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當騎空士哦

目前主刀劍,光忠我老公,俱利我老婆。目前只寫乙女。天狗女兒卡了,陷入光忠x精神體女兒的坑中。
不管是哪個女兒都是我的真愛!其實可以的話女兒們全部嫁給光忠是我最大的心願!!!
頭像春AKI光忠,背景sam光忠,時不時做個靜畫的MMDer。

【燭嬸】Unreal07【完】

※審神者有自己的名字,自家的另一位審神者Olivine也有出場,包括《Sterben》中的審神者Sterben都有被出場。私設多到爆

※ 審神者戲份超多   

※審神者破壞注意


我還有很多話想跟你說,

還有很多事情沒有跟你說。

還有很多事想和你一起完成,

要是可以的話,

最希望的事是…

你接受我的告白吧。

CHIN…

 

轟!!!

 

朝自己斬下的刀停了下來,不,不能說是停了下來,而是被什麼彈開了。

敵人的視線從剛才開始就不在自己身上,所有的敵人都將注意力轉移到了同一處。到底是哪裡,又發生了什麼。

勉強爬起身的光忠所看到的,是熟悉的人影。

“…C,CHIN?”

在戰場有那麼一個地方顯得特別突兀,仿佛被撕裂了一個洞以至於另一個空間能夠強行介入,可以看得見CHIN的身後便是他們的本丸,那是他最熟悉的地方。而自然的,也看得到那個人在做什麼。

刀尖指向了敵人,黑色的火焰從CHIN的體內不斷竄出,慢慢凝匯成一條龍的形態繞在CHIN的身旁。

她不發一言,卻也沒有下一個動作。

光忠再一看地面,有一道一直衍生到自己的眼前的,被不知道什麼力量劈開來的坑洞,剛才彈開敵人刀劍的,或許就是這個。而製造出這坑洞的,恐怕就是那已拔刀之人。

CHIN很厲害,光忠是知道的。

只是沒想到,會這麼厲害。

“放箭!”

于CHIN身後之人一聲下令,羽箭便齊齊射出瞄準敵人。

“第二部隊上前!以抑制敵人為主!”

“第三部隊準備!將第一部隊的人帶回本丸!”

“第四部隊掩護!”

好幾個人影沖了出來,而此時CHIN也有了動作。甩了刀的她身旁的黑龍便隨著部隊一起朝著戰場飛了出來,利齒咬住了敵人的刀劍,利爪狠狠地抓住了敵人的身軀,

下一秒,黑龍化作了火焰將敵人燃燒殆盡。

“可別讓主上把風頭搶盡了啊,”

三槍之一的日本號一個突刺,迫使靠光忠最近的敵人往後退一步,緊接著獅子王跑到光忠的旁邊扶他起身,

“站得起來嗎?”

“勉強,”

“能站起來就好,在空間大門到極限之前得把你們全員帶進去。”

是什麼力量維持著本丸的空間和戰場的空間鏈接在一起的,並不難猜。一想到這個力量說不定很快就會到極限,就算身負重傷的光忠也強忍著疼痛邁開了腳步。

他不想,

再給CHIN增加負擔了。

 

他們算是好不容易全員被搬到了本丸的空間,可是敵人顯然不打算就這麼放過他們。一步一步逼近本丸,如果他們便是之前提到的專門攻擊本丸的敵人的話,

CHIN就會有危險了。

“不會再讓你們前進一步的。”

黑色的鐮刀,自敵人的身後出現,有什麼人出現在了敵人的後面,攔截了敵人的進攻。

“總算是找到你們了,這一次可不會再讓你們逃了。”

“這一次就帥氣地解決你們。”

一個接著一個並不陌生的人從那後面的黑洞當中出來,還未等光忠等人說什麼,一聲槍聲又劃破了這戰場。

應聲倒地的敵人就這麼消散而去,肩上扛著武器的Olivine就站在那邊,一步一步朝這邊走來。

 “接下來就交給我們了。”

聽到這話的CHIN,只是微微點了頭,就這麼收起了自己的刀揮手關上了時空大門。

戰場在漸漸地遠離他們,想要追上來的敵人卻被Olivine還有那一批人擋住了。

似乎,最後聽到了Olivine低語了什麼,

“那麼,以Lucifer之名解決你們。”

即便回到了本丸,沉重的氣氛依舊沒有散去,所有人的神經依舊緊繃著沒有鬆懈,比光忠先一步送到本丸的幾個刀劍男士都已經被送到了手入室,就只等著手入開始。

“快去拿加速札!”

