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琴makoto

目前主刀劍,光忠我老公,俱利我老婆。目前只寫乙女。天狗女兒卡了,陷入光忠x精神體女兒的坑中。
不管是哪個女兒都是我的真愛!其實可以的話女兒們全部嫁給光忠是我最大的心願!!!
頭像春AKI光忠,背景sam光忠,時不時做個靜畫的MMDer。

【燭嬸】沉溺於甜蜜之中的我

※因為想寫轉世所以就讓光忠他們和精神體轉世了。精神體怎麼轉世的就不用在意了。

※蛋糕店店長X女子高中生

※大量路人出沒,依舊有Olivine的出場

※蠻長的

※非常感謝狐狸幫我揪錯字☆⌒(*^-゜)v

這是一家,規模不算大的蛋糕店,整家店包括店長在內就只有三位,還都是男性。在現今幾乎可以說是隨處可見的蛋糕店之中這個陣仗算是少有的了。更何況,三位還都是帥哥呢。

“你是為了帥哥還是蛋糕才拽我來這邊的?”

“用大腿想都知道不是為了帥哥好嗎!?是誰說一旦發現了新的蛋糕店就要說的!”

“好像是我。”

“就是你!!”

可以說是四處都能尋見的高中男女學生,一前一後地走進了這家店裡。

 

有客人曾經問,雖然並沒有挑毛病的意思,可就是很在意為什麼這長得帥氣,只要一身西裝就可能被誤以為是哪家牛郎店的NO.1的男性會在這兒開蛋糕店。

“我覺得,蛋糕是可以帶來幸福的食物。要是我們家的蛋糕能讓大家感到幸福就好啦,抱著這種很不成熟的想法所以開店了。”

店長顯然是一個早就習慣了這類型問題的,在兩位店員耳里這回答都不知道聽了幾百次,或許幾千,也有可能幾萬次,都聽到能把台詞照辦了可還是能夠看見那詢問此事的少女們臉紅心跳。

“那,長船店長你幸福嗎?”

你幸福嗎?

這又是第幾次被問道了呢,

“我的客人露出這麼幸福的表情,幸福得享用著蛋糕,我當然很幸福。”

不,其實,

並不幸福。

每當這個問題結束之後,店長都會藉口要回到後方作業為由離開前台,以往只負責端盤的褐色皮膚的服務生則會代替店長站在收銀台結賬。

 

回到後方廚房,名為長船光忠的男性長長地吐了一口氣,剛才被問到那個問題的時候自己的表情是不是和平時一樣呢?應該沒有暴露吧。

暴露自己開店的不純動機。

目光,慢慢地移到了料理台上。

開一家不算太大的蛋糕店,希望以此契機尋找自己前世的戀人。畢竟和她相處了那麼一段時間,想了半天覺得能找到她的就只有這個辦法了。

可是再想想,就連對方是否轉世和他們一樣在這個時代,亦或者仍舊在那個地方呢。

他自己也不清楚。

每次想到這個算是相當莽撞的決定,他都不得不自嘲地笑笑。如果還只是單純的刀劍的話,或許這種想法根本不可能有吧。

沒辦法啊,就是想要再見到她一次,

就是想要以人類的身份向她告白和她在一起啊。

“光忠!”

還沉浸在回憶過去的往事當中,先前代替他站在收銀處的褐色皮膚男店員急急忙忙地進來,抓起他的手臂就要往外面走,“咦,等!?廣光怎麼了?”

“別問了,快出來。”

“等等等等,狂熱的類型我也應付不來啊…”

“CHIN來了。”

 

和記憶當中一樣的黑色長髮,

和記憶當中一樣的臉蛋只是帶著些稚嫩,

和記憶當中一樣的…

“為什麼會和Olivine在一起啊!!”

盡可能壓低自己的音量以免被觀察對象察覺到,可是話里不滿的意思是一點都不減。告知光忠此事的褐色皮膚店員——相州廣光,則是無奈看著這個高個子縮在拐角處,他到底知不知道他這樣子的舉動是有多麼顯眼?

