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當騎空士哦

目前主刀劍,光忠我老公,俱利我老婆。目前只寫乙女。天狗女兒卡了,陷入光忠x精神體女兒的坑中。
不管是哪個女兒都是我的真愛!其實可以的話女兒們全部嫁給光忠是我最大的心願!!!
頭像春AKI光忠,背景sam光忠,時不時做個靜畫的MMDer。

【燭嬸】Unreal06

※審神者有自己的名字,自家的另一位審神者Olivine也有出場,包括Sterben都有被提及到。私設多到爆

※ 審神者戲份超多   


自己很卑鄙,

借著睡不著為由有好幾次晚上去找CHIN,讓C她唱搖籃曲給自己,在她的歌聲當中入睡。早上醒來的時候往往她都在自己的懷裡。

如果是戀人關係的話,就好了。

光忠常常這麼想到,

但是,CHIN也和自己一樣。

從未正面回應過光忠的告白,卻容許他做這些。不會將他推開,卻不肯說出一句話。

她似乎也不在意這種事。

“所以她到底是喜歡我…還是不喜歡我…不喜歡我的話應該就不會允許我做這種事了吧…所以我還是有希望的?”

“你跑到別人本丸就是為了說這事嗎?”

“看到自己這樣子真的覺得很不帥氣。”

光忠整個人一點精神都沒有地倒在桌上,要是在自己的本丸他可能還不會這樣,至少在這種會有人經過的休息室里他不會,然而這兒偏偏不是。

“我們只是來送點心的。”

回答問題的是喝下一口茶一臉淡然的俱利伽羅,隸屬於CHIN的本丸的他和光忠一起前來送剛出爐的點心,發展成像這樣閒談也並非第一次。

“在你們面前保持帥氣也沒有什麼用…不如說你們都看過那麼不帥氣的我了。”

這已經是自暴自棄了吧,

坐在旁邊的三人是這麼想著。

CHIN本丸的光忠和俱利伽羅,以及Olivine本丸的光忠和俱利伽羅這四個人坐在一起喝茶聊天也不是什麼稀奇事。而光忠沒有保持平時的帥氣,也不少見。

一旦談及到自己和CHIN的事情,他就常常這樣子。

“你就當她喜歡你不就得了。”

“是啊,沒有拒絕就表示她並不討厭你。”

“但是沒有得到答復….”

對光忠而言最重要的問題便是CHIN一直都沒有給自己答復,他們就算行為上再怎麼像戀人,卻也不是戀人。

想要得到她的答復…

想要成為真正的戀人…

“你就保持這樣和那傢伙相處不就好了?她不說你也不說對彼此都好。”

啪地拉開門的Olivine一手扛著太鼓鐘貞宗走了進來,空閒的那隻手拿起了一塊點心就塞進嘴裡。

被他扛著的太鼓鐘是一點反應都沒有,換做是平時的話早就從Olivine的手裡掙扎出來了拿點心吃了。

“等?!為什麼小貞被你扛著啊?!”

“剛才玩太脫了他虛了。”

“那也溫柔一點地抱著啊?!”

立刻接過了太鼓鐘貞宗的‘光忠’一臉擔心,連忙從Olivine的手裡接過太鼓鐘走出了休息室,大俱利伽羅也緊跟在後面。

Olivine的本丸里有太鼓鐘貞宗,CHIN的沒有。CHIN曾經問過光忠想不想早點見到太鼓鐘,他的回答是肯定的。

只是…

“想見哦,但是如果你因為我想見小貞而拼命過頭的話我會很難過的。”

“…是嗎,那…”

“多去幾次一定會見得到的,所以就不要著急了。”

她離不開本丸,不然肯定會像Olivine那樣子一起出陣的。

 

“你到底是怎麼玩才把小貞玩脫的…”

“嗯…?就隨便玩玩。”

Olivine的隨便玩玩到底是怎麼個定義,被留下來的兩個人並不打算深入。“這是主人特別準備給你的,說是你專享。”

嚥下了點心的Olivine有點難以置信地盯著桌上的點心,光忠還特意把點心往他面前推了推,“真的假的…?”

“真的,主人說是你專享。”

手,遲疑了一下還是伸向了這份點心。那手都有一點在顫抖著,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看錯了。

“…甜死人了!!”

 

“那可是只有RUBY才接受得了的甜度,他沒有當場吐掉算很好了。”

一手撐著下巴的CHIN在聽到光忠的描述後也是笑出了聲,早就知道這事的光忠一直在擔心Olivine的反應,還好沒有出人命。

“你怎麼會想這種惡作劇呢?”

“那傢伙最近太忙了,稍微補充一下甜份是好事。”

兩個本丸的行動CHIN不可能那麼清楚,就算是光忠時常拜訪那邊,偶爾Olivine會造訪這兒,但是她又為何會知道Olivine太忙這事。

心裡稍稍,有些不是滋味。

他們兩個了解對方的一舉一動,就算不在一起也知道。

但是和CHIN待在一起的光忠缺什麼都不知道。

“因為我沒有辦法離開本丸所以有一樣工作我沒有辦法參與,是一項政府委託給審神者們的任務。”

“是什麼?”

