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琴makoto

目前主刀劍,光忠我老公,俱利我老婆。目前只寫乙女。天狗女兒卡了,陷入光忠x精神體女兒的坑中。
不管是哪個女兒都是我的真愛!其實可以的話女兒們全部嫁給光忠是我最大的心願!!!
頭像春AKI光忠,背景sam光忠,時不時做個靜畫的MMDer。

From Golden Asylum 11

※天狗的正片!天狗的正片!天狗的正片!重要的事情要說三遍

※審神者為妖怪嬸嬸,天狗,會戰鬥,有點脫線,還有點呆。正片是全員+愛情向,CP確認為燭臺切光忠x天狗。篇幅大概很長,可以的話每把刀的故事都會寫,所有孩子當中的正片劇情向。

【小貞四號機的慶祝文我們先放放,我也不知道寫什麼好】


到了冬天的時候,天狗就更喜歡抱著鴆四處走了。

本來對這件事情抱持著略抗議的態度的獅子王,在看到了審神者那萬年如一日一點改變都沒有的裝扮之後,都覺得...好冷。

“你...沒有別的衣服嗎?”

穿著改良過的巫女服裝,大腿以下幾乎是大片大片地露在外面,沒有保暖的關係導致膝蓋都有點泛紅。手臂那邊也是一樣的狀況,在這麼冷的天,外面都已經積雪,一期一振都讓自家的弟弟們穿得跟快要和球一樣才能到外面玩耍,他們的審神者居然還是穿得這麼單薄。

“...一樣的衣服有很多。”

“不是一樣的衣服!是冬天的衣服!”

“...沒有。沒有那種東西。”

“啊啊啊啊政府的人到底在搞什麼啊!!狐之助呢!?”

居然都沒有準備審神者冬天用的衣服,是因為對方是妖怪嗎?!確實是妖怪啊!!但是沒有看到人家都凍得皮膚發紅了嗎!!

在內心各種咆哮的獅子王吼不出狐之助,治只好先把篠崎推進了比較溫暖的房間,給她又是蓋衣服又是抱緊鴆的,“別動!坐在那裡不准動!我去找狐之助!!”

“哈啊...”

“狐之助!!”

“在走廊上大喊大叫的你是在做什麼啊!”

啪!地拉開了房門的歌仙不滿地瞪著獅子王,從剛才開始就在走廊上大聲喊叫,讓他休息的心都沒有了。

“歌仙!!你有沒有看到狐之助!”

“沒有,所以說你找狐之助幹嘛?”

可以的話歌仙是想要盡快回到自己溫暖的房間,比起室內,室外真的是冷得不行。雖然他們身為刀但是獲得了人之軀之後還是多少有些受不了。“就那什麼,政府完全沒有給主人準備冬天的衣服啊,看著都冷。”

經獅子王這麼一說,的確,不管什麼樣子的天氣篠崎的衣服似乎都是一樣的,春夏秋冬,不曾改變。“雖說是妖怪,但是冬天還是穿保暖比較好。”

畢竟他們的主人都會嫌熱了,怕冷也是有可能的。

“對吧,所以我在找狐之助。”

“獅子王大人,歌仙大人,請問你們找在下有什麼事嗎?”

這個時候倒是跑了出來,也懶得問剛才狐之助到底跑去了哪裡現在才出來,蹲下身子的獅子王立刻就切入了主題,“政府都沒有給主人準備冬天的衣服嗎?”

“冬天的衣物嗎?當初的確在下有建議購入一些冬天的衣物,但是被審神者大人拒絕了。”

“也是呢!她一定會拒絕的呢!!”

他們家的主人就算真的被問到這樣子的問題一定是會拒絕的,理由想也不用想一定是因為“我是妖怪”,光顧著找狐之助獅子王都忘了這個最關鍵的人物自身也有點問題。

她是天狗是妖怪,肯定不會在意這種事情的。

“總之狐之助,既然政府能給她保暖的衣服的話還是先準備一兩套吧。以及我們也可以向政府申請購買其他衣物對吧?”

問這問題的歌仙就相對比較淡然了,他算是早期來到本丸的刀,雖然沒有獅子王早但是也已經是習慣審神者的那種態度了。

“是的,刀劍男士們也可以向政府申請購入其他衣物。在下一會兒就拿購物申請表過來,還請稍等。”

既然他們自己能夠買東西,那麼一半的問題就解決了。將視線轉向了拐角處,縮在那裡的兩個腦袋,要說沒發現也是挺難的。

一臉糾結的加州還有亂就這麼盯著歌仙看,他們想做什麼歌仙怎麼會不知道呢。

“你們兩個也來幫忙吧,畢竟適合主人的衣服或許你們兩個挑會比較好。”

“好耶!!”

“我去房間拿雜誌!!”

“但是記得,要風雅。”

“了解!!”

拿著人類女性的雜誌作為挑選他們妖怪審神者的服裝參考,這到底對不對,獅子王也說不清楚,但是看其他三個人都很有興致的份上他還是不把這個想法說出來可能會比較好。

“冬天果然還是要毛茸茸的衣服比較可愛吧?”

“但是現在時下流行的這個也很可愛啊,”

“翅膀的部分該怎麼辦?”

“啊啊,那個到時候量一下尺寸剪個洞就好了吧?”