“別問我。”

長船光忠前世的戀人,那位他一直在尋找著的戀人,正和前世一樣是審神者的男性,他們這三位店員都熟悉的那一位審神者Olivine並排在櫥窗前挑選著蛋糕。兩個人很是專心于蛋糕上,時不時的交談在這兒可以說是在正常不過的畫面。

卻也足以刺激光忠的神經了。

“他們在交往嗎!?”

“誰知道,冷靜點,一點都不帥氣了。”

“啊,對,”

廣光的這一提醒,多少讓光忠不那麼失態了。稍微整理了一下服飾和髮型,再向廣光確定沒有問題之後,光忠就往那兩人的方向走了過去,露出自己招牌式的笑容像剛才接待客人那樣接待他們,“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嗎?”

要是,女孩子的那一位在看到自己有什麼反應的話,那麼還有點希望。

光忠還不知道她是否擁有前世的記憶,就這麼接近對方可是相當莽撞了,

可是內心還是期待著。

期待著女孩看到自己之後露出欣喜的表情。

 “有哪些比較偏甜的嗎?”

這個問題,很常見。

女孩再抬頭看了一眼發現搭話的人是這家店的店員之後,便把視線從店長身上移開回到了櫥窗裡的蛋糕上,可是這一個簡單的動作卻還是讓光忠明白了,他前世的戀人CHIN並不記得自己。

就算是那人,就是記得自己的話也多少會表現出喜悅吧,

畢竟時隔了那麼多年終於見面。

可是她沒有。

要就這麼放棄嗎?

並沒有。

每一次轉世自己都在尋找著她,每一次都落空。這一次好不容易找到了豈是這麼容易就說放棄的嗎?

“要偏甜的話我比較推薦這一種,塗滿了奶油並且上面也加了不少白巧克力,如果不趕時間的話可以在店裡品嘗,今天的特價咖啡也和這一款很搭。”

女孩就這麼聽著,站在她旁邊的男孩在光忠介紹的時候也沒有說話。

並不希望看到他們在一起的場景,

只是只要女孩待在這個店裡久一點,就可能能讓她想起來什麼。

說到底,自己只是…

“那就麻煩來一份推薦的吧,Olivine你沒意見吧?”

“是是是,我就不要特價咖啡了麻煩給我美式濃縮。”

只是利用自己創作出來的甜膩捕獲她罷了。

 

“讓你們久等了,”

將泡好了的咖啡端到兩人所在的位置,不算是太裡面也能讓光忠清楚兩人動靜的位置。他們兩人各自所選的蛋糕都還沒有被動過,看起來正是在等剛沏好的咖啡。

濃郁的咖啡香讓CHIN神情放鬆,“好香。”

“那就好,”

她以前,也曾經說過這咖啡的好喝,真該慶幸今天的特價咖啡正好是這個,要是換成別的可能味道也一樣好喝,卻不會讓她開心。

CHIN還是和光忠記憶當中的CHIN一樣,沒有太大的變化。

太好了呢,還是自己所記得的那個CHIN。

“請慢慢品嘗。”

“嗯,謝謝。”

CHIN輕聲的道謝,光忠並沒有錯過。他走回到了收銀台的地方繼續先前的工作,廚房已經拜託廣光負責,對方也沒有任何怨言地接下了這個工作。

目光時不時撇到那一桌上,只是遠遠地看著也好,

在她還在這家店的時候,

不想錯過她的一舉一動。

 

就這麼一邊工作一邊觀察著CHIN,對方在坐了差不多30分鐘不到40分左右就離開了店裡,結賬的時候也不忘稱讚一下蛋糕的美味和咖啡的淳厚,兩者的搭配讓她讚不絕口。

在她旁邊的Olivine倒是一臉無奈,要是光忠猜對的話,恐怕Olivine一定在內心吐槽這人是不是勵志當美食記者。

“歡迎光臨,”

目送了兩人離去,總算是要認真工作的光忠迎來了下一位客人。不,這位到不能說是下一位客人了,看著來人單手插在口袋裡一手拿著書包,怎麼看都不是來買蛋糕的意思,“請問,是掉了什麼嗎?”

