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當騎空士哦

目前主刀劍,光忠我老公,俱利我老婆。目前只寫乙女。天狗女兒卡了,陷入光忠x精神體女兒的坑中。
不管是哪個女兒都是我的真愛!其實可以的話女兒們全部嫁給光忠是我最大的心願!!!
頭像春AKI光忠,背景sam光忠,時不時做個靜畫的MMDer。

天狗篇

※依舊沒想好名字的天狗系列

※有肉,關於光忠和審神者天狗的肉,當然我們走鏈接哦也!

※前面後面都讓人搞不清楚的狀態。

這裡是類似前文的地方

接下來是本篇正文,有肉,宛如蠟塊的肉,不好吃。


今天,光忠是下定決心了要抱筱崎的。不僅在早上的時候在筱崎起床沒多久的時候正座在她面前嚴肅地和她說道:“我今晚要抱你。”

還沒從睡夢中徹底醒來的筱崎茫然地看著認真的光忠,光忠確定天狗還沒有睡醒,被她抱進懷裡確實讓人感到安心,她在耳邊帶著倦意的語氣也讓人感到憐愛,“現在不是每天都抱著嗎?”

啊啊,真是可愛的人呢。

回抱住筱崎的光忠輕笑著,“嗯—確實現在每天都抱著睡覺呢,但是今天晚上不一樣哦。”

“…不一樣?”

“嗯,是夫妻的那種。”

他們還未結為夫妻,卻已經是夫妻了。說道這個點上了筱崎也是懂了,而且看起來還因此徹底清醒了,“咦,咦…夫妻那種…咦?”

“嗯,所以晚上等我。”

在額頭上落下一吻后光忠便起身準備離開,“我去準備早餐了,不要太晚過來咯。”

“…嗯,嗯。”

臉紅耳赤的天狗真的不算是少見,可是每一次看到她這樣子都讓自己內心感到滿足。

 

“長谷部在嗎?”

享用完早餐洗完碗筷后來到了職務室,這裡通常都會有當日的近侍在,既然今天的近侍是長谷部的話,想必是早在吃完早餐之後就來到職務室開始工作了。
“什麼事,燭臺切。”

“我想聯絡清水小姐,可以嗎?”

他們總是會因為一些事情聯絡另一個世界的審神者,也算是他們的主人的監護人一類的夜雀,所以最開始的時候長谷部並沒有覺得任何不妥。“可以是可以。”

能夠聯繫清水的方法只有透過職務室的電腦,在通話鈴聲嚮到第三聲的時候終於有人接了起來,“喂喂~?”對面的聲音永遠都是這麼地精神,光是聽到就能夠感受到對方的元氣一樣讓光忠不由自主地放鬆了下來,“早上好,清水小姐。”

“是燭臺切嘛?怎麼啦?“

光忠也知道自己並不是沒事找清水,而正因為是有重要的事情要說,才聯繫清水的。“嗯,我覺得有件事情一定得先和清水小姐說一聲才行。”

“什麼什麼?是做了新的料理嗎?”

“今天晚上我會抱月。”

“…………”

坐在旁邊的長谷部好像是整個僵住了,是很想戳戳看會不會就這樣子碎掉但不管怎麼想,該優先處理的是電腦那一頭的夜雀。

“我馬上就過去,我們當面談談。”

語氣當中的元氣蕩然無存,還沒有出聲應道好本丸的大門那兒就傳來了喊叫聲:我來打擾啦!

“還是一如既往地速度呢,清水小姐。”

 

該慶幸這座本丸的審神者已經跟著第一部隊出陣了,否則現在這個場面對她來說可能會很難受,至少要比戰場上讓她更待不下去。

“所以,你真的做好準備了?”

這算是第一次吧,來到這裡沒有吃著端上來的茶點只是認真嚴肅地和正坐著的光忠的清水,就連清水第一次來這兒的時候也沒有這樣過。

“是的,就是因為做好準備了所以才說的。”

注視著自己的夜雀宛如在審視自己一樣,光忠確信自己是做好了準備的,正因為做好了準備所以才想要抱筱崎。

“雖然只是假設,如果筱崎醬不願意被你抱呢?”

