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當騎空士哦

目前主刀劍,光忠我老公,俱利我老婆。目前只寫乙女。天狗女兒卡了,陷入光忠x精神體女兒的坑中。
不管是哪個女兒都是我的真愛!其實可以的話女兒們全部嫁給光忠是我最大的心願!!!
頭像春AKI光忠,背景sam光忠,時不時做個靜畫的MMDer。

From Golden Asylum 12

※天狗的正片!天狗的正片!天狗的正片!重要的事情要說三遍

※審神者為妖怪嬸嬸,天狗,會戰鬥,有點脫線,還有點呆。正片是全員+愛情向,CP確認為燭臺切光忠x天狗。篇幅大概很長,可以的話每把刀的故事都會寫,所有孩子當中的正片劇情向。

【小貞四號機的慶祝文我們再放放後面還有五號機到十號機的賀文...】


篠崎已經算是習慣了身上穿著的厚重衣服,雖然她常常偷偷脫掉換回原來巫女的服飾。自己的刀劍男士準備的衣服是真的很暖和,但是有時候太暖和會讓自己忘了自己需要戰鬥…

太過舒適就會讓人感到懶散,妖怪也不例外。

當然要是被加州他們看到的話免不了被訓斥。

時間過得比自己想象當中得還要快,如果不是政府偶爾的信件報告篠崎還真不知道已經過了那麼長時間,自己和他們相處了這麼一段時間。

這兒本來是安靜地,幾乎是死靜一般地,沒有什麼生氣,只有自己一個人待在這,兒。不知道做什麼,不知道需要什麼,只是一個人待在這兒…

她只是在這兒等待著,花費幾百年的時間等待著。

等待著那一天的到來。

“你又不穿外套到處亂跑…”

不知不覺晃到了職務室,今天的近侍山姥切國廣在瞧見篠崎之後只能無奈歎氣,這已經是不知道第幾次看到她沒有穿外套就在外面晃了。真的不會冷嗎?山姥切國廣每一次看到這樣子的篠崎都這麼想,後來他是想都不想了,因為光是看到那發紅的膝蓋就知道有多冷。

他們的主人很不會愛惜自己,相處這麼久他是明白了這一點。

“快點到房間去吧。”

“國廣來到這裡也有一段時間了,”

“…怎麼了嗎?”

怎麼突然說到這個問題,山姥切國廣有點不太不明白。他是這個本丸的第一把刀,也是從最開始就待在這名審神者身邊的刀劍男士。

“不,只是突然想到而已。”

脫下了木屐走上了走廊,赤腳的她這樣看上去是更冷了。“快去穿外套。”

“好…”

走了幾步之後又回過頭看了一眼山姥切國廣,“怎麼了?”

“…接下來也請多指教了,國廣。”

“嗯…?啊啊。”

 

從最開始的時候就待在她的身邊,看著這個本丸的成員一個一個到來,看著在她身邊的人一個一個增加。

這是一件好事,至少山姥切國廣是這麼覺得的。

只是他還是不太知道,自己的主人在想什麼。

她的確在自己的身邊,卻又仿佛隨時會消失。

她想要做什麼,山姥切國廣還是不知道。

 

走進大廳就看到放在桌子上的大合照,自從上一次加州給自己拍照了之後被亂看到之後又被拉過去拍了另一張,結果一發不可收拾變成了整個本丸的合照,照相工具也從手機變成了相機,在自己不知道的時候本丸的東西真的是多了不少,然而篠崎是一個都不知道怎麼用。

拍了的照片在洗出來之後就放在了大廳,現在的成員雖然不多但是之後每一個新來的都會有合照,可是桌上總會因為東西太多而放滿,所以加州他們似乎再打算購入能夠掛在墻上的相冊。

當然花的是審神者的工資。

“…穿這麼少會被罵的。”

聲音很輕導致篠崎一開始以為自己聽錯了,往旁邊一看看到了正端著一盤橘子的小夜站在那裡,他穿得也比自己要保暖。

“已經在室內了。”

“…我覺得他們不會因為這樣就原諒你。”

室內室外的溫差雖然挺大,但是篠崎這個樣子是讓人從視覺上就受不了的了。

不過篠崎倒是不在意這個問題,已經被訓斥過好幾次了,雖然有點煩但是她倒是真的不介意再被訓斥幾次。

“小夜都不笑呢,”

篠崎說的,無疑是自己手裡拿著的相片,好幾張有小夜的照片他都沒有笑。抬頭看了一眼篠崎的小夜還是一眼說話語氣很平淡,“你也沒有笑。”

“…有在笑,你看。”

那隻是獅子王用手指弄你的嘴角讓你看起來在笑而已,小夜這話並沒有說出口。要真的說出來的話,篠崎肯定會較真的,

她這個天狗很奇怪,很多事情都不在意,但是在很多奇怪的地方卻會有讓人感到奇怪的執著。

“…笑得很奇怪。”

他是這麼說的,

因為是獅子王弄的,並不是篠崎自己笑出來的所以很奇怪。

“是嗎,”

“嗯。”

小夜的肯定,讓篠崎再一次把視線回到了照片上的自己,

會很奇怪嗎?

