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琴makoto

目前主刀劍,光忠我老公,俱利我老婆。目前只寫乙女。天狗女兒卡了,陷入光忠x精神體女兒的坑中。
不管是哪個女兒都是我的真愛!其實可以的話女兒們全部嫁給光忠是我最大的心願!!!
頭像春AKI光忠,背景sam光忠,時不時做個靜畫的MMDer。

刀亂神官處-特殊任務5

刀亂神官處——特殊任務

本文以第一視角呈現

 

燭臺切光忠主審:Sterben

 

又到了月底,又有新的任務了。但是這一次並不是很想出去戰鬥…“那樣子的話就任務3吧,只希望不會遇到像上次那樣子的審神者就好了。”

“那麼我們就去申請吧,這一次是任務3的話,可能會和上次一樣只有我們兩個人呢。”

“沒事…”

從房間走出來的我還有光忠準備前往的是這裡的我們的上級·藤本小姐的房間,得先到她那邊進行任務的申請才行。

“啊…”

“哎呀。”

這大概只能說是…命運的指引了。

 

很破爛的本丸,比上一次的本丸還要破爛。除了破爛和沒有生氣之外已經想不到別的形容詞可以用來形容這裡了。

“比想象當中得還要破爛呢…這次一點活人的感覺也沒有呢。”

正如光忠所說的,這一次的暗黑本丸和上一次相比是更加得。每一次想到自己的本丸的刀劍男士們先前所待著的都是類似於這兒的地方,就有一點難受。

如果他們繼續待在原來的本丸的話,說不定會折斷。

“這裡……政府沒有搞錯嗎?”

推開了本丸的大門的玖冴寺小姐,而讓我們所看到的是更加荒蕪的景色,沒有刀劍男士因為我們的到來而慌張出來,也沒有感到任何的氣息。

活人的。

“......沒有審神者,沒有刀劍男士........這裡是已經徹底廢棄了嗎?”

這兒沒有什麼可以多看的,只能暫時回去神官處向藤本小姐報告這兒的情況,沒有審神者沒有刀劍男士的話,就連最基本的教育都做不到。

但是,有什麼來了。

“…檢非遺使…的氣息嗎…?”

手伸進了黑色氣息當中,這兒的黑色氣息不是那麼濃,沒有死人,也沒有活人,所以才只有那麼一點。但是還是…

取出了鐮刀的我只能暫時靜觀其變。

“真遺憾我分不了那麼清楚,是敵人就是了。”

搖了搖頭的清光找不到敵人,而比清光的偵查還要低的光忠自然也是找不到了。

“…我們,會不會不小心闖進了檢非遺使的大本營之類的呢…?”

…這或許也不是沒有可能。

雖然這兒沒有刀劍男士和審神者的氣息,但是不代表這兒真的就沒有人。整個本丸都沒有刀劍男士在,不代表他們就真的不在這兒,而是出去了…

“哈啊!真是的,”

嗯,如果可以的話我現在是真的很不想要見到你呢。

身穿著異教徒軍裝的Vengeur…怎麼說呢,有感覺自己又回到了厚樫山的錯覺。

“玖冴寺小姐,看起來這兒真的是廢棄本丸呢,我們回去向藤本小姐報告吧?”

“喴…真無聊回去了。”

“看起來真的是廢棄本丸呢,那麼就回去準備晚餐吧。啊玖冴寺小姐今天要不要和我們家一起吃晚餐呢?”

“啊如果不是醬油拌飯的話我是很願意去打擾的。”

玖冴寺小姐還在惦記著醬油拌飯啊…

“晚餐嗎?我也去湊個熱鬧怎麼樣?”

“醬油拌飯當然不是給玖冴寺小姐的啦,是給那邊要湊熱鬧的某為男性的。”

不,光忠,我覺得那個孩子的話連神官處都進不去的。

“嘿誒。”

“我才不要吃那麼窮酸的食物,你們這樣招待客人的嗎?”

“連神官處都不能進來的人不能算是客人吧,”笑著說道的光忠回過頭看著Vengeur,“雖然感覺這麼問已經是多餘的了,你出現在這裡又是所謂的命運的指引嗎?”

嗯,應該也只有是命運的指引了。

畢竟這孩子口口聲聲說的也就是命運了,要吐槽嗎還是算了吧。

“什麼?……才不是,我只是恰好在這裡…在這裡看風景……”

“...這裡的風景......你喜歡看這麼破爛的地方嗎?”

