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當騎空士哦

目前主刀劍,光忠我老公,俱利我老婆。目前只寫乙女。天狗女兒卡了,陷入光忠x精神體女兒的坑中。
不管是哪個女兒都是我的真愛!其實可以的話女兒們全部嫁給光忠是我最大的心願!!!
頭像春AKI光忠,背景sam光忠,時不時做個靜畫的MMDer。

【燭嬸】喜歡你

※燭臺切光忠x我家不死審神者的現代paro

※光忠的名字是長船光忠

※不是轉世設定,所以沒有什麼前世亂七八糟的,單純的只是我最近沉迷在現代pa


那個人非常得帥氣,又高大讓人感覺可靠。

在班級里也好,在學校里也好,一直都是中心人物。不管什麼時候他的周圍都有人圍著,

大概這個世界上不會有討厭他的人存在吧。就算有在了解他之後一定也不會討厭的。

他對所有人都是一樣的溫柔,

自己也是那所有人中的一員,

不過比起待在那個人的身邊,自己還是選擇遠遠地看著那人就好了,

自己的這份感情一旦說出口只會讓對方困擾,那麼不如從一開始的時候就不說吧,

只是作為他,長船光忠的同班同學看著他就足夠了。

“啊Sterben,我想吃那個。”

旁邊人的出聲,讓Sterben終於收起了自己望著窗外的視線。那人也漸漸走遠離開視野之內,再看下去也不會有任何收穫了。

從剛才就未動的筷子夾起了對方想吃的雞蛋卷,放入他的便當盒內後她才再度享用午餐。

“果然Sterben做的雞蛋卷是世界上最好吃的~”

大口嚼著放進嘴裡的雞蛋卷,感歎這事的御手杵一臉幸福,“御手杵...不是俺說啊但是沒人跟你搶啊吃這麼急?”

“泥哲滋事在寄讀我!”

“已經聽不懂了啊,我也要吃Sterben的雞蛋卷啊。”

那個坐在御手杵對面座位的陸奧守也將筷子伸向了Sterben的便當盒,只是中間就被人擋掉了。“隨便把筷子伸向別人的便當可不是一件禮貌的事。”

“蜂須賀好嚴...”

他們這個小團體,讓人感到不可思議。御手杵和陸奧守兩個人聊在一起也就算了,因為那兩個人性格上就很合得來;蜂須賀和Sterben搭得上話也並非稀奇事,優雅又帶著一點冰冷,但是在某些事物上的觀點又是一致。

只是這四人待在一起讓人感到奇怪。

可是,他們沒有人在意旁人的眼光。

“下午女生會有家政課吧?”

“嗯。”

“今天是做什麼~?”

“好像是要做餅乾。”

“啊!我要吃我要吃!Sterben做的餅乾也超好吃!”

雙眼發光的御手杵讓Sterben噗嗤笑出聲,“不知道能不能做的量多一點呢。”

慣例的和幾人一起品嘗剛做好的餅乾,剛出爐的餅乾飄散著甜蜜的香味,光是聞到都讓人不禁嚥下口水。才剛從家政教室回來的Sterben就看到了早就等著的御手杵和陸奧守,蜂須賀雖然只是站在旁邊但是其實也是在期待著。

啃著餅乾大讚好吃的御手杵和陸奧守,

“超好吃的!”

“我知道Sterben做的餅乾是很好吃但是你們兩個吃相好看一點。”

“好香的味道。”

這話,不是他們之中說的。

齊齊回頭看向後門,從那兒進教室的男生正盯著他們看,準確來說應該是盯著桌子上的餅乾看,一步一步走近,讓Sterben的心臟是越跳越快。

咚咚,咚咚地,

似乎御手杵他們都安靜了下來以至於這心跳聲響得有些可怕。

“我也可以嘗嘗嗎?”

“請用...”

這個人怎麼會突然問出這樣的問題,即便在意但是Sterben還是沒有多問,只是那投向這邊的視線總讓她有些坐立不安。

“那我就開動了。”

渾然不知Sterben在想什麼的光忠就這麼把餅乾放進了嘴裡,而後露出的表情就和剛才雙眼發光的御手杵可以說是如出一轍,“好吃!這什麼怎麼這麼好吃!!都可以拿去賣了吧。”

“喂喂喂長船你也太誇張了吧,”

“對啊!Sterben的餅乾怎麼能拿去賣,那樣我就吃不到了!”

“是那裡嗎?!”

又吵鬧起來的陸奧守和御手杵,長歎氣的蜂須賀徹底放任這兩人不管,而那第一次吃到Sterben做的餅乾的人又拿起了一塊,“真羨慕呢,一直都能吃到這麼好吃的餅乾。”

“羨慕吧?Sterben的餅乾都是我的!”

“是我們的吧!你別想一個人獨佔啊!”

是真沒有想到長船會主動接近他們,不過想必也就這麼一次。Sterben是這麼想的,他只是突然對這個團體感到好奇而接近,除此之外沒有其他。

“喂—光忠,我們去唱K吧?”

