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琴makoto

目前主刀劍,光忠我老公,俱利我老婆。目前只寫乙女。天狗女兒卡了,陷入光忠x精神體女兒的坑中。
不管是哪個女兒都是我的真愛!其實可以的話女兒們全部嫁給光忠是我最大的心願!!!
頭像春AKI光忠,背景sam光忠,時不時做個靜畫的MMDer。

刀亂神官處——布丁?布丁。布丁!!&和妹妹有个约会

刀亂神官處——日常

※請將本篇與《Sterben》以及其相關番外《Seekers》分開看待。

本文以第一視角呈現

燭臺切光忠主審:Sterben


“陰影大人~~~~!!!!我們來做布丁!!!丁!!!”

房門被毫無預警地打開,就算不聽聲音也知道來的人是誰,也只有清水小姐會叫我陰影大人,也只有她不會敲門就進來。

“...布丁?”

怎麼突然就要做布丁了…

“對對對!布丁!!!陰影大人吃過嗎!”

“吃過是吃過…但是…還是讓光忠一起做吧?”

做吃的話還是帶上光忠一起會比較好,畢竟他比我們都有經驗多了。

“不行!不可以!我們自己來!”

…為什麼要爬上床來,而且還是半跪…

“為什麼…?我們自己做的話很容易失敗的,光忠有做甜點的經驗...我覺得和光忠一起會比較好,”

這話,讓清水小姐的神情更加嚴肅了。

我是說錯了什麼嗎?

“不行啦!每次都是燭台切幫忙不好玩!!!這個布丁很容易的嘛!我特地讓國永幫我找了簡單的食譜!”

“…本來我還是很放心的,但是如果是鶴丸找的食譜…清水小姐你要是不介意的話能不能讓我看一下食譜?”

光忠這個時候就開口了,說的也是,如果是清水小姐自己挑的話我可能還放心一點,但是是鶴丸的話…

稍微就有點擔心了。

雖然這麼想很失禮但是還是…

“喂喂喂,我辦事能有什麼不放心的,若笑看過都說好,”

“不?鶴丸的話辦事一半是不能讓人放心的,畢竟你的驚喜不是人人都能接受呢。”

“哎呦不用擔心啦~我先看過了!!國永找的明明就很好,燭台切你這是偏見啊偏見,”

……

總覺得,這個要吵得沒完沒了了…

 

最後是在光忠威脅不再讓他確認食譜沒問題的話,就把鶴丸和清水小姐轟出去這事他們兩個做出了妥協,我才算是得到了光忠的允許一起和清水小姐做布丁。

 

不過,為什麼是布丁啊。

 

“欸燭台切,你們這裡的鍋子呢?”

“鍋子的話在上面的櫃子里,清水小姐你打算做幾天份的呢?”

清水小姐的話,的確應該用幾天的份量來計算,她的食量是真的讓人感到難以置信,要是用鶴丸的話來說的話,就是真是會被清水小姐的食量嚇到。

我看我還是先打蛋好了,

清水小姐似乎是沒有聽到光忠的問題,只好由鶴丸回答了,“幾天份嘛⋯⋯⋯⋯若笑自己是打算做個20個啦,”

“20個…這個量夠清水小姐吃嗎…”

一旦事情跟食物有關之後清水小姐的認真程度就很不一樣了,仿佛布丁是她的獵物而她則是狩獵者…

死死地盯著焦糖的清水小姐就是光忠詢問要幫什麼忙也沒有將視線從焦糖上移開…

結果光忠負責處理香草子,我把打好的蛋交給了若笑之後又準備熱牛奶,不是很常下廚的我大概也很清水小姐一樣的認真吧,要是做得糟糕了就不好了。

偶爾也想和光忠一起做點心呢。

不過我也是事後才知道清水小姐只是零食錢花完了憋不住了自己用手作的錢買了材料回來做…

真的,人只要一旦有了目標之後就會相當努力。

“…不過為什麼突然做布丁?”
“我想吃嘛~陰影大人不想吃嗎?”

“想吃...倒是還好...平時點心都是光忠在準備...所以都沒有什麼想法...”

還真是沒有想過這種問題,不知道為什麼就是覺得這樣子的問題和自己無緣,是自己太沒有想法了嗎?