“我可沒有覺得這裡有什麼風景可以欣賞的。”

“嘖……這裡真正的風景你們這些普通人是無法看到的。”

是嗎,那還真是可惜了呢。

“是是是,我們是普通人呢,那麼普通人的我們就先回去了,你就慢慢在這邊欣賞風景吧。”

牽起了我的手就準備往大門那邊前去的光忠好像不打算在這兒久留的樣子,不過仔細想想的話也沒有那個理由待在這兒過長的時間。

“哈哈哈,你這傢伙說話總是這麼奇怪啊,難以置信你和我會是那種關係…”

“我們也回去了。”

“啊!啊啊!真是夠了!我只是為了把上一次沒說完的話說完而已…為什麼你們都要走這麼快啊…”

“上一次的…”

玖冴寺小姐笑個不停,而Vengeur也有一點無力的樣子。

我們上一次的話確實沒有說完,就因為有人的闖入而不得不終止。不過為了說完這話還特地跑來這兒的Vengeur也是很拼。

“對上一次的…….上一次因為有人攪局所以沒有說完的那些話。”

“好啊你講吧。”

“…特地大費周章地跑來這邊講上次沒說完的事…你是白癡嗎?”

光忠你太直接了。

“下次說話時最好注意一點,我可不會因為你是Sterben的近侍就忍讓你的。我接下來要說的內容,相信你們會感興趣的,因為關係到了那兩個人,”

“嘿——還真不知道你原來有在忍讓呢,”瞇起眼睛的光忠盯著Vengeur看著,眼中可是一點笑意都沒有,啊真是糟糕…“Sterben的全部我都知道哦,從裡到外。”

…………相當糟糕。

為什麼這個人大白天就能說出這種話啊。

“是嗎,這句話最好等我講完以後再說會比較好。”

“那你就說吧,要是再不說的話我就真的帶Sterben回去了。”

“我是在一次搬家中看到了Sterben的照片。雖然還未等我藏起來就被那個男人搶走了,但是我記住了照片上那個很漂亮的女孩子。”Vengeur的表情嚴肅了起來,但是我對他所說的是一點印象也沒有,

“為了確認身份,我暗中拜訪了很多親戚家,卻沒有發現這個女孩子的任何蹤跡。”

“家中更是乾淨,女孩子的玩具,飾品統統都沒有,相冊的照片也只有我和那兩個人。那張照片就像是一張明信片,上面的人並不屬於這個家庭。就在我快要堅信這個事實的時候,一次晚上我知道了真相…很激烈的吵架,甚至我走到了他們房間的門口,他們也沒有發現我已經離開了自己的房間。”

Vengeur無奈地攤了手,

“他們在互相責怪,那個男人說她生了兩個怪物,是個可怕的女人。那個蠢女人說,那兩個怪物還不一定是繼承了誰的基因…現在的這個孩子,說不定也不會是好的。”

“……所以,你才知道我和玖冴寺小姐和你有這關係。”

我沒有Vengeur所說的那兩個成年人的相關記憶,我不知道他是在說謊還是在陳述事實,但是我的直覺告訴著我他不會說謊。

“是的。後來的回憶讓人想吐。她真的說對了,我和你們是一樣的——發現這點以後,我在他們面前偽裝成正常的孩子,才換來了那個改變了我的人生的機會。”

看了一眼玖冴寺小姐,又再度將視線轉移到了Vengeur的身上,他經歷了什麼,我不知道,但是…

一定很痛苦。

“那之後...偽裝成正常的孩子那之後,你做了什麼。”

“我們搬過很多次家,中學時的那次搬家我發現了它。”

召喚出了一把刀的Vengeur沒有道出這把刀的名字,但是,那是一把憑感覺就知道其名的刀——村正。

沒有想到他手裡的刀會是村正…

“我用它殺死了那兩個人,逼問出了玖冴寺的下落。Sterben的下落,那個男人還沒有來得及講就嚥氣了。而那個蠢女人臨死前發出了很大聲的慘叫引來了鄰居,害得我被警察追緝了。在我被警察追捕的時候,我被兩個勢力的人盯上,其中一個你們應該也知道了,我現在是檢非遺使的審神者。”

那兩個人已經被殺掉了嗎?

可是就算知道了這個事實我卻一點也不悲傷,是因為記憶當中沒有他們的存在嗎?

或許正是如此吧。

那兩個人的存在或許很重要,但是…並不會讓我有任何的想法和感觸。

“原來如此...所以你才在厚樫山那兒能夠指揮檢非遺使襲擊我們...也是這個原因吧,”聽完了Vengeur的這番話之後光忠反倒是提出了疑問,他的問題也並不是沒有道理,的確…

可能能夠好好說話就能夠坦白的事情卻因為對上了而變的麻煩棘手。

“你和Sterben她們的關係也是大致明白了,但是為什麼要用襲擊的方式?要是沒有搞好的話你只有可能被我們打敗送去政府那兒也說不定,”

“我的手下並不全部值得信任,在他們面前不能進行相認。襲擊你們,除了掩飾還是想測試一下Sterben和玖冴寺的能力,確認身份。你不會連這個都沒想到吧?”

