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當騎空士哦

目前主刀劍,光忠我老公,俱利我老婆。目前只寫乙女。天狗女兒卡了,陷入光忠x精神體女兒的坑中。
不管是哪個女兒都是我的真愛!其實可以的話女兒們全部嫁給光忠是我最大的心願!!!
頭像春AKI光忠,背景sam光忠,時不時做個靜畫的MMDer。

Merry Christmas

明後兩天加班,就提前放出來了。

提前祝各位聖誕節快樂

※三個本丸的審神者,CHIN,Olivine還有紅夜一起過聖誕節的內容。含有不正經的吐槽誒嘿~☆

因為有兩個光忠,所以Olivine本丸的叫燭臺切,CHIN的叫光忠,這樣子區別。

※燭嬸【光忠xCHIN】日本號嬸友情向【日本號+紅夜】以及男審Olivine由自己的對象。

※難得的一篇沒有玻璃渣的文【】


“咦?!今年聖誕節不跟我們過?!”

一大早這座本丸就響徹了某位刀劍男士充滿吃驚的責問,這一聲引起的騷動可是這兒的審神者最不想遇見的。

“這不是廢話,聖誕節不和戀人在一起和誰在一起啊。”

雙手捂著耳朵,拒絕和眼前的人繼續交流,就算他拿出了已經準備了多時的祝第一年聖誕節快樂,這幾個大字的橫幅,也狠心拒絕了。

“喂你這是每年都要過嗎?”

“這不是當然的嗎!而且今年可是第一年當然要好好慶祝!!”

“我拒絕!為什麼我聖誕節要和你們一群男人過!”

這個對審神者可以說是毫無意義的爭吵持續了將近十分鐘,他到底為什麼要在這事上費精力就連他自己也不太清楚。看著眼前的人絲毫退讓之意也沒有,燭臺切也拿出了殺手锏。

“總之我已經和別人約好了,今年沒辦法陪你們。”

“啊沒關係的,就是知道會這樣子所以我邀請了那兩位。”

不詳的預感,Olivine 的全身所有細胞都在告訴自己得趕快離開這個本丸,否則遭殃的就只會是他自己。只是當他意識到這一點的時候卻也已經太遲了,

“我們來打擾了~”

用來轉移的大門已經被人打開,他此時此刻最不想見到的兩張面孔從那兒大搖大擺地走了進來。

“打擾了,”

“給我回去!現在立刻馬上!”

“對遠道而來的友人是這個態度,Jule會傷心的。”

這話光是聽起來就是滿滿嘲諷,更別說說出這話的人是CHIN,這讓Olivine更加得火大。

“沒邀請你沒叫你來這兒沒你的事回去。”

“Olivine也別這麼說,難得的聖誕節當然是大家一起快快樂樂地聚會吃東西嘛。”

話說得似乎和自己一點關係也沒有的紅夜,大概就是罪魁禍首了。

“…是你搞的鬼吧。”

“我只是建議一下而已,難得我們三個人都當上了審神者。”

 

啊,超級糟糕,糟糕透頂了。

簡直了。

 

“話說你只能在自己的本丸行動這個設定呢?”

“番外還要一一在意設定的話就沒完沒了了。再說了正片當中我也沒有和紅夜見面。”

飄在Olivine 旁邊的CHIN就理所當然地飄進了廚房,這兒接下來就是他們的主戰場,自家的光忠還有俱利伽羅等人也都跟了過來,為了今天晚上的盛宴他們可以說是卯足了勁的。

“這到底要準備多少人的份…廚房塞不下那麼多人的。”

“當然是三個本丸的啊。”

“啊???”