“別那麼警惕地盯著我,我又不會把那傢伙吃掉。”

這話聽得光忠有一點愣住,對方是笑得更深了。“你們什麼時候關店?難得見面不來一杯嗎?”

“咦…?咦?!你有記憶嗎?!”

“別那麼大聲!”

 

“所以,你不止有前世的記憶,在看到我的時候就已經強忍著不笑?”

“當然,要是笑出來的話一定會被那傢伙懷疑。”

無力地趴下的光忠真的是很後悔自己剛才的行為,對Olivine的敵意太重導致自己都沒有發現這一點,剛才還在想著要怎麼樣才能從這個男人手裡奪回CHIN,現在就得知對方對CHIN是一點興趣也沒。

“你還喜歡那傢伙嗎?”

這個問題是不需要思考便能夠回答的問題,喜歡兩個字脫口而出,坐在光忠對面的Olivine也不意外聽到這個答案。

再一次拿起咖啡杯的高中生這一次總算稱讚了咖啡的美味,說出來的話卻讓人感到苦澀。

“不過那傢伙不記得你。”

“我知道。”

光忠在剛才就知道了,那個人即便看到了自己,看到了廣光,看到了鶴丸都沒有任何特別的反應。

他是,知道的。

CHIN沒有前世的記憶,沒有和他們相處的那一段時間的記憶。

剛才努力讓自己不去想,埋頭于工作當中就可以暫時忘記這事。只是現在再去想的話就覺得內心特別的,悲傷。

和她唯一的聯繫就只有那一段記憶,她離開本丸之後自己就無法聯繫她。

就是本丸完成了使命解體,政府詢問願望之時,想要去往她所在的那個世界也沒有辦法。

那個世界在拒絕著他們。

所以他才想了這個辦法,轉世。

“不過我是不會放棄的。”

“知道你不會放棄,我先跟你說一下。”

 

現在是高中生的CHIN,和家人住在一起,和Olivine的認識超過了十年…

“這是多麼地讓人羨慕啊…”

要是這個世界怨念能有實體的話,眼前這個帥哥早就被自己吐出來的怨念纏得死死的。“喂別讓我看到怨念了。”

“但是啊…”

“你繼續說,不用管光忠。”

完全不管光忠狀態的廣光催促著下文,飄過來那好過分啊~也被他徹底無視了。

“我會時不時帶她來這兒吃蛋糕的,你就努力做就好了。”

知道Olivine是好心,可是光忠心裡就是有些不好受。

他才剛見到CHIN可是Olivine已經和對方相處了十多年,

“…那就麻煩你了。”

“交給我吧,祝你成功。”

 

Olivine正如他自己所言,一個禮拜會和CHIN一起來這家蛋糕店兩到三次,從一開始只是在前台望著兩人閒聊,到後來偶爾會加入他們之中。

店裡放著光忠挑選了許久才買下的CD碟,這音樂很適合CHIN,輕柔的音樂配著安靜坐在角落的她,抱著這種單方面的想法買下的。

而實際上,光忠也得為自己的決定稱讚幾分。

果然很適合呢。

而且還成為了和CHIN的話題。

“你喜歡這歌嗎?”

“嗯?嗯嗯,喜歡哦,Jade的歌我覺得都很好聽。還很適合在店裡放。”

“是嘛,”

是因為也喜歡這歌嗎?CHIN的神情變得特別溫和。

“CHIN喜歡嗎?”

“嗯,喜歡。是我從很久以前就開始關注的歌手了。”

這還是第一次聽說,話題內容雖是談及自身以外別的男性,可光忠還是想了解一些CHIN所喜歡的。

“這傢伙可是把所有CD和DVD都收了特典版的,瘋狂粉絲。”

說話的Olivine可沒嘲諷,他只是陳述了一條關於CHIN的事實。而被爆了真相的人也是一臉淡然,“喜歡就收不是理所當然的嘛。”

“這還是第一次聽說…”

“畢竟這種狂熱說出來也不是人人都能接受。”

也不知CHIN是不是不想再談論這個話題了,她把話題轉到了光忠。

“哈啊…你不去招呼別的客人,和我們兩個聊天沒關係嗎?”