“可是我們想和光忠一起去遊戲中心玩~”

瞥了那被同學圍住的主角,Sterben便收回了視線。這一幕幾乎每一天都要上演,她也是很習慣這畫面。即便喜歡著光忠,但是每次看到這畫面自己不在其中就得要感到心裡難受,那還不如早點放棄比較好。

可是自己偏偏就無法放棄,

所以一開始自己不在那其中的時候的心痛,到現在早就已經不再有了。

但是還是喜歡著那個人。

御手杵和陸奧守都有劍道部的社團活動,蜂須賀也得去接自己的弟弟,所以往往放學回家的時候都只有Sterben一個人。

他們的團體差不多到放學的時候就解散了。

今天是要繞路去書店,還是去超市買點東西回家,亦或者是直接回家休息,Sterben選擇了第一個。

翻閱著書籍沉浸在書裡,她很喜歡這種時光。沒有人會來打擾自己,自己也不會打擾到任何人。每一個在書店的人都沉浸在自己的世界。所以,她真的沒有注意到有人從剛才開始就盯著自己看。

若不是那人叫自己的名字她可能真的沒有注意到對方早就站在了自己身邊。

“Sterben喜歡看這類型的書嗎?”

“咦?啊,哇!”

嚇了一跳出聲又趕緊捂住自己的嘴巴,看過來的視線也都收了回去。無奈苦笑的男生也沒料想到她會是這麼大的反應吧,

這笑,在Sterben多少眼裡有些受傷。畢竟他在苦笑著,因為自己,

“抱歉呢,嚇到你了。”

“沒事...為什麼長船會在這裡?”

“問我為什麼也...來買參考書的,就看到Sterben也在想說過來打聲招呼。”

“是嘛。”

只是這樣子,也讓自己很開心,到了校外對方看到了自己也願意過來打招呼,而不是無視自己,這樣子就很開心了。

“嗯——總覺得叫長船太有距離感了,要不要試試直接叫下面的名字呢?”

下面的名字?直接叫?

未免也太過親近了…

“可是…”

“叫叫看嘛?”

“…光忠,同學。”

又是一聲拖得長長的嗯——,似乎是對後面加的稱為感到有些不滿吧,可是很快又露出了笑容。“暫時先這樣子也不錯呢,Sterben平時都會來書店嗎?”

“…差不多,偶爾會有想看的書就來了。”

“是嘛,在學校只看到和陸奧守他們在一起的Sterben,放學後還能看到這樣的Sterben感覺很新鮮呢。”

“…嗯。”

這個人總是特別的溫柔,

所以在知道自己會做別的事情的時候才會說出這樣的話。

換做是別人的話只會覺得自己無趣吧。

但是,就算只是場面話,還是很喜歡長船的溫柔。

 

“說起來Sterben的家在附近嗎?”

“不算太遠,”

“原來如此...那個,嗯...”

說話突然支支吾吾的光忠,讓Sterben總算是把視線轉移到了他身上,本來是為了不讓自己緊張所以才一直盯著書,對方說話都這樣子了實在是不看一下不行,那困惑的神情總讓Sterben有一種他說出什麼事都願意答應的衝動。

“怎麼了?”

“因為Sterben做的餅乾實在是太好吃了,就也想嘗嘗Sterben做的便當...不行嗎?御手杵他們每次都吃得很開心…”

這個可愛的生物到底是什麼?

明明比自己高大卻還會歪頭問著這種問題,要是換做是別人的話恐怕早就太過緊張而說不出話了吧。

“是可以...但是我做的便當並不是那麼好吃。”

“又謙虛了呢,Sterben的便當可是讓蜂須賀同學都稱讚的美味,不可能不好吃吧。”

“......”

“不過讓Sterben做過我吃也不是很好,那就這樣子吧。我做一份給Sterben,然後Sterben做一份給我,這樣子我們就能交換吃了。”

“...你,”

“那就這樣子說定了哦,我得回家了,明天見!”

或許是一直都沒有深入到光忠所待著的圈子里,原來他的步調一直都是這麼快?

這邊都還沒有說出‘好’一字,那人就已經做出了決定。

要把自己拿端不上檯面的便當給光忠吃,雖不是本意但是的確很想吃吃看大家都說好吃的,光忠親手做的便當。

“來,給你。”

“嗯,這份...”

一早上在人來的還不是很多的時候,光忠就把自己的便當交給了Sterben,

為什麼這麼早就要交換便當呢?

