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琴makoto

目前主刀劍,光忠我老公,俱利我老婆。目前只寫乙女。天狗女兒卡了,陷入光忠x精神體女兒的坑中。
不管是哪個女兒都是我的真愛!其實可以的話女兒們全部嫁給光忠是我最大的心願!!!
頭像春AKI光忠,背景sam光忠,時不時做個靜畫的MMDer。

【燭嬸】喜歡妳

※前一篇【燭嬸】喜歡你的光忠視角

※燭臺切光忠x我家不死審神者的現代paro,含有俱利嬸,俱利嬸的嬸嬸沒有露面所以名字未知

※光忠的名字是長船光忠

※不是轉世設定,所以沒有什麼前世亂七八糟的,單純的只是我最近沉迷在現代pa

※Sterben家的光忠佔有慾比較強


▲▲▲以下正文▲▲▲


對那女孩子一見鐘情,
也不知道為什麼長這麼大還會一見鐘情,可是就是第一眼就喜歡上那女孩子。

剛入學的第一年,和那女孩是隔壁班,即便對著她有著無數的好奇心,可是才剛入學就跑過去打招呼恐怕是會嚇到人吧。所以最開始的時候光忠選擇先觀望,她會和什麼樣的人成為朋友,又會不會注意到自己。

自己不算是太過顯眼,在這個擁有豐富個性的學生的校園當中要讓一個人注意到自己的方法並不是太多。

其中一種方式就是全校成績排名的時候了。
那女孩的成績不算差,至少每次年紀排名前二十都能找到她那略顯特別的名字。
Sterben...
光是看到自己的名字和她一樣都在年級前二十,就有一種奇怪的期待。
至少自己的名字或許也會被她看到。
抱著這樣子的期待,光忠就這麼度過了第一年。

她每次,似乎除了她自己的名字還在尋找著誰的名字,

如果是在找自己的名字就好了。

第二年的時候,分班變成了同班。
要是能夠歡呼的話,可能在看到兩個人的名字在一個班的時候光忠就在公告板前歡呼大叫了,可是那樣子帥氣的形象肯定會蕩然無存。

而且那女孩也在現場,在看到了什麼名字之後,她似乎也有些驚訝,可那驚訝很快就被她收了回去。
到底是誰的名字能夠讓她露出那樣子的表情呢。

好羨慕。

好羨慕擁有那個能夠讓她在意的名字之人。
她和陸奧守他們的關係不錯,但是並沒有和任何一位是戀人關係。她所在意的名字是不是他們之中的某一人,光忠不知道。
他想要更加了解Sterben,

想要知道她到底在意著誰,

跑去問御手杵這問題的時候,光忠都覺得自己有點挫。
“沒在交往啦,你不用這麼擔心。” 

自己的心思或許早就被旁人看破,而那看破自己的人卻是一臉的無所謂。平時吊兒郎當的態度雖然還在,卻也有些許嚴肅在裡面。

“都待在她身邊那麼久了總會注意到看過來的視線的。你比想象當中還要執著呢。”

“是,是嗎…?”

“你就別擔心我們幾個了,只是朋友而已。”

自己原來是表現得這麼露骨?

自己的喜歡原來在她身邊的人都注意到了嗎?

“她會不會已經知道我喜歡她了啊——”

這牢騷要是被同校的人聽到的話,或許對光忠的印象會打折扣了吧。可是只有在這裡他能夠稍微自由一點,

沒有同校生在,不用在意他人的目光,不用在意自己的言行舉止,

只是他的抱怨,正在擦拭杯子的人可是一點興趣都沒有。

“廣光——”

“…”

“我說廣光——”

“幹嘛。”

“你說Sterben會不會已經發現我喜歡她了?”

“你想太多了。”

這果斷的否定,光忠也很是習慣了。不如說這兒的酒保要是讚同自己的想法那才是稀奇事。

“好不容易同班了卻連一句話都說不上。”

“你要告白的話乾脆選在修學旅行吧,”

“修學旅行?”

這麼說來,這學校的高二年級每年都會舉行到京都的修學旅行,聽說前幾年還是到國外的修學旅行之後後來還是改成國內的了。

“修學旅行啊...約Sterben出來在小道走著然後告白!之後我們就能夠成為情侶了!”