歌仙把這件工作一半交給這兩個人來說應該是對的,畢竟他們平時就有在購入一些人類世界的雜誌,雖然因為他們主人的關係他們和人類之間的聯繫目前只有和政府的人員,但是還是無法掩蓋對人類世界的興趣,

也是,畢竟本身就是為人使用之物。

以前沒有辦法觸摸的東西在現在有人類之軀之後都能夠自己去接觸,能夠摸的著看得到聽得見,的確是沒有辦法掩蓋這份好奇心呢。

“啊這個也很可愛,冬天戴著這個的話絕對很可愛的!”

“但是在那之前先把主人那一頭亂髮弄好會比較好吧?”

“啊,也是,那這個呢,主人的髮質挺好的就是有點亂,稍微梳理一下就好了。”

“不錯啊?偶爾也可以借來用用。”

不過,這個話題已經從冬天用的衣服轉移到了別的東西上了。

這是要阻止呢,還是不阻止比較好?

他們的開支都是審神者在付,而審神者的工資又是政府在給…

應該是沒什麼問題的吧,

畢竟那個人在拿到工資之後嫌人類的錢財麻煩之後就立刻交給了山姥切國廣處理了。

“這個沒用過,但是政府說想買什麼可以說,所以還是你們自己分配吧。”

她是這麼說的,身為妖怪的她對於人類的錢財是一點都不熟悉,所以才把這個交給了山姥切國廣,也是深知對方這一點的山姥切國廣只是歎了氣后就去找藥研商量這事了。

“有什麼想買的嗎?”

“沒有。”

每一次找他們的主人商量買東西的這件事情,也都被拒絕了。要說無欲無求,大概就只有她了。

“那就暫時先這樣子,買再多要是她不穿的話也沒有辦法。”

“了解~”

 

“要在衣服上開洞?”

他們訂購的衣服是都到了,只是最關鍵的問題果然還是在當事人身上。要是她不肯穿的話,那麼一切都是白費的。

“也不是不可以。”

“那,讓我們量一下吧?”

“量?”

眉頭皺在了一起,篠崎還是沒有搞懂自己的刀劍男士們要做什麼,拿著量尺的清光還有拿著筆和紙的亂,他們兩個想要做什麼,她不是很清楚。

“為了開的洞不會太偏離翅膀的位置所以要量位置。”

“所以我們進房間量吧~”

“哈啊…”

 

量的過程沒有什麼問題,篠崎的配合是出乎意料的。但是他們所看到的卻是…

“量好了嗎?”

“嗯,啊啊,量好了。”

“那,那我們先去改衣服了,稍微等我們一下哦~”

在天狗背上,在翅膀的那兒,留著傷痕。那是…她的翅膀曾經被扯下來的時候留下的傷痕。

在看到這個傷痕的時候,兩人心裡都稍微有點感到不妙。篠崎什麼反應也沒有但是或許她一直都不希望別人看到,所以衣服就是穿得再亂後背也都是遮蓋住的。

天狗現在的翅膀是新長出來的,什麼時候被折斷扯下的他們都不知道。

那已經是很久以前的傷了。

“啊…總感覺很隨便地就看到了主人介意的事了。”

“嗯…”

那個,確實不是他們隨便能看到的。

但是他們的主人什麼也沒有說,沒有不滿也沒有不悅,她對這一事的淡然是出乎意料的。

不,或許是因為是天狗吧,所以才能夠這麼淡然。

淡然得,仿佛不是自己身上的傷痕似的。

 

“好重。”

身穿著歌仙等人挑選購入,經由亂和加州改良之手的冬季服裝,感覺眼睛更加無神的篠崎第一句話就是這個。

“感想只有這個嗎?!不會覺得很保暖嗎!”

“…好重。”

“也不能勉強她,畢竟以前都穿著那麼單薄的衣服,但是在冬天過去之前就先將就一點吧。”

身上穿著帶有毛茸茸邊邊的厚衣服,頭上還戴著保護耳朵的耳罩,脖子上圍著可愛風格的圍巾,用加州和亂的話來說就是“超可愛!!”

但是篠崎可不這麼覺得。

“……果然還是好重,我可以用靈力調氣候嗎?”

“不可以!”

居然把靈力用在這種事情上,這事是他們不允許的。嘟嘴表示不滿的篠崎只能乖乖地穿著他們挑選的衣服在本丸內行動。

咔嚓,

什麼聲音?

“加州…手上那個是?”

“這個是人類世界使用的叫做手機的東西哦~我向山姥切申請得到許可了就有了~”

所以不用擔心是我偷偷買的,這可是獲得了初始刀的許可的哦。

篠崎在意的當然不是這個,對於人類世界的東西她不是太懂,但是從剛才開始加州手裡的那個機械就發出咔嚓咔嚓的聲響,這個讓她很在意。

“到底在做什麼?”

“我在用手機給主人拍照哦,因為感覺你隨時都會把它脫掉。”

被加州說中這點,篠崎只能挪開自己的視線。她真的不是很習慣這樣子的服裝,和自己以往穿的衣服不一樣這個厚重又不方便行動,這樣子胳膊呢不能夠上戰場。

但是保暖這一方面是不能否認的。

“拍照很有趣嗎…?”

“嗯?很有趣哦,能夠留下事物的存在證明。”

人類,也真的很厲害呢。

剛才拍的照片映在篠崎的眼中,那是自己,的確是自己。自己也會跟其他一樣事物一樣被證明嗎?

會,被證明嗎?

自己的存在。

“啊機會難得!來一張合照吧!”

“咦?”

咔嚓,

留在手機里的,

是笑得相當開心的加州還有,對於這一個行為感到茫然的篠崎。

啊啊,原來自己也可以被這樣子留下來。

原來自己也能夠被這樣子證明嗎。

热度(6)

© 真琴makot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