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當騎空士哦

目前主刀劍,光忠我老公,俱利我老婆。目前只寫乙女。天狗女兒卡了,陷入光忠x精神體女兒的坑中。
不管是哪個女兒都是我的真愛!其實可以的話女兒們全部嫁給光忠是我最大的心願!!!
頭像春AKI光忠,背景sam光忠,時不時做個靜畫的MMDer。

From Golden Asylum 14

※天狗的正片

※審神者為妖怪嬸嬸,天狗,會戰鬥,有點脫線,還有點呆。正片是全員+愛情向,CP確認為燭臺切光忠x天狗。篇幅大概很長,可以的話每把刀的故事都會寫,所有孩子當中的正片劇情向。【但是最近卡了誒嘿】

※純日常


粉紅色的櫻花花瓣飄落在了天狗的頭髮上,她也沒有立刻就將這花瓣取下,本丸已經迎來了春天,而她也換下了那一套厚重的衣服再度穿上了那簡易的巫女裝,終於能夠輕鬆行動的她自然是先飛上天幾圈只不過現在她得先忍忍了,因為現在正在進行著重要的顯形儀式。

被嚴格管控靈力分配這兒的審神者基本上已經不會出現因為召喚刀劍而昏過去的情況,不過萬一對方是天下五劍又或者是神氣較高的刀劍男士的話,那就還是有可能的。

今天要召喚顯靈的是,山伏國廣。在這個本丸的初期刀山姥切國廣和後期加入的堀川國廣的兄長,自從聽說撿到了刀派國廣的刀之後那兩人雖然沒有很明顯但是還是有些坐立不安。

所以篠崎還是想要趕快把這把刀召喚出來,

在這個本丸團聚的刀劍男士不能算多,但是和一直只有自己一個人的比起來,篠崎更想讓他們相會。

這算是自私嗎?

篠崎沒有多想。

她還不是很清楚什麼叫做自私。

顯形在自己和大家眼前的是一個踩著木屐的壯碩男子,他只是剛獲得人之身卻一點奇怪好奇也無,笑著介紹著自己。

介紹本丸的事情就委託給了兩位國廣,那兩人在看到了自己的兄弟終於來到本丸之後露出的喜悅表情篠崎沒有錯過,藉口著自己還有定期的報告得寫便先一步離去。

不過的確有報告要寫。

當了嬸嬸也要有一年這些事情就算一開始不會現在也算是熟練了,至少出錯的次數沒有以往那麼多。

“我進來了哦,”

在門外出聲的是燭臺切,道完這話他便拉開了職務室的門端著茶走了進來。“辛苦了,進度怎麼樣?”

“…謝謝,還行。”

最晚是晚上提交報告,燭臺切瞥了一眼桌上的文件,的確沒有什麼問題。“那就好,茶和點心。”

端上桌的又是和前一天不一樣的茶點,昨天的叫什麼蒙什麼的朗,篠崎忘了但是現在這個她也叫不出來是什麼。“又是新品嗎?”

“今天的是毛豆餅,也是根據食譜照著做的不知道味道會不會合你的口味呢。”

應該不會不合,

篠崎在心裡這麼想到。

燭臺切做的甜點每一個都不算是太甜,正好合篠崎喜歡的甜度。在燭臺切期待的目光下篠崎還是先放下了工作準備來嘗嘗這個…毛豆餅。

雖說是第一次吃到毛豆餅但是並不會排斥,甚至還想要多吃一點。一個接著一個,燭臺切拿過來的毛豆餅全部都進了篠崎的肚子里。

“好吃。”

“那就好,不過吃那麼多晚餐可不要吃不下哦。”

這一忠告,顯得有點多餘。鼓起嘴的篠崎沒有直說但是燭臺切是看的出來對方有些不滿了。可他也不好在說什麼,只能先轉一下話題。“可以的話下午能一起去萬屋嗎?”

“和誰?”