發號司令的依舊是站在CHIN旁邊的長谷部,

為什麼CHIN到現在都還沒有說話,並不是很清楚。身上的傷勢已經痛到讓光忠幾乎要放棄思考了,剛才趕著進本丸沒有注意到可是渾身都是傷果然還是很疼。

抱著足夠人數的加速札跑來的前田和平野兩人快跑過來,一起隨著CHIN往手入室走,

“…我最後就好了。”

即使這麼說,也沒有得到CHIN的回應。

恐怕,真的讓這人生氣了。

要怎麼辦才好,光忠根本不知道。

他累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出陣失敗的緣故,還是被敵人打成戰線崩壞的原因,總之想要好好地睡一覺。

“燭臺切,輪到你了。”

“就說了叫我光忠啊...”

連反駁的力氣都沒有,躺在床上的光忠閉著眼由著CHIN進行手入。說是手入,也不過就只是在使用加速札的基礎上再給自己注入一點靈氣。

只不過,今天總有種,說不上來的微妙感。

有種,雖然很微弱但是卻努力著,努力著…

“咦?”

這麼說來,打開時空大門所消耗的靈力肯定不少,而且CHIN還不止是這麼做了,她甚至還使用了自己的能力進行了短時間的戰鬥,現在還在為他手入...

猛地睜開眼的光忠所看到的,就是一個臉上都已經出現了裂痕卻還笑著的審神者。她到底為何而笑,他不理解,可是看著她笑著心就很疼,

“這樣全員的治療就結束了。”

她的聲音很沙啞,就像是壞掉的玩具人偶還努力地發出聲音一般,並不是平時聽慣了的好聽嗓音。

“咦...?”

她就連脖子那邊都有裂痕,並不是因為生氣所以保持沉默,而是只要一說話就會暴露。

立刻從床上爬起來的光忠知道再這樣下去會有什麼事情發生。

只是還是太遲了,

CHIN的整具身體都佈滿了裂痕,碎裂的聲音讓人感到煩躁,失去了連接的手和身體斷開掉在地上,那看上去全部都是裂痕,從裡裂到外面好比細砂一碰就崩壞。

什麼都來不及做,也什麼都做不了。

容器的損壞程度超過了光忠的想象,仿佛完成了使命一般咔嚓咔嚓地裂開讓自身迅速步入毀滅。

就只能眼睜睜看著,張口想說什麼卻又說不出口。除了盯著緊皺著眉頭的CHIN之外,什麼也做不到。

容器已經沒有辦法維持她的精神體繼續待在這兒。

等一切都結束了,也就只是幾秒鐘的事。

只剩下一具破碎到看不出原型的容器在自己的眼前而已。

最先有動作的,是在旁邊的長谷部。

“主人說手入結束之後你就可以去休息了,”

“長谷部...是早就知道她要這麼做的吧?”

長谷部很淡定,淡定得讓光忠感到火大,藤紫色的雙瞳之中沒有任何起伏,面對光忠的問題,長谷部的回答,也很平淡。

“對,我們都知道。”

“那為什麼!不阻止她!!”

一把抓過了長谷部的衣領,憤怒地責問。心裡很清楚不該對眼前的刀劍男士發脾氣的,可就是沒有辦法克制住自己。

即便自己幾乎被拎起來,責問自己的男子面露氣憤,長谷部也還是很冷靜。

“主人說了,這是主命。”

 

“就算我的這具身體什麼都不剩,也要把光忠他們帶回來。”

再一次睜眼並不是過了那麼久的事,畢竟在那人的眼前徹底壞掉還真的是第一次,就是自己不急著被召喚,對方也會急著召喚自己吧。

只不過真沒有想到自己才剛睜眼那人就朝自己撲來,根本承受不住他的重量更何況對方還是幾乎撲向自己,無奈只能任由衝力將自己撞倒向後,也幸好對方有及時護住自己的後腦勺,不然真的要剛轉移到新容器上就又要體會疼痛了。

“對不起。”

“在說什麼呢?”

“很痛吧,”

“...還行,以前也不是沒有這種體驗。”

抬手拍拍光忠的後背,CHIN帶著玩笑意思說的話卻是得到更用力的緊抱,

“你什麼時候這麼愛撒嬌了?”

“我原本以為再也見不到你了。”

CHIN不再說話。

只是靜靜地聽著緊緊抱著自己的男性訴說著,

“在最後還是只想到妳,明明本丸有那麼多夥伴等著,但是只想到了妳。我還有好多話想要跟妳說,還有很多事情想和妳一起做,”

“嗯,”

“我喜歡妳,”

“...我,自從你們出陣之後心裡一直很不安。但是我不知道為何如此,要是能夠離開這裡的話說不定我就追上你們了。但是我沒有辦法。”

“我聯絡了Olivine,讓他幫我想辦法。但是他並不知道你們到底進軍到了什麼情況,也沒有辦法立刻掌握。只能在這兒祈禱的我...在那時候,我覺得你在呼喚我,”

“......”

