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當騎空士哦

目前主刀劍,光忠我老公,俱利我老婆。目前只寫乙女。天狗女兒卡了,陷入光忠x精神體女兒的坑中。
不管是哪個女兒都是我的真愛!其實可以的話女兒們全部嫁給光忠是我最大的心願!!!
頭像春AKI光忠,背景sam光忠,時不時做個靜畫的MMDer。

【燭嬸】這都什麼童話哦

※很亂很亂很亂,三對燭嬸

※天狗篠崎→愛麗絲   不死之身Sterben→小紅帽   精神體CHIN→灰姑娘

※光忠們的分配是這樣子的

因為獨佔慾比別的個體要強,所以Sterben家的光忠是狼人【大灰狼改成狼人】

想要帥氣卻並不是很帥氣,CHIN家的光忠是灰姑娘里的王子

兔子給明石了,紅心女王是宗三各種排除所以篠崎家的光忠是瘋帽匠【揍了


※其實很短,但是很亂。我自己都寫糊塗了


這是一個,為了不讓短刀們感到無聊的,將各種童話故事結合在一起的童話故事。

為了打倒紅心女王而長途跋涉的愛麗絲。

為了給奶奶送好吃美味的蛋糕卻途中遭遇狼人的小紅帽。

為了讓自己過上幸福生活而努力的灰姑娘。

 

追著明石兔子來到了不知道什麼地方的愛麗絲天狗,如果可以的話,她希望能夠回到那大樹下好好地享受自己的午覺,而不是在這兒四處尋找那不知道跑到哪裡去的明石兔子。

那人什麼時候速度變得那麼快了,自己只不過是晃神那麼一下就不見了人影。這樣下去,明石兔子就要落於邪惡的紅心女王手裡了…

“所以說我...”

“稍微繞點遠路也沒關係的。”

“可是...”

這怎麼聽,都好像並非會雙方都願意的樣子。雖不想多管閒事,但是既然聽到了也不能坐視不管。愛麗絲天狗便隨著聲源的方向飛去,

那是一個狼人,和一個用紅色的帽子蓋住了自己樣貌,卻可以從聲音判斷出的女孩子。

狼人和女孩,

從童話故事來看,狼人怎麼看都是壞的。

而且女孩子看起來也不是很情願的樣子,那就出手相救吧。

“打飛就行了吧?”

“咦?啊,等,等!”

根本就不等狼人先生再多說一個字,二話不說把他打飛的愛麗絲落在了地上,就連旁邊的女孩看著都有些愣住。

“那,那個...你是?”

“我是愛麗絲天狗,嗯...要去找紅心女王。”

“是,是這樣子啊,那個謝謝你幫助了我,我是小紅帽Sterben。”

很難唸的名字,

這是愛麗絲的想法。

脫下了帽子的小紅帽也終於是把她自己的樣貌展示給愛麗絲看了,不過說實話她這樣子的黑髮美人其實並不是很適合戴著那紅帽子。

“你也是為了短刀們的改版童話才在這裡的嗎?”

“嗯。”

看起來,兩個人都一樣。

為了短刀們的童話改版而化身成為童話里的角色,雖然大致上劇情和以前一樣但是一旦主人公是審神者就又有另一種味道,這是本丸里某刀這麼說的。

“那,我得去找奶奶才行...非常感謝你幫助我。雖然,嗯…”

欲言又止的小紅帽還想說什麼,卻又放棄了的樣子。轉身準備離去的她走沒有兩步就停下了腳步。

 

咔唦咔唦,

有什麼從草叢堆裡沖了出來。

身上穿著的衣服老實說可以是三個人當中最破的一個,而且還是赤腳在這森林當中行走,到底是抱著什麼樣的心態闖進來的,愛麗絲和小紅帽都不知道。

“這裡是?”

