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琴makoto

目前主刀劍,光忠我老公,俱利我老婆。目前只寫乙女。天狗女兒卡了,陷入光忠x精神體女兒的坑中。
不管是哪個女兒都是我的真愛!其實可以的話女兒們全部嫁給光忠是我最大的心願!!!
頭像春AKI光忠,背景sam光忠,時不時做個靜畫的MMDer。

【燭嬸】Unreal05

※審神者有自己的名字,自家的另一位審神者Olivine也有出場,私設多到爆

※ 審神者戲份超多   

※依舊目前是燭→嬸


“這味道好吃!怎麼做的呢?”

“這個的話,因為少爺不太喜歡吃甜的所以糖放得比較少然後就是…”

“原來如此…”

在這座本丸,兩個一模一樣的人站在一起料理這個畫面已經不算是少見了。

他們兩個站在一起一開始的確是吸引人的目光,但是久而久之的,在光忠的拜訪變得頻繁之後這也不算是什麼稀罕事了。一個禮拜至少拜訪三次,一直都埋在廚房裡研究料理,已經是常客的等級了。恐怕就連兩座本丸的審神者的交流都沒有這麼頻繁。

“你一直來我們這邊真的沒關係嗎?”

“許可的話兩邊都拿到了所以不用擔心,”

顯然,文化的想知道的並不是這個答案。他問的也不是這個問題。Olivine家的光忠歎了口氣后瞥了一眼旁邊的人便繼續準備今天的點心了。

自從兩個本丸的審神者相互知道對方的存在後,就經常有串門的行為,不過都是Olivine到CHIN的本丸去,後者無法離開自己的本丸是兩個本丸都知道的。

不過,CHIN家的光忠倒是也經常跑Olivine的本丸。

“告白失敗之後不敢見主人了?”

擺盤的動作明顯出現了動搖,看來是說中了。

“也…不是這樣就只是…”

話,到這兒就沒有再說下去。

即便自己現在沒有戀人,也沒有戀愛的對象,但還是多少知道另一個自己在想什麼,

并不是不敢見她,而是無法直視她。

即便沒有得到任何回應卻還是喜歡著,

不想讓她因為這事而過度留意自己,

就只好來到這兒了。

這些想法,再原先只為刀劍之時是根本不會有的。好不容易得到了人之軀卻要如此這般體驗人之情,也不知道是好是壞。

“你辛苦了,你的主人也辛苦了。”

CHIN會怎麼想呢,

那個人一直都不怎麼表現出她自己的想法,對此到底有什麼想法光忠看不出來。她或許比付喪神還要懂得如何隱藏想法。

 

“我們回來了,”

隨著第一部隊出陣歸來的Olivine隨意地扛著自己的武器走進了廚房,在看到CHIN的光忠在這兒他也沒有多大的反應,反倒是他自己本丸的光忠在看到這樣子的審神者后感到不滿,“又這樣子進來!不是說了很多次少爺出陣完之後先去洗澡才能進這兒嗎!”

“就過來晃一下。你又來了啊,今天做了什麼?”

“少爺嘗嘗就知道了,出陣辛苦了,”

拿起一塊大口吃下,正因為知道甜度已經做了調整所以Olivine才會如此大膽,“還不錯,”

“那就好。”

鬆了一口氣的‘光忠’,讓看的人有一點羨慕。自己和CHIN是否也能夠像這樣子,就算不是戀人關係只是主從關係是否也能夠這樣子。也有可能本來是這樣子的,卻因為自己有了多餘的想法…

要是自己沒有多餘的想法的話就可以繼續這樣了吧。

“聽說你被笨女人甩了啊,”

“…咦?!咦?!為什麼你會知道?!”

Olivine本丸的光忠的神情告訴了他,就是他告訴的。“我在想少爺說不定能給出什麼建議所以就跟他說了,”

不過看來這個選項是錯誤的,

“建議就是,早點放棄比較好。”

吃完了手裡的點心的Olivine,淡淡地說出了這句話。“那傢伙是不可能回應你的。”說得這麼肯定,多少讓光忠感到有一點火大。

是因為一個世界的所以覺得自己很了解CHIN的處事風格才會代替她回答?

還是說是什麼?

他們兩個之間的關係親密到根本不是什麼孽緣關係?

“為什麼能這麼肯定?”

這話,光忠再說出口之後就後悔了。

知道了原因又如何。

自己依舊還是只能維持現狀,作為CHIN的近侍待在她的身邊,不會成為別的存在。不會像Olivine和CHIN那種關係,也不會成為會讓CHIN感到懷念的特別存在。就連讓她對自己露出那溫柔的申請都做不到…

“…沒為什麼,只是那傢伙只能這麼做而已。”

這個理由,根本不算是理由吧。

只能這麼做的原因是什麼,開口回應有那麼難嗎?

可是光忠卻找不到任何能夠反駁的話,

因為是CHIN的事。

 

“我回來了。”

“歡迎回來。”

CHIN還是和以前一樣這般回應道,在告白之後她的態度一直都沒有改變,所以才讓光忠感到難受。

就算是拒絕也好…

“CHIN,”

“嗯?”

“我喜歡你。”

她本埋首于文件當中,卻在聽到這句話之後仍舊抬起了頭直視著光忠,她的嘴角似乎有些微微上揚,“我知道。”

“不給我一個回應嗎?”