放下茶杯,單手托腮的CHIN盯著光忠看,她沒有趕人的意思只不過從剛才開始周圍投來的視線讓她感到有些彆扭。

“對不起…給你添麻煩了。”

“也沒有。只是在想會不會和你話說多了引來仇恨結果我被嫉妒心強的女性路上捅一刀罷了。”

“那是什麼好恐怖。”

Olivine的棒讀換到的就是CHIN一記白眼,順勢接話的光忠已經很習慣這兩人的互動了,要是每一次互動他都要在意,早就不用追CHIN了。

“那為了CHIN的安全我得護送你回家呢。”

“還是算了吧,”

叉子切下一小塊蛋糕,這過快得到的回答光忠卻也習慣,“總感覺那樣子被捅的幾率更大。”

“不會吧?”

她的拒絕,只不過是另一種的好意。

光忠是知道的。

“我差不多得去做新的蛋糕了,”

“辛苦了。我也得回去了。”

今天的也只能到此結束了,每每在結賬時最後偷瞄她的幾眼也算是很滿足了,下一次CHIN再來店裡就是2天後的事了,

“回去路上小心。”

“好,下次見。”

 

能夠和CHIN說上話是很好,一點一點距離地拉近也讓自己感到滿足。

但是一旦能夠說上話了,就想要更加了解她。想要更加了解她這次喜歡什麼,想要知道她偏好什麼。

只是從Olivine口中得知已經不夠了,希望CHIN能夠親口告訴自己她的事,希望兩人之間的關係能夠更親近一點。

或許對方有前世的記憶會方便許多吧,

但是那樣子…

“過分依賴前世記憶,就連轉世了之後也想被過去綁著嗎?”

Olivine的話,廣光對自己略有些不滿的眼神,盯著光忠卻一言不發的鶴丸,仿佛都在指責他。

要是CHIN就這樣子,想不起前世的事情,他該怎麼辦?

放手,那是肯定不可能的。

但是…

“哈啊…”

這一聲歎息,讓光忠從自己的思緒當中回過了神。

坐在自己對面的是那告知了許多事情的友人,前世是審神者今世還只是高中生的Olivine,這店裡寧靜的氣氛和他緊皺在一起的眉頭,稍稍不悅的神情有些不相稱。

“…Olivine,就算CHIN不來你也不用勉強你自己來的。”

自己做的蛋糕被說好吃,泡的咖啡被說美味,自然是開心的,可有那麼一個黑著臉品嘗這些,先不說這人到底是什麼心態,其他的客人都要被嚇跑了。

“這算是妨礙營業嗎?”

“才不是,”

哈啊…

同時歎氣,又同時瞄了對方一眼,再來的,還是第三聲歎氣。

“你要是要在那邊歎氣就給我進廚房工作去。”

“可是…今天都沒看到CHIN…”

“難道不是你遲遲沒有行動CHIN都不想來了?”

重擊,語言化作羽箭狠狠地刺中光忠的心,只要再一擊就能把這個帥哥擊沉,想想還是蠻有趣的可三人都作罷了這想法。

“是發燒了。”

“咦…?”

“所以她今天才沒…”

“那你不是應該去照顧她嗎?!在這邊悠哉地吃蛋糕是幹嘛哦?!”

啊,沒救了呢。

Olivine的眼神又死了一點,臉色也變得更難看了些,說的話里都帶著不知道多重的怨氣,“…這個時候不是應該我把她家地址告訴你你去探病照顧嗎?”

“啊…”

聽完這話後光忠馬上就離開了座位,早就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的Olivine默默地拿出了紙和筆寫了一串地址,又在下面寫了一串數字。

拿起紙張往後台走的廣光,留下來的鶴丸笑道,“你啊,這一次也是助攻啊。”

“我只不過是為了自己的安寧罷了。”

 

自己這個行為會不會太過莽撞,

光忠直到來到CHIN家門口時才想到。

可是都來到這裡了卻要退縮豈不是更加不帥氣,確認一下自己的髮型是否整齊,又低頭翻看剛才去便利店買的感冒藥以及少量食材,

深呼吸三次後按下了這家的門鈴,

“哪位?”

