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當騎空士哦

目前主刀劍,光忠我老公,俱利我老婆。目前只寫乙女。天狗女兒卡了,陷入光忠x精神體女兒的坑中。
不管是哪個女兒都是我的真愛!其實可以的話女兒們全部嫁給光忠是我最大的心願!!!
頭像春AKI光忠,背景sam光忠,時不時做個靜畫的MMDer。

From Golden Asylum 09

※天狗的正片!天狗的正片!天狗的正片!重要的事情要說三遍

※審神者為妖怪嬸嬸,天狗,會戰鬥,有點脫線,還有點呆。正片是全員+愛情向,CP確認為燭臺切光忠x天狗。篇幅大概很長,可以的話每把刀的故事都會寫,所有孩子當中的正片劇情向。

※文內出現的其他審神者為龍神的神代,九尾狐的命,以及被政府帶進來的Sterben【黑衣女性】

不過大家都知道九尾狐最後嗝屁了【你】Sterben的結局也(ry


不能說是渾渾噩噩,每一天的任務都完成,只是對於時間的概念已經相當模糊的篠崎,在聽到狐之助說自己已經就任審神者半年的時候,還是有一點茫然。

“已經半年了嗎?”

“是的,已經半年了。雖然已經知道妖怪大人們對時間的概念也比較模糊,但是沒有想到會這樣子。”

狐之助略顯無奈地看向了今天的近侍·山姥切國廣,同樣也是這座本丸的初期刀的他只是拉低了自己的布,好遮擋住狐之助盯著他的視線。

他也沒有注意到時間已經過去半年,他知道本丸變得熱鬧不少,畢竟沒過幾天都會有新人加入。只不過才半年本丸的人數就已經這麼多了嗎…

“確實這座本丸的刀劍男士數量增加了但是還遠遠不夠,”

這話,讓審神者和近侍都陷入了沉默。

他們心裡其實也相當清楚,他們還遠遠沒有達到政府的要求。對篠崎來說為了實現她的那個願望她還得繼續努力。

“為了更好地讓審神者們意識到這個問題,下個禮拜政府將進行審神者會議。”

“審神者…”

“會議?”

重複著狐之助所說的兩人都看了彼此一眼,並不是太明白其所言。

“是要和其他審神者開會嗎?”

“也這樣,也不是這樣子。或者說和其他審神者們打個照面,和審神者大人同一期的妖怪審神者們也有不少,藉此機會彼此交流獲取他人的經驗也是一種方法。”

經狐之助這麼一說,山姥切國廣才想起來的確,在他們的主人昏迷了幾次之後狐之助也有談到其他的妖怪審神者和自家審神者之間的差別,只是從來沒有在演練場見到這些妖怪,因而忘了這事。

“一定得去嗎?”

“是的,這是政府的要求一定得去。…可以和近侍一起去。”

近侍,那一天的近侍…

紛紛看向了日曆和日程表的兩人在看到近侍的安排后也只能接受這個安排。畢竟已經安排了的事再取消換成他人,也很對不起當事人。

“那麼那一天在下會過來接您,還請和近侍準備好。”

 

不同種類的妖怪聚集在一起,本來以為只有在書中所提到的百鬼夜行才看得到這樣子的場面,卻沒想到這些妖怪全部都是因為它們身為審神者而聚集於此。

略擔心地瞥了一眼站在自己身旁的,今天的近侍,看對方緊張的模樣篠崎在心裡歎了一口氣。這位近侍在得知自己要一起參加審神者會議之後,做的第一件事情便是,

“正國你和我換一天近侍吧!!”

“拒絕。”

“好過分!!”

在問了一圈之後沒有人肯跟他換之後他也只能認命,雖然他還是在嘀咕唸著自己只是槍除了穿刺其他都不會,但是參加會議的任務終究還是交給了他。

裝束還是和平常的一樣,要他穿上西裝可能對他來說反而是一種煎熬。而且基本上大部分的刀劍男士都是穿著著他們本來的服飾,沒有特意為了這場會議而換上正裝。

“我真的可以來嗎…感覺其他人都比我有經驗多了。”

到底是自家本丸的其他人,還是在場的其他刀劍男士,篠崎覺得問了也只會讓這個人更加混亂,還是暫時算了。

“話說你不用去和他們談話搞好關係嗎?”