就算是拒絕也好,對光忠來說都算是一個回應了。要是被拒絕的話,或許自己也能放棄對她的這份情感。

要是真的被拒絕的話…

“……不給回應不行嗎?”

“…咦?”

“…抱歉,什麼也沒有。”

CHIN又一次低下了頭專心在她的工作之中,知道現在是沒有辦法繼續這個話題的光忠退出了房間,

為什麼不回應不行。

那是因為一旦被拒絕了自己就會放棄…

但是真的能夠那麼輕易放棄嗎?

被拒絕的自己,還有拒絕了自己的CHIN,這之後會…

“…停下。”

“小伽羅?你怎麼在這裡?”

如果不是俱利伽羅出聲的話,光忠大概就要和他撞上了。一邊想著事情一邊走路果然連感官都變得遲鈍了。

他在心裡略無奈地想到。

“政府來了新的通知,”

“通知?”

“有關新的敵人的。”

 

掃了一遍政府發來的通知,而後又在看了一遍,緊皺眉頭的CHIN面露嚴肅,可見這次的通知有多麼地棘手。

“很糟糕嗎?”

“有好幾個本丸被敵人襲擊了,被襲擊的審神者全員下落不明。”

下落不明已經算是好聽的了,真實到底如何說不定比這個更慘。不能讓收到了通知的審神者們過於動搖,卻也不能再讓他們毫無警覺…

“政府沒有想好對策嗎?”

“敵人是連據點都掌握不到的對手,除了增強本丸的守備之外政府恐怕也想不到別的方法。”

要是知道敵人的大本營的話,說不定就不會這麼束手無策了。

“我們這邊該怎麼辦?”

“敵人要是襲擊這邊的話也沒有地方可以撤退…”

“只能讓練度高的待在本丸了,得保證主人的安全。”

審神者的安全是放在最優先地位的,從剛才開始CHIN就一言不發,有些擔心地看向她的光忠卻看到她緊盯著這座本丸的平面圖。

什麼時候有這個的?

“我的容器全部都放在一個房間吧?”

“嗯,”

“我去稍微換個位置。”

說完就走出了職務室的CHIN也不管光忠和俱利伽羅兩人,還不知道她要做什麼卻也跟了上去。

“要做什麼?”

“我要把容器分佈到這個本丸的各個地方。”

“然後呢?”

“就那麼放著。”

把放置在一個專門的房間的容器分佈到本丸的各個地方,到底用意何在,雖然很想要詢問卻也不知道是否應該說出口。

“只是以防萬一而已,全部放在一個房間萬一被敵人鎖定了的話到時候就連替換的都沒有。”

經她這麼一說,兩人才意識到這的確是一個問題。

他們的審神者是依靠容器才顯現在這個本丸的,而所有的容器都收在一個地方,即便這麼想讓人有些毛骨悚然,但是萬一所有容器都被敵人破壞的話…

“其他的對應策略也得開始考慮了,除了我之外你們也得考慮你們自己。”

“別忘了,這個本丸最需要的不是我而是你們。沒有你們這個本丸就不會有存在的意義。”

 

CHIN到底還是重視著本丸的刀劍男士的,

至少能夠感受得到。

如果自己沒有想過成為比較特殊的存在的話,的確這樣子就會感到滿足。

 

就是到了晚上,CHIN也還在思考對可能襲擊過來的敵軍的對策。

看到她忙到這麼晚還沒睡說不定還是第一次,每天幾乎都在晚餐之前就把所有工作處理完的CHIN也會有忙到這個時間的時候,真的挺難得的。

“辛苦了,”

“謝謝,”
拿起了一個飯糰吃起,這時才注意到時間的CHIN有些茫然地看著送夜宵而來的光忠,“已經到這個時間了,你怎麼還沒有去休息?”
“近侍怎麼能比主人早休息呢?”
“那就主命,就算我晚休息你也得早點上床睡覺。”
“那個只對長谷部有用哦。”
“也是呢,” 

嚼著飯糰的CHIN沒有再思考對敵人的策略,伸了一個懶腰之後她把最後的飯糰吃下了肚,“謝謝招待,今天就休息吧。”

“嗯?我以為會是吃飽再戰呢。”

就是因為以為CHIN還要再繼續思考策略,所以光忠才做了飯糰,也為了讓自己能夠繼續陪CHIN下去,還喝了一杯黑咖啡才過來。不過看起來是出了他的意料。

“不能勉強你陪我,你一定會陪我直到我想好吧。”

“也沒有…勉強,”

一切都被這個人看破了,她收起了桌上的文件后站起了身,連帶著盤子也一起拿了起來,“收拾我來就行了。”

“不行,你已經很辛苦了。”

自己的工作就這麼被CHIN搶走了,可是就這麼回房間休息睡覺實在是讓自己心裡有一些過不去,稍稍慢一點往廚房那邊走去正好CHIN從裡面飄出來。

她看到自己也有些吃驚,“你還沒去睡啊,”

“嗯…”

自己應該回房間休息的,CHIN已經打算休息了自己再繼續待著也沒有用。

還是早點回房間休息吧。

“還是說,你要聽搖籃曲呢?”

 

言葉はいらない

歌うよライライライライ

 

体が邪魔だなぁ

歌おうライライライライ

 

ざわめく木々の吐息

身をひそめ戦う鳥達

 

頭上をかすめ風

ここにある全てが無情で

热度(5)

© 真琴makot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