好像也不是。

“吼!!陰影大人要多點慾望啦!沒有想吃的東西嗎~”

又不知道為什麼讓清水小姐露出了不太高興的表情,到底又說錯了什麼呢…?

“想吃的…說起來…想吃那個…之前在雜誌上看到的棉花糖土司。”

“我知道哪裡有好吃的棉花糖吐司!陰影大人下次要不要跟我一起去逛高中的園遊會!”

園遊會…那是什麼?

總感覺是普通人世界的東西…好像聽起來還蠻好玩的…

嗯…

“園遊會...那是什麼?”

嘿嘿笑了兩聲的清水小姐就這麼湊了過來,“好吃又好玩的地方喔,”

“是嗎...總感覺很有趣的樣子,等有時間了...”

會有時間嗎,

總覺得最近政府那邊隨時把我召回也只是時間的問題了…可能只是我多想了也說不定…

沒有辦法給一個準確的答復呢。

鶴丸也說園遊會會是一個可以好好約會的地方,要是能夠不那麼咬牙切齒地說這話的話可能更有說服力。

約會啊,說不定那裡會很適合光忠。

不過也只是想想而已,真的能去園遊會的機會大概不多。

分配好了焦糖部分的若笑又笑著對我說,“下次帶著燭台切一起去吧~”

“嗯...如果有時間的話,”

要是能有時間的話,就好了。

牛奶熱的時間也已經差不多了,將牛奶交給了清水小姐之後她把之前弄好的砂糖蛋端了過來,“把牛奶跟香草放進去,攪一攪⋯”

這話,後面就沒有了,這邊的工作也做完了之後不知道下一步是什麼,光忠自然是不會太插手這一邊的工作,所以我只能問清水小姐了。

只是聽到我的問題之後也只是皺起了眉頭,這又是,怎麼了?

“先把烤箱預熱吧,”

一聽到鶴丸的話之後神情立刻又不那麼嚴肅的清水小姐打著哈哈,“哈哈哈哈哈對對對對對,我絕對不是忘記,不是,”

看起來是忘記了。

“是嗎,那麼我去預熱烤箱。”

“設定170°哦。”

有時候清水小姐家的鶴丸的輔助真的是恰到好處,雖然驚喜這一類的並不是很需要,但是輔助適當真的很好。

“啊!這裡有沒有篩子啊!”

現在又是怎麼了?

廚房的管理員光忠在聽到了這個問題很快就給出了答案,“篩子?有是有,”

“這個加了熱水之後要過篩,然後就可以烤了!!!然後就可以吃了!!!”

從櫥櫃拿出了清水小姐所需要的東西之後光忠又在和鶴丸說什麼了,

說起來我記得布丁確實…

“陰影大人~我篩子拿著,你幫我倒下來~”

“好的,”

接過了清水小姐遞過來的食材之後小心翼翼地處理著,一邊注意倒下去的速度一邊確定一次倒下去的量不是那麼多。但是畢竟是第一次做,並不是很確定這樣子是否可以,“這樣子…可以嗎?”

“應該可以吧⋯⋯感覺顏色很漂亮。”

“既然清水小姐說可以那就可以吧...這樣就好了...接下來就是烤箱吧?”

“對!!!烤20分鐘就可以吃了吧!!!”

…所以說,

我記得布丁是,

“布丁,還要放在冰箱冰一晚上才可以吧?”

我大概這次是真的說了什麼不能說的話了,

清水小姐的身體瞬間僵直不動,就連問話的方式都相當僵硬。“那個⋯⋯⋯你剛剛⋯⋯⋯⋯說了什麼⋯⋯⋯⋯”

偷瞄了一眼正在偷偷往廚房門口前進的鶴丸,看起來這個人並沒有告訴她布丁需要冰一個晚上。

“布丁還要放在冰箱冰一個晚上才可以吧?”

明明還沒有反應過來但是速度快樂許多,一個箭步扒到了鶴丸身上,“真的要到明天才可以吃嗎?”

這個時候,只能讓點心達人光忠登場了,“布丁的話確實得冰一個晚上才能吃哦,”

“布丁要是不凝固的話是不好吃的,為了好吃的布丁這個晚上還請忍一下吧?”

