀劍男士跟前,“你所隸屬的本丸恐怕是沒有辦法繼續維持下去了,”

“…咦?”

“這座本丸的審神者的管理行為是被禁止的,政府不會允許傷害你們的本丸繼續運行下去。”

“……你的意思是…我們,”

“政府應該會遵從你們刀劍男士的意見,是回歸到本體不再被召喚顯靈,亦或者是轉移到其他本丸都會遵照你們個人的意願。”

而已經被我治療過的你們並不會來到我的本丸,

他在顫抖著,而我並不知道他是因為什麼而顫抖著。

或許是因為可以離開這裡,或許是因為別的。

他不說,我是不會明白的。

“…我們可以去…”

“喂喂喂喂喂!”

不和諧的聲音,也是我接下來要找的人的聲音打破了這兒的平靜,有刀劍男士在聽到這個聲音之後就面露怯色,也有的似乎想要將我和光忠藏起來…

可是在他們這麼做之前這個聲音的主人救過來了,

“我不是安排了你們出陣嗎?!為什麼到現在…你們兩個什麼人啊?”

…我要怎麼形容眼前的這位肥肉團才會比較貼切,光忠光是看到他的出現臉都要皺在一起了,要是我告訴光忠他現在的表情就好像在看一坨大型的不可燃垃圾的話他會不會覺得自己很不帥氣。

“我是政府派遣過來確認這座本丸運行狀態的,很不好意思但是你已經…”

“哦哦哦,來看這邊獲得的刀劍數量是吧?放心吧,稀有刀我很快就會有的,你就這麼上報給政府吧。”

………

這坨玩意是在跟我開玩笑吧。

“很可惜這個將不會在上報內容當中,我所上報的內容只有你的管理不當而這座本丸會被關閉而已。”

“啥?!你在開玩笑吧,”

“很不好意思,這種事情我並不會開玩笑。”

肥肉一激動起來就面部通紅,有點激動的他伸手就是要抓住我的樣子,往後退一步算是避開了他的性騷擾,“光忠,收刀。”

要是我不出聲阻止的話光忠大概就要砍下去了,雖說確實有取締的權利傷害審神者的權利似乎是沒有的。

“你憑什麼關掉這裡!?你以為你是誰啊?!”

“我是Sterben,被政府派遣過來的審神者。因為你對這座本丸的管理行為不當所以要剝奪你對這座本丸的管理。”

“可惡!?哪裡管理不當了!?你眼睛瞎了嗎?!”

…………………眼睛瞎了?是你的眼睛瞎了吧?

“刀劍男士受傷疲勞你不僅不讓他們休息手入甚至讓他們連續出陣導致碎刀情況不斷發生。只是這一條就足以剝奪你管理這座本丸的權利。”

我覺得這句話我說了很多次了,不知道這位審神者到底有沒有聽進去。

“連續出陣有什麼不好?!為了拿到稀有刀你知道我有多努力嗎!?這種掉率極低的道具要多少有…!!!!”

我只能承認我實在是忍不住,聽到肥肉還有那麼多理由要說真的是忍耐到了極限,肥肉也沒有反應過來,萬一是反應極快的審神者或許就會對我的攻擊有所防禦了。拿出了鐮刀直接敲在了他的肚子上讓他痛到閉嘴,雖然嗚嗚恩恩的呻吟聲也讓人感到心煩,

“付喪神貴為神,你這樣子的對待方式沒有遭神罰已經算是很客氣了。”

 

回到神官處之後的我們兩個立刻回到了房間,在那之後那名審神者就便不再廢話了,不如說再廢話我真的會考慮將他殺死。

而那座本丸的刀劍男士接下來是會回到本體不再被召喚,又或者是轉移到別的本丸,那也已經不是我的管轄範圍了。

“辛苦了,來紅茶。”

“謝謝…”

接過了光忠剛泡好的紅茶,抿了一口之後因為紅茶本身的甜味我稍微有一點放鬆了。“光忠,”

“嗯?”

“今天你也辛苦了。”

被我這麼說道的光忠稍微愣了一下,而後是歎了一口氣,“Sterben有時候的腦迴路我真的不是很明白呢。”

“為什麼?”

“今天被殺了三次的是Sterben哦,我所做的只是殺了你而已,雖然殺了的這三次不能被長谷部他們知道就是了。不管是身體還是精神上都辛苦了的是Sterben。”

“…面對同胞被殘忍對待的光忠,才是最辛苦的。”

我不清楚光忠面對同胞被那般對待內心是怎麼樣的,我所能做的只是減輕他心裡的不適。

又是一聲歎息聲,今天的光忠特別容易歎氣,是不是受到了暗黑本丸的影響,我有點不太確定。

“確實看著他們被那樣子對待我心裡並不是很好受,但是我並不辛苦。我很慶幸我是你的刀劍,也很開心你把他們都治療好了。我的精神和內心都因為Sterben而得到了治愈。”

………

“Sterben不用太明白也沒有關係,我很感謝你治療好了他們。”

“…嗯。”

“喝完這杯紅茶后就好好洗個澡休息一下吧,這段時間我會寫好任務報告書的。”

“…麻煩你了。”

 

審神者:Sterben

近侍刀:燭臺切光忠

 

報告人:燭臺切光忠

 

關於暗黑本丸觀察任務報告

本次任務以審神者對本丸管理不當並且毫無悔改之意為由剝奪了其對本丸的管理權力,其管理的刀劍男士將會按照刀劍男士自身的意願有新的去處。願意轉移到其他本丸的刀劍男士將按照政府的安排轉移,而心靈創傷過於嚴重的刀劍男士也需要政府的及時處理。

該審神者身上的淤青傷為我看不下去其言行所為,我的主人有阻止我但是我沒有服從。對該審神者的傷害大概只會留下淤青並不會對身體有多大的傷害。至少還能夠活著。

對該審神者的處分將由政府決定。

 

以上。


热度(27)

  1. 刀剑乱舞神官处在當騎空士哦 转载了此文字
© 在當騎空士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