“我和主人,稍微有點想買的東西呢。”

為什麼去萬屋要叫上自己,篠崎的疑惑只有這個。這個本丸的刀劍男士只要獲得了許可之後都是帶上自己認識的刀劍男士去的,就是要買食材也基本不怎麼帶上篠崎,要說為什麼的話基本上他們去的時候篠崎都在睡覺。

啊,說起來…

好像還真沒怎麼去過那裡。

“工作也告了一段落,今天的主人也不能隨部隊一起出陣吧。”

的確,這事也如燭臺切所說的,篠崎今天被禁止和部隊一起出陣,如果召喚了刀劍那麼就得待在本丸休息,已經算是這個本丸的規定了,對審神者的。

“…哈啊,知道了,飛過去吧。”

篠崎的提案馬上就被燭臺切拒絕了,一說到飛他就想起來當初被鶴丸慫恿讓篠崎帶著飛的事。那實在是…

不是很想多說只能概括一下,就是非常得不帥氣。

似乎連那不適感也都回想起來了,一手捂著嘴巴臉色有點發青的燭臺切拉住了已經要走到外面的篠崎,“我們,走過去吧。”

“…哈啊?”

 

最後還是妥協了走去萬屋,不過篠崎還是拍打著翅膀飄在燭臺切的旁邊。啪唦啪唦,也不見燭臺切嫌吵。

“要買什麼?”

“調味料還有一些糖果,嗯…可能還得買些肉類。”

要買的東西似乎不是那麼多,兩個人帶回本丸也不算太難。再說天狗的神通力即便只有篠崎一個人拎東西也沒什麼太大的問題。

“那些為什麼不跟政府申請?”

“等政府送過來的時候已經是好幾天之後的事情了呢,這種還是到萬屋會比較快。”

燭臺切才剛來本丸沒有多久,但是這種事情卻比篠崎還要清楚。她基本上不會過問這些事,政府發的工資錢財也都是交給了男士們處理。

“…是嘛。到了。”

去萬屋的路並不是那麼長,

如果是篠崎一人的話一分鐘之內就能抵達,只是這一次和燭臺切一起前行也花了十五分鐘。萬屋的人對於妖怪似乎是見怪不怪了,至少從來沒有一個人對於篠崎的存在感到害怕。

收起了翅膀落在地上,“主人就是沒有要買的東西也看看吧,”本來是不打算進萬屋的篠崎被燭臺切半推著進去了,要買的東西燭臺切說自己會負責找的,篠崎只要看看就好。

所以自己到底過來做什麼。

萬屋里沒有太多的聲音,篠崎踩著木屐發出的噔噔噔的響聲,也沒有人覺得不舒服而提出警告。

腳步最終在點心的區塊停了下來,有很多就是篠崎也知道的點心糖果被人整理擺放在那兒。

有金平糖,篠崎很快就注意到了。

常常會看到短刀們在吃的金平糖應該都是在這裡買的,燭臺切說要買的糖果是不是這個還不確定只不過篠崎還是自己拿起了一包。

自己以前也喜歡吃這個。

只是現在很少吃了。

也就只有那個時候還挺喜歡這個的。

淡淡的甜味,似乎還記得這個味道。

“多拿幾包也沒有關係哦,也要給大家買點回去。”

手裡拿著不少東西的燭臺切不知何時走到了篠崎的旁邊,我來拿吧這提議也被燭臺切婉拒了。“主人幫我挑帶給短刀他們的點心就好了,你自己的那一份也要買哦。”

“嗯。”

篠崎只是簡單地挑選了幾種點心,量也不是太多這是燭臺切的叮囑。結賬這事是燭臺切負責的,篠崎只負責拎著買好的零食,不管她怎麼要求燭臺切對方也不肯把重的東西給她。

“即便是妖怪主人也是女性,讓女性拎著重物而我拿著輕的豈不是很不紳士嗎?”

那是人類的一套,只是篠崎也懶得在爭辯。拍著翅膀慢速低飛在燭臺切的旁邊,她可以一瞬間就飛回到本丸連帶著一同前行的刀劍男士一起,只不過她沒有這麼做。

篠崎並不討厭這條回去的路。

燭臺切講的話並不無聊她也不會覺得啰嗦,他告訴篠崎今天的晚餐預定是漢堡肉,短刀們都很喜歡吃這個,包括篠崎也是。

他又說到了明天的出陣,一開始不太習慣但是現在已經已經對於上戰場這事感到了習慣,畢竟他們本身即為刀,只不過是被人使用轉變成了被自己使用。

“主人很早以前和付喪神就有接觸嗎?”