“你再這樣下去你家的鶴丸就要被你折斷了。”

雖然鶴丸經常嚇人,但是也不能看著自己的同事就這麼折斷她的刀劍男士。

“我知道了啦⋯⋯⋯⋯⋯⋯⋯”

“那麼等這個烤完之後我們就去吃點別的點心吧,昨天做的點心還有一些省下,當然...不能吃太多。”

真不愧是點心達人…

這個時候立刻就抓住了清水小姐的胃,還讓她打起了精神。

“點心點心動肚子餓了我們去吃點心!!!”

真的,一下子就好有精神,

抓著我上下蹦跶什麼的…好精神啊。

“...等布丁烤完之後才能去,總得讓這邊有個段落不是嗎,”

“國永過來,我們趕快整理整理,一會兒吃點心點心~~~”

“你怎麼可以比我還鬧,我覺得我要重新點擊我的技能點了~”

是呢,這兩個人似乎有些顛倒了。

明明一向給人添麻煩的鶴丸現在是一個保護者,要是不盯著比他還要搗亂的清水小姐的話,大概是要發生什麼慘案了。

“總之先把已經不用了的工具清洗掉吧。”

“點心點心吃點心!!!!!”

 

結果到了最後還是清水小姐吃掉了剩下大部分的點心,不過她的食量是不用擔心晚餐吃不下,與其擔心吃不下不如擔心她會不會需要胃藥會比較實在…

說起來,

“清水小姐,可以請你借我一些漫畫嗎?能促進女孩子關係的漫畫。”

“那就純愛撩妹。”

 

如果不做點什麼的,如果自己不主動做點什麼的話,在這之後我一定會後悔的。

當我這麼跟光忠說的時候,他先是愣住了。而後是笑著摸了摸我的頭,“嗯,加油吧。能夠看到你邁出一步我也很開心。”

“嗯…”

“不過你打算怎麼做呢?”

“我…向清水小姐借了一點漫畫看,聽說漫畫是很好的學習題材。”

“啊…漫畫嗎,確實是一種學習方式,但是千萬不要看太奇怪的哦。”

“好。”

 

如果什麼都不做的話,我一定會後悔的。

我要是繼續止步不前的話,肯定會後悔的。

我現在已經有了光忠他們在身邊,已經和之前不一樣了,所以我…

一定得去面對這件事情才行。

我…

絕對不能…

 

在玖冴寺小姐房間門口深呼吸了一次之後看了一眼在旁邊的光忠后終於敲響了房門,

終於,到了這個時候。

“那個,玖冴寺小姐,你在嗎? ”

可是,前來開門的並不是玖冴寺小姐,而是她的近侍清光。

“她不在這裡,有什麼事嗎?我可以幫忙轉達的!”

不在啊…

完全沒有玖冴寺小姐會去哪裡的頭緒…

只能麻煩清光了。

“那個…能告訴我她在哪裡嗎?有一件事情我想當面和她說…”

“等等!”

說完就跑進房間的清光沒有過多久就喊道說玖冴寺小姐在別館的天台那兒,

別館嗎…

玖冴寺小姐平時都待在那裡嘛。

“啊,在哪裡嗎?謝謝…我這就去找她。”

道完謝之後我就下了樓朝別館的方向去了,在走過去的時候心臟的跳動真的好快,剛才明明已經做好了準備但是還是感到很緊張。

不能太緊張啊…

不然一定會沒有辦法說出口的。

一定得讓自己淡定才行…

不然的話…

 

終於還是,到了這裡,

別館的天台,在這扇門後面,玖冴寺小姐就在那兒。

她會在這兒做什麼呢,

呼…

哈啊…

好了,上吧。

推開門之後看到的是叼著煙倚著欄杆的玖冴寺小姐,雖然是第一次看到這樣子的她,但是覺得很適合呢。

但是,現在不是這個問題。

“那個…玖冴寺小姐,我有一件事…想跟你說。”

“嗯……什麼事?”

“那個…玖冴寺小姐,”

啊,要說出口了,

要說出口了,

哈啊…

真的要說出口了,

“請你和我去現世約會吧!!”

