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當騎空士哦

目前主刀劍,光忠我老公,俱利我老婆。目前只寫乙女。天狗女兒卡了,陷入光忠x精神體女兒的坑中。
不管是哪個女兒都是我的真愛!其實可以的話女兒們全部嫁給光忠是我最大的心願!!!
頭像春AKI光忠,背景sam光忠,時不時做個靜畫的MMDer。

From Golden Asylum 15

※天狗的正片

※審神者為妖怪嬸嬸,天狗,會戰鬥,有點脫線,還有點呆。正片是全員+愛情向,CP確認為燭臺切光忠x天狗。篇幅大概很長,可以的話每把刀的故事都會寫,所有孩子當中的正片劇情向。

※純日常,光忠肯定沒想到他居然就這麼開始了純陪睡的五年刃生【你


白鶴落地,對著出來迎接的人露出得意的笑,“怎麼樣光忠小子,我現在已經不會吐了哦,”

“真的是一大進步呢,外出購物辛苦了。”

“出來迎接我們你也辛苦啦,來,這是你要的東西。”

鶴丸一直拎在手裡的袋子交給了光忠,這一次出門正是因為晚上的料理缺了重要的一部分所以天狗和鶴丸才會出門的。

“謝謝!沒想到居然會忘了確認調味料的庫存…”

篠崎和鶴丸的出門正是因為本丸的調味料不夠了,雖說隔天再去也無妨但是味道總是會不一樣,就算是不食人間煙火長年沒嘗過美味的天狗也為了本丸的料理,也為了她不願承認的被養刁的舌,帶著鶴丸火速出門了。

“這樣就可以吃到光忠的料理了,”

收起了翅膀一樣落於地面,咯咯,兩聲。舒一口氣的天狗脫下了木屐走上走廊就往自己的房間前去,“我去寫文件。”

“哦哦~還真是認真呢,那我也去幫你吧~”

 跟在篠崎身後,協助審神者完成文件報告已經是來到這座本丸的刀劍男士們都會了的事。並非是他們的主人對於此事感到苦手而不在行,只是覺得待在她身邊就會有一種安心,而待在她身邊。

“晚餐的時候我會來叫你們的。”

“那就麻煩你啦,光忠小子。”

 

望著那走掉的天狗,髪上還纏著那天光忠送給她的髮簪。

她雖然什麼都沒說,卻也在做著。除去隨著部隊出陣以外,她都帶著那髮簪。

 

“光忠?”

夜已深,本來只是坐在走廊邊緣和往常一樣等待著天亮,卻沒想到燭臺切會往這兒走,為什麼這個時候他還醒著,又或者是碰巧這個時候醒來了。

“在賞月嗎?”

“…嗯。”

這一段時間來,每晚都對著月亮發呆,沒有月亮的時候就對著地面發呆。只要這麼做,就能夠很快迎來清晨,就能夠聽到陸陸續續起床的刀劍男士們的招呼聲,那聲音會讓自己安心。

天狗是這麼想著的。

有什麼事物讓自己感到安心,還真的是頭一遭。

“這樣的話我去拿點下酒菜吧?”

“咦?”

“下酒菜,雖然不會很多但是賞月還是配著下酒菜吃會更好哦?”

未等篠崎作出回應,那男人就轉頭走向了廚房。看起來是被徹底的誤會了,卻也無所謂。要是讓這些人知道自己睡不著覺的原因…

老實說還是挺丟愛宕天狗的顏面的。

“來,”

沒過多久便回來的光忠手裡多了下酒菜和一小壺的酒,“要向其他人保密哦。”

“又沒什麼關係…難得光忠吃個下酒菜大家不會介意的。”

“你都知道誰吃下酒菜嗎?”

坐在天狗旁邊的人倒起了酒,一杯給天狗,一杯給自己。天狗在晚餐後亦或者是歡迎新人的宴會上都不怎麼飲酒,但並非是不敵酒力只是沒有喝這個的習慣。

“天狗的耳朵很靈的,本丸誰在做什麼基本上都聽得到。”

“哎??還是第一次聽說。”

“因為沒說。”

噗,這聲笑讓天狗感到茫然,有什麼好笑的?她再度轉頭過去後就是光忠一副努力憋笑的樣子,“怎麼了?”

“就,嗯,沒想到主人會這麼認真回答問題,感覺特別可愛。”

哪裡可愛了,

是想這麼問但是想必這人也會說出自己不懂的答案,便是作罷。

“這個好吃…”

“你喜歡嗎?”

點了點頭,算是回答。

很少在晚上還喝酒更何況是吃下酒菜,這一吃才知道光忠就連下酒菜都做得美味。就是以後偶爾拿出來吃的想法都產生了。

“那就好,能得到你的誇獎就感覺值了呢。”

“光忠的料理就算我不誇也有很多人稱讚的。”

“是這樣子啦,但是還是想聽到你的稱讚。”

別人的稱讚,和自己的稱讚,這兩者有什麼不同,篠崎不明白。或許是因為擁有人之軀人之心的燭臺切會有這樣子的想法,而作為妖怪天狗的她卻無法理解這種想法。

瞥向了光忠,他吃著下酒菜,望著圓月,說來還是第一次見到賞月的他。

非常得好看。

篠崎是這麼想的。

“你…”

“嗯?”