啊,原來那個是測試嗎…

把我的心臟貫穿什麼的。

“想到是想到了,但是一想到我的Sterben被你的部下捅穿了心臟我就感到相當得不愉快。”

“既然被你殺死了的話…我倒是少了一樁事情呢。”

“...再找到了你們之後也確認你們就是我要找的人,我所要做的就是創造一個聖域迎接你們。”

又是聖域,這個孩子對聖域的執著是相當得顯而易見。但是聖域那個地方,按照他說的是隻有我們三個人的,只有玖冴寺小姐,Vengeur還有我。

不會有光忠他們存在的地方。

“我沒有興趣,”

轉身準備往門外走的玖冴寺中途又停下了腳步,這兒被結界給封住了,我們沒有辦法出去。

“...Vengeur,你這是什麼意思?,不給你一個準確的答案就不打算讓我們離開嗎?”

“我只是不希望有人來打擾我們。我的人被我在這附近甩掉了,他們隨時有可能找過來,你的答案是什麼?Sterben。”

我的答案嗎?

我的答案從一開始就很明了了。

“...雖然很有吸引力,但是還請我拒絕。我現在有光忠他們在我的身邊,沒有打算離開政府這兒,即便我只是在被他們利用也好,只要有光忠他們在就可以了。”

我只要有光忠他們在就好了,有他們在的話不管什麼樣的問題都能夠解決。

所以,聖域對我來說是不需要的。

“我知道了,那麼,時間差不多了我也該走了。要留個聯繫方式嗎?我可不是害怕就這樣失去你們,既然是同一個父母的血親,以後有時間喝個咖啡什麼的…也沒什麼吧?”

“…留個聯繫方式偶爾發發LINE找個時間喝個咖啡…我怎麼覺得你和之前的性格有點不太一樣了呢?”

光忠我覺得你簡直這一次說出了很多關鍵的問題一樣。

“我只是…咕……我想體驗一下普通人的生活不可以嗎?”

……我覺得我們的存在就已經脫離了普通人的概念了,但是在這邊說出來似乎也不是件好事。

 

將手機拋給了Vengeur的玖冴寺小姐似乎並不介意交換聯絡方式這事,不過我沒有手機那麼就只好…

“..噗,普通人的生活嗎?也不是不可以,拿去吧,”將自己的手機交給了Vengeur的光忠根本不在意對方驚訝的眼神,“Sterben沒有手機但是我有,以後要聯絡Sterben可要先經過我的哦,”

“你這是做什麼?”

“剛才你不是說你的手下不值得信任嗎?你的電話如果被監聽就麻煩了,這是我沒有被監聽的一部手機。”

“玖冴寺小姐…你身上到底帶著多少手機呢,”

“她只帶了這一部,偏偏還是用來聯繫本丸的手機,”歎氣解釋道的清光也是拿玖冴寺小姐沒轍了的樣子,“真是的,做事稍微考慮一下後果啊,三日月他們的電話通到這個人那裡算什麼,”

“哇…還真是大膽的舉動呢玖冴寺小姐。不過我覺得如果是三日月先生的話,Vengeur反而會想先掛電話吧,”

“我們本丸的三日月…哈啊,”整個人都像是放棄了掙扎的清光一下子都洩了氣似的,

“真是的,我回去會第一時間打電話給本丸的。”

收起了兩部手機的Vengeur很是小心翼翼,是怕萬一手機掉了的話就失去了聯絡手段吧。我們和他之間唯一的聯絡手段,

“那麼我先離開了,”

“...那個孩子,也是很辛苦啊。要是被別人殺掉了就不好了。”

揮了揮手后我是這麼想到的,

雖然那個孩子和我們一樣,但是也並不是一樣。他的立場比我們更加的危險,政府一定還在找他,一定還想要抓住他,

不死之身並非真的無敵,萬一…

他被殺死了的話…

在Vengeur經過玖冴寺小姐身邊的時候,那一瞬間,突然暴起鎖喉的玖冴寺小姐真的是讓人嚇到了。“你這傢伙,上次不走在搞什麼啊?”

一個踉蹌,伸手推著玖冴寺小姐的Vengeur的反抗似乎有點太弱了,“我只是想再測試一下…你們…對我……”

“混賬——”

 

有時候感情的促進也是要靠拳腳的呢,

真是和平。

 

“在知道了全部之後有什麼想法嗎?”

那一天晚上,光忠這麼問我了。

有什麼想法嗎?

“關係明了了確實讓我感到了有點舒服…”

我在這兒並不是只有一個人,在我的身邊,在遠處都有和我血緣有關的人。

雖然可能之後沒有辦法陪著那兩個人走到最後,但是…

“我覺得,”

“嗯?”

“能遇到光忠,能來到這兒,能認識玖冴寺小姐真的是一件很好的事。”

我不是一個人,

這個是光忠他們教會我的。

我不是一個人,

這個是玖冴寺小姐他們的存在告訴我的。

我在這兒,不會是一個人。

即便在這之後我或許會走上和他們不一樣的道路,但是,

擁有了現在的我,也不會後悔了吧。

热度(9)

  1. 刀剑乱舞神官处真琴makoto 转载了此文字
© 真琴makot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