“只是感覺你在呼喚我,以試試的心態打開時空大門,卻也找到了你們。不然的話...”

不然的話,光忠現在可能就不在這裡了。

他一時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這算是奇跡嗎?應該是的了,他在最後想著CHIN,而CHIN能夠感應得到甚至在準確地打開時空大門,說是奇跡也不為過。

“我果然還是喜歡你,”

“...嗯?”

光忠有些懷疑自己的耳朵,他剛才好像聽到了什麼很不得了的話。沒錯,要是沒有聽錯的話,那剛才CHIN說的是“喜歡”。

“妳,妳剛剛說了什麼?”

“偏偏這個時候耳朵變得這麼糟糕?我說我喜歡你。本來是不打算做任何回應,一旦有了回應不論是拒絕也好答應也好,在我離去這個本丸的時候都只會給你造成傷害。”

這一點,光忠沒有想到。

CHIN只是一名代理審神者,和他們相處的時間肯定要比其他審神者的要短,可是他並不在意這些。

“只有現在也好,只有現在你待在我身邊那便足夠了。”

“是呢...只有現在也好。”

已經不再掩飾自己對CHIN的喜愛之情,就這麼注視著對方的光忠這次沒有遭受拒絕,兩人之間的距離再一點一點地拉近,就在唇瓣快要碰觸在一起,

“我來打擾了——!”

碰!

房門被毫不客氣地拉開,吻下去的動作只能僵在原地,吹起的口哨可以說是更加破壞氣氛,要不是看到了對方身上的傷痕光忠真的挺想打人。

“辛苦了,”

“還行還行,敵人也就那樣子沒有之前的大戰厲害。”

從光忠的懷裡出來的CHIN當做什麼都沒發生過似的,

這下子看來是暫時沒戲了,

心裡清楚的光忠也只能認命,“我去準備茶點。”

“啊?不用了不用了我一會兒就回去。我就來看看笨女人還在不在而已。”

“如你所見我還在,你可以回去了。”

“是,是。順帶,如你所預料的一樣,那人是無辜的。”

“知道了。”

還真的是說完事的就要走人的架勢,拿起武器,拍拍屁股,大搖大擺地要往時空大門走去。

明明是直接從戰場上回來確認CHIN的情況,走的時候倒是和平時一樣自在。

 “口口聲聲說討厭CHIN,但是實際上喜歡得不得了呢。”

“哈啊???”

 

“你才剛結束手入,就先去休息吧。”

“咦?但是直接用加速了也不用特別…”

“不過我睏了,想稍微睡一下。”

“那我也一起!”

就這麼理所當然地和CHIN睡在了同一張床上,,不需要再找藉口。

先前幾分鐘的事情,懷裡抱著的她,全部都是真的。

在兩個人坦白之前,目睹到的是她的碎裂,政府改良過的容器為了讓她更有肉體存在的感覺而擁有疼痛感。

她到底是如何做到強忍著身體裂開的疼痛的又是如何不表現出來的,光是想一下就夠讓光忠很心疼了,

這是CHIN第一次過度使用能力,

光忠希望也是最後一次。

他必須變得更強,否則要是再像這次一樣被敵人打趴在地上,別說保護了,甚至還會給CHIN帶來負擔。

他必須變得更加帥氣,才能夠讓CHIN在離去之時能夠更記得自己。

 “在你離開之前,讓我一直保持著帥氣的一面吧。”

輕輕的一個吻落在夢中之人的額上,

高度緊張之後睏意也如猛潮般襲來,距離晚上還有點時間,就這點時間也好,稍微睡一下也好。

這麼想的光忠也合上了眼陷入了短暫的夢鄉。

 

她心裡很清楚,一旦做出回應就只會讓雙方陷得更深,所以她才一次正面的回應都沒有。

但是,那卻讓自己更難受了。

要是能夠擁抱住他那就好了,自己時不時會這麼想。

每一次聽到他說喜歡自己的時候,都想回答他,說,我也喜歡你。可是自己卻一次又一次地逃避,一次又一次地傷害對方。

而現在,自己正擁抱著他,一起躺在床上,無需任何藉口。

先前的那貫穿全身的疼痛跟騙人似的,已經有好幾百年沒有體會這種疼痛還真是有些不適應。不過因為這個疼痛而換得了現在的兩情相悅,

並不賴。

“到時候…可要笑著跟我道別哦,光忠。”

呢喃著這話的審神者,又往戀人的懷裡鑽了鑽。

热度(3)

© 在當騎空士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