並沒有等多久就聽到了應答,透過喇叭都能感受到對方聲音的沙啞,“蛋糕店的長船光忠,嗯,那個,我來探病的。”

頓了會,似乎是在咳嗽。

或許是不想讓光忠擔心也說不定,總覺得對方很努力地在壓低咳嗽的響聲,可那樣子反而讓對方更加難受。

“我不會待太久,給你弄點東西之後我就走。所以不用擔心把感冒傳染給我。”

“......我開門。”

“謝謝。”

這家過大,導致光忠剛進門看到只有CHIN一個人的時候就有些說不出話,就感覺這兒只有她一人,從來沒有其他人存在於此。

臉色蒼白的CHIN關上了門之後又是一陣咳嗽,快去休息,一邊催促著一邊陪著CHIN走進她房間。這房間也是相對簡單的佈局,就和前世在本丸里CHIN的房間差不多。

“抱歉...你難得過來。”

“突然來打擾我才要道歉,你躺著休息我去做點粥給你吃。”

“嗯...”

這大概是前世至今第一次見到如此虛弱的CHIN了吧,前世一旦她不適就會立刻返回自己的世界,別說看到了就連照顧的份都沒有。

退出房間再一次看向已躺下了的人兒,不知道為何,有點滿足。

或許是因為前世的CHIN即便再怎麼自稱自己是人類,卻也沒有怎麼表現出人類的那一面吧。可現在躺在床上的是貨真價實的人類,

或許,就是因此而感到滿足吧。

再一次打量這個家,要不是想起之前Olivine說過CHIN和家人住在一起,否則就CHIN一個人住在這兒他真的要考慮每次CHIN來蛋糕店之後送人回家了。

倒也不是什麼私心原因,只是擔心女孩子一個人走夜路又一個人住實在太危險。

“不過不會同意的吧。”

畢竟,又不是戀人。

想著事煮著粥,今世只知道CHIN愛吃甜食可平時的料理偏好是一概不知,不過現在是病人那果然還是清淡一點的會比較好吧,

再加一點之前在本丸時會為生病的刀劍男士們特別加進去的配方。

“CHIN起來一下吧,粥做好了。”

這病人好像剛才也沒睡,立刻睜開眼的CHIN馬上就爬起了身,“不要急著起來啊,會暈的。”

“…已經睡了一天,差不多要好了。”

“不行,在痊愈之前決不能鬆懈。吃完粥後還得吃藥。”

甚是自然地勺了一口粥後放到嘴邊吹了吹才遞到CHIN嘴前,只是對方臉上表情略微妙讓光忠一下子沒意識到自己做了什麼,

“那個…沒事。”

“嗯?”

說來,這動作過於親密。只是單純想讓CHIN早點好起來,又想病人的話萬一吃東西吃到一半灑出來更糟糕,便…

在自己收回手之前,撥開了頭髮的CHIN就張口吃下了。“好吃呢,”

“那就好。來,啊——”

那就好。

她的口味和以前沒有什麼變化,前世的CHIN不會感冒但是也曾經偷吃過這種,那時的她也說好吃。

太好了,

這一次也一樣,自己做的料理被她說好吃。

有一種被承認的滿足感。

 

“我吃飽了…”

以病人來說算是很不錯的食量了,還剩下的三分之一就讓CHIN之後餓了的時候熱了吃。

“不過,還真的是麻煩到你了。”

“並沒有什麼麻煩,因為擔心你所以才過來的。不如說讓Olivine擅自告訴我你的住址,未等你同意就過來…”

說真的光忠真不認為自己這麼做恰當,什麼都沒說就要了地址前往女孩的住宅,怎麼想都不太好。

“又沒什麼,知道友人的住址也不是什麼怪事。”

友人,

啊啊,確實。

他們的關係的確是友人呢,知道住所也沒什麼奇怪。

“不過說起來,CHIN的房間怎麼說呢,很單調呢。”

話題轉得生硬,CHIN也不在意。她自己也掃視了一下自己的房間,“也還好…嗯…可能可愛的東西比較少吧。”