………

………

咚,

啊,玖冴寺小姐的煙盒掉在了地上…

“……哈誒?和我,約會?”

“是的,請你和我約會。”

請你和我約會吧,玖冴寺小姐,漫畫上都是這麼畫的,想要和對方搞好關係的話,約會是很重要的,但是我好像也忘記了玖冴寺小姐接下來的行程是不是有做安排,這樣子突然要求的確很失禮…

“如果有時間的話…”

“時間倒是多得很…我和Sterben約會,你沒有意見吧?”

“噗…沒,沒有意見…噗…”

光忠到底在笑什麼…

我剛才有說什麼奇怪的話嗎?

“…有什麼奇怪的嗎?漫畫上都是這麼畫的…”

“好,那就約會吧。”

玖冴寺小姐她答應了,她答應了,答應了!

太好了…

“那我們去現世吃點點心吧,雖然可能不會比光忠做的好吃,但是漫畫上說約會就是要吃甜點才行,然後還有...”

一隻手放在了我的肩上,已經不笑了的光忠也不知道怎麼了,突然就打算要一起去了,“讓你參考漫畫雖說是可以但是也不是所有的步驟都要做,不介意的話讓我也一起同行吧。”

“吃點心?下午茶嗎?沒問題,你訂一個時間吧。燭臺切也會來嗎?我把清光也帶上?”

“那就…明天下午吧,”

反正明天下午也沒有什麼工作安排,還是盡快一起去現世約會會比較好。

“還請讓我一同前往,不知道Sterben到底看了什麼樣的漫畫為了避免不必要的事情發生。清光一起來當然也是大歡迎的。”

 

“嗯——…我的確是同意拿漫畫當做參考,畢竟在約玖冴寺小姐那一類型的人上我也不是很能夠出主意,”

回到房間的光忠立刻就和我談論起了這一次我作為參考的漫畫。他之前都沒有去翻閱,這個時候卻又去看了,

是我剛才的言行舉止哪裡有什麼問題嗎?

“怎麼了嗎?”

“也沒怎麼吧…不過這一次約會我可要同行咯,”

合上了漫畫笑得特別開朗的光忠,我也不是很清楚他心裡到底在盤算什麼,只是他一起去我也沒有什麼太大的問題,畢竟有些地方還是光忠比我還要清楚。

“啊…”

“嗯?”

“明天的衣服,能幫我看看穿什麼好嗎?”

“可以喲,”

 

衣服會不會很奇怪,

光忠說是沒問題那應該就是沒有問題了。

不想讓玖冴寺小姐等我太久所以提前了約定的時間5分鐘到了櫻花樹下,每一次要暫時離開這裡都需要依賴這一顆櫻花樹,它到現在都還在綻放著。

從我們到來這兒之後,一直都綻放著…

就算我們工作時限到了之後,我們離開之後,它也會一直綻放著…

有什麼人穿著藍色的浴衣朝這兒走來,稍微定睛一看便知道那是玖冴寺小姐,真是少見呢,和平時穿的衣服不一樣,

也真是太好了,

能夠看到和平時不一樣的玖冴寺小姐。

“下午好,玖冴寺小姐…”

“下午好呀,玖冴寺小姐,浴衣很漂亮哦。”

唔…

稱讚的話被光忠搶走了…

“下午好……啊啊……漂亮?用那種詞來形容我實在是太浪費了。”

“噗…好吧,那麼就用清光常用的可愛好了,非常可愛呢,玖冴寺小姐。”

唔…

再這樣下去光忠又要開始說很多話了,還是提醒他早點去現世比較好,兩個人增加成四個人,兩個人的約會變成四個人的約會,

這也沒有什麼不好。

“在天氣轉變之前我們還是趕快去現世吧,”

“四人約會吧,玖冴寺小姐。”

“可愛也很不適合用在我身上啊……清光這傢伙…”

動用了靈力打開了櫻花樹的結界,除了一開始我來的時候能這麼做之外其他的時候就基本上沒有用靈力打開櫻花樹之門了。

走到了我身邊的玖冴寺小姐看了我一眼之後,“走吧。”

“好的,玖冴寺小姐。”

