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琴makoto

目前主刀劍,光忠我老公,俱利我老婆。目前只寫乙女。天狗女兒卡了,陷入光忠x精神體女兒的坑中。
不管是哪個女兒都是我的真愛!其實可以的話女兒們全部嫁給光忠是我最大的心願!!!
頭像春AKI光忠,背景sam光忠,時不時做個靜畫的MMDer。

【燭嬸】Unreal02

※審神者有自己的名字

※審神者私設眾多


這個本丸在迎來了第二位審神者之後出陣還有遠征馬上就恢復了原樣,每一天都有出陣遠征的安排,包括演練場也有在行程之中。一下子突然變得繁忙了起來卻沒有任何一個人抱怨。

“這是今天出陣和遠征部隊們途中撿到的資源匯總,已經清點完了放到倉庫了。”

在走廊上遇到了正巧不知道要前去哪兒的審神者后,長谷部就著今天的出陣等情況開始向CHIN報告。

“辛苦了,剩下的我來處理就好了。你去休息吧。”

“啊…好的,”

接過了長谷部寫好了的報告后細細地看了一會兒的CHIN再一次抬頭的時候卻看到自己身前仍舊站著一個人,本應該退下的長谷部依舊站在那裡,“怎麼了嗎?”

“不…沒什麼,雖然這話由我說不是很好但是主人,那個…”

“嗯?”

“真的有必要這樣子顛倒著看文件嗎?”

現在的長谷部正看著漂浮在天上,整個人卻又是頭朝下的CHIN…這個畫面要怎麼說,吊死鬼這個形容似乎也不太對…

但是很有恐怖畫面就是了,

長谷部慶幸著還好現在不是晚上,不然又有可能會嚇到路過的短刀們了。但是配合著黃昏的光這個光面還真的是…

還是很恐怖。

“啊啊,好像是沒有這個必要。”

上下再一次顛倒,不過這一次好多了好歹不是面對一個頭朝下的主人…稍微整理了一下因為頭朝下而亂掉的頭髮。

“本丸的資源比我想象得要多不少,出陣也不是問題…”

“是…”

這個本丸的確是不缺乏資源還有練度,但是這個本丸最需要的存在·審神者卻是直到最近才迎來第二名。

“但是還是不能大意,政府的報告也有後期敵人相當強大的報告,”

手指一動放在桌上的紙張就自己飄了過來,這是今天剛收到的來自政府的通知。上面雖然沒有寫得很具體但是敵人的強大是確實地表達了。

“強行突破…也不是不可以…”

長谷部的這話,讓CHIN降落在了地上,一下子視線上的差距還是出來了。雖然在女性當中CHIN的身高算是高的,但是和長谷部他們這些刀劍男士比起來還是比較矮小的。

“沒有那個必要,強行突破只會讓你們滿身是傷的回來,或許政府會高興吧,打敗了變強的敵人,但是…”

“但是?”

“…要是有個萬一的話會失去你們。我先去手入室看一下光忠。”

 

他們的審神者比他們想象當中還要有人性,雖然這麼說對這個人可能很失禮,但是確實如此…

她是精神體,和他們的存在很相似但是又不盡然的存在。

“比當初想得還要溫柔呢…啊,痛。”

不用想也知道CHIN稍微有了點力,在給光忠上藥的時候她在聽到這話也是有意使壞的,“比當初想得要溫柔呢…哼嗯,看起來對我的第一印象很糟糕呢。”

確認所有的傷口都已經消毒上藥后收起了從藥研那裡拿過來的醫療用品,聽到CHIN的話光忠是要苦笑了,確實他們對CHIN的第一印象不是很好,也不能說是糟糕的那一類不好,但是要說的話,應該是感到奇怪,以及…費解。

畢竟她在那一瞬間放出的殺氣…

以及她當天就做出了讓容器無法承擔負荷的事…

“說起來主人…”

“叫CHIN就可以了,被別人叫主人感覺很奇怪。”

這也是CHIN不知道糾正了光忠多少次,但是對方還是沒有改口。之前的長谷部也是,CHIN很不習慣別人稱呼自己為主人,這讓她感到很彆扭。

只是這個本丸的刀劍男士還是都稱呼她叫主人。

“這還真不行呢,畢竟你是我們的主人。”

“真是頑固…然後呢,你剛才要說什麼?”

“主人確實說過自己是魔族的Lucifer吧?那是什麼呢?”

沒有想到光忠會在這個時候問道這個,瞄了一眼光忠需要的手入時間心裡也多少有點數,這個時間略長要是不找點事情做的話是有點無聊。“你是覺得手入時間太長的話就用手入札吧。”

“不是啦,只是也想知道一些你的事情。”

 

我的事情嗎…?

CHIN在聽到這話就陷入了沉默,她並沒有打算透露自己的事情太多所以就乾脆不多說,可是一旦要她說了卻又不知道能說什麼。

能說什麼?也不是很清楚。

自己的身世自己的過去都不是能說的出口的事情。

自己在那邊所發生的事情即便說出口或許眼前這位男性也不能夠理解。

“主人作為Lucifer都在做什麼呢?”

“也沒什麼…也就四處晃晃後來就待在城堡里了。”

“城堡嗎…?還真想看看呢,所以主人的房間才會是那樣子的風格嗎?”