她本人原來也有這個自覺,可愛的東西啊,和本身給人有點酷的CHIN有點反差,可再多想想卻又很可愛。

或許毛絨娃娃這些會很適合。

瞥了一眼掛在墻上的時鐘,自己差不多要走了,否則再待下去…

會捨不得離開的。

“我差不多得走了,”

“嗯…好。”

 

“來~兔子~”

從那一天之後幾乎每個禮拜的見面都會送CHIN一隻毛絨娃娃的光忠,今天也一如往常地往CHIN懷裡塞了一隻。

“你也送太多隻娃娃給她了吧,”

旁邊的Olivine也是對光忠的這個行為欲言又止,可當事人雙方都不在意也沒有說不好他這個第三者還是不要說話比較好。

“謝謝。”

“這下子你家要變成毛絨玩具展覽所了吧,”

“我有送那麼多嗎?”

在那之後就沒有拜訪過CHIN的家,而每個禮拜都送毛絨娃娃的他倒是很期待下一次的前往。一定會讓自己有一種CHIN的房間擺滿了自己送的東西的感覺吧,

那莫名的滿足充斥著光忠的內心。

要不是手機鈴聲響起,CHIN可能還可以再在店裡待一會,“抱歉,我得去給老師送個東西。”

“這麼晚了?”

“明天上課要用的資料我之前借來看了,抱歉光忠。”

收拾自己的東西抱起了剛到手的兔子娃娃,道歉的原因是因為她自己提前離開而道歉,還是為了別的事而道歉,光忠不清楚。

可也來不及問,CHIN就離開了店。

“你上次做了什麼?”

“怎麼了嗎?就只是看病而已。”

Olivine的問題,光忠也不是很明白。問話的人瞥了一眼光忠後,也準備收拾離開了。“不過,你現在不是在尋找著過去的她也挺好的。”

拜拜,

有時候真不覺得Olivine只是一個高中生,要不是熟悉前世的他真覺得他有時候說出來的話不符合他的年齡。

長歎一口氣的光忠收拾著桌子,他自己多少有些心境變化吧,

心裡的確期待著CHIN想起前世的事情,畢竟那是屬於他們獨一無二的過去,可一直拘束於此他就不可能喜歡上現在的CHIN…

“哈啊…”

“喂喂,店長在那邊歎氣可是要嚇跑客人的。”

“鶴先生…”

順手接過光忠手裡的盤子和茶杯,從剛才開始就圍觀到現在的鶴丸總算是開始認真工作了,“老是歎氣幸福會飛走的,好不容易關係親近了那麼多,你還想再讓這個幸福飛走嗎?”

“親近了嗎?”

“親近不少了呢,很有希望哦!”

在他人眼裡,光忠和CHIN原來是這個樣子的。

小小的滿足,

又多了一點。

似乎不再是莫名的那種,而是讓他感到甜甜的。

 

下班之後和廣光及鶴丸告別,走在回家的路上也打算順道去看看下一次要送給CHIN的毛絨玩偶。光是想象了一下那人收到玩偶後露出的笑容,就是冷風吹在臉上都不覺得冷。

不過,是不是比起玩偶該送點別的了?

可只是朋友的話,送別的又會太奇怪。

乾脆直接告白?

可是沒搞好的話,說不定CHIN之後就不來了。

還真是讓自己有點猶豫啊。

“…光忠!是光忠吧!”

突然跑進自己視野里的女性,有哪裡讓光忠覺得眼熟,可是哪兒眼熟又說不上。是店裡的客人未免也叫得太親密了。

還在想這女性到底是誰的時候,對方就自報了家門。

“是我啦,還記得嗎?接任本丸的那位~”

“啊…”

啊,

想起來了。

是在CHIN之後接管了本丸直到最後的審神者,對自己來說是最為棘手的類型。要說為什麼的話,

“果然有印象呢~”

是啊,沒有印象都不行。不管轉世了多少次都仍舊記得,如果只記得本丸和CHIN的部分就好了,偏偏還記得這個人的…

哈啊…

“轉世了的光忠也一樣很帥呢~我說啊~”

故意撒嬌的語氣讓光忠感到頭疼,並不難聽的聲音不如說是很容易讓人覺得很可愛的,可光忠怎麼聽都…

“主上轉世了也很漂亮呢,不過怎麼會在這裡呢?”