啊啊,真好呢,

能夠和玖冴寺小姐一起走著什麼的。

 

“那個...雖然這樣很擅自但是我已經找好了要吃的糕點店,稍微走一段距離就到了。”

“你想的還真是周到呢。”

“啊,沒有…因為這是我和玖冴寺小姐的第一次約會…所以就…”

第一次的話,果然還是要準備好才行。

畢竟印象很重要。

至少漫畫上是那麼畫到的。

“啊這樣嗎,我也是第一次好女生約會。”抬起了一隻手向我展示了身上的浴衣的玖冴寺小姐看起來是一點緊張都沒有,也是,她應該對這種事情是很習慣的了。“我呢,不太了解約會這種事情,連衣服都是清光幫我挑選的,我們誰都不要太緊張吧。”

啊原來也有在緊張呢…

太好了…

感覺又稍微接近了一點了…

“好的,我也是第一次和女孩子約會,所以找了清水小姐借了漫畫參考來著,雖然光忠說很多地方不用參考也是可以的。”

“參考嗎?還是隨意一些吧,被漫畫中的情節拘束了屬於我們的過程就會變得無趣了不是嗎?”

無趣…嗎?

或許的確如此吧,

但是…

“但是...不找一點參考的話,就不知道該怎麼做了...不過既然玖冴寺小姐都這麼說了的話,那還是隨意一點好了。”

“嗯順其自然就好了。”

“嗯…”

啊,確實我記得,蛋糕店就在這兒。

“啊,到了呢,”

店裡的蛋糕種類有很多,雖然不會比光忠做的要好吃但是種類多的話玖冴寺小姐挑選起來也不會受到限制吧,

應該是沒有什麼太大的問題。

希望這家糕點店會有玖冴寺小姐喜歡的蛋糕。

“好,進去吧。”

本來是想讓玖冴寺小姐先進去的,沒有想到她主動推開了蛋糕店的門讓我先進去,

真的是相當溫柔的玖冴寺小姐呢。

“謝謝。”
四個人的位置還是有的,太好了,要是沒有的話該怎麼辦呢。將菜單先交給了玖冴寺小姐,這還是讓她先會比較好,

“你先挑吧,”

“嗯我先挑嗎?草莓蛋糕好了,飲品麻煩給我咖啡,”

合上了菜單在桌子上轉了一圈的玖冴寺小姐剩下了我自己翻轉菜單到我這一面的工夫,還推到了我的面前,

嗯,真的很溫柔呢。

“我要...芝士蛋糕還有...也來給我一杯黑咖啡好了。”

把菜單交給了光忠但是他是看都不看就點了和我一樣的甜品,而且從剛才開始就一直在和清光說些什麼,

不過這樣子也挺好的,

光忠也和玖冴寺小姐家的近侍關係好的話,真的是一件好事。

因為,他不能總是圍著我身邊轉,

也得和別的同事相處才行。

 

蛋糕上桌並不是那麼之後的事,四個人的蛋糕都齊了之後我做的第一件事情是切下一小塊品嘗。

“好吃...玖冴寺小姐覺得怎麼樣?”

的確沒有光忠做的好吃,但是也沒有關係。

就是不知道玖冴寺小姐覺得味道怎麼樣,要是她覺得不好吃的話就一切白費了。

“啊……我不是經常能吃到這個所以無法做出比較,不過這個味道我已經很滿足了。”

“那就好…”

還好玖冴寺小姐不排斥這個蛋糕,

那麼接下來就是,漫畫上教導的內容了,

切了一小塊之後我遞到了玖冴寺小姐的嘴前,“啊——”

“誒?!餵我的嗎?”

你會吃嗎?

你會願意吃下我餵的東西嗎?

玖冴寺小姐,

你會,願意正視我們之間的關係嗎?

