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當騎空士哦

目前主刀劍,光忠我老公,俱利我老婆。目前只寫乙女。天狗女兒卡了,陷入光忠x精神體女兒的坑中。
不管是哪個女兒都是我的真愛!其實可以的話女兒們全部嫁給光忠是我最大的心願!!!
頭像春AKI光忠,背景sam光忠,時不時做個靜畫的MMDer。

From Golden Asylum 02

※天狗的正片!天狗的正片!天狗的正片!重要的事情要說三遍

※審神者為妖怪嬸嬸,天狗,會戰鬥,有點脫線,還有點呆。正片是全員+愛情向,CP確認為燭臺切光忠x天狗。篇幅大概很長,可以的話每把刀的故事都會寫,所有孩子當中的正片劇情向。


以下正文。

“大將————”

藥研藤四郎,這位剛加入這本丸沒多久,大概算是這兒的第二名成員的刀劍男士,只不過是第二個被顯形的所以是第二個,藥研是不太在意被第幾個顯形,倒是亂相當在意的樣子。

所以算是妥協?之類的,藥研是這個本丸的第二把的第一位,而亂則是第二把的第二位。他和亂以及第一把刀山姥切國廣算是輪流當近侍,而第二天正好是他,也正因此他正在尋找自家主人的身影。

他們昨天才來到這座本丸,可以說是相當不熟悉,就連今天早上起床吃早飯的時候也是迷路了好久才找到了餐廳,而現在藥研要在這個大的不行的住宅裡找人,大概是難上加難了。

“大將——”

“怎麼了,藥研?”

前面不遠的房間里探出了腦袋的天狗好奇地看著正在尋找著她的短刀,如果沒有記錯的話這間房間是短刀房,昨天來得比較晚的藥研和亂是只有在帶路的時候才來了這裡一次,至於山姥切國廣則是來了兩次卻也沒有仔細打量過。

“今天的近侍是我呢,大將這是要鍛刀嗎?”

“嗯…昨天忘記了這件事情,這個小傢伙提醒了我。”

端坐在筱崎手中的是這座本丸的鍛刀妖精,基本上是個只會待在鍛刀房的式神,昨天被遺忘了的他恐怕花了不少力氣才讓天狗想起來有這麼一間房間和這麼一個式神。

“雖然我覺得問了大概也沒什麼必要,不過姑且問一下大將想要什麼刀吧?”

“…沒有特別想要的刀,只要能夠讓你們輕鬆一點就好了。藥研希望什麼刀?”

筱崎的想法很簡單,簡單到藥研一時之間都不知道該說什麼好。如果是貪婪的人類此時的想法恐怕是想要名刀,如果筱崎真有這種想法或許藥研會就此對她改觀。

“我當然是以大將的希望為主啦。”

“……要是一期一振能來就好了。”

一期一振,乃粟田口當中唯一一把太刀,按照現在他們擁有人類之軀在冠上人類的關係的話,一期一振便是藥研和亂的兄長。筱崎應該是有查閱資料所以才知道他們之間的關係,苦笑道的藥研的確很想見到自己的兄弟,只是要是說來就來那也太…

“總之先試試吧。”

 

“我的名字是獅子王。這漆黑太刀拵很酷吧!”

“…大將就算鍛出來的不是一期一振你也不能這麼明顯的失落啊。”

“就是啊!剛出來就看到這麼失禮的態度我也很鬱悶好嘛!”

“抱歉…”

 

被鍛出來的是名為獅子王的太刀,身上那毛茸茸一團一開始還以為只是裝飾的大毛團被筱崎盯著看了好久,“…鴆…居然變成這個樣子?”

這一句話引起了獅子王的興趣,開心地說了好多話后才注意到了筱崎身後的黑色翅膀,“…翅膀?”

“嗯,”

“我們的大將是天狗,和你肩上的那個都是妖怪。”

光是聽到天狗一詞眼睛便亮起來的獅子王看上去是徹底對筱崎有了興趣,“能飛嗎?可以在空中飛嗎?酷耶!”

“從剛才開始這裡就吵吵鬧鬧的是怎麼回事?”

正巧路過的山姥切國廣不就是因為聽到了沒聽到的聲音而決定過來,而他所看到的是一臉茫然的筱崎和不知道為什麼很興奮地,應該是新人的男子和有些無奈的藥研。

“這是怎麼回事?”

“嗯…新人,”

指著獅子王說道的筱崎算是相當簡短地介紹到了他,光是看就知道是新人的,山姥切國廣還是歎了一口氣,“接下來要出陣吧?他也要一起來嗎?”

“當然!”

 

新增一名成員確實讓他們輕鬆了不少,這座本丸在昨天才成立,而今天和第四位成員一起出陣上戰場也沒有遇到多大的問題。審神者這一次只是在上空徘徊而已,昨天在她昏倒之後已經被藥研和山姥切國廣特別勒令不准過多的參與戰鬥,本身刀劍男士就是為了戰鬥而被召喚顯形于此事,若總是讓審神者輔助他們豈不是太丟人了。

因此今天只在上空徘徊,除非必要時刻否則不准出手的筱崎沒有參與任何一場戰鬥。降落于地面的她臉上的情緒很明顯,並不是那麼得開心。“…唔。”

“你真的想活動身子的話,回去我們切磋吧。”

“真的!?”