大家都是一副理所當然的表情,似乎就只有Olivine一個人在狀況外,挑起了一邊的眉頭的CHIN上下打量著他,“你沒問題吧?今天老大聲的。”

“有問題的是你們吧…要準備三個本丸的份是在開玩笑嗎?我這兒可沒有那麼多食材,廚房空間也不夠大。”

“這個Olivine不用擔心哦,目前是暫時三個本丸都鏈接在一起的狀態,我和CHIN的廚房也都正在準備著聖誕節的晚餐,所以完全不用擔心。”

“設定呢…”

“就說了要是在意細節的話這個番外就沒得玩了。”

“那你怎麼不用你的能力啪地把晚餐變出來?”

“我又不是魔術師,再說了要是那樣子這活動也沒得搞了。”

已經不想吐槽了,真的是不想吐槽了,整個就是亂七八糟的。

 

“廚房那邊交給CHIN,裝飾由我負責,Olivine就…隨便晃晃打發時間吧。”

這話聽起來自己就像是一個是那麼用處都沒有的,但是要Olivine真的什麼事情都不做像是一個大閒人根本不可能。

“喂笨女人這邊有沒有要幫忙的?”

“那你就到旁邊切菜吧。”

剛問完那個背對著自己正在忙碌的人就甩了自己這麼一句,正當自己走過去拿起菜刀要開始切菜時,這人又不忘再多說一句,“你應該知道怎麼切菜吧?”

“我不止會切菜,我還會…”

“啊!禁止那麼恐怖的話題!”

在兩人無聊的爭執進一步惡化下去之前,光忠就先制止了。他可不想做個飯還得聽什麼黑色話題,等一下別說吃飯了就連做飯的過程都會變得艱辛。一旁的俱利伽羅也默默地鬆了一口氣,這兩個人只要待在一起就會變得很沒有氣氛。

“要是再說黑色內容你們兩個就都出去,聽到了沒?”

“是…”

一瞬間安靜了不少的廚房只剩下切菜的咚咚響聲,還有鍋子里熱水沸騰的滾滾聲,偶爾會有光忠讓CHIN嘗一下味道的詢問,“CHIN,能幫我嘗嘗這個的味道嗎?”

“好。”

這樣子的對話,讓Olivine有些陌生。並非是距離感,而是他從來沒有聽過CHIN有這樣的對話。

他和CHIN在相互深入了解之前就失去了這個機會,而150年後的CHIN能夠像一般人一樣這般和戀人在廚房料理著,真的是想都想不到。相比之下自己可真是...

“相較之下我居然不能見Jule。”

嘟囔的話,可不想讓CHIN聽到。

可對方偏偏就是聽到了。

“今天是平安夜所以你還是能夠和Jule一起過聖誕節的。的確我們是抱著搗亂的心態來玩,不過也沒打算被馬踹就是了。”

“要是不來搗亂的話我會更感謝你的。”

“那可不行,”

CHIN笑得很好看,可在Olivine眼裡卻讓他有點接受無能。

“不搗亂你的事就不是我了。”

“滾吧!”

 

“因為和CHIN在廚房大吵大鬧,所以就被趕出來了?”

紅夜只是在陳述事實,卻還是讓Olivine無法反駁。他和CHIN真的是太吵了,吵到就連光忠都受不了,可是只趕他出來不趕CHIN出來他就很不爽了。

“要是CHIN也被趕出來的話,那你們只是換一個地方吵架吧。”

這,也是事實。

“紅夜姐姐你看~很漂亮吧~”

興奮地拿著剛做好的聖誕節裝飾,亂期待著接下來的誇獎,“做得很棒哦,亂已經做了好多呢,”

“當然~這可是第一次過聖誕節!”

噗嗤!

好像有一把無形的箭毫無預兆地刺穿了Olivine的良心,

啊,確實,短刀們應該都是期待著聖誕節才是。

而自己卻只想著回現世…

自己完全沒有考慮剛得到人之軀的刀劍男士們的心情…

“哇…看到主人這麼消沉的樣子總感覺怪怪的…”

“大小姐的話雖然只有一個人沒什麼作用,但是周圍的人一起的話殺傷力就超大…”

和短刀們一起坐著手工裝飾的日本號早就罷工了,無奈地看著精神受創的Olivine,他還是蠻同情的。

即便不用紅夜的近侍日本號的解說,Olivine也是知道的。和她搭檔的時間雖然不長可是紅夜的厲害他是徹底體會過。

而且…

“紅夜,你們這邊怎麼樣了,”

“已經差不多都完成了。CHIN辛苦了要休息一下嗎?”

