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當騎空士哦

目前主刀劍,光忠我老公,俱利我老婆。目前只寫乙女。天狗女兒卡了,陷入光忠x精神體女兒的坑中。
不管是哪個女兒都是我的真愛!其實可以的話女兒們全部嫁給光忠是我最大的心願!!!
頭像春AKI光忠,背景sam光忠,時不時做個靜畫的MMDer。

刀亂神官處——特殊任務4【怎麼老是你】

刀亂神官處——特殊任務4【怎麼老是你】

※請將本篇與《Sterben》以及其相關番外《Seekers》分開看待。

本文以第一視角呈現


燭臺切光忠主審:Sterben


每一次的清除檢非遺使都讓人沒有什麼太好的回憶,只是上一次已經把那個人解決了,接下來的這個相關任務應該是不會有太多的問題才對。

這一次的隊伍不再是只有我和玖冴寺小姐了,還新增加了遙君和她的近侍·次郎太刀。

光忠在得知這件事情之後就皺了一下眉頭,但是很快就回到了原來的表情,“這還真是難得,我還以為這一次也是只和玖冴寺小姐他們。”

“我也這麼以為,”

“不過偶爾有新成員也挺好的,遙君小姐也是某一種方面的可愛,”

可愛…可愛嗎?確實,有點傻傻的,天真的,只要喝酒就會醉倒完全發瘋,也是蠻可愛的。

只是這種可愛在戰場上…

“光忠,”

“嗯?”

“這一次我可能會以保護遙君為最優先,那個人已經不會出現了沒有必要再提防著不會再出現的敵人。”

聽到我說的話后意味深長地盯著我長哼了一下的光忠在過了幾秒鐘之後便轉回到了笑容,還好他的眼睛還有在笑,不然我大概是要完蛋了。“嗯,可以哦。但是回來Sterben要記得補償我哦。”

“…知道了。”

 

真的執行特殊任務的時候,還是得先知道我們自己這一邊的戰鬥力到底如何,次郎太刀的戰鬥力是不用說,身為大太刀的他是不會有什麼問題,問題是遙君…

“…遙君,姑且問你一下,你能戰鬥嗎?”

面對我的問題遙君是生硬地轉移了話題,“額,我可是研究地圖和策略研究了一晚上!”

看起來是沒有什麼戰鬥力的,那麼就按照我之前和光忠說的一樣,一旦進入了戰鬥當中我就優先以保護遙君為首要,只是遙君背著那麼大的包袱到底是…?

“知道了,要是有什麼危險你就盡可能躲到安全的地方吧。”

“好叻~”

既然這一次的敵人不會有那樣子的人了,我就沒有時時刻刻拿著鐮刀的必要,到了需要戰鬥的時候再拿出來就好了。

向後看了一眼遙君,卻是看到對方在自己的那個包袱重翻找著什麼。“…你在找什麼?”

“根據刀的情況,我准備好的刀裝。”

從包袱中拿出的是一個破了的塑料袋,裡面放著好幾個不同等級的刀裝,如果只是刀裝還好,但是為什麼要裝在這個破塑料袋里…

“清光要加強統率…光忠和次郎要加強機動…”

“為了以防萬一,我還帶了一大包遠程蛋蛋…”

蛋蛋…為什麼要用蛋蛋來稱刀裝,

真是讓人感到費解。

“那麼我就不客氣地收下遙君小姐給的刀裝了,謝謝你的好意。”

不止是刀裝,就連御守都準備好了的遙君,比我所想象的還要認真,也準備得很充足。平時那個大大咧咧的遙君似乎在戰場上是見不到的。

人只要一旦換了環境就會像是變了一個人,這話可能真的沒錯。

“不過說起來,為什麼遙君小姐這一次會選擇參加任務2呢?我個人認為1或者是3會更加適合你才是。”

“還不是次郎桑天天說你腦子再不用就萎縮的連小腦都沒了…”

話是很輕,但是我還是聽到了。

太久不動腦小腦萎縮…

不過看遙君這個樣子也不像是太久沒有動腦的樣子…

“噗…那指導新人我想會動腦吧?”

“嘛~有的暗黑本丸比溯行軍還恐怖。”

………這倒也是,光忠露出的一臉我懂,這表情在我看來多少有些無力。

本應該繼續的對話,卻是被出現的敵人給打斷了。

“附近有敵人!”

敵人…嗎?

“對方的陣型是什麼?要麻煩清光了!”

立刻抽出了刀劍進入戰鬥狀態的光忠在等待著進一步的指示,而我則是從黑色氣息當中取出了自己的鐮刀,轉身向遙君的方向跑去,“我會負責保護你,過來。”

“是逆行陣!”