“...你就沒有想過被拒絕的可能性嗎?”

“為什麼我會被拒絕啊!?”

“不如說為什麼不會被拒絕。”

嗯——...

這個問題,讓光忠想了一下。

“我有什麼不好的地方嗎?”

“有哪裡好的?”

“身高高臉好看帥氣,不管是成績還是體育方面都不錯啊,還會做好吃的料理,不過如果Sterben願意做給我吃就好了呢。”

“......你開心就好。”

但是突然就在修學旅行的時候告白,不知道會不會給Sterben造成困擾。兩個人雖說成了同班同學但是之間的距離是一點都沒有縮短。

果然最好的還是藉著成為同班的契機一點一點拉近關係會比較好吧。

要是能再知道一些她喜歡的東西,那也感覺很不錯。

上課的時候因為身高問題,所以光忠的位置在Sterben的斜後方,這倒並沒有什麼不好,有時候還能夠看到她和獅子王交流而轉過來的側臉,

真的很好看呢。

不知道獅子王說了什麼,Sterben為了不讓老師發現而用手遮住了嘴巴,

她真的做什麼動作都很好看。

中午雖然想要和Sterben一起吃飯但是...

“光忠今天我們一起去中庭那邊吃飯吧,”

“今天我對自己做的雞蛋卷很有自信哦!”

一旦到了中午,自己的身邊就都是不一樣的女孩子。要是這樣子的情況下去邀請Sterben的話,只會給對方添麻煩而已。

“今天有Sterben做的雞蛋卷吧!我要吃!”

還真想嘗嘗看Sterben做的便當呢。

被御手杵稱讚,就連蜂須賀也會誇獎幾句的料理…

真想吃吃看。

或許自己正是上天眷顧的男人也說不定,走在走廊上都能夠聽得見御手杵和陸奧守的聲音:“超好吃的!”

教室裡飄出來了不算太淡的餅乾香味,說來女孩子們今天有家政課,這的確是一個拉近和Sterben之間關係的好方法。

從教室後門走進去,得裝得自然一點才行,

像是才剛剛注意到這香味而好奇,“好香的味道。”

剛走近,御手杵的眼神就稍微有些改變。不過只有光忠的角度看得到,Sterben是看不到的。

“我也可以嘗嘗嗎?”

“請用...”

居然是請,感覺到了關係的疏遠啊...

但是不能錯過品嘗Sterben手藝的機會,得趕緊趁熱吃才行。

“那我就開動了。”

才剛咬下去一口,就覺得特別好吃。

比至今任何人做的餅乾都還要好吃,並不是因為自己喜歡Sterben才這麼說的,是真的實在是太好吃了。

“好吃!這什麼怎麼這麼好吃!!都可以拿去賣了吧。”

“喂喂喂長船你也太誇張了吧,”

“對啊!Sterben的餅乾怎麼能拿去賣,那樣我就吃不到了!”

“是那裡嗎?!”

原來御手杵他們一直以來都在吃這麼好吃的食物嗎?

第一年沒有拉近關係真的是太失策了,要是早一點的話是不是自己就能早一點品嘗到這份美味。

這一點,在自己提出了交換便當後又一次感歎,要是早一年吃到就好了。

可是現在能吃到也就算了,

在,這時候還是這麼想的。

 

想要就這樣子保持著,一點一點地拉近距離,要是能夠再拉近一點就好,和Sterben的互動以及距離讓他以為不會有別的男生和自己抱著一樣的目的靠近Sterben。

即便有,自己也可以趕走。

“我喜歡你!”

“......”

不想這麼湊巧聽到這種告白,不想看到被告白的人就是自己心儀的女孩,不想要聽到她的答案。

………

拜託拒絕掉,拜託拒絕掉,拜託拒絕掉,

 

“對不起,我有喜歡的人。所以我沒有辦法回應你的心意。”

的確是拒絕的話語,卻同時也在拒絕自己。

是誰能夠得到自己傾心的女孩的芳心,為什麼那個人可以自己卻不行,腦子裡全是這種。

不想讓Sterben屬於別人,

想要知道她喜歡誰,

想要告訴她自己喜歡著她,

希望她能夠多看自己幾眼。

自己的思考方式似乎變得不像自己了。

在一點都不浪漫的家庭餐廳里告白,真的是自己這輩子做過最不帥氣的事情了。

“咦…?”