是個CHIN癡女。

 

忙進忙出,不只是本丸裡面就連本丸外面都被打扮了一番,外面基本上是CHIN和爬上去的脇差打刀們一起妝點的,也不知道他們哪來的這麼多裝飾品,居然還真的能夠把整個本丸打扮一番。

剛才在廚房準備聖誕節料理的幾位也開始往餐廳端盤上菜,過不了多久Olivine 的本丸從裡到外都透露著聖誕節的氛圍。

“真沒想到…”

“真沒想到不用能力弄個聖誕節氣氛要這麼久的時間。”

剛要說出口的感歎又因為CHIN的一句話咽了回去,這個人怎麼過了150年能夠變得這麼不會看氣氛,略不爽地瞪了CHIN一眼,嘴上也不願意放過她“你就不能閉嘴嗎?”

“別的地方可能可以,但是這兒不行。”

“你到底是對我有多大的意見啊!”

“也沒有,就不鬧你心裡不踏實。”

“你這個人啊!”

“我說大小姐我們能開始了嗎?”

站在旁邊拿著酒的日本號是真的看不下去了,今天剛到這個本丸幾乎從頭到尾就一直在圍觀這兩個人吵架,說實話他有點膩了。

不,應該說非常膩。

“也是呢,”

一樣很無奈的紅夜也不太想再說什麼,拿起了桌上的酒杯,雖說這有點擅自但是她還是決定這麼做,“那麼乾杯!聖誕快樂各位!”

“聖誕快樂!”

在那邊拌嘴的兩人看到派對已經開始,都自覺地收回了接下來要說的話,再繼續說下去未免太毀氣氛了。

“聖誕快樂,”

“…嗯,你也是。”

 

吃著料理配著美酒,歡快的氣氛感覺和平時的宴會沒有什麼兩樣,但是Olivine心裡很清楚,如果沒有CHIN還有紅夜跑來亂,他的本丸今天絕非是這樣子。聖誕節他本來是真沒有打算和自家的刀劍男士們過,但是現在想想,卻也不賴。

在明天到來之前,這樣子的確不錯。

“說起來主人的戀人到底是什麼樣的人呢?”

“啊對對,連聖誕節都要和戀人過,那戀人的魅力一定很大吧?”

“CHIN姐姐和紅夜姐姐知道的吧?”

剛含進嘴裡的酒還沒下肚,就因為這個問題又反了出來,差點就這麼噴了的Olivine好歹是忍住了,但是咳嗽一時是止不住。“真是的,也不要這麼激動啊。”拍拍Olivine的背幫他順氣的燭臺切只能歎氣。

停下了給旁邊的光忠夾菜的CHIN笑了笑,不顧Olivine眼神的示意就這麼說了,一提到自己的友人,她的神情就變得柔和許多。

“Jule的話,是個好女孩。”

“是呢,即便只是個平凡的女孩子卻也為了想要保護的人而全力以赴。”

“你們的主人打算在今年聖誕節向她求婚,所以才沒有想和你們一起。你們就原諒他…”

“咦?!咦?!求婚!!”

“你怎麼不早說!!”

大手蓋住整張臉的Olivine真的是恨死了CHIN,他沒有打算說的意思也不打算讓任何人知道這件事情,就連紅夜聽到這個消息都有點一愣一愣的,雙眼帶著欣喜地看著自己。

至於CHIN為什麼會知道,原因就只有她是150年後的CHIN了。

“你這傢伙…”

“Jule那天可是很幸福地和我說了,所以我是不會忘的。”

“哎呀哎呀,沒想到這麼早就求婚呢。”

“等等?!既然是求婚的話為什麼你還在這裡啊?!”