“快!雁行陣!速戰速決。”

從清光的偵查結果立刻下達了陣型指令,玖冴寺小姐和光忠他們也都立刻以雁行陣的陣勢迎接了敵人,一刀斬斷了敵方打刀的光忠神情看起來是輕鬆自在,這種程度的敵人對他來說的確不是什麼難事。

清光和伊月負責的是兩個脇差,在目睹到了次郎太刀一刀就解決了向他撲去揮舞刀刃的短刀三個的時候,我真的確定這一次的清除檢非遺使任務會比之前兩次要輕鬆許多。

收起了鐮刀的我再度走到了光忠的旁邊,“辛苦了,”

“還好,真的輕鬆不少呢。不過…”

看向了正在摸著自己的腦門的遙君,光忠露出了一絲苦笑。

“還好有S醬保護我…”

敵人都被光忠他們解決了所以我並沒有任何動手的機會,只是看著被現場的小石頭砸中腦門的遙君我也只能歎氣了。

“大太刀就是有優勢啊,一對三毫不畏懼。”

那一邊的玖冴寺小姐和清光則是看著次郎說出了這番話,因為有了次郎在所以正常戰鬥結束得很快,“嘛~清光醬和伊月也很厲害啊,還要謝謝S醬幫我保護遙君。“

啪地一聲和光忠擊掌的次郎甚是豪爽,

“這一次有次郎在真的是輕鬆了不少,接下來還請多幫忙了。”

“…我只是盡可能地減少傷亡而已。”

我什麼也沒做,只是在避免最糟糕的狀態。雖然自己的不死之身多少是一個外掛的存在,而且萬一發生了最糟糕的狀態,也可以將重傷者的傷勢轉移到我身上…

“根據這幾次戰鬥的情況…我發現敵人普遍速度比較快…我怕會出現高速槍呢…”

“高速槍…嗎?要是那個時候能在遠程站就先把對方的打倒就好了,”

我們這邊機動比較快的只有清光,但是在現在沒有一個人騎馬的情況下要在先手贏得勝利也只有在遠程這一步贏了,

大概是聽到光忠的話所以從自己的購物袋當中摸出了一個投石刀裝,扔給了清光可是卻是不幸的發生原因。

毫不客氣毫不留情直擊玖冴寺小姐的頭,“啊…”不小心發出了聲音的我是真的光是看到就覺得疼痛,

“喂沒事吧?是什麼東西?”

被伊月帶著踉蹌一步的清光大概是沒有注意到發生了什麼事情,這邊那邊都是茫然的狀態就連遙君都沒想過自己會扔到玖冴寺小姐吧。

“…沒有接受過訓練要立刻丟中可能都很難吧,剛才那一下我覺得會腫包…”

雖然只是一個腫包但是事實上需要戰鬥的玖冴寺小姐萬一因為這個腫包而在戰鬥中發生了什麼的話,我…

“玖冴寺…小姐,你要是不想用那個的話,轉移給我也可以。”

我們都不知道遙君所拿出來的藥膏到底會不會有效,沒有見過的東西大概大家第一眼都會是排斥,而且也散發著奇怪的味道…

“嗯…玖冴寺小姐的傷可能得先放放了,如果沒有看錯的話下一批的敵人要來了,”

瞇著眼盡可能偵查對方的陣型,可惜這個舉動對光忠來說恐怕只是徒勞。“清光要麻煩你了,”

“偵查,我不擅長啊……是方陣。”

 

遇到了不少的敵人,可是這之中卻沒有一對是檢非遺使的隊伍,雖然沒有遇到可能是一件好事,但是對我們來說卻是無法完成任務的糟糕事。

光忠也注意到了這一點的樣子,左看右看的他搜尋著敵人的身影,現在看不到敵人的身影可是他的眉頭卻皺在了一起,“…到現在都沒有遇到過檢非遺使,和任務上所說的出現率頻繁有些不太符合呢。”

“說不定想什麼來什麼呢,”

擦拭著短刀的玖冴寺小姐略有些心不在焉地回到了光忠,她看上去和我們一樣,對於會遇到檢非遺使這事也不是太在意,

也對,畢竟連續兩次在執行特殊任務的時候出來干擾我們的敵人已經不在了。

“…就算現在出現,也無所謂了。”

“是很奇怪呢…按著手中的數據來看,應該差不多了…但是總覺得怪怪的…有種誘惑我們一步步往坑裡走的感覺…”

這麼說著的遙君,手裡則是不停地按著計算器計算著數據,這個人真的是在戰場上和神官處給人的印象不太一樣呢。

就算今天已經目睹了這樣子的遙君很多次了,可是還是要不禁感歎一下。

“雖然現在說有點失禮,不過遙君小姐在戰場上的表現和在神官處的印象完全不一樣呢,”