看著玖冴寺小姐小心翼翼地把蛋糕吃進了嘴裡了,我真的,鬆了一口氣。

她,並沒有拒絕這一個行為。

“嗯,餵你的。能夠不被你警戒著,你願意吃下我餵的食物我真的很開心。”

“嘛,畢竟曾經並肩戰鬥過,而且你是…”用餐巾擦掉了嘴邊的蛋糕屑,玖冴寺小姐沒有說出來的話,我是知道的。

“總之,對你沒有什麼需要防備的。”

“我,曾經害怕著直視和玖冴寺小姐之間的關係。因為那意味著我所知道的過去並非全部都是真實的,”握著叉子的手頓了一會兒之後才叉在了自己剛才切下來的一小塊上,“但是每一次和玖冴寺小姐一起執行任務之後我也知道...即便我所認為的過去可能參雜著虛假,但是我還是...”將叉了起來的蛋糕又一次準備餵給玖冴寺小姐,“但是我還是想要正視和玖冴寺小姐之間的........”

“吾之血緣者們沒想到會在這兒遇到你們這正是命運的指引啊!!”

…………

一口咬下了蛋糕的玖冴寺小姐一拳砸在了桌子上,那眼神如果能夠殺人的話大概早就把那個聲源給殺了吧。“你這傢伙,難得我心情這麼好啊,”

是呢,

我心情也相當好,

好不容易做好了心理準備說出來的話居然就這麼被打斷了,

“現在,就在這,把你殺死,你覺得怎麼樣呢?”

“哈啊——...能夠打破這麼美好氣氛的白目大概也只有你了吧???”

一臉不耐煩的光忠也不管這個表情是不是會讓自己看上去很不帥氣,不過,這個時候大概也沒有人會想這麼多。

“我怎麼知道在進來之前你們在做這樣的事情,先說好,我今天是來這裡吃蛋糕的,很早就聽那群傢伙說這家店的甜點好吃了……嗯,看樣子下午人還真的是多啊,這也是命運的安排吧,你們那邊還可以加一個椅子的樣子。加一把椅子到那個位置。”

為什麼,

你這個,中二病患者,

還是敵人,能夠如此理所當然地要坐在我們的旁邊。

我和玖冴寺小姐的約會,我和玖冴寺小姐的約會,我和玖冴寺小姐的約會,我和玖冴寺小姐的約會…

“不用擺椅子到這兒了,讓這位先生坐在廁所旁邊的位置就可以了。” 

“廁所…….像吾這樣的人怎麼能坐在那種地方。”搶過了服務生手裡的椅子,就這麼往我們這邊衝過來把椅子放在我們這兒,“吾今天就要坐在這裡!不用拿菜單過來了,一份黑森林和拿鐵!”

嘖……

這個男人,Vengeur真是…讓人感到…不悅。

“為什麼你這個敵人就一定要坐在我們這邊,信不信我現在就把你削了?”

伸進了黑色氣息裡的我隨時都能夠取出我的鐮刀將這個男人斬了,就算到時候會被政府的人指責也罷,我根本不想管這麼多。

“你這傢伙……還真是有趣啊。”

大概是清光做了什麼吧,Vengeur差點一個踉蹌差點摔在地上,但是很快就扶著桌子坐正了身體。“為什麼坐在這裡,吾已經說過了,是命運的指引。”

命運…嗎?

玖冴寺小姐是我的命運,這一點我可以確定。

但是Vengeur的話…

“我的命運現在就在我面前,而你…”

“她也是你的命運,但是吾也是。”

“即便是,但是你也沒有任何證據能夠證明你是我的命運。說不定你只是命中註定要和我們對峙,並且...”

並且,你會被我們殺死。

不論多少次也好,我都會殺死你。

不死之身並不是真的就是無敵的,

總會有弱點存在的。

吃著草莓的玖冴寺小姐,在聽到Vengeur的話之後吞下了草莓后看向了Vengeur,“哈?你也要和我約會嗎?”

唔……

這是在…

“約,約會!”

突然臉紅的Vengeur將兜帽的帽簷往下拽了拽后小聲道,“咳這個人的反應真是遲鈍…”

喂,你是在說誰的反應遲鈍啊?

可是,他很快就變了面孔。

笑著如此說著的他,說出了不應該被他人知道的過去。“你怎麼知道我沒有證據?”

