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當騎空士哦

目前主刀劍,光忠我老公,俱利我老婆。目前只寫乙女。天狗女兒卡了,陷入光忠x精神體女兒的坑中。
不管是哪個女兒都是我的真愛!其實可以的話女兒們全部嫁給光忠是我最大的心願!!!
頭像春AKI光忠,背景sam光忠,時不時做個靜畫的MMDer。

Seekers04


※其實只是我之前夢見的一個腦洞,總覺得特別適合Sterben,就寫了。

※並不是轉生那一類的。

※已經算是all嬸了。

※文中有 @笑霜自若 家的審神者友情客串~

Sterben正片第一章

他們都知道,只要找到了那個東西的所在地之後,就只有一件事情要做,這份和平可能會就這麼到此為止,但是,只要奪回了那個東西之後,他們就不需要帶著摯愛的主人在各個世界撚轉逃竄,終於可以帶著她一直呆在那片聖域當中了。

但是政府的那些人也知道他們的目的所在,把那個東西藏得很深…

“找不到入口的話,就算想進去也沒有辦法呢。”

看著攤在桌上的幾份資料托腮歎氣的燭臺切對於現在他們所出的局面已經是見怪不怪了,不管到哪一個世界都找不到前往政府的入口,但是不管到哪裡政府的人都找得到他們。導致他們不管到哪裡都必須小心翼翼,萬一最糟糕的情況發生了,他們也要有應對措施。

他們雖然身為神,此刻卻是相當得無力。

“之前覺得可疑的地方也去過了,只是也不是。”

“恐怕對方在我們抵達之前就改變了入口的位置。”

“唔…鬧個大騷動讓他們來找咱們勒?”

“那個方法從一開始就不行哦陸奧守,對方的兵力在我們之上。”

一旦,這邊被政府壓制住的那一刻,他們就很有可能第二次失去他們的主人,那位被他們先哄去睡覺的女性。

“不過…有一個小道消息,”

藥研指著地圖上的某一處,這一個地方他們都知道是哪裡,曾經為了購物去過好幾次,但是不管什麼時候去都沒有發現什麼…

“這裡…有入口嗎?”

疑惑地盯著藥研的長谷部對於這個消息有點不太相信,藤紫色的雙瞳里也抱有著這份疑問,慫了慫肩的藥研也滿臉無奈,“嗯,但是不確定這個消息可靠不可靠。”

如果,是陷阱的話…

但是如果不是陷阱的話…

“我打算明天下午去一趟看看,要是有什麼收穫的話就是一件好事了。”

“我跟你一起去,”

只有藥研一個人著實讓人不放心,主動提出跟去的長谷部又看了一眼其他人,“就和主上說…”

“嗯?和我說什麼?”

待在客廳的所有人猛地看向了門口,穿著睡衣的Sterben就站在那裡,而大俱利伽羅則站在了她的身後,臉上略帶著歉意。

看來應該是大俱利伽羅阻止過她,只是沒有成功。

想要把桌上的文件收起來是已經來不及了,慢慢走到桌前的Sterben拿起了一張紙后又看了一下地圖,“明天要去哪裡?我和你們一起去。”

“主人!?”

“這可不行主人殿下!萬一是陷阱的話…”

“如果是陷阱的話就更不能只讓你們去了。”直視著要阻止她前去的蜻蜓切,眼裡只有認真和嚴肅,他們深知自己是贏不過主人也只能無奈歎氣並且同意,只是,附加條件當然是有的。“一旦發現有危險,主人必須立刻離開。這是約定。”

不是用交易,也不是用條件,而是用約定,只要用了這個詞的話,對方一定會遵守的。伸出的小指勾在了一起,“嗯,約定好了。”

“既然都約定了,那麼為了明天就早點睡吧。”

輕推著Sterben肩膀的燭臺切一手搭在大俱利伽羅的肩膀上,帶著兩個回去了房間。事情都變成這樣子了他們繼續討論也沒有多大的意義,收一收桌上的文件便各自回房間休息了。

誰也沒有對進了Sterben的房間后當天晚上就沒有出來的燭臺切說什麼。

 

Sterben清楚自己的刀劍男士們有什麼目的,她認為自己很清楚,卻也覺得並不是那麼地明白此事。最主要的目的是奪回那被政府奪走的東西,Sterben只知道這個,倘若有其他目的的話,她也只能承認她並不知道。

一群人一起前往目的地實在是太顯眼了,因此他們分成了好幾組,雖要繞遠路但是偵查都略高的長谷部和藥研以及蜂須賀為一組;以Sterben為中心的打擊較高的燭臺切和石切丸三人一組;在附近待命的三日月,蜻蜓切和御手杵則又是一組;陸奧守和大俱利伽羅則在不算太遠的地方準備著,一有什麼突發狀況至少還能用遠程投石牽制一下敵人。

就算不想,但是還是要做好最早情況的應對措施。

確實以前為了購物而來過這兒好幾次,就是少有出門的Sterben對這兒都有些印象。

可是要說這裡有通往政府的道路真的就在這,還是讓人不敢相信。

門後真的就是政府嗎?還是說只是一家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店面。

只要在推開這扇門之後就會知道了。

“那麼我開門了。”

手放在門把上的燭臺切臉色嚴肅地看著自己身後的Sterben和同樣認真的石切丸,如果,只是如果,門後是敵人的話,能夠讓Sterben立刻離開才是最重要的…

點了點頭算是示意做好了準備的Sterben,也擔心著門的另一邊的情況。

萬一,

有什麼事要發生的話,Sterben情願看到的是平凡的店面,也不要是埋伏在門後的敵人。

咔嚓,

按下門把后三個人都頓了一下,因為就在他們準備推開門的那一瞬間門就被從裡面先一步拉開了,差點就這麼被帶進去的燭臺切鬆手才得以站在原地。拉開門的女性第一眼看上去只是一個普通的人類,可是很快燭臺切就否定了這一點,她身上有著審神者的靈氣,還有…至今未曾接觸過的某種氣息…

不打算再讓這位女性靠近Sterben的燭臺切已經讓自己的本體顯形在手中,就差拔刀了。“是燭臺切啊,那麼你就是Sterben吧?”

