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當騎空士哦

目前主刀劍,光忠我老公,俱利我老婆。目前只寫乙女。天狗女兒卡了,陷入光忠x精神體女兒的坑中。
不管是哪個女兒都是我的真愛!其實可以的話女兒們全部嫁給光忠是我最大的心願!!!
頭像春AKI光忠,背景sam光忠,時不時做個靜畫的MMDer。

刀劍亂舞第十八回深夜乙女六十分【電影】

第十八回深夜乙女六十分【電影】

審神者有自己的名字,

私設重多。

光忠可能不是很帥氣。

 

燭臺切光忠xCHIN

 

審神者:CHIN

本篇當中還未登場的,私設滿滿的審神者。

 

當CHIN洗完澡的時候已經是晚上11點多的時候了,月色是挺好,久違的圓月卻沒有讓她有欣賞的心情。

明天是一個難得沒有安排出陣和內番的日子,當然不是因為她得換容器了,而是真的很難得的一天休假日。即便還沒有想好要做什麼但是至少能夠稍微悠閒一下。

稍微睡晚一點,起得晚一點,找一個刀劍男士切磋切磋活動一下身體什麼的。還有可能去廚房混一下什麼的,和平時沒有什麼變化只不過是不用寫文書報告。

自從自己被召喚到了這個本丸之後能夠悠閒的時間似乎不是那麼得多,容器的限制也讓自己沒有辦法過於使用能力。最多只能在本丸里四處飄蕩罷了。

才剛來到自己房門口就注意到裡面已經有了先客,對方沒有刻意隱藏氣息不然CHIN覺得自己一定會以壓低自己的存在的方式拉開房門潛進去。

唰啦一下地拉開了房門,就看到早就洗好澡了,換上了浴衣的光忠坐在裡面,手裡還拿著好幾個片子一樣的東西,注意力都在這上面的人在聽到了開門聲后才將視線轉到了CHIN身上,“等你很久了呢,”

光忠手裡的東西,CHIN是知道的。不過姑且還是問了一句,

“你在我房間里做什麼?”

“等你一起看電影呀,”

“那種事情找你家伊達組去。我要睡了,”

連看一眼光忠手裡拿著的電影都不想看,鋪好的床早就在等著自己了,怎麼可能還有心情看什麼電影。

“看完一起睡就好啦,小伽羅他們在知道要看什麼之後就立刻拒絕了我。”

“你又要看那個了,”

大俱利伽羅基本上不會拒絕光忠的才是,既然都被拒絕了那肯定不是什麼太好的電影。將手裡的電影攤在地上給CHIN看自己挑選的電影。統統全部都是…恐怖電影。也是懂為什麼其他人會拒絕了,光忠挑的恐怖電影並不是什麼三流爛俗橋段的,而是真的相當恐怖讓人毛骨悚然,會讓他們那些付喪神感到害怕的。以至於別人和光忠看過一次電影之後就不會再想看第二次。

“我不看。”

“不要這樣啦,一起看,我明天做好吃的給你吃。”

“哈啊…為什麼你就是不自己一個人看。”

明明就不怕,那麼一個人看這種也無所謂吧。

而且再說了這個時間大廳的電視也沒有人再用了,光忠一個人在那邊看也不是什麼問題。半夜醒來要去廚房喝水或者去廁所的刀劍男士可能會被嚇到,但是那也和CHIN沒有關係。

“一個人看就很無聊嘛,”

這是什麼理由啊…

稍微用毛巾弄了弄頭髮之後歎氣無奈,可還是選擇了妥協。

“哈啊…就一片。”

CHIN深知自己再怎麼跟光忠說都說不過對方,不如早早地縮進了對方為自己敞開的胸懷,喬了一個讓自己比較舒服的位置準備看電影。

對方也是剛洗好澡沒有多久,沐浴乳的味道還沒有散去,似乎還有一點護髮素的味道。

但是CHIN不討厭這些味道。

其實光忠跑來CHIN的房間一起看電影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基本上他只要想看恐怖電影也都只有CHIN會陪著他一起看。剛才的那些對話明知其實都會變成一樣的結果,但是每次兩個人都還是會這麼互相問答道。

“看哪一個比較好呢?”

“隨你。”

“可不要看到一半就睡著了哦。”

“那就看這個到底無聊不無聊了吧。”

手一抬之後房間裡的電燈就被關掉了,對於CHIN這種不想動就使用能力的懶惰,光忠也不說什麼。房間裡只剩下電視機的光映在地上,到底選了什麼電影來看,CHIN還是不知道。

 

只是,

光忠不會和自己看愛情電影,

不過如果真的讓CHIN選擇的話她也不會和光忠看什麼愛情電影。

那種,確實不適合自己。

也不適合光忠。

 

好溫暖,

人體的體溫自從來到這個本丸之後就能夠再一次感受到,縮在光忠的懷裡沒有過多久就是睡意襲來,剛洗好澡出來身體還是偏熱,這種溫度真的很容易讓人感到困倦。

要不是光忠時不時和自己說話自己可能真的就睡著了。

“下一次換容器是什麼時候呢?”