或許吧。

她這才是第幾次的拍照,該露出什麼樣的表情她並不知道,只是任由獅子王用手指拉自己的嘴角了。

“那下次再拍得不那麼奇怪吧。”    

“嗯。”

 

小夜算是早期來的,他覺得審神者很奇怪。

哪裡奇怪,或許是因為是妖怪吧。從來沒有接觸過的主人,

和書裡所描寫的妖怪不一樣的主人。

不會嚇人,不會主動攻擊人,

不吃人肉,不會要貢品。

篠崎應該是妖怪當中相當奇怪的存在。

但是,奇怪是奇怪了點,卻很溫柔。

所以每一次,小夜都會參加尋找篠崎在哪兒睡午覺的捉迷藏行列當中。他總覺得如果不去找的話,就不會見到她了。

她好像,隨時都準備離開。

 

在本丸里晃這兒晃那兒的篠崎嗅到了從廚房飄來的香味,這個時候的確料理組已經在準備晚餐了。一時興起決定過去瞄一眼看看的篠崎,自然逃不過歌仙的一頓訓斥。

“都說了幾次了不要穿得那麼單薄!”

“不冷…”

“不冷也得穿著,萬一感冒了就糟糕了。”一邊這麼說著一邊勺了一小碗的湯汁遞到篠崎面前,“嘗嘗看?正好還可以暖身體。”

“嗯,謝謝。”

自從本丸的成員開始學做料理之後篠崎就沒有再體會過那種沒有三餐的生活了。她並不是懷念以前的那種生活,她的胃袋早就被這些人抓得死死的了,要是真的再要適應以前的生活,可能就是生為天狗的她都不會想要習慣吧。

“好喝。”

“那就好,晚餐還有一下就好了。”

看著還在忙活著晚餐的料理組,今天是陸奧守,歌仙還有獅子王。難怪今天的料理每一份份量都相對得比較多。“我先把做好的端過去。”

“那就麻煩你了。”

“好,”

很少會看到篠崎在廚房幫忙的場景,通常在做晚餐的時候她不是正在寫任務報告就是在本丸的某一處睡午覺。所以,望著篠崎端菜的身影忙進忙出的還真的是蠻稀奇的一件事。

“算是…融入這裡了嗎?”

歌仙這話是在指他們融入這裡了,還是篠崎融入他們了,這話其他兩個人明白就好。獅子王哼著歌料理著今晚最後一道晚餐,笑嘻嘻的陸奧守繼續給空碗添飯。“這不是挺好的嘛。”

“主人!你要吃多少俺給你稱!”

再度進來的天狗並不知道獅子王在說什麼挺好,陸奧守的問題是吸引了她的注意力,“半碗。”

“這樣不會太少了嗎?來!”

那不是半碗,分明是一整碗…

不知道該說什麼好的篠崎也不能說什麼,不管說什麼陸奧守都聽不進去的。可能還會越說飯變得越多…

還是算了。

“哈啊…”

“主人~又穿這麼少會感冒的~”

“你真的不會冷嗎?”

“主人就坐在這裡就好了,接下來我們來做。”

差不多到了晚餐時間本丸的刀劍男士陸陸續續聚集到了餐廳這邊來了,接過了篠崎手裡的晚餐放上餐桌,輕輕地推著她到餐桌前讓她先坐下,一下子餐廳也變得熱鬧了不少。

“今天的晚餐好豐盛啊~”

“主人要不要先回房間拿外套呢?”

“真是!又把外套放房間裡了!”

 

這裡很熱鬧,因為有了這些刀劍男士們的加入,所以這兒才熱鬧了起來。

沒有他們就沒有這裡,這裡已經是因為他們的存在而存在著。

如果只有篠崎一個人在這兒的話這兒就失去了意義。

至少,現在的天狗是這麼想的。

 

望著月亮的天狗這麼想著,她不過只是一介天狗。如果不是因為政府的人找上了自己邀請自己成為審神者的話,那麼她這一輩子都可能體會不到這個熱鬧。

這個時間大家都已經睡了所以本丸顯得尤其得安靜,雖然這個天氣長時間待在外面對身體不好但是篠崎還想多待一會兒。

自己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習慣他們的存在的?

剛開始的時候確實…不習慣。還會覺得太吵鬧了讓自己沒有辦法好好午睡。可是現在,卻又不習慣他們睡下了之後的這份安靜。

篠崎不是沒有想過,

如果哪一天自己醒來的時候,迎接早晨的時候這兒只剩下自己的話,那該怎麼辦。

仿佛這只是一場夢。

刀劍男士和這兒的所有都是一場夢,自己只不過是從夢裡醒來的話…

她一定會覺得難受。

本應該習慣的獨自一人的那份冰冷,現在卻是不想要再去體會…

自己是怎麼了?

不想一個人了嗎…?

光是想象晚上睡一覺醒來之後這兒只有自己一個人…

不要。

不想要那樣子。

不想要,毫無預兆地面對獨自一人的這裡。

就算自己在完成任務之後將要迎來終結也好,也不想要突然和他們離開,自己是怎麼了天狗不想要知道,

她只是突然變得害怕了。

害怕著可能會面對的現實。

不是害怕終結,而是害怕再度變成一個人。

 

這裡已經不能沒有他們了。

 

那一晚起,天狗害怕在晚上入睡了。


————————————————————

沒有小貞賀文的靈感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热度(7)

© 在當騎空士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