不過想想也對,或許是為了避免造成不必要的謠言。

這個人雖然看上去不是很在意這些,但是或許上還是很在意的。

在Sterben的認知里,長船光忠一直都是大家的長船。不會和特定的對象有過度的曖昧,在這高中生活當中雖說有些太過健全,卻也滿足了大家對他的期待。

屬於大家的長船光忠。

“好期待中午呢,可以吃到Sterben的便當了。”

這人為什麼會這麼高興,Sterben還真的不是很清楚。這話只會讓自己產生不必要的誤會而已。

自己會是比較特別的。

Sterben知道自己在拿出並非是自己慣用的便當盒的時候,坐在她旁邊的御手杵和陸奧守臉色都變了,蜂須賀則是將視線轉到了坐在另一邊的光忠身上。

他們什麼話也沒有說,也沒有問。

只是少了以往的吵鬧。

那邊也正在吵鬧。

“總感覺今天光忠的便當和平時不太一樣呢,”

“是換了便當盒嗎?”

“是哦,偶爾換一下轉換心情。”

那人沒有打算說出來的意思,Sterben這邊也是放心了不少。

就算自己喜歡著那人,但是不必要的爭執還是不想引起。就是知道光忠在校園內的人氣之高,Sterben當初才有些猶豫要不要和光忠交換便當。

旁邊位置上的御手杵默默地啃著自己剛才從小賣部買回來的麵包,玩著手機的陸奧守都已經對那邊的吵鬧失去了興趣。

“你這樣子真的好嗎?”

這麼問到的蜂須賀,視線終於從光忠身上回來了,

“反正...他很快就不會搭理我的。”

“你啊,要對自己再有信心一點。”

“......”

如果對自己有信心就能夠得到回應的話...

說實話只是那種未來不屬於自己罷了。

 

Sterben要去拿回自己的便當盒的時候撞見告白現場,也是很淡然。

出去的時間已經錯失,只能躲在柱子後面,無意偷聽可這個距離就是不想聽也會聽得到。

“長船同學,我,我從很早以前就喜歡你。”

光忠,我喜歡你。

從很早以前開始。

“所以,所以!如果可以的話請和我交往!”

如果可以的話…

請你…

“…謝謝你的心意,但是我已經有喜歡的人了。”

啊啊,

又來了。

聽說每一次光忠都會用這個理由拒絕女孩子們的告白,每一次每一次,都是一樣的理由。所以Sterben很清楚,萬一自己告白了,迎來的也是一樣的結果。

所以,Sterben不打算告白。

只要在高中生活結束之前遠遠地看著光忠就行了。

不介入他所處的圈子那就可以了。

只要這樣子就滿足了。

女孩子的啜泣聲,Sterben便是當做沒有聽到。不讓自己發出一點聲音從這個告白現場離去。

 

那之後,和往常一樣。

和往常一樣,收到了一封信,上面寫了時間和地點,

知道要發生什麼的Sterben心裡也沒有什麼起伏,只是在放學下課之後按照信上所寫來到了指定地點。在那兒,是一個見過幾次面的隔壁班的男孩子。

“那個,Sterben!”

“嗯,”

“我喜歡你!”

“......”

要是可以的話,還真的蠻希望...

但是那也只是一個小小的妄想。

這個念頭,Sterben很快就丟掉了。

“對不起,我有喜歡的人。所以我沒有辦法回應你的心意。”

“我知道哦。”

這個回答,往往都會讓告白的對方失望,但是眼前的這個男孩子卻沒有,仿佛說出了那四個字之後他反倒是如釋重負了。

“我知道你有喜歡的人哦,雖然不是很清楚是誰。但是就是想把這份心情告訴你而已。”

“就算我不能回應?”

“嗯。只是想告訴你而已。那我先回去了,Sterben回家路上也小心。”

就算會被拒絕得不到自己期望的回應,卻仍舊要把自己的感情說出來?

Sterben不是很懂,

但是卻也明白了些什麼。

或許她也應該這麼做。

就算會被拒絕也好,讓對方知道自己的想法也足夠了。

“原來你在這裡啊,”

“光忠同學?”

這還沒到教室,就瞧見那東張西望的人在看到自己之後立刻跑了過來,“有什麼事嗎?”

“嗯...就是有點事,能借我一點時間嗎?”

“沒問題?”

“那我們...嗯,找一家家庭餐廳吧?”

為什麼還需要特地跑到家庭餐廳去,Sterben雖然有些奇怪可也還是和光忠一起到了家庭餐廳。而且總感覺兩個人之間的氣氛有一點奇怪...

不會是有什麼奇怪的傳聞傳出來了吧...

“我有一件事情想問你,”

“嗯?”

“Sterben有喜歡的人...是真的嗎?”

噗通,

自己的心跳聲似乎又變得太響了。

從來沒有想到會被問道這種問題,所以從來都沒有想過這種時候該怎麼回答。但是不回答肯定是不行的。

噗通,噗通,

心跳變得有點吵。

“我…”

“啊!等等還是先別說!”

“……”

“不行不行,我本來是打算等到休學旅行的時候才說的但是一想到要被別人搶先我就很不爽。”

坐在自己對面的人到底在說些什麼,Sterben沒有任何頭緒。還是第一次看到他眉頭深鎖的樣子,也是第一次發現原來他也會露出這種神情。

“那個…”

“我喜歡你。”

热度(24)

© 在當騎空士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