…………

“額…是嘛…”

“嗯,是的,雖然在神官處的相處讓我有點擔心遙君小姐在戰場上恐怕會難以應付戰事,但是和我所想的不同,遙君小姐在戰場上是相當可靠的。還請原諒我之前擅自的猜想和對你的懷疑。”

……………

“我想次郎的指導也是最大的原因吧。”

…………………

不是我說,是光忠你…

嗯,雖然我也很在意,但是你也太直接了。

嗯…你就算笑得那麼燦爛讓人感到溫和也…

“嘛~她就是平常看起來很不可靠啦,我也希望有一天遙君能像伊月和Sterben小姐一樣變得可靠呢~”

“……我也不是很可靠,和玖冴寺小姐比起來…我在戰場上所能做的有限…”

我和,玖冴寺小姐,在戰場上是不一樣的。她可以讓人感到放心,在危險的時候她也會保護著別人,而我是…

就算如此我也是她的…

“太謙虛了Sterben,之前的幾次戰鬥我們誰都沒有給對方拖後腿不是嗎?”

“…確實是那樣子…也沒有錯…”

 

只是向前踏進一步,便立刻察覺到了不對勁。將視線轉向了我的正前方還未說出什麼,就有一批敵人以難以預料的速度往我們這邊沖。

“Sterben…?!”

我只看到是緊急抽出了自己的本體,但是都還沒有整個從刀鞘之中抽出敵人就已經對上了他,不如說好險光忠抽刀的速度算快否則剛才那一下…

得去支援才行!

但是,有什麼從我的身邊以相當快的速度經過,等到我反應過來回頭一看的時候…

是那張不應該見到的臉。

“…怎麼樣?嚇到了嗎?”

他手中的刀已經架在了遙君的脖子上,徹底淪落為人質的遙君一時之間恐怕也沒有辦法反應過來。只是那張嘴,那張臉,都讓我…

“是要說好久不見…呢?吾之血緣者們。”

“被嚇到的是你懷裡的少女才不是我們。”

“…你,最好先給我放開那孩子。”

黑色的氣息在戰場上開始聚集在一起,從中抽出了我的鐮刀可是現在一個輕舉妄動都有可能斷送遙君的性命…

可惡。

 “把她放開你覺得我們還能像現在這樣對話嗎?”

“救…救命…”

“閉嘴。”

被Vengeur一聲嚇得再也不敢說話的遙君安靜了下來,但是場上的氣氛可沒有得到任何的緩解。

…嘖。

“你這一次又想怎麼樣?”

“畢竟從你嘴裡講出來的東西我們都聽不懂,講講人話我們還是願意聽的。”

“呵呵,呵呵,怎麼會聽不懂,吾的語言可是和你們相通的啊,血緣者們。不過,也罷,這一次也只不過是來會會你們的,畢竟這樣子汝等才會願意相信吾等之間的血緣是無法斬斷的。”

“哈啊…”一下子就完全放鬆下來的玖冴寺小姐打了一個哈欠,對這個話題她似乎並不是那麼感興趣,“你說的會會我們,就是挾持我們的人和我們聊天嗎?”

“畢竟戰場上也得做出一個戰場上該有的樣子,不是嗎,血緣者們。”輕笑道的Vengeur看起來也相當輕鬆,如果他沒有挾持著遙君的話,的確會讓人有種在閒聊的錯覺,“上一次算是吾輸了,果然難以贏下汝等。那麼這次就讓吾等促膝長談吧。”

“既然你已經認輸了,那就沒什麼好廢話的了。”

“人質,你如果再亂動一下我的妖刀就不會留情了,”

喊住了轉身要去支援清光的玖冴寺小姐,看起來對方是真的想和我們說什麼,不惜以挾持人質的方式,讓檢非遺使們分開近侍恐怕也是這個原因。

“血緣者們,你們難道不好奇被你們親手殺死的我為什麼會又出現在這裡嗎?”

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為什麼被我們殺死之後會在這裡,他口口聲聲所說的血緣者,如果,如果是的話…

如果真的是我所想的那樣的話…

不禁皺起了眉頭的我,真的很不願意往那個方面去想。但是…

“…和你口中的,血緣者有關係吧?”

“聽說過你的尸體不見了,原來不是被野獸叼走了是自己跑了么?你還活著幫大忙了,我的朋友可是頭疼死了。”

“我當然不會被愚蠢的生物當做食物吃了,我之所以現在還好好地站在這裡的原因可是多虧了我們所繼承的力量啊,這麼說你們還不能明白嗎?這個認知的身份來歷不明,你們應該不會希望我把不該說的東西說出來吧?”