她顯然也對這兒是那裡,而在場的兩人的身份感到好奇,稍微整理了一下因為奔跑而變凌亂的頭髮,“...我是灰姑娘CHIN。”

“愛麗絲天狗。”

“小紅帽Sterben。”

“果然也是嗎...我得快點回家才行。”

“灰姑娘的話,不是有馬車…?”

“從城堡里出來的時候馬車早就不見了,那隻鶴不知道又在想什麼。而且跑著跑著就只有到森林的這條路…”

啊,如果鶴是幫助人的仙女的話,還真是不知道會發生什麼呢。

提起那已經髒掉的裙子就要跑,卻是被愛麗絲拽住了。

“有事嗎?”

“總之...先去吃點東西吧。”

“啊?”

這個提議,又讓人有些傻眼。

“我聞到了蛋糕的味道,應該去吃一點也沒有關係的。”

“...如果只是一會兒的話,鶴那傢伙大概也是要這種劇情發展吧。”

“說的也是,要是是美味的蛋糕的話我也想給奶奶嘗嘗呢。”

“那麼就去吧。”

一手牽起一個人,身後的翅膀啪唦啪唦拍打在兩人發現事情似乎有點不太對的時候,愛麗絲就牽著兩個人直直地往散發出蛋糕香味的方向飛去。

“是很想說難得的客人我來端蛋糕和茶吧,但是好像有客人的臉色不是太好呢。”

瘋帽匠光忠在瞧見了雙腳無力癱軟在地上的小紅帽和灰姑娘,他有些責備地看著已經享用起蛋糕的愛麗絲了。

“不是交代很多次,載以前沒飛過的人速度要放慢嗎?”

“急著吃光忠的蛋糕。”

“呼...沒事的愛麗絲家的燭臺切,只是沒想到能夠飛得這麼快身體有些不適應而已。”

站起來的灰姑娘拉開了椅子自己也坐下了,切好的蛋糕放在她面前的空盤子上,瘋帽匠笑得很溫柔,

“一下子就被認出來是月,愛麗絲的光忠了嗎?”

還是有些不習慣這稱呼的方式,叫了名字才想起來現在不是這個設定的瘋帽匠又改口重新稱呼。

“畢竟我才剛見過我家的。”

說道灰姑娘,那麼負責演繹王子的大概就是灰姑娘家的光忠了。

“......我開動了。”

一樣緩過神的小紅帽做了一樣的事,

“我之後能帶些回去嗎?”

“當然可以,說起來小紅帽的話,那邊的我應該是獵人吧?最後救出老奶奶和小紅帽的獵人。”

“不是,我家的是狼人。”

“......”

“.........”

“月,”

“是,我把狼人弄飛了。”

“我說啊,”

“雖然有點失禮,”

“但是能不能把我家灰姑娘/小紅帽還給我了?”

顧不及拿去自己頭上的樹葉,兩個外表看起來一樣一個卻是王子裝另一個則是狼人裝的光忠走了出來。只是在瞧見自家的人吃著不同個體的自己做的蛋糕,心裡還是蠻複雜的。

“你想吃的話我隨時能做給你的。”

“讓Sterben吃下不是我做的食物心裡感覺怪怪的。”

放下了茶杯,歎了口氣的灰姑娘剛要站起來就被王子制止了,“你都沒穿鞋就跑到這麼遠的地方,我很擔心。”

“突然被打飛還真的是很不帥氣,不過還好我找到了。”

這麼說道的狼人讓小紅帽放下了手裡的叉子,“我借一下這邊的廚房,給你做新的蛋糕。”

“我帶來了新衣服,借一下這兒的屋子換一下吧?”

那兩邊都已經是陷入了自己的世界去了,吃著蛋糕的愛麗絲終於是看向了旁邊的瘋帽匠,“光忠,這和我知道的童話不太一樣。”

“嗯——...只要HAPPY END收場就可以了吧?”

“嗯。”

於是,王子和灰姑娘,狼人和小紅帽,瘋帽匠和愛麗絲,都幸福地住在了某個森林里的屋子里,過上了幸福快樂的生活。

热度(6)

© 在當騎空士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