整個本丸的刀劍男士一下子都坐不住了,什麼沒有告訴他們啊,太不近人情了啊,這些他們是想都沒想到,人類的結婚可以說是一生中的大事,他們的主人的人生大事的一部分就要上演了,

“戒指呢!?準備了嗎?!”

“要在那裡求婚!?燭光晚餐嗎?!”

“時機可千萬不要搞錯了,大將你總覺得很不會看氣氛啊!”

你一言我一語,他們現在已經沒有過聖誕節的氣氛,各個都恨不得明天隨著Olivine一起到現世去。

“明天一起去吧!”

“見證關鍵時刻!”

“你們都給我待在本丸啊!”

 

“大小姐其實是知道的吧。”

“你是指什麼?”

大廳那邊已經是在上演鬧劇,而早就先一步退出鬧劇的,來到走廊邊緣遠離了吵鬧源頭的兩人,難得為日本號倒了一小酌的紅夜笑得可開心了,就是想要掩飾她早就知道Olivine明天要求婚也難。

“笑得那麼開心就別裝了。”

“也是呢,那麼祝願我的友人接下來也幸福。”

酒杯輕碰在一起,喝了一小口酒吃一個下酒菜,很快,兩人便注意到了外面的變化。

“下雪了呢。”

“好酒配美雪,這才有聖誕節的味道啊~”

日本號所感歎的話,今天的紅夜沒有吐槽的心思。她沒有做聲而是夾起了下酒菜吃,瞥了一眼她的日本號也不急著把手裡的酒全部喝完,

“提起祝你聖誕快樂啊,大小姐。”

“聖誕快樂,大酒鬼。”

 

大廳已經是橫尸累累,望著這片慘狀的光忠不禁歎了口氣,這明天早上要收拾起來應該是難上加難。

“又不是我們家慘成這樣子,何必在意。”

還沒有倒下的也就CHIN,大概Olivine 還有不知道到哪兒去的紅夜也都還醒著,這三個人的酒量是堪比次郎和日本號的。光忠已經不知道有多少次全程目睹自己家的刀劍男士想要灌醉主人卻一個一個戰敗的場景,

“吃飽了我們也準備回去吧。”

“這就回去了?”

“當然,”

自然地牽起了光忠的手,就這麼朝自家本丸方向走,“明天才是重頭戲吧,我們家。”

“這倒也是…不用和Olivine 打個招呼之類的嗎?”

“不用了。那傢伙巴不得我們趕快走。”

其實根本就是很晚了不忍心再繼續打擾Olivine,

知曉CHIN在想什麼的光忠沒有再多說什麼,任由她牽著自己的手走在回去的路上。

說來光忠雖然已經顯現了好幾年,可這卻是CHIN接管了他們本丸之後的第一個聖誕節。

原來他們已經,到了第一個聖誕節了。

這會不會是最後一次和CHIN的,讓光忠有點擔心。可是老在意這是不是他們的最後一次,所有開心的事都會變得不愉快,所以光忠放棄想這些了。

“CHIN,”

“嗯?”

“聖誕快樂。”

“還有幾個小時才到聖誕節呢,”

“就突然想這麼說嘛。”

走在前面的CHIN停下了腳步,回過頭注視著光忠的雙眼裡面充滿了對他的喜愛,

“光忠,”

“什麼事?”

無疑是回應自己剛才的聖誕快樂吧,

既然自己都可以提前說了,CHIN未嘗不可呢。

“我喜歡你哦。”

“嗯,…咦?!”

突如其來的告白,讓光忠慌了手腳。

啊啊,明明這話也該自己說的才是。

空出來的手捂著自己的臉,帥氣的一面又沒有表現出來,

可以聽得到CHIN在笑。

“那個,也太犯規了吧。”

“哼哼。”

热度(4)

© 在當騎空士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