“還是蠻好看的。”

“咦?咦??這個時候說這個嗎?”

 

酒和下酒菜,不知道什麼時候就都吃完了。沒有立刻收拾離去的光忠仍舊留在篠崎的身邊,“偶爾這樣子真的很不錯呢。”

“是嘛,”

“我去把這些收拾一下,”

“好。”

“下一次再睡不著就叫我吧。我會陪你的。”

“……”

 

到底為何這人能夠一直看穿自己,

又為何自己對著人一點招架之力也沒有,

篠崎不知道。

或許是這付喪神比自己更懂人之心,也就能夠明白自己為何是睡不著而醒著,而不是再賞月。

“人之心…真是複雜…”

 

那時候,可以說是每一天光忠晚上都會來找篠崎,不是每天都帶著下酒菜過來,可能只是就這麼坐在自篠崎身邊,到深夜時候再回到自己的房間。燭臺切為什麼要這麼做,篠崎早就放棄去思考了。

“你…是不是得了失眠症?”

“不是。”

很快就否決了燭臺切的猜測,雖然對於什麼是失眠症

是什麼,但是她覺得不是。

“那主人是為什麼每天晚上都待在這裡呢?天狗不算是夜行性妖怪吧。”

燭臺切說的沒錯,篠崎自己也很清楚。

因為她是最清楚為什麼自己晚上無法入睡的。

 

“我一直都是一個人,”

“從很早以前開始,因為太久了所以都忘了是從什麼時候開始,”

“但是我一直都是一個人在這裡。”

“一開始我很不習慣,這個地方有了別人的存在。但是現在我卻覺得你們存在於此是理所當然,甚至不想失去,”

“萬一哪一天醒來的時候你們都不在了,我該怎麼辦。我對於這種可能到來的未來感到害怕,”

所以天狗決定不在安靜的夜晚之中入睡,在大家都醒著的時候,會在本丸的四處玩耍走動,在自己的職位上忙碌,那吵鬧能夠讓天狗安心入睡。

“原來如此。”

站起來的刀劍男士就這麼走掉了,為什麼走掉,之後會不會再陪著自己,篠崎不知道。

或許是因為自己展現出了不屬於愛宕山天狗的弱氣而讓對方失望,身為審神者也不應該隨意將自己的缺點暴露出來,

真的是失策了。

內心那‘對方是燭臺切所以說出來也能夠被理解’的愚蠢想法,真的太過愚蠢了。

 

“只是去搬個被鋪回來就看到了消沉的主人呢。”

“…啊?”

那剛才走掉的男性卻又抱著被鋪回來,自顧自地把搬來的被鋪鋪在了篠崎的房間里,而且還理所當然地說出了這番話,“沒想到主人會怕寂寞呢,那麼從今天開始就一起睡吧。”

“……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子?”

“害怕入睡的話就讓我陪在身邊,我擁抱著你讓你聽著我的心跳聲便會安心吧。醒來的時候就能看到我在身邊,也就不用再害怕了吧。”

為什麼這個男性說出來的話會讓自己感到安心,篠崎不知道。

但是他說出這話之後就乖乖鑽進被子里的天狗也多少讓燭臺切有些嚇到。

“我還以為主人會再彆扭一點來著。”

“…睏了。”

“那就睡吧。”

 

輕拍著自己後背的大手,

從擁著自己的男性身上傳來的淡淡香味,

噗通,噗通的心跳聲,

都讓自己能夠感受到對方的存在。

 

這份安心感,還不想失去。

直到那一日的到來…

 

依舊能夠在本丸的四處找到睡過去的天狗,偶爾會在走廊上找到身上蓋著某位刀劍男士的腰布的她;偶爾會在樹上找到根本不會掉下來的她;偶爾會在衣櫃裡面找到睡在收好的被子上的她。

“還是一樣到處睡呢。”

“有什麼不好?哦,先說好了她可是約好了睡醒之後帶我上去飛一圈的,你可不要插一腳哦。”

“是,是。鶴先生還真是嚴格呢。”


——————————————————————

想要在這邊說一下,雖然看的人不多wwww

幾個審神者的故事其實時間線上來說是串起來的。

最先當上審神者的是友人家的審神者夜雀清水若笑,和不死的審神者Sterben,而後是九尾狐+龍神【沒咋出場】+天狗,發生了一點事情之後,則是紅夜【依舊不怎麼出場】男審神者Olivine和精神體CHIN當上審神者。

只是這個時間線並沒有被我寫得很具體,大概就只有我,和討論故事的親友知道【被揍

下一章友人家的夜雀會正式登場,而且會在天狗的正片當做作為相當重要的角色,^q^不過她在之前就已經在很多地方出現過了。Sterben的後續篇章Seekers裡面作為協助Sterben等人的角色。

至於天狗家的光忠,是已經喜歡上天狗只是沒有說出來,也不善於直接表達出自己感情的。再說我家天狗呆的跟什麼一樣

      感覺有點廢話了。  

热度(3)

© 在當騎空士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