“那我會等的。都等了5年了嘛,”

聽到這話清水就笑了,坐在她對面的燭臺切光忠可是從5年前就和筱崎睡在一起的,真的,純粹只是睡覺的睡在一起,什麼也沒做,就只是睡覺而已。

“真的是心疼你了,燭臺切!”

“哈哈…”

就連光忠自己都很佩服自己,能夠抱著心上人5年都不出手,確實對自己的忍耐力感到佩服了。早上看筱崎的反應雖說可以確定她應該是不會拒絕自己,但是真的有那麼一個萬一被拒絕了,也就只是繼續憋著而已…

這麼一想突然也有點心疼自己呢。

安慰似的拍了拍光忠的肩膀,清水總算是放下了那嚴肅的架子,一邊笑著一邊拿起了一塊餅乾咬下,那清脆的咔嚓聲也總算是喚醒了從剛才都在晃神的長谷部。

“燭臺切你!?”

“長谷部歡迎回神。”

“你真的打算抱,抱,抱…主上嗎……”

不是當事人的長谷部比當事人的光忠還要緊張,在說道那個關鍵詞的時候就開始口吃,甚至面紅耳赤,噗嗤笑了的光忠看到這樣子的同胞反倒是鬆了一口氣,“我不會做會讓主人難過的事的。”

“這是當然的!你要是敢讓主人不開心的話我先壓切了你!”

“啊,說一件事,筱崎醬在妖怪界當中年齡算是相當小的。”

相當小的,

確實記得…他們的主人曾經提起到她自己的年齡只有190多歲來著?也就比本丸里最年輕的刀劍男士·和泉守兼定要稍微大一點…而已吧。

“姑且是有科普過相關知識啦,但是到時候可能羞恥到哭就…不關我事了。”

“……科普過了嗎?”

“…姑且是監護人嘛~”

 

出陣歸來后天狗也和以往一樣就去洗澡了,聽今天的第一部隊報告來看,早上向天狗所說的那話並沒有影響到她的出陣情況。

清水早就在筱崎等人回來之前就離去,所以天狗也不知道自己的友人拜訪過自己。只有光忠和長谷部知道清水最後交代了什麼,“我等著抱孩子,所以燭臺切你加油哦~”

在聽到這個交代后光忠真的是嚇到了,他的確也希望要是可以的話想要有自己和筱崎的孩子,但是那也是希望,自己想想就算了的,現在被清水一交代…就仿佛是…使命一般?

“明天你就沒內番算了…”

也算是妥協了的長谷部開始調整這幾天的內番安排,就連負責廚房料理這事也被長谷部包攬下來了,“要麻煩長谷部了呢。”

“不要勉強主人就好了。嘖…”

聽得出來長谷部是有一點不滿,但是光忠也知道他並無惡意。


為了世界而存在的鏈接


只是一次似乎並不能夠滿足光忠,也滿足不了筱崎。可是顧慮到了筱崎的身體或許會受不了的光忠本想今天就這麼結束吧,畢竟是第一次。

剛想退出來的時候,筱崎的雙腿卻盤著他的腰,只是稍稍用點力可也成功阻止了光忠。

“咦,那個,月?”

“…只有一次不夠吧,光忠的那個。”

“嗯…嗯,確實是這樣子但是再來一次我怕勉強你…”

“但是我還想要,光忠的。想要光忠的東西填滿自己,不行嗎?”

“…沒有不行,怎麼可能會不行!”

 

“…所以,今天筱崎醬都在床上就是這個原因嗎?”

已經不知道要說什麼的夜雀略顯無奈地看著坐在自己面前臉微紅的刀劍男士,聽說昨天晚上一個不小心就做了3次,就算是愛宕山的天狗大概都有些受不了了,這也是今天清水沒見到筱崎的原因。

“有精力是一件好事啦,真的,但是也要適可而止哦。”

“是…我知道了…”

热度(24)

© 在當騎空士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