……

頓了幾秒的玖冴寺小姐,轉身沉默著衝進了檢非遺使和近侍們的戰鬥當中,這就是戰鬥的信號了。

我什麼也不要多想,只要先將遙君救出來,這才是我的首要目的。

揮過去的鐮刀被Vengeur手裡的妖刀擋了下來,但是我所需要的就是這麼一個瞬間,只要這麼一個瞬間就夠了。

“遙君!”

趕緊從Vengeur的旁邊連滾帶爬著離開這個是非之地,只要遙君到了安全的地方我這邊也不需要太多的顧及。

只不過面對這樣子的對手,只有我一個人應付所要顧慮的反而是我這一邊的情況。不想要被那把沾染著不詳氣息的刀劍碰到所以顯得小心翼翼,身上多出了不少傷口也都在短時間之內愈合了。

“為何汝一直不肯開口承認吾等之間的血緣關係?”

“…和你沒有關係吧,”

“只要承認了不是會變得輕鬆很多嗎?”

我確實心裡已經很清楚了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但是要我在這個時候承認這一件事可不是一個好時機。斬下去的鐮刀又一次被擋下,多少能夠給這人造成的傷害還是有限,上一次是因為玖冴寺小姐一起戰鬥所以才會比較輕鬆。

“已經,不會再讓你繼續傷害我的Sterben了!”

咚地!斬了過來的光忠介入到了我和Vengeur之間,身上帶著不少傷的光忠根本就是瞪著Vengeur的,所有的殺氣也都在針對這個人,“一次兩次的,你也真是夠纏人的。”

戰況已經改變,檢非遺使這一邊都已經被打倒了,人數上算是我們這邊佔了優勢,對方也是光是用看的就明白了這一點,

“看起來挾持人質這個方法對我的血緣者們也沒有多大的抑制效果呢,那麼今天也算是我輸了吧。”

沒有了戰意的Vengeur只是輕笑聳肩,向後退了一步的他,開始消失在我們的面前。

“讓吾等期待下一次的再會吧!想必那就是在不久的之後!”

 

“遙君…你,沒事吧?”

戰鬥結束之後最讓我擔心的果然還是遙君,這個孩子沒有什麼戰鬥能力又被當做人質挾持不知道還好不好,只是看到她往我們這邊跑來還要做一些簡單的手入,我想應該是沒有什麼問題。

“我幫你們簡單手入吧…我,沒…沒事啊…”

“那,光忠就先拜託你了。你沒事就好…”

“等?!Sterben你是要我把這不帥氣的樣子展現在別人面前嗎?!”

什麼展現不展現,大家都在這裡,你這個樣子早就被看得一清二楚了。

 

回到神官處之後立刻就是寫下這一次的任務報告書,只是和檢非遺使戰鬥的主要還是光忠所以這一份報告書還是他來寫,

“我說Sterben,”

“什麼?”

“你是不是,對自己的血親那麼了解?”

……光忠說得沒錯,我確實對我自己的血親並不了解。他的這個問題我也只能點頭無法否認,我不了解我的血親,

所以在聽到Vengeur所言的“血緣者”我猶豫了,也遲疑了。

我對自己的父母並不了解,甚至不知道他們是什麼樣貌的,當我有印象的時候我已經在試驗所了。

所以,我對玖冴寺小姐也好,對Vengeur也好…

都是…陌生的。

歎氣聲,光忠的歎氣聲對我來說有一點難受。我不想要聽到他這樣子的歎氣聲,充滿了無奈和一些不滿。

“你啊,要是能夠坦率面對這些就好了呢。”

 

審神者:Sterben

近侍刀:燭臺切光忠

 

報告人:燭臺切光忠

 

關於消滅歷史溯行軍任務報告

三番兩次地和一個纏人的小鬼戰鬥說實話這種事情有點讓我很不爽,但是要是表現在臉上也是不夠帥氣。

本次的任務算是完美達成,我方沒有太大的損傷,刀劍男士的傷勢也都已經接受了手入而痊愈。

敵方的主要目的似乎並非是改變歷史這麼簡單,如果下一次還要遇到這個小鬼我真的會揍扁他。

 

以上


————————————————

發在LOF上的第101篇,正好是企劃文,

但是也不知道是不是要慶祝一下自己發了100篇,

也就先這麼放著吧。


————————————————

弟弟的中二台詞想的我好羞恥【你

热度(9)

  1. 刀剑乱舞神官处在當騎空士哦 转载了此文字
© 在當騎空士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