“嘴真甜,我說,現在可以了吧?”

在那看似純真的雙眼之中卻潛藏著肉食動物的眼神,從在本丸的時候就是這個樣子,把有身為戀人的CHIN這事說出來也沒什麼效果,

“又沒什麼關係,反正她也不在啦。”

這話讓人聽得很火大,可卻也是事實。後來是以付喪神的他們最好還是不要和人類進行那種事,以免神氣控制不住。

姑且那個時候這個理由還有用,可是現今兩個人都只是人類之軀,付喪神的自己和審神者的這人,都已經不在了。

“那個…”

“可以的吧~?就今晚也行~我家就在附近,”

挽住自己手臂的手,撒嬌的語氣,都讓光忠不太舒服。

要是不想個像樣的理由拒絕的話,恐怕就真的要被帶去她家了吧。

雖然…

對不起CHIN但是…

“對不起呢,我已經有戀…”

“能不能請你鬆開我家男朋友的手?”

 

站在兩人身後不遠處的是抱著兔子玩偶的CHIN,一手拎著書包而另一手手裡還是光忠剛剛送出去的兔子玩偶。

不知道她在外面待了多久,是辦完了事情之後正回家的路上,鼻子凍得有些通紅,果然下一次還是送點圍巾什麼的會比較好吧。

一看到CHIN之後思緒早就飛到其他地方的光忠要不是自己要走過去的時候有什麼拖著自己,光忠都忘了自己的手臂正被另一個人挽著。

“那個,CHIN這個…”

“你誰呢?”

挽著手的人有些用力地拴住光忠的手臂,盡可能讓她那豐滿的胸部緊貼著自己,這個時候要是用力甩開會不會不太好?

可又不是自己喜歡的女性…

“沒聽清楚我剛才說的嗎?放開我男朋友。他很困擾,”

快步走到了兩人跟前的CHIN沒有強行扯開女性的手,而是盯著對方看。

“男朋友?你是指光忠嗎?”

女性的話就是從旁人角度聽起來都帶著嘲諷,對此CHIN倒也沒有被激起怒氣。緊盯著女性的她轉頭看向了光忠,“光忠,走了。”

“…嗯!”

“等等!這孩子真的是你戀人?!”

對方急了,挽著的手變成拽著光忠,不打算就這麼讓光忠隨著CHIN走的意思很明顯。“抱歉這孩子真的是…”

“但是我才是!從那個時候開始就愛著你的!所以!”

“抱歉,但是這孩子是我從那個時候開始就一直愛著的,一直在尋找的。”

不過轉世了多少次都知道自己必須去尋找這人,即便一次又一次失望落空,在這一次找到了CHIN光忠就不打算鬆手。

拽著自己的力道漸漸變弱了,女性似乎也開始有些退卻。只要再說一些那麼想必她就會鬆手了吧,

“女孩子還是稍微矜持一點我覺得比較好,雖然以前和現在你都身為人之軀為人之心,不過慾望這個還請你控制一下。要是次次見面都只是想著發洩慾望的話,我覺得...動物都比較可愛哦。”

“光忠,走了。”

這一次,女性沒有再阻止光忠離去。

 

跟著CHIN走在街上,她從剛才開始就不發一言。不過想想也不奇怪,剛才的那番話,什麼從前現在,在旁人聽來就只是瘋狂的內容。

而且,還告白了。

想在更有氣氛的地方向她告白的,

但是…

“CHIN…”

“那就是,接替我的審神者嗎?還挺潑辣的。”

這個人說了什麼?