“沒有突發情況的話是下個禮拜。”

“要是撐不住就是…提前嘛,你可不要亂來哦。”

只能在這個本丸行動能怎麼亂來,說到底政府準備的容器本身就不適合自己,只有精神體的自己說到底是屬於還是屬於那個地方,哪一次在替換容器的時候被拉回去都不會是意外。

被拉回去的話是否還能夠再回來也不知道。

是不是還能夠感受得到光忠的溫度和味道,也不知道。

每一次被這樣子抱著,感受對方,都有可能成為最後一次。

像這樣子的對話,也可能隨時成為最後一次。

“明天想吃什麼呢?”

“什麼都好…想吃烏冬。”

本來是真的什麼都好,但是突然莫名地想要吃烏冬,光忠料理的烏冬有一種獨特的美味,不知道使用了什麼料理方式但是真的相當好吃。而且要是真的說什麼都好,反而會讓光忠生氣。

半瞇著眼睛看著正在播放的恐怖電影,雖說自己本身的存在在現今的定義來說已經算是很虛幻飄渺的了,但是恐怖電影里的卻是比自己更不真實的存在。

所以每一次看這種都會很想睡覺。

這種比自己還不真實的存在什麼的…卻可以讓人感到恐懼。

四處奔走逃竄的女性,好不容易逃到了一個算作是安全的地方卻又立刻遇到了危險,從背後伸向她的手死死地掐住了她的脖子…

“幽靈真的有實體嗎?”

“不知道,”

下巴抵在CHIN的腦袋上蹭了蹭的光忠,雙眼還是在電影上,怎麼突然問道這問題也讓CHIN感到摸不著頭緒,只是倦意讓CHIN不是很想思考那么多,簡單的三個字不知道,算是自己的答案。

“你和幽靈很像呢。”

光忠說的這話,CHIN不想反駁。

她和幽靈之間的差別只是她運氣好點,暫時擁有可以實體化的容器能夠像一個人類一樣出現在這兒,偶爾會被開玩笑說時地縛靈,但是CHIN也覺得沒有錯。

她只不過是比電影里的幽靈們幸運點罷了。

幸運的擁有容器可以憑依,幸運的能夠被他們看得到聽得到,

幸運的暫時被他們接受著,幸運的能夠觸摸得到他們。

“是吧,只不過是一時存在於此而已。”

CHIN的手撫上了光忠的臉頰,

她現在還摸得到他,還能夠感受得到他的存在,這份幸運會直到…

政府不需要她為止。

CHIN很清楚自己目前還對政府有點用處,雖然沒有辦法離開這個本丸但是在其他方面上她是稍微要比其他人類審神者要強的。

至少,目前還是。

“你更像人類一點。”

這話讓光忠不禁露出了無奈的苦笑,身為人類的審神者卻像幽靈,身為刀的付喪神卻更像人類。

戴著手套的手蓋在了覆在自己臉頰上的手上,現在,還能夠感受得到她的存在。

是他的幸運。

從她降臨到這座本丸接手這兒之後,已經有好幾次意識到她和幽靈一樣。沒有憑依的容器就沒有辦法出現在他們面前,政府的手段只能維持她在這個本丸行動,除此之外的地方…

她去不了。

“總覺得我們兩個顛倒了呢,”

“不是很好嗎?”

這話,終於還是讓光忠將視線從電視上移開了,“很好嘛?”

“嗯,很好。”

這樣子,不是就有在體驗對方生活的感覺嗎?

她的理由很讓人感到無奈。

“你也真是…”

略抬頭的CHIN笑得很是開心,這個時候的她才看起來像是一個20多歲的女性,要是不說的話,根本不知道她也是存活了100多年的精神體了。

怎麼自己就是對她心軟呢。

稍微撥開了CHIN的劉海落了一個吻在她的額上,瞇起了眼睛的CHIN沒有拒絕光忠。吻,落在了鼻樑。

“很癢呢,”

“是嗎?還不太習慣吧?”

再來是…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這打破這氣氛的慘叫,讓兩人都顫了一下。

“啊…”

電影已經到了尾聲,但是幾乎後面一半都沒有認真看。若不是這個慘叫聲太過於淒慘還真是忘了他們正在看電影,還是恐怖電影。

“…噗,”

“…下次還是換其他電影看吧。總感覺氣氛都被搞砸了,”

“要看恐怖電影的可是光忠你呢。”

“下次不看了。”

 

 

END

 

接下來是關於我家新的審神者CHIN的私設wwwww

可以看也可以不看wwww

其實也沒有多少的感覺

 

CHIN

本身的肉體已經沒有了,徘徊于某處的精神體。

被政府以特殊的方式憑依在了政府所準備的容器當中,接手了一座原來的審神者放置很久的本丸。

自身的精神能力可以具現化出武器,也能夠使用火焰,漂浮在半空中也是可以的,只不過會大量消耗精神力所以在這個本丸基本上不會太使用能力。

由於政府的關係,本身只能在本丸內行動,不能隨著刀劍出陣。出陣有一定容器無法使用,導致憑依終止的可能性存在。

一定時間過後就需要憑依到新的容器上。

隨時被拽回自己原來待著的地方也說不定。

比付喪神這一類存在更加曖昧的存在。


热度(7)

© 在當騎空士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