“吾是知道的,吾的使魔早就告訴了血緣者的你以前在哪個實驗室,被迫進行了怎樣不人道的實驗,吾是知道的。”

他想從我的臉上看出什麼,我不知道。

“那位主任的確是個好人,至少吾之血緣者現在你還能夠出現在這裡便是最好的證明。”

連高間的事情他都…

“至於你,玖冴寺伊月。”

他要,說出玖冴寺小姐的過去了…

“你的背景有一些難搞,如果那個人臨時之前沒有逼問他我大概是不會知道的。你四歲的時候被賣給了人販子,偷渡到了國外被送進了一個兵營里,從此銷聲匿跡了十五年,知道你被政府僱傭。”

這個是…

玖冴寺小姐的過去,

我所不知道的過去,

我所不了解的玖冴寺小姐的過去。

Vengeur知道。

“但是,如果那兩個愚蠢的人類沒有做出這種蠢事的話,吾還有血緣者你們的命運就並非是現在如此了。為他人所用,被政府所利用,要是沒有那蠢事發生的話。”

Vengeur又在說什麼,我不知道。

但是我心裡很清楚,如果我深入了解的話,

我對Vengeur的認知就不得不改變。

我可能就不得不作出改變,

我可能…

“你...所謂的使魔到底讓你了解到了什麼程度,關於我們的事。”

或許,我所不知道的過去,

或許我所不記得的某一個過去,

Vengeur都知道。

“你…所謂的使魔到底讓你了解到了什麼程度,關於我們的事。”

“那兩個人類,你是在說誰?我的命運又和你有什麼關係?”

“那兩個愚蠢的人類,雖然要感謝他們兩個讓吾誕生于這個世上,但是他們的愚蠢行為實在是不可饒恕。”

那兩個人類…

我大概…並不了解。

但是…

玖冴寺小姐可能…

“我要迎接吾的血緣者的你們,回到那個聖地去。”

聖地…?

那又是哪裡…

有時候要理解這個人的話還真的是很費腦,要是他能夠說人話的話就好了。

至少不用這麼難搞懂。

“哦?想要帶走我?你有多少錢?如果比政府出的錢要多,我倒是可以考慮一下。”

“這個想法還真的是很符合你呢,玖冴寺。或許我去把半個政府毀掉搞點錢財來你就會過來嗎?”

玖冴寺小姐啊…

“你先說說你的聖地是怎麼樣一個地方?”

“哼嗯,是和實驗室不一樣,不會有各種不人道實驗的地方。也是一個不用擔心隨時可能有生命危險的地方,就算與世隔絕就算那兒只有我們也罷,至少不用擔心哪一天再被政府利用完丟在一旁的地方。”

“被利用完丟到一邊?我還從來沒有那麼慘的下場。而且如果沒有生命危險,我會不習慣的。不如我們回到之前的話題。你所謂的證據僅僅是調查了我們的背景嗎?可信度並不高啊。”

“證據...啊啊,確實有一樣東西是最好的證據,吾老是忘了其的存在…”

摘下了兜帽的Vengeur脫去了他的外套,露出來的胸口上所刻印著的,

是和我胸前一樣,

和玖冴寺小姐胸前一樣的,

那個。

“這個,就是最好的證據了吧?”

 

如果不是突然有持槍的人衝進了蛋糕店,或許我還沒有回過神來,但是在看到他們持槍的那一刻后,我就大概清楚了。

他們的目標是Vengeur。

“穿著兜帽的男性請你馬上轉過身來跪在地上,其他無關人員迅速離開這裡。”

“是的,他的確在這裡。玖冴寺小姐也在。”

“什、你們在監視我?”

居然監視我和玖冴寺小姐的約會?

居然妨礙我要聽到最重要的一部分?

這些人,

“哎呀,這可真是。對於愚蠢的人類而言做的的確是很不錯。看來這次的談話只能到此為止了,只能期待下次命運的指引了。”

這次的談話只能到此結束了,有麻煩的傢伙在根本沒有辦法繼續交談。

“哈啊——...”