審神者,

她應該不知道這個詞才對。

終於是轉過身面對光忠的人笑了笑,這個笑容以前常常看到,不過這一段時間都沒有見到,“找個地方坐下吧,我們也是該談談了。”

最後,選了一家隨處可見的咖啡店。是挺想回到自己店裡的,可已經有一段距離再走回去並不是件好事,至少對現在急於想要知道事實的光忠來說不是。

坐在對面的CHIN看上去就很淡然,也不知道她為什麼到了現在都還能夠悠哉地品味著咖啡,“果然還是光忠泡得比較好喝。”

“真是多謝誇獎…那個,”

“也是呢,該進入正題了。”

輕放下咖啡杯,單手托腮的CHIN保持著笑容盯著光忠看,她把接下來的事輕描淡寫地簡單說了一遍,“我在那次發燒的時候就都想起來了。”

那為什麼,

為什麼,不跟自己說呢。

臉上肯定露出非常難受的表情吧,不然CHIN也不會驚訝的樣子,

但是,自己真的,非常難受。

她低下了頭,視線落在面前的咖啡杯上。“我不知道你喜歡的,是現在的我,還是只是在我身上尋找著前世的影子。”

“咦?”

“我已經沒有辦法再使用能力,既變不出火焰也不會使用刀劍,也不能在你陷入危機的時候趕到你身邊,只是一個隨處可見的普通高中生。”

 

“或許,我真的一直在你身上尋找著前世的影子吧。”

常常有著要是她記得前世就好了的想法,那樣子兩個人的關係應該會比現在更加親近,光忠是這麼想的。

但是,

但是,

不斷地在她身上尋找著前世的影子,卻不斷地讓自己陷入到現在的CHIN裡面。

“雖然我一開始確實是在你身上尋找著前世的樣子,甚至到剛才為止都希望你想起來前世的事情。”

這些話,如果不說出來就無法傳遞給對方。就像當初一樣,就算沒有得到回應,就算對方害怕著回應自己,只要自己不說出來,對方就不會知道。

“但是現在,在知道你有了前世的記憶的時候心情卻異常平靜。啊,不過剛才確實有點驚訝。”

知道她想起了前世卻沒有告訴自己,這點的確讓光忠感到有點衝擊。但是除此之外,並無其他。

“現在我覺得,你有沒有前世的記憶並不是那麼重要了。我喜歡的是現在的CHIN,喜歡的是現在坐在我對面的你。”

“你…”

“嗯?”

托著下巴的手變成了遮住自己的臉,可那樣也擋不住CHIN那已經紅透的耳根,這個樣子真的很可愛呢,

“這可是一堆人在旁邊啊…”

“有什麼關係?那樣子大家都知道我喜歡你啦。”

哈啊…

對面的人的歎氣也不知道是在為了什麼,可在把所有的想法說出來之後,內心一直積壓著的都消失了。

“和我交往吧,”

“你這個人真是…請多指教了。”

這下子是真的,內心都被一股甜蜜填滿了。

 

‘所以你現在要去那傢伙家裡嗎?’

“對對,成為戀人之後第一次去CHIN家裡總覺得要做好準備才行。”

‘那為什麼要打電話給我…’

電話那頭無奈的語氣都快要實體化了,可完全不影響光忠樂開花的心情。他正在前往CHIN的家裡,手裡提著的必然是要帶過去的甜品和這一次要送給對方的毛絨娃娃。

“跟Olivine打個電話會比較安心…之類的?”

‘我才不想聽你說你們兩個的事情勒。’

叮咚,叮咚,

接下來就是兩個人的屋內約會,光忠自然是打算一會兒就切掉和Olivine的通話的。誰要在約會的時候還和別的男人打電話啊。

只是,

“哪位?”

“…咦?”

開門的,是一位略比光忠瘦弱的男性。不,只是單純的男性的話那倒是還好,不,似乎也不太好。可偏偏這位男性是…

“為什麼…Jade會在CHIN家裡?”

‘啊…’

“啊?”

電話那頭的人,開門的人,在聽到了光忠說出來的名字之後語氣都變了。面前的男性原來也能夠露出那麼暴怒的樣子還是第一次知道呢。

“你就是我妹妹的男朋友嗎?啊?”

‘我忘了跟你說了,CHIN那傢伙剛才說要先去給長谷部送文件不在…’

“等等!?為什麼這個時候出現長谷部的名字啊?!”

‘因為他是我們的班主任啊。啊順帶Jade是那傢伙的哥哥,你加油。’

“咦?!咦?!!!!等等!!”

热度(24)

© 真琴makot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