在這兒的妖怪有很多,不能夠被稱為妖怪的也有。其所擁有的神氣遠遠超過了在座的妖怪,那應該已經是所謂的神了。本能告訴篠崎不要太輕易靠近坐在角落的那一位,那看起來僅僅只是坐著就讓篠崎感到了不安,恐怕在場的除了那位正在談笑的九尾狐之外其他的妖怪和人都不敢隨便靠近她。

那位,龍神。

“不,算了…”

“那個是不是龍啊,”

順著御手杵所指的方向看去,正是篠崎從最開始就一直在警戒的對象。只是點頭,卻在沉默了幾秒后再度開口,“嗯,那個是龍神。”

“嘿~龍神嗎,聽起來就很厲害呢~”

對方也注意到這邊在打量自己,抬起手招了招,是純粹的打招呼還是在叫他們過去,閉上眼的篠崎思考了一下選擇了後者。

她可不想在這種事情讓對方心情不愉快。

在走進之前對方便先開口了,“還真是一模一樣呢,”

“你指什麼?”

挑眉不悅,一上來就被拿來和不知道什麼的比較多少還是讓篠崎感到了不悅。淺笑的龍神關於此事也沒有再多說什麼,“只是這邊的事情而已,很久沒有看到天狗了。”

“哼。”

就算是御手杵也看的出來雙方之間的氣氛糟糕得不行,旁邊的九尾狐也只是笑著沒有打算插手。至於這兩個妖怪審神者的近侍,也是圍觀的態度。其中一人御手杵是認識的,畢竟自家本丸也有那麼一名,“主殿您還是不要參與比較好,”如是對九尾狐說道的正是一期一振,

“我可什麼都還沒說呢。”

“抱歉呢,我們家的主人說話用詞有點奇怪讓人不舒服我為此感到抱歉。”

而另一個,則是他們本丸暫時還沒有,但是在

演練場已經見到了好幾次的太刀刀劍男士·燭臺切光忠。一期一振和九尾狐,燭臺切光忠和龍神,感覺是很特別的主從關係又似乎並不是那麼地特別。

“......”

“我們這邊才是,我家主人有那麼一點不太習慣這樣子的場合真是抱歉啊,”

聽到人家道歉也下意識地跟著道歉,心裡在對著本丸里的藥研說著我已經很努力了啊,同時也希望自己的主人做點什麼。只是對方的視線已經轉到了別的地方去。

“那個…”

“哎呀那個還真是…”

“真重的死人味呢。”

三隻妖怪所看向的,是一位全身的穿著都黑色系的女性。之所以能夠看出對方是女性還是因為其身穿的裙裝和身材,不然光是那遮住她樣貌的黑布還真是不覺得是一位女性該有的裝扮。

三位近侍在看到那位女性的時候並不是很清楚那人吸引人目光的原因,只是三位審神者所言,以及表情倒是告訴了他們這是一位怎麼樣的審神者。在她身旁跟著的是傳聞當中的天下五劍之一·三日月宗近。輕笑著在那審神者身邊的他並不在意他人打量他主人的視線。

“那又是政府搞得什麼企劃嗎,哼哼。”

笑著如此說道的九尾狐並不在意這麼一個審神者,她又再度和龍神閒談起來。見已經沒有自己事的篠崎也打算回到自己剛才站著的位置,

“不跟他們多說話沒有關係嗎?那就是狐之助所說的兩個妖怪審神者吧。”

“是啊…但是,”

興趣不能說是沒有,只不過要到會議的時間了。當初過來委託自己當審神者的兩個人類走入了這個大廳,邀請在座的審神者們進入到會議室。

那也不過就是一張大原型桌,坐在各自位子上的審神者身後是自己的近侍,再一次打量被邀請而來的審神者們,數量不能說是多但是每一個的特色都很明顯。被燭臺切光忠抱在懷裡而後才被放在了椅子上,“真不好意思呢,雙腿不便的我只能這樣子移動還請見諒。”

雙腿不便的龍神…說起來確實剛才這龍是一直坐著的。

“那麼,就讓我們迅速切入正題吧。”

 