“算是吧,已經很習慣那樣子的風格了。”

因為100多年來一直都是在那樣子的環境下來居住,所以剛來到這兒的第一天是怎麼樣也沒有辦法突然適應要換到和室的房間。用自己的能力變換了房間的佈局卻沒想到容器經不起那麼折騰就碎了…

當時嚇得光忠還有長谷部趕緊將CHIN的精神體轉移到了現在這個容器上。

“那為什麼會有那樣子的能力呢,”

能夠憑空變出這裡沒有的東西,CHIN的房間裡的大部分家具都是她那一次變出來的。那個能力的確是相當便利但是在這個本丸已經算是禁止過度使用的了。

不過,要不是光忠這麼問她還真忘了要解釋了。

“我沒解釋過嗎?”

“還真沒有呢…”

“哼嗯…我在做遊戲測試的時候被裡面的BUG選上了,因此就擁有了這個能力。”

CHIN說得實在是過於籠統,光忠根本不知道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到底什麼是BUG,又為什麼選上了CHIN,光忠都不知道。

只是隱隱約約還是感覺得到,CHIN對於自己的事不打算說太多。

“除了變東西出來好像還有別的能力呢?”

“…啊啊,依靠精神力的話基本上什麼事情都做得到。而且我是‘魔族’想要的話也可以在空中飛。”

飛?

又和她平時在本丸飄來飄去不一樣。

“就像…天狗之類的在天上飛嗎?”

“天狗嗎…差不多吧,但是速度不會和它們一樣那麼快就是了。”

他們的主人看起來什麼事情都做得到,前幾天剛來的時候也見識過了她料理,處理文件的速度,學習的能力。

感覺真的不像是一個人類呢。

每一次光忠都會這麼想到。

“真的是人類嗎?”

“真的是人類。”

 

“我進來了。”

在兩人談話之間有那麼一個聲音從門外傳來,在交談聲停下后對方才拉開了房門。一手端著今天晚餐一人份的大俱利伽羅。他看起來並不意外CHIN在這裡,“我把晚餐拿來了。”

“啊抱歉呢小伽羅還讓你幫我拿晚餐,主人也快點去吃晚餐吧。”

“...嗯,我一會兒再過來。”

率先出門的CHIN又回到了半漂浮在空中的行動方式前進,沒有翅膀也沒有走動到底是怎麼樣前進的完全讓人搞不懂原理,只是看到他們的主人已經是超出了他們能夠理解的範圍后,他們很多人也放棄了去理解那個原理。

她就像是幽靈一樣的存在。

沒有人會想去理解幽靈的原理,因為無從證實。

但是她又不是幽靈。

是幽靈又不是幽靈,

是人類又不是人類。

光忠是這麼定義這個人的存在的。

“等會兒我再來收碗筷。”

“要麻煩你了呢,小伽羅。”

夾了一塊醃蘿蔔配上白飯,在咀嚼過後又夾了菜放進嘴裡。今天的晚餐味道偏淡想了想晚上的料理成員,他們應該是顧慮到了自己受傷所以特意做得清淡了點。

是因為太久沒有出陣的緣故所以身體變得遲鈍嗎?

還是太久沒有出陣所以敵人比自己更強了?

不管是哪一個光忠都得面對才行。

“光忠,我進來了。”

“咦…?”

手入房間的房門再一次被拉開,這個時間應該還在餐廳那邊的CHIN拿著什麼進來了。“你吃這麼快?”

“今天稍微吃得快一點了,你的手入時間要到明天早上才結束所以乾脆明天就休息了。”

“咦?”

將手裡的東西放到了光忠正躺著的床旁邊,那是幾本書還有雜誌。“這些又是?”

“你要是無聊的話也可以看,要是想要別的東西也可以。”

“……不要說你變出來哦。”

“…嘖。”

看起來CHIN是打算使用能力來變出光忠想要的東西,這個人與其消耗自己的精神力也沒有想到可以用訂購這種方式解決。

似乎從一開始在她的想法當中就沒有訂購這個概念。

這麼一想似乎有點偏向幽靈呢。

“這些書就可以了哦…我吃飽了。”

總算是把今天的晚餐吃完的光忠雙手合十,“吃飽了就好,我去把碗筷拿過去了。”

“咦?我還以為你會繼續待著…”

“…一個人寂寞了?”

CHIN調侃似的這麼說道,卻不料光忠是稍微有那麼一點臉紅,“也不算是…”

 

這個男人比自己還要像人類,只是隨口的一個玩笑都能夠讓他感到害羞,手放在了門上沒有立刻走出手入房間的CHIN頓了一會兒后才開口,

“等處理完公事洗好澡我會再過來的,這一段時間你先看那些書打發時間吧。”

“嗯…嗯。”

 

關上門之後聽著CHIN漸遠的腳步聲反倒是感到有些新鮮。

那個人很少會在本丸用行走的方式移動,所以才更加讓人感到不像是人類吧。畢竟人類是不會在半空中飄著的。

也沒有想到那人會說出那樣子的話,那人做什麼事情都是一副態度冷淡的樣子沒什麼感情起伏…

總有種她沒有什麼常識的錯覺,但是畢竟是個人類常識還是有的…

和之前的主人比起來CHIN身上有太多讓人感到費解的地方。是因為她活得太久所以偏離了他們對人類的認識嗎…這也不是沒有可能…

畢竟普通人類並不會生存超過150年,也不會憑空漂浮,更不會突然變出什麼東西。

所以也難怪自己在CHIN那麼說道的時候會感到慌張,因為自己早就下意識地把對方列入到了非人類里了。

…會那麼慌張也是這個原因呢,

真的是…


热度(4)

© 真琴makot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