Sterben的反應,和光忠預想的不一樣。

慌張地低下頭避開視線,略微泛紅的耳朵,這小小的舉動都讓自己覺得有些希望,再試探性地問問,眼前的人更是害羞地低下頭。

這是什麼可愛的生物…

“Sterben…你這樣子會讓我很期待的。”

“期待什麼…”

“對我的戀情期待,你喜歡我嗎?”

“…嗯。”

這人真的為什麼能夠這麼可愛,

包括後面的問題也是,

“光忠同學真的喜歡我?”

“嗯,從第一次看到你的時候就喜歡上了。”

這說出來還是有點讓人感到害羞,坐在對面的人原來是這麼容易臉紅的真的是沒有想到。平時看上去冷冷的,就是和御手杵他們待在一起也是一樣,可偏偏在自己的面前做出了這麼可愛的反應。

“和我交往吧。”

 

“雖然提前了但是我和Sterben交往了!”

“那還真是恭喜啊。”

開心地報告這個消息的光忠,和不管什麼時候好像都只有一張表情的廣光根本就是截然相反的態度,那句恭喜聽起來還有一點棒讀的意思。

“廣光再高興一點嘛?”

“又不是我交到女朋友。”

說來也是,可就是廣光的興致不高也不能讓光忠的興致減弱。今天剛順利和Sterben成為戀人他就立刻向廣光報告了,

不管怎麼說對方都已經聽了自己快要將近一年半的,對Sterben的種種思念。

“啊!”

“又怎麼了?”

“我得回家準備明天要和Sterben一起吃的便當才行!今天也謝謝你了廣光!”

打完招呼後走掉了的光忠,真的是來得快去得也快。放下了手裡的杯子的人歎了一口氣,他也是聽了好一段時間的怨念了,接下來應該是不會再有什麼‘追不到’‘不知道她喜歡不喜歡我’這種話了。

接著出去的光忠,又是門鈴因他人開門而搖晃發出響聲,“歡迎光臨。”在看到了來人之時,那就在剛才還板著的一張臉柔和了不少。

“我來打擾了。”

“嗯。”

 

隔天早上到教室的時候Sterben已經在教室裡了,身旁沒有御手杵他們在的時候她總是安靜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看著書。今天看的書是上次在書店里遇到時買的那本嗎?

真想知道呢。

下一次也向她借書看吧,那樣子兩人之間的話題也會增加。

瞇起了眼睛注視著Sterben,要是靜止不動的話,她就好像精緻的人偶一樣,坐在那裡。

“早安,Sterben。”

“…!早安,光忠同學。”

雖然把她從書中的世界拖出來有些不忍,但是能夠待在一起的時間一天並不是很多,而且自己獨佔Sterben就更少了。

“今天中午一起吧?”

“嗯…”

“那我中午再來找你!”

差不多其他學生也都要來了,回到了自己你的座位的光忠很快就有不少人剛進教室看到他就和他打招呼。

“早啊光忠——”

“喲——”

“早安,”

“光忠~今天我們到中庭那邊一起吃飯吧~最近太陽出來了坐在那邊應該會很舒服的。”

“嗯—…雖然很心動但是接下來的中午我都有約了。”

“咦?”

不少人發出了這般的疑惑,笑而不語的光忠瞥了一眼坐在座位,正在指導趕著寫作業的陸奧守而沒注意這邊騷動的Sterben。

真期待中午啊,

那個時候就算大家不想接受,也要接受這個事實。

自己屬於Sterben,

Sterben屬於自己。

——————————————————————


其實我是很想把修學旅行也寫了,但是我其實真不知道修學旅行是幹嘛的所以暫時放放,大概可能以後當番外【不

俱利嬸的嬸嬸反正不是那孩子就是那孩子【】

我還欠著光忠和俱利一篇光忠+俱利x嬸嬸的3P,憋不出來,寫不來肉,嗝屁


热度(20)

© 真琴makoto | Powered by LOFTER