真是麻煩的一群人,

非常得麻煩。

“如果讓這個孩子在這裡被抓的話,我就不能夠知道其他的事情了。”

本來還以為今天是不會用到的,但是還是從黑色氣息當中取出了自己的鐮刀,“光忠,沒帶本體你先退到後面去。”

我不能把沒有帶本體的光忠捲入進來,

而且他還沒有帶本體出來,這才是比較麻煩的一點。

將鐮刀擋在了那一群人面前,要是能夠這麼威懾到對方自然是好。“抱歉,這次不能讓你們抓這個孩子,”

“哼,你們和上面都觸犯了我的底線。Vengeur什麼的,趕緊有多遠滾多遠吧,你如果加入進來就實在是太礙事了。”

“哈哈,沒有想到居然會有被血緣者掩護的一天...不過,在此謝過。沒帶武器過來我也沒有辦法打贏這些愚蠢的生物。”

沒有回頭確認Vengeur到底是怎麼離開店裡的,但是聽到玻璃碎裂的聲音也大概是知道怎麼一回事了。

 

結果到最後並沒有和政府的人直接交手,雖然讓店裡已經算是一片狼藉了,早就沒有顧客願意待在這家店裡了。

收起了鐮刀的我有一點擔心玖冴寺小姐,她似乎和政府的人認識,並且這一次指揮的也是她認識的人。

這樣子的行動,肯定給她帶來了麻煩。

即便出於個人想法不想讓Vengeur這一次被政府的人抓住,但是給玖冴寺小姐添麻煩,我也不希望的。

“抱歉今天的約會搞砸了,如果可以,希望下次還有機會在一起出來玩。雖然可能不會再被邀請…算了。”

不會再被邀請什麼的,

根本不可能。

好不容易終於鼓起勇氣要正視我們之間的關係了,

怎麼可能不會再邀請你。

“我一定會在邀請的,就算不能離開神官處也好,接下來我也會邀請玖冴寺小姐一起吃蛋糕的...

“啊,謝謝你。那就麻煩你有時間的時候再來邀請我吧,我一定會爽快答應的。”

這麼說道的玖冴寺小姐抬起了胳膊對我揮了揮手,啊,這和昨天的時候有點相像呢。

我似乎昨天沒有看到玖冴寺小姐的揮手就先走了。

啊啊,要是下一次還能這樣子就好了。

“呼——...那麼清光你就先和我們一起回去吧,先別那麼愁眉苦臉的,為了讓不知道什麼時候回來的玖冴寺小姐回來的時候能夠吃到熱騰騰的晚餐,我們回去就先開始準備吧?好嗎?”

“熱騰騰的晚飯嗎…也好,他應該會非常滿足的。”

啊,確實。

要是能夠讓辛苦了的玖冴寺小姐吃到熱騰騰的晚餐的話,肯定也會很開心的。看著清光在身上摸索著什麼,

嗯?

“錢包,被伊月帶走了……”

“...噗,錢先算在我們這邊吧,等之後我們再去向玖冴寺小姐要就好了,好了好了,打起精神來,”

拍了怕清光的背,要是可以的話光忠你注意一下力道,清光要是被你這麼拍斷了的話,玖冴寺小姐一定會幹掉你的。

“清光想吃什麼樣的晚餐呢?或者說想讓玖冴寺小姐吃什麼呢?光忠廚師今天可是可以手把手教你料理的哦。”

“麻,麻煩你們了,伊月回來以後一定會馬上給你們送過去的。我隨伊月吃就好了,她很喜歡吃肉!那個,買菜的錢,我們也會付的!”

 

“到現在還在皺著眉頭,你那漂亮臉蛋可是要不好看的。”

端著熱牛奶進來的光忠看到我之後是這麼說道,他似乎又歎氣了。

“光忠,”

“怎麼了?”

把裝了熱牛奶的杯子放在了桌上后走到了我旁邊,床隨著光忠的坐下后稍微又下沉了一點。

“我這麼做真的對嗎?”

“你是指正視和玖冴寺小姐之間的關係嗎?我並沒有覺得什麼不好,”

手放在我的腦袋上拍了拍,力道比他下午拍清光的要小了不少,“雖然你從某一個角度不是屬於我一個人的,但是我並沒有覺得這有什麼不好。”

“………”

“你鼓起勇氣去面對了,這就行了。”

合上了眼的我,或許又一次猶豫了。

或許在接受這一個事實之後,我不得不否認我的過去的一部分,

實驗室將不會再是我過去的全部,

或許我還得否定這個過去…

即便如此…我也…

热度(6)

© 真琴makot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