“捕獲叛逃罪人,前審神者Sterben。Olivine和我一樣是殺手,也知道如何暗殺和追蹤,委託他再適合不過。”

本來還挺歡快的氣氛一下子靜了下來,啞口的光忠不知道該說什麼好。從來沒有想過會有審神者追殺審神者的,對方到底做了什麼,以至於要出動審神者…

清楚明白光忠心裡在想什麼的CHIN視線停在桌上,“好像是帶著刀劍男士背叛了政府,對政府而言最重要的你們,絕對不能被奪走的存在。”

審神者雖然重要,但是其重要性肯定不如刀劍男士們。

政府就是這麼想的。

“…為了追回刀劍所以要追捕那個人嗎?”

“這就不清楚了。”

誰也不知道政府在想什麼,他們這些被下了命令追捕叛逃者的審神者們也好,亦或者是屬於政府管轄之下的刀劍男士,都不知道政府打算做什麼。

只能服從政府,完成他們交給這兒的使命。

CHIN的使命是代理這個本丸,

光忠他們這些刀劍男士的使命是打倒歷史修改者。

“睡前說這麼沉重的話題似乎不太好。過來吧,唱搖籃曲給你聽。”

 

抱著CHIN睡覺的那些晚上,她都不會飄到其他地方去。

就這麼安靜地待在自己的懷裡,宛如人偶一般。能夠感受得到她就在這兒,卻好像也不在這兒。

如果像戀人那樣緊緊抱住她的話,會不會讓她就這麼碎掉…

明明像是戀人一樣,卻不是戀人。

胸口的那個地方,只是變得越來越空虛了。

 

空空的,什麼也沒有。

 

“今天的部隊前往的是江戶。隊長依舊是燭臺切,接下來是瑩丸、一期一振、…”

出陣的幾乎都是高練度的刀劍男士,即便本丸的護衛很重要但是新的實戰地點也不是隨便就能夠應付的。

“本丸這邊不用擔心,留在這兒的大家都很強。所以把重心全部都放在作戰上。”

單手叉腰的CHIN這麼說著,她腰間上的兩把刀依舊掛在那裡。在這個本丸里她幾乎沒有怎麼拔過刀,除了和Olivine對峙的時候。

想要看她戰鬥的樣子,

卻又不想看到。

想和她一起戰鬥,

卻又不想。

“我知道了,這次的目標是?”

“總之一樣先偵查敵人的強度吧,勉強是絕對禁止的。一看情況不對就立刻撤退,絕對。”

“了解~就期待我們的戰績吧。”

“那麼我們出發了。”

“路上小心。”

 

早先便知道這個實戰地點因為下雨的緣故而無法使用刀裝·銃兵,卻沒想到敵人的強度也和以前不同,敵人變得太厲害導致才幾場他們就得開始撤退。

戰術的改變亦或者是戰鬥人員的變更,這都是需要報告商量的事。抬手撥開了被雨水沾濕的劉海只是徒勞,雨天讓偵查效果變得很糟糕,恐怕下次就不是自己帶隊來這兒了。

衣服因為血和雨水黏在傷口上,稍微動一下都會牽扯到傷口,敵人的槍真的是變強了許多,被捅到了比較麻煩的地方…

“這下子還真不帥氣啊。”

“光忠先生,我來背著你吧?”

傷勢比較輕的是瑩丸,小跑幾步來到光忠面前歪著腦袋問著,到剛才為止的戰鬥都差不多是多虧了瑩丸才化險為夷…

的確很可靠但是現在也不是讓他背著自己行動的時候,搖了搖頭拒絕了瑩丸的好意,光忠看向了不遠處,再一會兒抵達了那裡之後他們就能撤退了。

“馬上就能到撤退地點了,警戒就交給瑩丸了。”

“好~交給我吧~”

目前為止還不用擔心失血過多,回到本丸之後就能夠立即接受手入,就不用再體會這個疼痛了…

一手清點著自己前後的隊友,一手拿著自己的本體前進著,隊伍的人數沒有缺少,大家身上或多或少都有傷痕但也並非徹底無法行動。

只是這個傷勢回去不免要被CHIN擔心一把,一想到她皺眉擔心的

“大家再堅持一下下就好了哦。”

“回去之後我要睡飽飽吃好好!”

“手入讓傷重的先可別忘記了哦。”

他們談笑著,馬上就要離開這個實戰地點了,馬上就能夠回到本丸看到出來迎接他們的審神者了。

下雨天帶來的煩悶似乎也已散去。

如果,沒有那讓人打從心底感到煩人的敵人的話。

“一期後面!!”

 

敵人太強了,

隊伍全員戰線崩壞,根本沒有還手之力。這到底是不是歷史修改者的部隊都讓人產生了懷疑。

敵人的刀指向了自己,

躺倒在地上的光忠看著這畫面倒覺得有點過於遙遠。

啊啊,這下子是真的完蛋了。

沒有辦法回到她的身邊,

到了最後浮現在腦海中的還是CHIN,

還是好像和她成為戀人,

不知道自己要是被破壞掉的話,她會不會哭,還是什麼反應都沒有。

應該…不會什麼反應都沒吧。

要是…

…………….

 

好想再見到你,

CHIN。

 

轟!!

热度(3)

© 在當騎空士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