“…你,”

“嗯——這個要怎麼解釋呢?總之先恭喜你們找到了一條線索哦~”

女性前後給人的氣場差異實在是太大,先前嚴肅即將拔刀的氛圍瞬間全無,茫然的燭臺切不解地看向了自己身後的Sterben和石切丸,兩人臉上也是一樣的神情。

這,節奏未免有一些太快了…?

“我是清水若笑,是原本要回收應該變回本體的你們的審神者~”

本應該是沉重到讓三人感到不悅的話語,卻因為對方態度轉變太快和絲毫不帶惡意的語氣而有些反應不過來。

“總之快進來快進來,要是被別人看到就不好了。”

 

這裡算是一個有著不錯氛圍的小店,但是根本沒有悠閒的時間打量周圍的三人只能干看著坐在他們面前的女性,自稱是元政府成員,現任審神者的清水若笑啃著餅乾。“這個餅乾很好吃哦!你們也吃嘛~”

堆滿了餅乾的小盤子被推到了自己的面前,沒有拿起也沒有推開的Sterben還是只是盯著清水,按照她的說法,本應該被討伐的Sterben所擁有的這一座本丸的刀劍男士們會因為失去Sterben這位主人而變回本體,而理應回收這些本體的清水卻沒有回收成功…

想必她正是因此而注意到他們還能夠行動,Sterben還活著這一事。

“我不是來抓走你們的哦~這點請放心吧!”

“…證據呢?只是用說的話誰都能說這話。”

“嗯…因為我想幫你們,但是相對條件的我需要你們的幫助。”

這算是交易,並不是單純地想要幫助他們,而是以談條件的方式交易,如果拒絕的話當然沒有什麼不妥,只是他們的所在地暴露或者一會兒就會有政府的人過來也…

“…幫你什麼。”

“……”將啃了一半的餅乾放下,本笑著的雙眼雖說現在也是笑著可是裡面卻充滿了悲傷和懷念,對什麼的悲傷,對什麼的懷念,Sterben並不是很清楚。

“那個孩子…真的是個很好的孩子。本應該有一個幸福的未來的,可是卻因為政府的關係…失去了太多…”

“……”

“我想要救那個孩子,不管重複多少次也好我都要救她。但是我一個人實在是…做不了太多。”

到底想要救誰,Sterben不知道,

只是,眼前的女性和過去的自己似乎重疊在了一起。

並不是因為世界滅亡了而要一次一次改變歷史,

而是不願意失去好不容易擁有的友人們而一次一次地回到過去,

只有自己一個人活著的世界是沒有意義的。

當一次一次看著親友冰冷的身體之時,改變歷史的想法也越加得強烈。即便事後知道自己的行為嚴重改變了那個世界本應走向的世界線道路,也沒有絲毫後悔的想法。

Sterben覺得自己沒有做錯什麼,

就像現在面前的清水一樣。

“我知道了,我會幫的。”

“主人!?”

兩位刀劍男士不禁有點訝異,有些難以置信地看著Sterben的兩人也只是得到了一個再簡單不過的回答,“我想幫,”

“…知道了。”

妥協?倒並不像是。

只是既然決定要幫的話還是得先弄清楚能怎麼幫,

“啊,這個先不用擔心!我會先告訴你們那個的所在地的!”

一愣,確實沒想到這麼輕易就能夠得知那個的所在地,皺了皺眉的燭臺切還是不肯相信事情會這麼簡單,“你…知道?”

“嗯,因為我涉及到回收你們的任務,所以知道哦。”

畢竟我在政府內部也混了好多年呢,

她話里並沒有得意的意思,只是在陳述一個事實罷了。繼續啃餅乾的清水一邊把政府的大門位置和進入方法告知了三人,一邊給三人畫了一張小地圖。“嗯…差不多就是這個樣子吧,”

“那裡不會有人看管嗎?”

“嗯?當然不會啦!”

為什麼說得這麼有信心,清水很快就給出了答案,“因為政府根本不覺得你們會知道東西在哪裡。”

“哈啊…”

也是,Sterben在心裡肯定了這話。倘若清水給出的消息不假那麼他們確實省下了不少力氣,不論是放置地點還是進入方法都是他們找不到的,或許總有一天會找到吧,只是在那之前不知道要花費多少的時間和精力。

“只要拿回那個你們就不會待在這裡了吧,”

“這是當然的。”

迫不及待地想要帶Sterben回到那裡,回到那個不會被任何人打擾的地方。只有他們幾個刀劍男士和她的地方,

只要回到那裡,就算是政府的人也無法再追捕他們。就連入侵那裡的方法都不知道的政府,到時候只能咬牙放棄了。光是想到那對於自己,還有其他人而言美好的未來,燭臺切的嘴角都不自覺地稍稍上揚了。就連坐在旁邊的石切丸也是差不多的表情,

很快地,他們就可以離開這裡了。

“那等到時候需要幫忙的時候就要麻煩你們咯~”

“我知道的。不過關於你想救的那人,我想多了解一點。”

“真的嗎?!我可以多說一點筱崎醬的事情嗎!?”

热度(5)

© 在當騎空士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