“嗯,真的。”

看著完全向著審神者的山姥切國廣和一點主人架子也沒有的天狗,對這個景象皺起了眉頭的獅子王湊到了藥研的旁邊悄聲問到,“他們一直都是這個樣子的嗎?”

“你說一直嗎…也不太對,我們這裡昨天才剛剛成立,那一位也是昨天才讓我們顯形的,”

啊???

這一聲真的是克制不住地大聲了起來,使得天狗和山姥切國廣都朝這邊看了過來,“怎麼了?是受傷了嗎?”

“沒有!沒有!”連忙擺手表示什麼事也沒有,沒有對他們兩個之間的親近程度感到起疑,也沒有受傷,“我們要繼續進軍嗎?”

“你們沒問題的話就可以,但是剛獲得人之軀可能會多少有點不適應?”

“嗯————”拖著長長的尾音,今天剛獲得人之軀的只有獅子王,只是其他幾個人也只是在前一天獲得而已,在適應身體上可能還多少有些不習慣。不過其實適應又或者是不適應,這個概念對幾個刀劍男士而言也挺曖昧的。“感覺還行?”能給出的答案也只能說是不確定。

“再打幾場吧!”

提出意見的獅子王是真的想要再戰鬥下去,只是那麼幾場根本不夠,完全不夠,看了他一眼的筱崎在片刻的思考后也是答應了。“就那麼幾場。”

“好耶!”

 

並不是沒有注意到圍繞在自己身邊的風,

就宛如被守護著一樣。

明明是守護人的刀劍,同時也是剝奪人性命的武器。

卻被這樣被微風守護著。

 

“啊!累了累了!”

“在回房間休息之前先去洗澡吧,反正大家都沒有受傷大將也可以早點休息。”

“…我也不是很需要休息的啊。”

都沒有上場作戰了,只是在空中繞啊繞的,卻還是被說早點休息,略不滿嘟嘴的筱崎注意到了正準備去道場的山姥切國廣,“國廣,你也去洗澡吧。”

“…你不切磋嗎?”

“嗯…想是想啦只是國廣你剛才戰鬥也累了吧。這才第二天而已以後切磋的機會有很多…而且…”

“審神者大人你回來啦。”

筱崎剛露出有那麼一點不是很情願的表情,就有一隻小狐狸屁顛屁顛地朝著門口走來,這小狐狸看上去沒有什麼特殊的,卻是輔助身為審神者的式神之一,不過對筱崎來說…

只是一個麻煩。

“既然回來的話就趕緊把報告寫好吧,昨天的報告也寫得不是很好還需要重寫呢。”
“……”

“哈哈哈,大將加油啊,等我洗好澡之後就過來一起幫你。”

藥研說是這麼說,但是毫不意外地,在他洗完澡之後看到的是腦袋靠在桌上已經陣亡了的審神者。“大將你真的不給人一點意外呢。”

“…人類規定的格式太麻煩了…”

藥研是已經見識過了筱崎的報告是多麼得簡單,“全勝。”一句話,不,兩個字而已能不簡單嘛。但是這種實在是太過簡短了就連狐之助都看不下去在旁邊輔導著,

“我看看今天大將寫的報告是什麼呢…嗯,全勝,無人受傷…比昨天多了好幾個字挺好的。”

確實,挺好的吧?

藥研只能在心裡給予再度的肯定,在戰場上是一面,在本丸又是一面,不能說天狗是懶散只是她不了解人類世界的規定,就算想要投機取巧對她來說都是一件難事。

“哈啊…”

收在身後的翅膀都有些垂在地上,光是看到就能夠明白天狗是多麼地無奈。“沒上戰場卻感到了累。”

“這大概就是所謂的心累吧,大將。總是拖著也沒有辦法,我來看看怎麼寫會比較好哦。”

趴在桌上的腦袋動了一動,盯著藥研看的筱崎就這麼看著藥研投入到工作當中,兩個人都是第一次接觸到這種工作但是對方明顯比自己適應。並沒有什麼挫敗感,對天狗而言這根本沒有什麼勝負,只是這麼看著藥研她心裡有點彆扭,“今天沒有鍛出一期一振真是抱歉。”

“大將不用這麼在意這事啊,要是一下子就鍛出了一期哥我反而要感到害怕呢。”

“…但是,按照人類的想法應該很想見到吧。”

她,是這麼說著。

人類的想法,她身為妖怪卻在探究著人類會如何思考。

放下了筆后直視著自家大將的雙眼,從那當中藥研看不到什麼。“大將身為妖怪沒有這想法嗎?”

“…不知道,我沒有族人。”

“沒有…嗎?”

“嗯。沒有。”

抬起頭的筱崎只是在陳述事實,她的語氣當中沒有無奈,沒有悲傷,沒有不滿,只是在陳述一件和她有點關係的事。卻又似乎和她沒有任何關係。

“雖然我沒有,但是我希望藥研早點見到兄弟們。”

“是…嘛”

“所以一會兒我們去鍛刀吧。“

“這可不行呢,大將要是像昨天一樣又昏倒可就本末倒置了。”

“…才不會。”

热度(10)

© 在當騎空士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