第一次的會議可以說是無聊之極,不過要是這之後還有會議的話篠崎大概也是一樣的想法。這第一次參加的會議真的很無趣,無趣到篠崎覺得在座的妖怪沒有百鬼夜行真的已經算是奇跡了。

在政府的人走了之後大大地伸了一個懶腰的御手杵把手撐在自己的腰上,“站得太久腰都酸了…”

“準備回去了御手杵。”

“是~”

已經沒有必要待在這裡,剛向大門踏出那麼一步就有什麼東西纏上了自己的身體,沒有敵意所以篠崎也沒有做出回擊,這毛茸茸的尾巴顯然不是龍神的,用衣袖遮口的龍神應該是在笑,“命,你這樣做會嚇到天狗的。”

“是嗎,但是她速度可快了不這麼做停不下來呢。”

“找我還有什麼事嗎?”

“有一位小鳥讓我給你一個小小的忠告,千萬不要太放鬆了哦。”一步一步走到了篠崎前面,話聽起來是很嚴肅但是這九尾狐依舊笑著,壓低了聲音湊到了篠崎耳邊,綁在她髪尾的鈴鐺輕裝在一起發出了響聲,“小鳥相當努力所以也請你加油哦,人類,尤其是那些人類在打算什麼我們都不知道。”

說完這話,纏在篠崎身上的尾巴便退去了。

又是讓篠崎感到沒頭沒尾的話,才剛當上審神者半年讓她費解的話就那麼多,也沒有人願意解答的意思,九尾狐擺擺手就和一期一振穿過了時空大門離開了會議室。

“那麼我們也告辭了,拜拜小天狗。”

小天狗…

就這麼目送燭臺切光忠抱著龍神穿過時空之門,那尾巴垂在後面拖在地上應該是有點不舒服,所以稍微提了一些纏在了燭臺切光忠的腿上,“這樣子很難走路啊,”

“那光忠就努力好好走路吧,”

“我們也回去了。”

 

“所以說會議的內容就是讓我們更努力地出陣,更努力地遠征,更努力地打倒敵人嗎?”

聽完御手杵的報告之後,藥研挑起了一邊的眉頭,這個會議他多少是猜得到會是講些什麼,只是沒有想到還真的全部都猜中了。也難怪他們的審神者一回來就跑去找同田貫切磋了。一看就知道是憋久了,

“我們還是照原本的方式出陣,主人是那麼說的。”

這話,也不讓人感到意外。

笑著的他們也知道自家主人就是這個性格,要是政府說什麼她就做什麼,那大概才要擔心他們的主人是不是怎麼了。

“既然主上都那麼說了,那麼我們就照做就好了。鶴丸殿下今天的晚餐是你和我一起,也差不多該前往廚房了。”

“好叻!就給主人一個盛大的不無聊的驚喜!”

“不,普通的飯菜就行了。”

 

提防什麼的,只要在不侮辱愛宕天狗之名的情況下篠崎對人類會做什麼並不在乎。

但是…

那個身上散發著死亡氣息的人類女性…

那個是人,還是活人。世界上除了陰陽師之外是否還有其他人類擁有較為特殊的能力篠崎不能肯定,只是…

或許就是九尾狐所說的。

政府說不定打算做什麼,會不會威脅到妖怪還不一定。為什麼要找那麼多妖怪當審神者,這也是一個問題。

“你在想什麼?”

“…沒什麼。”

停下了進攻的動作,同田貫當然知道審神者找自己切磋只是為了活動筋骨,他倒是無所謂反正能鍛煉自然是好。

會議上發生了什麼事情同田貫並不是太在意,所以當初他是相當果斷地拒絕了交換擔當近侍的工作。只是審神者回來之後樣子就怪怪的讓他也多少有點在意,“會議發生了什麼嗎?”

“…遇到了龍還有狐狸,被狐狸用尾巴纏住了。”

“那都是什麼跟什麼啊,”

“妖怪和妖怪。”

“……反正沒啥事就好,繼續嗎?”

“繼續。”

篠崎覺得目前想那麼多也沒有用,她的願望不管政府再怎麼暗地裡有動作都不會受到影響,只要不會侮辱愛宕天狗之名。

只要…

只要…政府不傷害她的這些刀劍男士們……


不過她在想自己可能會先因為鶴丸做的料理而倒下...

热度(4)

© 在當騎空士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