“沒有。”

“是嘛,還以為你已經很習慣了。”

“這裡直到你們來之前我都是一個人。”

篠崎似乎聽到了燭臺切一聲咦?只是沒有後續也沒有追問,她也就沒有繼續說話。

她並不習慣和別的人相處,

只是久而久之地適應了。

然後,因為適應了他們和自己在一起,反倒是畏懼起了失去他們的可能。

“回來了,”

“嗯——,我先去把肉凍起來。一會兒在過去找主人。”

 

燭臺切又要找自己做什麼,篠崎沒有去想。她把文件寫完的時候燭臺切才來,那差不多都快要晚餐的時間了。“打擾了,”

“什麼事?”

“不是說了一會兒會來找主人嗎?來這個,”

遞到篠崎眼前的是一支髮簪,並不是太貴的高檔貨篠崎是看得出來,上面有一些泛著藍色的半透明小東西,不算太長的金屬鏈子因重力而向下垂著,抬頭看了一眼燭臺切,篠崎不明白他要做什麼。

“這個怎麼了?”

“當然是,送給主人啦。”

“為什麼?”

這個問題,真的是把燭臺切問住了。一時不知道要說什麼好的燭臺切面露苦笑,大概也沒有多少人被人送了東西還會反問對方為什麼的吧,“要說為什麼的話,只能說想送給你。”

篠崎並不理解這個解釋,但是也沒有再多說,“我平時也就這樣子,不會特別打扮。”

“打扮什麼的,我可以幫忙。總之先把頭髮弄得好看一點吧。”

現在這個髮型在篠崎的認知看來已經算比較整齊的了,只是就最開始相對而言的整齊。任由燭臺切的手隔著手套弄著自己的頭髮,這個人控制著自己的力道盡可能地不弄痛自己,其實稍微用力一點也沒有關係,篠崎也不覺得會怎麼樣子。

但被燭臺切這麼溫柔地對待總覺得哪裡怪怪的。

“好了,今天就先這樣子。”

只是稍微整理了一下子卻比剛才好要看許多,那一支髮簪也已經纏在了自己的發上以不會太突兀的方式裝飾著。

“…謝謝。”

“不客氣,主人長得很好看只是稍微打扮一下就會變得很漂亮的。”

“…是嗎,”

“還有這個,也給你。你忘了拿你自己的那一份。”

一小包的金平糖被放在了桌上,燭臺切笑著說完了話之後就先離去,他還有晚餐得準備。

 

所以說為什麼這個男人會記得這些小事,

髮簪也好,其實根本沒有必要。

金平糖也好,篠崎從未和別人說過自己喜歡吃。

這個男人到底是…

 

“本來小僧想拜託主公帶自己進行天空的修行,不過今天還是算了。”

在燭臺切之後來職務室的是今天剛加入的山伏國廣,脫下了頭巾的他給人的感覺又不一樣。

“天空的修行?”

“正是,難得獲得了人類的身軀可以進行修行,僅僅是山中修行或許還不足夠變得強大但是兄弟跟小僧說主公能帶人飛天便想拜託這事。”

那為何又作罷,山伏很快就說了理由,“讓打扮得那麼漂亮的主公因此亂了造型小僧可能會讓燭臺切閣下不開心吧。”

這是什麼理由,

篠崎想了一下大概也是明白了。現在的髮型是燭臺切剛才打理的,要是這麼快就弄亂他說不定真的會不開心。

“那就明天吧…”

“等獲得了燭臺切閣下的許可我便會來麻煩主公的。”

山伏說完這話之後就正好因為有人來叫他們去吃飯而沒有了下文,篠崎沒有問出為何還要去獲得燭臺切的許可,卻也不是特別在意。

 

至少,她現在還不是很在意。

热度(2)

© 在當騎空士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